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门


本站公告

    “cut!”

    满是无奈的男声从视频中传出声来。

    “座敷你先把摄影机放下吧。”先前穿着白袍的男子走入镜头之中说着这样的话语。随之而来的可以看见镜头发生了偏转。

    大致上从180°水平视线,变成了45°度角的样子。

    令人难受的是限值明明是发生了超出剧本的事件,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这个时候的应该是停止播放或者是跳到另外一个情节才对。可视频中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样子,看样子似乎是真的想要完完全全的“一镜到底”了。

    发生这样的变故,镜头也让人不舒服,本应该是关掉视频的观众却是不知为何继续兴趣满满的想要观看接下来的情节,尽管很多人下意识歪着脖子在看这部视频。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高呼,我多年的颈椎病终于有救了。

    再说回视频之中。

    白袍男子单手捂着脸,似乎是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看着道观之上突然出现的浅紫色头发白色西服套装的女子,说道:

    “弁天,我记得我应该说过今天有十分重要,你最好别来打扰这种话吧。”

    女子一步一步在道观琉璃瓦上走着,手中的纸扇随着修长的食指在转动,她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像是天上被乌云遮住的月亮,一阵微风吹拂而过,露出点点的银白的弯钩。

    “你昨天的确是这么说过。”

    她说着这份话语,同时随意的找了个屋檐边就这般坐下下来。双腿优雅的叠加在一起。白皙匀称的长腿一晃一晃的,不知道晃晕了多少人的脑袋。

    “那你还来闹事。”白袍男子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些许怒意了。

    “但是,你前天也这么说过,大前天也说过这样的话,大大前天还说过这样的话,甚至于是半个月前你早就过说过这样的话了。”

    名为弁天的女子,手杵在大腿上,把自己尖翘的下巴搁在手心之中,身子微微底俯看着底下的白袍男子问道:

    “你这是在把我当做傻子在玩弄吗?”

    “诶,是这样吗?”

    白袍男子挠了挠头,就算是看不见正面的表情也能够猜想的出他现在正是一脸迷惑的表情。等过了几秒中,挠头的动作陡然停住,他似乎是有些不好的说道:

    “其实本来半个月之前就要拍这部视频了,但……这不是因为,这样又或者是那样的事情给耽误了下来嘛~”

    你是寒暑假把作业留到最后一天,结果被父母责问的小孩子吗?!

    屏幕外的观众大肆吐槽着,屏幕中的男子还在继续解释着说道:“你看今天都最后一天了,明天app就要上线了,所以乖乖先回去,等过完今天我再陪你玩,我是说,决斗。”

    又变成了用工作忙而推脱陪孩子游玩的父母了,这个人到底有多恶劣啊!而且还是对着这么美丽的女子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岂可修好羡慕啊!

    已经不知道多少单身狗在吃柠檬。

    不过,白袍男子可不在乎这种事情,手背朝着女子挥了挥,就像是把什么小动物给驱赶出去的样子。

    “哈!”

    名为弁天的女子笑出声来,似乎是不敢置信。手上原本闭合的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启,“我倒要看看,今天我捣这个乱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着间,纸扇朝着白袍男子的身前扇去。

    肉眼可见的一道飓风瞬间形成,其猛烈的速度好似下一刻就可以把男子绞成碎片。

    然而,白袍的男子却把眼前的一切当做是空气一般,单手一伸,袖袍一展。猛烈的风暴就成为和煦的微风。

    男子左右看了看四周并没有遭受到破坏的道观及花草树木,点了点头,说道:“还不错,至少对于力量的控制方面有了些进步。”

    “这还不是被你逼得吗!”弁天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凡是破坏一点建筑花草都要自己亲手修复,你还真会使唤人啊。”

    “顺带说一句你的建筑修复和草木栽种等级也进步的不错。”话还在原地,敏锐的人此时已经发觉,白袍男子的人却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眼瞳如缩如针孔,弁天大喊一声:“青行灯!”

    浅绿色宮装女子,手提这一柄小巧宮灯从道观之后跃出。

    “我说今天怎么有胆子挑衅,原来还喊了帮手。”男子的话语被很好的收录进视频之中。

    弁天与青行灯立马转身朝着自己的背后做防守状。

    “不过论打架,你们还有得学!”

    转过身的背后,突然感觉自己的后颈被铁钳夹住丝毫不得动弹。她们还想要反抗,然而其背后之人早有所料,手上陡然加力。弁天与青行灯的身子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眼睁睁的看着脸被砸在琉璃瓦上,可这还没有完,其不可抗拒的力让她们的身子直接冲破道观房檐,直至青石板的地面。

    “咔嚓!”

    青石板被砸了个粉碎,俩女身子趴在地上,头部龟裂的地面中心。

    “可恶!!”

    弁天使劲想要挣扎起身,可是颈后的大手却死死的压住其头颅让之无法动弹。“可恶,可恶,可恶啊!!!”

    喊道最后,她的声音中似乎都带着些哭腔。

    “蓝随大人,请别欺负弁天大人了。”青行灯无可奈何的说着。

    “别求他!!”

    弁天的反应十分激烈。

    “我也不是什么抖s自然不会喜欢欺负女孩子什么的。不过你的主人似乎是很想被欺负的样子,所以我也只有勉为其难了。”

    白袍男子低下身子来,望着半张脸埋在沙土中的弁天问道:“是吧?”

    “才没有!”如同小狗般无力的犬吠。

    “呵。”

    他轻笑一声,松开了手站起身子来,说道:“今天打破的地方记得修葺好。毕竟我们可是要招收弟子了,可不能让其见到这些破烂的场景。”

    实际上我们已经见到了。

    屏幕外的人吐槽着,白袍的男子似乎是在与镜头后面的人交流着接下来的情节该怎么拍。

    趁着这段时间,其实他们也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论是鬼怪,还是阴阳师,甚至于是和尚他们都已经见识过许多,不论是媒体报道还是说亲眼见识。他们也曾向往过这种超凡的世界,但似乎有些投而无门。

    此刻,现在就好似有一个机会在自己的面前。走进这道陌生的门,未来如何不可预见,但可以确信的是——

    自己的人生将会改变。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