第40章 胡梅的逻辑


本站公告

    这是一场小小的山林队内部的“暴动”,规模自然谈不上有多大。

    该安排的都安排完了,其他山林队的人都出去了,周让也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二蛮子和胡梅。

    屋子里静下来了,可是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竟然都有点不知道说啥好了。

    二蛮子把目光投向胡梅穿着的那件棉袄。

    胡梅棉袄胸部的疙瘩扣子①已经被撕掉了两个,连白色的棉絮都露出来了。

    当时真的很悬,如果不是二蛮子及时出现,胡梅肯定是遭了那几个土匪和日军的祸害了。

    而已经当了三年土匪的二蛮子自然知道那种祸害对一个女孩家意味着什么,于是在看到那露出来的棉絮的瞬间,二蛮子忙把视线挪了开去,只因为他认为自己也是土匪自己也是理亏的。

    只是不巧的是,他注意到自己用眼睛偷看人家胡梅的疙瘩扣子却是被胡梅给发现了!

    于是,他脸腾的就红了起来。

    他想说了的,我只是想看看那两个扣子。

    可是,这个能解释得清楚吗?那两个扣子的里面就是女孩家的两个“枣子”!

    胡梅看着二蛮子那副窘样,忽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他这一笑二蛮了自然就更毛了,甚至都有点手足无措了起来。

    “好几年没看着了,你咋还那么蛮(ān)!还跟原来一个样。”胡梅笑着说道。

    “嘿嘿。”二蛮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跟着笑。

    他们两个原来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好,当然,那时候还谈不上谈婚论嫁,不过二蛮子倒是跟胡梅说过等长大了我要娶你这样的文化人当媳妇之类的话。

    可说实在的,胡梅那时也只是放假回家才和他一起玩,却是直言不讳的回绝他说,你那么蛮,才不嫁给你!

    当时的二蛮子,当然了,现在二蛮子也认为自己和人家胡梅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他知道胡梅那是大学生,什么是大学生二蛮子不懂。

    但据说那大学生他们全县一个都没有!

    别管县里高小②的还是学堂的或者是私塾的教书先生,别管是白胡子都跟山羊似的老学究或者戴着眼镜的斯文人,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一个有比胡梅有文化的!

    胡梅这种学识上的高度在二蛮子看来唯有仰望,他对胡梅的尊重已经不能用可敬来形容了,而是他都觉得胡梅可怕!

    二蛮子的紧张除了胡梅在文化上比他强得不知几里许计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自认为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土匪。

    他认为胡梅这样漂亮好看又有那么多洋墨水的女孩子嫁人就是不嫁城里的那些穿西装打领带的人也应当嫁给一户好人家,而绝不是嫁给自己这样的土匪!

    原来和胡梅在一起的时候岁数小,那时候他也不懂,就觉得胡梅长得那么俊所说的好多的新名词自己都是没有听说过的,在自己的眼里胡梅那真的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二蛮子虽然说没有文化,但却是有敬畏心的,一个人对和自己相当的女孩才会有非份之想,若是对神仙一样的人物有非份之想那是要被天打五雷轰的!

    所以当时二蛮子觉得自己冒着天打五雷轰的危险去想往胡梅给自己当媳妇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做了非份之想的。

    而自打他又做了那人见人恨的土匪,那他对胡梅的非份之想那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了!

    当他看到被日本人按在下面的女孩子是胡梅的那一刻,他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就动枪了,因为他那一刻真的有什么想法也是:小日本你个苟日的敢动我的神仙?老子不等那天打五雷轰你,老子先特么的把你轰了!

    二蛮子是因为杀了几个害了他父母的土匪才被迫落草为寇的,他能打能杀,那个滚地雷很需要他这样的打手,但是二蛮子心中对滚地雷那祸害女人的行为却又是极其愤怒的。

    所以滚地雷这一绺子的土匪中无形里也分成了两伙,一伙是以滚地雷为首的专门干那种万恶淫为首勾当的,一伙就是绝不肯碰良家妇女以二蛮子为首的。

    于是胡梅被欺负这件事直接就成了双方矛盾爆发的导火索,最终二蛮子这伙先发制人救下了胡梅。

    但在屯子里杀了那几名日军和土匪那也只是刚刚开始,二蛮子怕走露了消息也只是和胡梅简单沟通了下就带人又杀回了青龙堡直接插了大当家的滚地雷取而代之。

    至此,这整件事才算告一段落,两个人根本就是几年后见的第一面,别的事压根不来不及沟通。

    至于胡梅说“二蛮子你要是杀鬼子我就给你当媳妇”二蛮子压根就没注意,就是注意了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日本人也好土匪也罢碰我二蛮子的神仙不成!

    “别在那傻嘿嘿了,我给你当媳妇那是有条件的!”胡梅说道。

    “啊?”二蛮子一听胡梅竟然又提到了要给自己当媳妇直接就张大了嘴,至于胡梅说的后半句“那是有条件的”却已经直接就被他忽略了。

    他此时满脑袋都是一个想法,胡梅真的要给我当媳妇!胡梅真的要给我当媳妇?!

    我那已经入了土的爹啊娘啊,你们知道吗?你们说的那个俊闺女那个谁娶了都得是祖坟冒青烟的那个俊闺女真的要给我当媳妇!

    胡梅原本是和二蛮子都坐在炕沿上斜拧着身子说话了,此时看二蛮子又进入了“蛮”的状态真是又好笑又犯愁。

    她很了解二蛮子,二蛮子也并不是笨,你要说让他玩个什么东西耍个枪舞个棒的比谁都聪明,偏偏在男女情怀这方面真的是不懂风情。

    所以就是原来她和二蛮子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都是她说的算二蛮子那就是个跑腿的,现在过了几年两个人重逢一看,得,还是原来那模式!

    “喂喂——喂喂喂!”胡梅往前凑了凑一伸手就揪着二蛮子的耳朵喊道。

    “啊?”二蛮子耳朵吃痛这才如梦方醒。

    只是胡梅这一伸手那没了疙瘩扣的棉袄就有点敞怀了,里面的山峦起伏却是被二蛮子直接看了个正着,二蛮子都晕了,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在了那里!

    胡梅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不妥,胸前走光了。

    她看了看二蛮子那变重的呼及不知所措的样子,在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咋想的,或许在她想来自己注定是要给二蛮子当媳妇的,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所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却是伸嘴“吧唧”就在二蛮子的脸蛋子上亲了一口。

    二蛮子就是二蛮子,他的反应也是绝对是另类的!

    他的想法里胡梅还是那么神圣不可亵渎的,神女竟然亲了鹅,天哪!

    于是他被胡梅这一口亲的“巴噔”一下就躺在了炕上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胡梅才听二蛮子在炕上喃喃的说道:“娘,我要死了,你儿子要美死了!”

    (注①:疙瘩扣,手工用绳或布编织成的扣子,最直观的解释就是现在唐装上的那种扣子)

    (注②:高小,相当于现在的小学毕业,在那时能上五六年级的学生在农村绝对是高级知识分子,民国时期文盲率高达百分之九十,那么可以想见一个读了五六年书的人是多么受人欢迎与尊敬,而胡梅却是大学生!)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