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何处觅知音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猛地想起了,在御妖幡里的山崖上,看到燕歌的场景。

    那刀气……

    那云海….

    那光芒……

    五毒千机变的五式本身暗合刀意……

    猛地!

    李三斗的身形陡然慢了下来。

    “斩·绝生!”

    伴随着哈丹巴特尔的一声怒喊,斩魂白骨顿时*了李三斗的*里。

    燕如梦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一阵莫名的心绞让她险些昏了过去。

    糟糕!难不成魔君也要死在他的手里!

    洪吉和阿古达木两此刻竟想到了一起。

    完了,这魔君是假的吧,怎么就被斩魂白骨击中了呢?斩魂白骨之下,哪有生灵?该死,我跪早了,托娅现在是悔恨不已,扭头一看苏合,却见他似乎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合久浸万兽决,虽然有诸多的坏处,但是却赋予了他野兽一般灵敏的本能。

    他能够察觉到死亡的气息,而这一次,他的确是察觉到了……

    “呵!”

    哈丹巴特尔三人共持一刀,将斩魂白骨在李三斗的身体里狠狠扭动了一个角度。

    顿时,伤口处的鲜血就流了下来。

    你们别分神,那鬼小子暂时还死不了,集中注意力!海耶珠察觉到灵息紊乱,赶紧就提醒采芯和云天香。

    两人虽然心都快揪坏了,但也立刻回过神来,强迫自己专注地给海耶珠疗伤。

    “我说过,你会成为草原的养料,记得吗?”哈丹巴特尔对李三斗问道。

    李三斗没有回答,他有一个环节并没有想清楚。

    “无论你是不是狗屁魔君,我都很佩服你,能够跟我僵持这么久。”哈丹巴特尔说完,深深地嗅了嗅空气中的血腥味和硝烟味,迷恋地说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你成为肥料。在我无尽的灵息面前,佛祖也要低头,何况是你?”

    “所以……在你死之前,滴在我鞋上的污血,需要你跪下来擦干净,我高贵的脚上,不能让肮脏的中原人污染了。”哈丹巴特尔说完,对李三斗歪头道,“听明白了吗?我说的,可是中原话!”

    李三斗忽然点了点头。

    哈丹巴特尔享受这一刻,享受猎物在临死之前的挣扎。

    如果不看见痛苦的挣扎,那要如何来体现实力的价值?

    “美妙的一刻!我多么希望你真的是转世魔君,那样,我会更加享受!” 哈丹巴特尔忍不住狂笑道。

    “你确定……”李三斗忽然缓缓地抬起头。

    慢慢的,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

    哈丹巴特尔如果没有看错,那个弧度应该被称为——笑容。

    “我记得那山崖上的云海和阳光,如此美妙,不忍独享。送给你!”

    李三斗说完,双眼骤然一冷!

    五式·疑·幽凝蔽天!

    突然!

    手里的睚眦嗜血刀猛地碎裂了,一瞬间,竟消失不见了!

    哈丹巴特尔虽然不知道李三斗在干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个笑容包含的信息——死亡的信息!

    突然!

    哈丹巴特尔浑身一僵!

    整张脸顿时失去了表情,一双眼球死死盯着李三斗,而李三斗分明看到了他的眼球里无数如针一般的刀气蹿过。

    短短的一刻。

    仿佛是过了千年。

    战争仍在继续。

    治禁卫的叫喊,阿吉部的哀嚎,嗖嗖打出的箭雨,烈火灼烧的硝烟……

    一切都没有停止。

    而停止的,只是哈丹巴特尔的生命。

    “噗啦!”

    犹如一个囊袋被灌入的巨量水给撑爆了一般,哈丹巴特尔三个身体竟然生生地爆开了。

    血雨,洒满了天空,给这本就残忍的战争幕布,又涂抹上了一层凄厉。

    “完了,哈丹巴特尔就这么完了。”

    托娅愣愣地说着,已经顾不得去擦脸上的血雨了。

    燕如梦和洪吉等人,也是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完全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分明李三斗都已经中刀了,为何突然哈丹巴特尔就爆裂而亡了。

    “没有那么简单,你们不要高兴太早,认真帮我疗伤。”海耶珠一脸铁青地说道。

    云天香实在是讨厌这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死老太婆,正想撤手怒骂,忽然就听见一阵狂笑声,她猛地扭头,竟然瞧见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血人!

    就在刚才哈丹巴特尔爆裂的地方,一个浑身上下由血滴组成的人重新站在了李三斗面前。

    而这次,不是三个,只有一个。

    托娅看得差点吐出来,伸手一摸自己的脸,脸上的血已经不见了。

    李三斗看着眼前的血人,那五官都是血滴组成,实在是觉得恶心异常。

    “你的记性太差,我说过什么?” 哈丹巴特尔张开血盆大口对李三斗问道。

    “你会成为草原的肥料。”李三斗回答道。

    “对!就是这句!” 哈丹巴特尔笑着道。

    李三斗伸手指了指哈丹巴特尔道,“我说的是你,你会成为草原的肥料。”

    “是吗?你是我见过最狂妄的人,你低头看看你自己的双腿。” 哈丹巴特尔对李三斗嘲讽道,“根本不需要我真身动手。”

    李三斗没有看,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周围的人纷纷看去。

    果然,就像是传说中的那样,被斩魂白骨击中的人,迟早会全身骨头疯长而亡。

    所有人都看到了,李三斗的膝盖以下,腿骨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生长,活像是他站在了一堆白骨做的灌木丛里。

    “你已经中了我的刀术,并且你也没有灵息再来对抗我了吧?而我呢?” 哈丹巴特尔得意洋洋地说道,“还有源源不断的灵息,还有无数的术法,可惜,你永远看不到了,永远!”

    李三斗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摸向了自己的戒指。

    哈丹巴特尔知道这是李三斗的百宝囊,他眼见如此,非但没有阻止,甚至还退后一步,给李三斗让出了空间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狂!

    无比的嚣狂!

    即便是苏合这种狂如野兽的人,也没有见过如此嚣狂的人。

    根本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也许。

    李三斗在哈丹巴特尔眼里,只是一颗粪球,哪怕一脚踹碎都恶心。

    悲戚的阴云,瞬间笼罩在所有人的头上。

    尤其是深知哈丹巴特尔背景的人,知道露出祭血真身的哈丹巴特尔,已经是不死不灭了。

    “如果你掏出一具棺材,我很愿意把你的尸体碎片帮你收敛在里面。”

    哈丹巴特尔看着李三斗掏出的一个方方正正的,木质的黑色的东西,不禁嘲讽道。

    “各位,一首《高山流水》何处觅知音,李三斗献丑了!”

    李三斗说完,五根指头从琴尾顺到了琴头,露出了二十一根琴弦。

    入夜的西风中,战争的硝烟里,伴着喊杀声。

    所有人都鼓大了眼睛,看着那灵息琴弦。

    二十一根……

    金色的琴弦……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