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五十六章 刀脸被吓坏了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帽儿是六级战皇,在小鱼儿面前压根就没任何威胁,杀他跟杀小鸡一样顺手。

    却是刀脸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逸尘有点奇怪。

    “就这两个字,能把刀脸吓傻了?”逸尘不信,盯着小鱼儿的脸问道。

    刀口舔血多年,即便是小鱼儿把老帽儿大卸八块,也不致于让他变成这样吧。

    “不是说祭鸟么,刀脸是怕我把他也给祭了……”小鱼儿咧嘴一笑,目光在刀脸身上转了一圈,故意在某个部位多停留了一会儿。

    “呃……”

    刀脸条件反射般的捂住裤裆,一脸慌张。

    杀人并不可怕,特别是对于刀脸这样的人来说。

    关键是小鱼儿的手段,比逸尘要残忍多了。

    逸尘只不过将刀脸弄到树顶上,摔下来的时候受了点皮肉伤,不会有太大妨碍。

    小鱼儿不一样,卸去了老帽儿的四肢不说,还一个个的捡起来,分别按照原有的样子挂在一根根树枝上。

    远远看去,就像是老帽儿在舒展身体活动筋骨,只是幅度有点大,俩手俩脚之间的距离,得到了三五丈之多。

    即便如此,还不足以让刀脸害怕,小鱼儿接下来的举动,才真正的震撼了刀脸。

    所谓的祭鸟,并非逸尘理解的那样,是小鱼儿为了禽族丧命者报仇,将老帽儿杀了挂在树上,算是一种祭奠。

    而是小鱼儿将老帽儿的那话儿,硬生生的从身体里抽了出来,血淋淋的挂在树上,中间还戳了根细长的树枝,下方的地面才是用老帽儿的血写出来的‘祭鸟’二字。

    刀脸怕死,却也没啥接受不了,毕竟提着脑袋玩命的,啥时候死都不敢说。

    大不了再过二十年,又成为一条好汉,照样能大杀四方。

    但是,对于小鱼儿这样的手段,刀脸是闻所未闻,更别说亲眼所见了。

    从小鱼儿祭鸟的那一刻起,刀脸就有了心理障碍。

    总觉得自己的身上某个部位,出现了以前不曾有的状况,似乎失去了本能的反应。

    别说伸缩自如了,就连方便的时候,也弄了一裤子的尿。

    刀脸悲催的意识到,自己的那话儿从今以后,只怕是永远的罢工不干活了。

    “哈哈哈……小鱼儿,你牛!”骁机爆发出震天的笑声,实在找不出夸赞的词语,只好两只大拇指伸出来,算是给小鱼儿的褒奖。

    噗……

    唔~~

    刀脸的一干属下,一个个的涨红着脸,努力的憋着。

    刀脸要不是他们的老大,秃顶男人等人绝对能笑上个三天三夜,然后得出统一结论,那就是这辈子不要招惹小鱼儿。

    万一引起小鱼儿的不满,大家干脆自戕谢罪,省得被对方祭鸟。

    断手的那位,满脸感激的看着小鱼儿,自戕的恨意早已烟消云散。

    不过是一只手掌而已,就算长不出来,不是还有另一只嘛,总比祭鸟好多了吧。

    看来小鱼儿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嘴下留情……好像当时自己伸过去的是手,而不是那个啥吧。

    秃顶男人则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小鱼儿,祭鸟的事儿撇开,关键是这个小鱼儿究竟是何方神圣,没显示出多强的气息,居然能将老帽儿一举轰杀。

    从刀脸和小鱼儿的表达中可以看出,在处理老帽儿尸体的时候,应该是花了不少时间的。

    刀脸躲在稍远处的树林中,或许比较安全,可小鱼儿是在对方的营地内,不可能没有老帽儿的属下出现吧。

    既然如此,小鱼儿就不只是斩杀了老帽儿一位,而是所有发现这件事的老帽儿属下,都死在小鱼儿的魔掌之下。

    一念至此,秃顶男人不由得冷汗直冒,连忙将目光移开,不再盯着小鱼儿。

    “小鱼儿,以后不要这样了,咱们是斯文人,不用那么血腥。”逸尘语重心长的说道。

    心里却也为小鱼儿所震撼,仅仅杀了个老帽儿,就把刀脸和他的属下们,吓成了这个样子。

    “老大,要不是怕你骂我,我都想把老帽儿的营地给拆了。”

    “你没杀过老帽儿的属下?”

    “杀了,不多。”

    “几个?”

    “也就四五十个吧,其中有八位六级战皇……对了,老帽儿不算。”

    小鱼儿满不在乎的说着,没注意周围的刀脸属下,一个个的忽然退后。

    八位六级战皇,老帽儿还不算,这得多强大实力呀。

    就算刀脸将目前的属下全部集中起来,跟老帽儿和八位六级战皇属下正面交战,恐怕也不敢言胜。

    老帽儿的属下虽然也是六级战皇,可实力大多超过了秃顶男人这些家伙,一对一的情况下,基本处于败势。

    小鱼儿单枪匹马,连刀脸都在一旁做壁上观,就能轻而易举的斩杀对方,简直是匪夷所思。

    如此推断下去,被小鱼儿称为老大的逸尘,实力更是不可想象。

    “有没有被人记住面容?”逸尘抬头,顺口问道。

    “没,有白龙虚影,那帮小子都看不见……”

    小鱼儿的模样本来就跟别人不一样,只要看过一眼,基本就不会忘记。

    但进入老帽儿的营地之后,小鱼儿就收敛吸气,几乎没被人正面看见过。

    不仅如此,在刀脸指出老帽儿的那一刻,小鱼儿就虚张声势的动用了白龙虚影。

    这儿是丛林深处,以前常见的也就是飞禽之类,各种鸟儿见了不少,却唯独没遇见过龙族。

    西元大陆或许有龙族的存在,却极少露面,更不曾跑到丛林深处,这个荒凉偏僻的地方。

    所以,老帽儿的属下,都觉得自己眼花,一定是有人使了障眼法,故意隐去面容。

    即使有两位不信邪的,往往被小鱼儿发现,一并遭到斩杀。

    按照小鱼儿的说法,刀脸当时躲在树林里,除了看到自己斩杀老帽儿以外,也关注着周边的动静。

    只是后来的祭鸟,让刀脸差点没吓死,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反正小鱼儿和刀脸二人,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老大,你这边怎么样?”小鱼儿看见地上有十几具尸体,问道。

    “没什么事,让刀脸休息一下再说。”逸尘很随意的说道,看了看一旁的刀脸。

    刀脸没有受伤,主要是被小鱼儿的祭鸟吓着了,只要休息调整好了就基本没啥问题。

    只不过,刀脸多了一个习惯,就是时不时的下意识夹紧裤裆,甚至用手护着,特别是见到小鱼儿的时候。

    原本就不算平静的丛林一带,似乎越来越热闹了。

    先是高个子那帮人,在回到丛林深处并确定安全的情况下,说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丛林边缘地带有疑似特殊人物出现,而最早接触的则是被老帽儿赶出去的刀脸一伙。

    就在人们将信将疑,或者考虑如何分辨真假之际,刀脸那边也传出流言。

    飞升者联盟寻找寻找的特殊人物不止一个,而且已经出现了,就在刀脸的势力范围之内。

    刀脸深知自己的实力不足,也没想着要独享这份机缘,便放出话来,给了其他势力一个看似不错的机会。

    扭送可疑人物前往飞升者联盟,刀脸以及属下还不够格,也不敢擅自做主。

    但是,如果丛林深处实力最强的几个势力中的某一个,愿意和刀脸分享这份机缘的话,倒是可以商量合作事宜。

    前提是们不能倚强凌弱,必须和刀脸联手,若是从飞升者联盟那儿拿到酬金,双方五五分账。

    否则,就算对方实力再强,刀脸也绝不会把自己所掌握的机缘拱手相让。

    至于哪个势力能获得这份机缘,刀脸并没有明说,只是暗示有缘者方可。

    如此一来,丛林深处的各个势力,都开始打着自己的算盘。

    刀脸之所以不敢主动选择,是怕得罪了其他势力,从而没命拿到该得的酬金。

    相对于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老帽儿的死似乎没引发多大震动。

    谁都知道刀脸和老帽儿有仇,却又远远不是老帽儿的对手。

    最大的可能是,有人为了和刀脸示好,暗中出手将老帽儿斩杀,并以此来获得刀脸的合作意向。

    尽管老帽儿身后的那位七级战皇,气得怒火冲天,却也苦于没有证据,几番查探无果之后,不得不暂时放弃。

    跟死去的老帽儿相比,特殊人物的重要性更大,众多丛林深处排名靠前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令人意外的是,刀脸掌握了特殊人物信息的事情,知不道怎么传到了飞升者联盟那儿。

    据说,飞升者联盟先是不信,然后又给了提供线索者一定的奖励,但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行动。

    “据我了解,这是有人第一次拿到奖励,看来人家抢在我们的前头了。”

    高个子和身边的一位老者,也在议论这件事情。

    按理说,刀脸属下的秃顶男人,是不愿意说出逸尘和骁机身份的,不然的话就不会和他刀兵相见了。

    由此推断,一定是有人泄密,才逼迫刀脸做出寻找合作者的姿态,在确保分享好处的基础上,给自己降低风险。

    “提供线索的奖励没多少,我们倒是可以考虑,怎样才能将这个机缘弄到手。”

    高个子身边的老者,目光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冷声说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