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火鸟眼


本站公告

    这样的寒冬腊月冰天雪地,当有温热的水将身体全部浸没时,那种畅快感真是无法形容。

    “呼……”

    叶羲舒服到喟叹。

    皮甲上的冰霜、皮肤上的冰霜触水后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身体从冰冷变得温暖,连指甲盖都仿佛暖和起来。

    叶羲将脑袋也沉入泉水中,头发上的白霜也被水化掉了。

    天气寒冷,当叶羲的脑袋从泉水中露出来时,湿漉漉的头发很快又结了冰,这次因为是湿发结的冰,所以头发硬邦邦的,造型奇特得像冰冻过的湿麻布。

    叶羲觉得好玩又玩了两次。

    在此期间,周围分布在弹簧草、月牙泉,以及蹲在林子下的各种大蛙小蛙,树蛙牛蛙泽蛙,以及所有千奇百怪美丑不一的蛙人都瞪着两只大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看叶羲。

    它们看着叶羲的模样,活像看到了动物园里的某种珍惜动物,目不转睛,毫不掩饰。

    要是普通人被这么多眼珠子盯着估计会难受的跟什么似的。

    但幸好叶羲早在大迁徙时就已经习惯万人瞩目,这种程度的注视,还不会让他感觉到不自在,只自管自的泡温泉。

    “你们这日子过得挺舒服啊……”

    叶羲感叹道。

    原本还未到这里时,叶羲还隐隐有丝念头想邀请蛙人族加入羲城,但现在这个念头已经完全没有了。这样的神仙地方神仙日子,蛙人族怎么可能愿意万里迢迢去羲城。

    湫崽哼笑一声:“那是当然!”

    叶羲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岩壁,发现这条月牙泉之所以会发热,奥秘就在于底下铺设的鹅卵形状的石头。

    这种石头类似火石和太阳石,能不断释放热量,这条月牙泉底下铺设着无数种这样的异石,在它们的作用下,这弯人工开凿出来的,水引自不冻湖的月牙湾才能变成温泉。

    湫崽见叶羲一直在看泉底的石头,了然地钻进水里从泉底捡了一块上来扔给他:“这石头叫作火鸟眼,给你见识见识!”

    叶羲把玩着手里有些发烫的火鸟眼。

    这块火鸟眼呈琥珀色,有幼儿拳头那么大,摸上去十分光滑,因为质地特殊,中间有一条细窄明亮的反光,类似于竖瞳。所以与其说它是“火鸟眼”,不如说它是“蛙眼石”。

    不过对蛙人来讲,蛙眼石这个说法可能比较惊悚,类似于人也不喜欢用人眼石来命名某种宝石。

    叶羲:“你们哪找来的这么多火鸟眼?”

    湫崽警惕地瞪大眼:“干嘛要告诉你。”

    叶羲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

    湫崽嘟了嘟嘴,不情不愿地说:“从别的凶兽爪子里抢来的,你好奇心怎么这么重,招人烦知不知道?”

    叶羲:“抢了这么多?”

    湫崽理直气壮的说:“对啊,就抢了这么多!”

    叶羲觉得蛙人族更有可能的是发现了产火鸟眼的矿,不过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只微微一笑,道:“我要一块品质最好的火鸟眼。”

    原本他对这类发热异石是没有兴趣的,但前几日体会过寒冷的滋味,现在倒是挺想要一块。

    湫崽努努嘴:“你手里的这颗就不错的,这颗就送给你吧,摸着挺热乎的吧?”

    叶羲将手里的火鸟眼丢回泉底,叹了口气,从月牙泉里爬出来,道:“罢了,再热乎的火鸟眼也没有鹡鷟喷吐的白焰热……不过说起来,从水里出来似乎有些冷啊。”

    说着,他看向了在不冻湖里洗羽毛的鹡鷟。

    湫崽急得炸毛了:“喂喂喂,你想干什么?!”

    不待叶羲回答,又磨着牙愤愤道:“行了,收起你的坏念头!我给你一块品质最好的火鸟眼心,把火鸟眼心放在石头堆里久了,普通的石头都能变成火鸟眼!这下高兴了吧?”

    叶羲心头一乐,看着湫崽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样子觉得好玩。

    “哎,那好吧。”

    语气不情不愿的。

    湫崽的脸皮抽了抽,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把这家伙带回族里,这不是上赶着被宰么。

    叶羲看着湫崽肉疼的模样,越发开心了。

    其实叶羲是羲城城主,他拥有的宝物可能比整个蛙人族加起来的宝物还要多,火鸟眼心虽然珍奇,但也算不了什么。只是能从湫崽手里抠出东西来,还是让他心情格外的好。

    “哗啦,哗啦!!”

    旁边的不冻湖里,鹡鷟拍打着翅膀,疯狂清洗自己的羽毛。

    它洗了半天都没能将自己的羽毛彻底洗干净,因为这大石蛙的唾液,真是该死的粘!性!十!足!堪比荧光蠕虫分泌的粘液,鹡鷟已经洗到崩溃。

    叶羲感受到它崩裂的心情,揪着湫崽的肩膀,像提猫仔似的将他从温泉里提上来:“现在,去把鹡鷟的羽毛给洗干净了,洗不干净的话,你懂的。”

    湫崽泡温泉泡得正爽呢,冷不丁被揪出来吹冷风,他满脸抓狂地抓了抓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想起鹡鷟恐怖的白焰,还是忍气吞声地道:“知道了!”

    走了一步,湫崽又发泄般回头吼了他一句。

    “主人!!”

    这才重重地踩着步子噗通跳进不冻湖里,用标准的蛙泳姿势,向湖中心的鹡鷟游去。

    全程看着他们的蛙人们又嘀咕开了。

    “哇,这丑巨人怎么这么霸道?”

    “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湫崽居然听他话啊!湫崽不是只在交配季节听雌蛙人的话吗,平常哪有人能让他做事?”

    “傻,重点也不是这个啊!重点是湫崽的阿父,也就是我们族长居然不发怒,没将这个家伙给吞下去啊!”

    “这个丑巨人什么来头好可怕哇!”

    叶羲回头,冲着他们微微笑了笑。

    这群聒噪的蛙人们顿时缩着头噤声了。

    叶羲走到湖边。

    不冻湖里的湫崽双腿弹动,半浮在水面上。他不知从哪里哪来了几颗果子,揉碎了认真地在给鹡鷟搓羽毛。这种未知的果子可能含有皂基,竟能揉搓出肥皂泡一样的白沫。

    鹡鷟一开始还不愿让他洗,见自己羽毛上的粘液真的被洗去,现在很安静地舒展自己庞大的翅膀,让他一根一根的给自己搓羽毛。

    “阿嚏!”

    搓着搓着,湫崽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冲着离他最近的一只红眼巨蛙嚷道,“冻死了,秃斑叔快给我叼片叶子来!”

    这片不冻湖里长着一些水生植物,它们有着细长的茎,另一端连着拳头大的曙红色花苞,花苞半浮在水面上,还有圆形的像是王莲一样的墨绿色叶片大片大片地飘着,大到足可以躺一个人。

    此时最近的叶片离湫崽只有三、四米远,只要他稍微游一点路就可以够到。不过他偏这样瞎嚷嚷,活像个被宠坏的,有恃无恐的孩子。

    “呱!”

    模样渗人的巨型蛙也听话。

    庞大恐怖的身躯缓缓露出水面,巨蛙将距离湫崽只有三四米的大叶片叼来放到湫崽旁边,接着再沉下去。

    湫崽湿漉漉的跳到大叶片上,开始蹲在叶片上给鹡鷟刷羽毛。

    湖岸边的叶羲轻轻一跃,以几片王莲般的大叶片为跳板,跳到湫崽的旁边,然后坐在其中一片叶片上,笑眯眯的开始监工。

    他的到来吸引了不冻湖里巨蛙的注意,一双双血月般巨大淡漠的眼睛,齐刷刷看向叶羲。因为不冻湖水质清澈,仔细看隐约还能看到一点水中冰山一样的躯体。

    这些巨蛙实在太大了,帝王鳄的体型也没它们的大。

    此情此景其实有些恐怖。

    光线黯淡的雪天,寒冷黑暗的湖面上,叶羲只带着战宠就孤身深入神秘的蛙人族领地,坐在湖中心的一片浮叶上,周围被密密麻麻的恐怖史前巨蛙包围。

    他的身体甚至还没有一只巨蛙的眼睛大,体型对比惨烈,如果说把史前巨蛙缩小成普通青蛙,那么叶羲就是普通青蛙旁边的小瓢虫。而且不冻湖虽然看似平静,实际深不见底,露出湖面的巨型蛙就有这么多,也不知道藏在深处的史前巨蛙还有多少,细想令人头皮发麻。

    事实上,也就是因为这些数量未知的史前巨蛙,周围的所有部落都把这片地方视为禁地,哪怕夏季炎热缺水族人渴死无数,也不敢靠近取水。

    叶羲也是艺高人胆大,不仅毫无惧色的坐在这里,还抱着双臂还指使湫崽:“刷干净点啊,不然我们走了还要回来的。”

    而湫崽……

    湫崽即使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也敢怒不敢言,只吭哧吭哧用力地使劲搓鹡鷟的羽毛。

    过了好久,娇生惯养的湫崽终于将鹡鷟的羽毛都刷干净了,将自己的手在湖水里洗干净后,累得瘫倒在大叶片上。

    忽然一个硬邦邦冰冷冷的东西砸到湫崽摊着的肚皮上。

    湫崽以为叶羲拿石头砸他,愤怒地猛然坐起,待要破口大骂,却发现砸他的不是石头,而是个金灿灿的精致小东西,不由瞪圆了眼睛。

    “这是什么呀,这么好看?!”

    看清楚是什么后,湫崽顿时什么怒气都没了,心花怒放地将这个小东西抓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看。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