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3节 未来的片段


本站公告

    甘泉虽然滋润了灵感,但是——



    玛雅再一次睁开眼,她刚才看了些什么鬼东西?!



    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里,一只花妖在湖边咿呀呀的唱歌!



    虽然她没办法判断森林的位置,但根本没必要去判断呀,这又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片段!



    说“毫无意义”或许有些武断,毕竟再怎么说也是未来发生的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可用的数据信息。只是,对于预言学徒而言,多收集一些数据信息有益于成长;但对玛雅而言,这些数据信息就像嚼之无味的凡食,对真正的超凡生命毫无营养价值。



    没办法,玛雅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去观看头顶的星图。



    接下来的时间,玛雅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垃圾桶,各种无意义的片段,全都往她脑袋里面塞。大多数的片段,都像是之前那「花妖唱歌」一样,没有任何价值,甚至连亮点都没有。



    偶尔有几个片段,会让玛雅稍微思索一下。



    譬如,她看到了一座城市的一隅,虽然只是一个角落,但这座城市的建造与她以往经历的任何城市都不一样,似乎是完全的异世界风格。



    玛雅停下来思索了一下,这座城市的事情。不过未来的片段中,并没有太多的信息,玛雅只能摇摇头将其抛在脑后。



    还有一个片段,依旧是一座城市,不过这是一座充满幻兽的城市。一个穿着正装的男子,跪在白纱女伴的面前,在幻兽的欢呼鸣叫中,进行了一场美轮美奂的求婚仪式。



    玛雅关注的自然不是求婚的结果,而是这座满是幻兽的城市。她以往可从没见过这般阵仗,仿佛幻兽成了子民一般。



    虽然这两个片段,让玛雅稍稍关注了一下,但仍旧没有引起玛雅真正的重视。因为这些片段,具体发生在什么时候,异世界风格的城市以及幻兽之城在哪,她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似乎也没有特别有价值的吸引力。



    所以,这些未来的片段,看了等于白看。



    还不如看丽安娜从天空机械城带给她的话剧影盒,至少影盒里的故事更加完整凄美。



    玛雅叹了一口气,她到现在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就算观星日结束后,也没有值得与他人交流的预言片段。



    这让她有些难堪,毕竟她的外号是“丈量星空”,精通的是星象预言。而星空之谜恰好合了她的长处,可如果她什么也没有获得,别说无法给莱茵交代,她自己都会很失落。



    面对星象,玛雅知道不能浮躁。



    她再一次的强行按捺住微微有些情绪的心,重新望向头顶上浮浮沉沉的星空。



    这一回,玛雅并没有立刻感觉到灵感触动,而是在繁密星空中不停的穿梭,直到她的思维撞到了一颗明亮的星辰。



    在一阵光耀之后,玛雅看到了一个片段。



    当她看到片段中的景象时,心跳倏地开始变快。



    在经历了多次莫名其妙的未来片段后,这一回,她终于看到了和野蛮洞窟有关的画面!



    昏黄的落日之下,平静的雪瑙河被映照出了一片红晕,粼粼波纹就像是红霞披风,披在这座横跨帕米吉高原的融冰之河上。



    不过,黄昏为雪瑙河披上的红霞,在某一刻突然多了一片黑影瑕疵。



    往上一看,却是一个响着哒哒哒马达声,十来个烟囱里冒着大量白烟的蒸汽飞艇,掠过了雪瑙河的上空,为河面投下了一片阴影。



    这艘近乎半报废的蒸汽飞艇玛雅认识,是位于风车镇空港的飞艇,看其飞行的方向应该是往野蛮洞窟的入口天堑飞。



    不过玛雅不知道,这个画面代表了什么意思。



    在玛雅疑惑的时候,片段不停的闪烁,她的目光来到了高空,看到了蒸汽飞艇上的情况。



    蒸汽飞艇的一个露天平台上,一个右手被绷带缠着严严实实,穿着一身黑色破斗篷的少年,正被另一群人围在中间。这群人有男有女,他们正对着少年说些什么。



    从嘴型上来看,不是什么好话,大概率是在责骂这个少年。



    玛雅能看出来,少年眼神中带着委屈与畏惧,但他表情却一反内心的情绪,表现的浑不在意,伸出自己的右手,对着众人叫嚣。



    似乎,他的右手藏着什么秘密。围着他的人,在迟疑片刻后,后退了几步。



    少年微微有些得意的时候,露天平台的大门被推开,一个身材薄削的宛若纸片人的少女走了出来,面色冷淡的来到人群中,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穿过人群走到栏杆边上,眼神有些凝重的遥望着远方。



    少女出现之后,众人仿佛看到了恶魔般,全都露出了害怕之色,交头接耳片刻后,迅速的离开了露天平台。



    平台上一时间,只剩下情绪古怪的少年,以及不置一言的少女。



    陡然间,画面开始崩解。玛雅明白,这个片段开始消失了,她睁开眼,从未来的时光里回到了现实。



    玛雅的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这个片段,难得与帕米吉高原、与野蛮洞窟有关,但怎么看,好像也和安格尔与萌芽之事无关。



    玛雅能看得出来,露天平台上的人,都是凡人。或者说,是有天赋的凡人。



    看他们的路径,是要往野蛮洞窟飞行。



    那么极大概率,这群少男少女们,应该就是未来会进入野蛮洞窟的新晋天赋者了。



    思及此,玛雅有些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



    天赋者固然重要,是一个巫师组织的发展基石。但在此时看到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提前知道新一届的天赋者是谁,难不成还能提前去选?



    就算真的要去选,对方也要有预言天赋才行啊。而有预言天赋的人,野蛮洞窟的其他巫师也不会和她抢,因为目前只有玛雅一人是预言巫师,有资格收预言学徒。



    所以玛雅看完后,表情才会这么古怪。好不容易出现了与野蛮洞窟有关的未来片段,居然依旧没有任何营养价值。



    玛雅暗忖:“算了,至少说明了,观星渐入佳境,开始和野蛮洞窟有关了。说不定下一次,就能心想事成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