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校内排名战(十四)


本站公告

    程学弈要走,千晓又在后面突然跟一句,“对了,关于凌晶学姐出道职业象棋的事,可以跟我们具体说说吗?”

    “这个?”

    犹豫一下,程学弈也没回绝,“这个实际上也没什么好说的!”

    一开口就是这种话,这是不想透露的意思吗?

    “职业象棋比你们想象中的要残酷的多,除了大师和特级大师,普通的职业棋手大多是混个温饱水平,甚至是连普通工薪阶层水平都达不到!”

    言月潜意识里认为职业棋手是很高大上的职业,程学弈的话无疑在她心里造成落差,于是她说一句,“职业棋手没有薪资的吗?连薪资都没有,怎么称得上职业?”

    不知想到什么,程学弈对言月怪异地笑了一声,“你想的和我说的象棋职业棋手的概念不一样!”

    “实际上,这个概念涵盖的范围远远比你想的要窄得多。我前面说的职业棋手指的是官方概念的职业棋手,包括三级、二级、一级棋手、大师、特级大师,这些被象棋协会认可的棋手,而大师级以下的这些人一般情况下的收入顶多是温饱水平。”

    “一级棋手和部分大师棋手也算不上宽裕,多数维持在略高于业内平均水平的样子!职业棋手可以选择加入省市级的职业象棋队伍,享受一定的薪资,但职业象棋队伍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在里面发展会受到相当多东西的约束,比如说像团体赛做人情的对局……”

    “职业象棋,想要混得好,还是要不断赢棋,不断参加各种比赛,把奖金收入囊中,而这些奖金数额也不是太大,几万到百万不等,以赛事举办的时间跨度平摊,数额就有些可怜。”

    “不过,赢得多了,名气大了,出场费就高了,还有各种邀请赛、表演赛,给一些产品做代言也不是不可能,还可以兼职教练、指导之类的,或者申请成为国家运动员,享受国家津贴,收入这时候才会往上翻几番,达到不太缺钱的程度。”

    “前面说了,国内职业象棋的等级划分为五等,三级、二级、一级棋手、大师、特级大师。成为一二三级棋手都需要在省市举办的大型棋赛中取得靠前的名次,而大师、特级大师称号更是只有全国级、世界级的大型赛事中斩获前三甲才有可能被国家象棋协会授予,要达到大师级的难度可想而知!”

    “国内的象棋爱好者数量绝对下少于一个亿,但真正参加业余象棋赛的人不会超过二十万,一直在职业战场上厮杀的棋手不会多过一万,这一万人的实力水平可想而知。”

    “职业象棋,只看重实力,实力强就上,名利双收,实力不强就下,门前冷落,能占到顶上的人,称之为怪物都不为过!女性棋手的竞争虽说没有男性那么激烈,但想要在其中生存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我并不看好学姐,哪怕她现在展现出来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但相对那一万个妖魔鬼怪来说,还是不够看。”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程学弈也有点口干舌燥,但因为千晓没说他可以走,他就不好离开,只能站在这里等。

    有了些眉目,千晓继续问:“你所知道的妖魔鬼怪有哪些人?”

    程学弈思索之后说:“我就说几个年轻些的妖怪吧!男性组里,稍微前面一点的一个叫江影,在好几年前的希望杯赛事上,他一举夺魁,并且在交流战中奇迹般地击败了棋协指派的大师级棋手,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国家级象棋大师!”

    “不过,成为象棋大师后,他参加的象棋活动就少了很多,多半是致力于学业,到今年也没再听到太大的动静。”

    “女性组里,这几年活跃起来的一个叫周绫音,她取得称号的速度只比江影慢了一点,11岁成为国家级象棋大师,现在还在象棋界活跃,并且有望成为最年轻的女性特级大师!”

    “这两位可以说是特例,抛开他们,一级棋手和大师级棋手中实力坚强之辈多如牛毛,要在这其中有所建树,谈何容易!”

    千晓:emmm……

    言月:emmm……

    这么一说,她们也多多少少能体会到为什么程学弈不看好凌晶走职业棋手这条路,毕竟太难了!

    “会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啦!”

    “行!”

    程学弈走了,这里又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千晓、言月,加上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的橘枳。

    没有和橘枳说话的意思,千晓重新将注意力放回自己的工作上,言月则继续百无聊赖地弄手机。

    过了一会儿,就在千晓有些疑惑既然橘枳没什么事,为什么不离开的时候,橘枳接了个电话,然后行动让人意外的利落,从这里离开。

    言月:???

    看着千晓,言月没开口,只是眼神中表达出疑惑,千晓随即耸肩表示,别看我,我可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晓儿,你有没有感觉橘枳同学现在变得有点奇怪?”

    对这种没边际的话翻白眼,千晓平淡地说:“他不是一直都这么奇怪吗?”

    发现闺蜜竟然无法理解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言月感觉头痛,为什么晓儿对橘枳同学可以漠不关心到这种地步呢?

    真是够啦!

    “我说真的,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橘枳同学家找他,然后遇到他家的保姆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毕竟她们与颜柔狭路相逢。

    “有什么问题吗?”

    言月:“我们当时问她苏同学到哪里去了,她说不知道对吧!你不觉得这个回答很奇怪吗?她可是橘枳同学家的保姆兼管家,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同学去哪了!”

    奇怪确实奇怪,但这又能说明说明呢?

    或者说,她们能从这一句话中推测出说明结论呢?

    “你想表达什么?”

    “我们到目前为止都没再见到苏同学,对吧!”

    “然后?”

    停一下,微微用力抿着唇,双目盯着千晓的言月最终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怀疑,橘枳同学和苏同学感情破裂啦!”

    “而且,可能是橘枳同学被甩了,所以他才会变得像现在这么消沉!”

    越说,言月的语气越发坚定,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推测是**不离十的!

    至于千晓只能摇头,她可没看出来橘枳哪里消沉了,与其说是消沉,倒不如说是在等待,等待某一刻到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