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第三章 陈寅疗伤,虚空历史


本站公告

    陈寅率领着联军部队抵达了战争学院的补给小镇之后,从泰隆的口中,陈寅得知了孙悟空回到了瘟疫丛林这件事。

    原本陈寅没有打算去寻找孙悟空,每个人的心结,最终还是需要自己去克服,就好像陈寅明知道自己的寿命只剩下了三年,行为举止却依旧如常,每一天,在士兵们的面前,他是威严可敬的大将军;在属下将领们面前,他是冷静睿智的统帅;在阿卡丽和菲奥娜两女面前,他是悉心温柔的大暖男。

    陈寅带着马克斯,与泰隆和战争学院此处的后勤人员核对完物资之后,心血来潮之下,陈寅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孙悟空目前所在的位置,庞大的意识瞬间笼罩了整片瘟疫从,虚空怪物们那特有的波动立刻被他察觉到了。

    “有点事情,失陪一会!”

    陈寅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就消失在了泰隆和马克斯的眼前。

    “泰隆大人,我们大将军,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实力和境界啊?”

    马克斯一脸崇拜的看着转瞬消失的陈寅,问起了身旁同样是顶尖强者的泰隆。

    “他啊……论实力,应该是目前瓦罗兰大陆的第一人吧,境界上我也说不准,应该不会比那些传说中的神灵们差,有可能比他们还要强!”

    泰隆同样充满着自豪,陈寅可不仅仅是德玛西亚人心中最伟大的大将军,他的根,永远在战争学院,他是战争学院的骄傲。

    不过,想到这种如同天嫉的人才只剩下不到三年的时光,泰隆的眼神再次黯淡了下来。

    超过了众神吗?呵呵,我马克斯的眼光果然犀利,不枉我为了大将军而脱离了德玛西亚联邦,没有了国籍又能怎样,作为一个大将军麾下的重要将领,这种荣耀将值得我奉献此生,不论今后是否可以青史留名,但如此精彩的人生,才是值得我马克斯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

    此刻的马克斯豪情满胸,并没有注意到泰隆那瞬间变得消沉的神色。

    这个时候,让众人无比自豪的陈寅正急的一头汗水。

    “喂,小狐狸,快把脚伸给我!你不伸出脚来,我怎么给你疗伤?”

    但是,阿狸却一脸羞红且紧张的不断向后退缩着,她甚至拽过来了豹女奈德丽,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让陈寅无法抓住她的右脚。

    两个女人在没有化形之前,她们数次差点死在了猎人们的刀枪之下。因此她俩曾经无比的厌恶人类,同样也惧怕着人类,这也是每次陈寅来找孙悟空,她俩都会提前开溜的原因。

    “阿狸,这个家伙看起来确实不像坏人,你就把脚伸出来吧。”

    奈德丽被两个人围绕着自己这样绕圈,绕的心中也有些焦急了,她开始劝说起了好友。

    可是阿狸的面色更加羞红,始终摇着头后退着,就连好友的劝说也不能让她改变态度。

    “好吧,小狐狸,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缘故,所以不能让我碰你的脚?”

    陈寅见阿狸的面色有异,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于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阿狸快速的点了点头,在陈寅询问的眼神下,她低下了头,有些羞涩的用细微的声音说道“好,但是,我,我说了,你们都不许笑我!”

    这让陈寅和奈德丽都提起了好奇心,不停的连连点头。

    “我娘亲说过,女孩子的脚,还有尾巴,不能让别人乱摸,只能留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去摸。”

    说完这句话之后,阿狸就连脖子也快速的变红,脑袋已经快被她自己埋到了双膝之间。

    “哇哈哈哈哈~~”奈德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笑的四肢都在颤抖。

    陈寅强憋了许久,但是看着奈德丽肆无忌惮的大笑,他也破了功,发出了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声。

    “你,你们两个!!”

    见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二人,阿狸两只可爱的白绒绒的耳朵瞬间耷拉了下来,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不好意思!刚刚确实没控制住!那个,我有个不需要触碰到你,就可以给你疗伤的方案,我们试一下?你看如何?”

    陈寅笑了几声之后,深深吸了口气,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其实陈寅完全可以不通过接触对方,也能够帮助对方回复伤势,比如像对战墨菲特的时候那样,将体内的“无”的能量直接具现化再投入阿狸的体内,让她自行吸收和疗伤,但是那种又会急速的增加对外界能量的吸收。所剩不多的生命力,没有必要如此的挥霍。

    尤其是听到阿狸的这种说法后,陈寅心中又出现了一丝很邪恶的想法,他准备立刻付诸于实施。

    “真的吗?那就拜托你了!是什么办法呢?”

    阿狸本来极度郁闷的脸色再次出现了一丝光彩。

    陈寅心中挂着邪恶的笑容,他走到了晕倒的孙悟空身旁,抓住孙悟空的手腕将他拖到了阿狸的身边。

    “我需要用一个中介人来传导能量,你看这家伙怎么样?用他的手抓一下你的脚没有关系吧?”

    当阿狸看到陈寅拖来的人是孙悟空的时候,表情再次变得精彩无比,有期待、有害羞、有窘迫,最后她又将求助的眼神看向了身旁的奈德丽。

    事关猴子的终身幸福,陈寅这种会察言观色的老江湖,怎么可能让即将成功的计策就此告破,于是他再次肃穆的说道“我说的中介人,必须是同性,我无法通过异性来传递。”

    陈寅的说法让阿狸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无奈之下,她轻轻点头。

    一只毛茸茸的手掌顷刻之间就覆盖到了阿狸光滑的小脚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寅搬动孙悟空的时候,让孙悟空的另一只手也搭在了阿狸那雪白滑润的尾巴上,阿狸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身体都变得紧绷了起来。

    陈寅强忍住心中的笑意,开始将“无”的力量通过孙悟空的手腕传递向了阿狸的脚踝之上。

    阿狸感觉到右脚传来了一阵痒痒的和暖融融的感觉,原本被撕裂的筋肉正在飞快的愈合着。

    就在阿狸右脚的伤口即将痊愈的时候,陈寅的精神力瞬间侵入到孙悟空的识海当中,大喊了一声“醒来!!你媳妇来了!”

    做完这件事,陈寅悄悄松开了猴子的手臂,退向了一边。

    孙悟空被识海中的这声大吼惊的瞬间清醒,下意识的他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手掌也更加用力的抓紧了阿狸毛绒绒的大尾巴,还有细腻光滑的小脚,醒来之后孙悟空就开始急匆匆的问道“我媳妇来了?我媳妇是谁啊?”

    尾巴是狐狸全身仅此于脚掌最敏感的地方,阿狸被孙悟空这用力的一抓,抓的浑身酥软,慢悠悠、软绵绵的就歪倒在了孙悟空的怀中。

    “喂,喂!你不要急吧?”

    “猴哥,你,刚刚喊我什么?”

    阿狸此刻除了浑身发软,还沉浸在孙悟空醒来的那一句话上,他,竟然向我表白了?而且直接就喊我媳妇?天啊,好霸气的男人。难怪娘亲会说,我们这一族的女人,只会喜欢强大霸道的男人呢。

    “野猴子,可算是醒了啊?”

    身旁黑豹形态的奈德丽凑到了阿狸和孙悟空的身旁,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咦?小豹子?怎么会是你?难道说,你们也可以化形了?那,你……”

    孙悟空这时慢慢的拧转了脑袋,看向了倒在自己怀中,浑身瘫软的阿狸,心中的猜疑慢慢的捋顺了。

    “还不把人家的尾巴放开,你还想抓到什么时候?你难道不知道狐狸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尾巴了吗?野猴子,色猴子!刚醒就这么无耻,猴急猴急,说的看来就是你这种人,赶紧滚一边去!”

    奈德丽的话,让孙悟空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此刻正紧抓着阿狸的脚踝和尾巴,他连忙松开了手掌,像一个犯错的学生般,跳到了一旁,垂手低头。

    陈寅看着已经再次化身为人形的奈德丽,一只手扶着阿狸,另一只手指点着孙悟空的鼻子开始不停的数落,而孙悟空也唯唯诺诺的不敢还嘴。

    有点意思啊……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陈寅心中微微一笑,没有再去理会他们,他走向了旁边那个大坑之中,抓住了一条像昆虫一样的粗壮足肢,将身体上仍然在微微颤动的卡兹克,将它从土中提了出来。

    “不用尝试了,我锁在你身体上的能量环你是冲不破的!现在,我们俩来好好谈一谈吧!”

    卡兹克在地底下搞的那些小动作,早就被陈寅感知到了,他十分不屑,这种“无”属性的能量环,连墨菲特那种准神都可以暂时禁锢住,又怎么可能是卡兹克能解开的呢。

    “好吧,胜者王,败者寇!你想谈什么!”

    卡兹克倒是十分的光棍,眼见挣脱不开禁锢,眼前这个人类又是如此的强大,让它放弃了继续抵抗下去的信心。

    “你们虚空军团在我们瓦罗兰大陆的部署情况,领军统帅情况,还有你们虚空种族的秘密,你们位面的秘密。所有你知道的,我全部都要知道。而且,你应该明白,如果你想耍花招胡说八道的话,我使用些暴力点的手段,也可以从你的记忆碎片中知道这些信息,只不过到时候,你应该就变成一个白痴了。”

    卡兹克忽然身体一震,禁锢住它的能量似乎不见了,它眼前也已经不再是瘟疫丛林的样子,它悬浮在了一处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中,没有天空,没有地面,没有云朵,没有风,这一处空间当中,什么都没有。

    “领域的力量??你是神灵吗?”

    “嗯?见多识广啊,卡兹克,不愧是虚空团伙中的几大顶尖人物。你没有说错,这里是我的领域。”

    卡兹克的背后传来了陈寅的声音。

    见到自己被拉入了对方的领域,还被对方一口叫破了自己的名字,卡兹克心中那最后的一点小心思也破灭了。

    它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这一处空间中,认命般的开口说道“好吧,既然你有这种实力,你有资格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

    两个人在陈寅的空间中,整整聊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陈寅从卡兹克那里不仅得知了虚空军团在瓦罗兰大陆上的部署,也得知了虚空军团的来历,甚至还知道了上古时期的一些隐秘。

    暗域大陆,代表着黑暗、毁灭、杀戮、憎恨、恐惧的这个位面上原本有五位主神,除了这五位主神,他们的座下还有十五位副神,四十五位神使。他们在安静的神国里观看着和享受着,那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发生着的种族间的搏命厮杀和相互吞噬,这也是神灵们的信仰源泉。

    直到有一天,暗域大陆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受到了重伤的人,他说他来自符文大陆。任何一个敢于向他发起挑衅的虚空种族,无一例外全数被他灭族。

    这个人的强大,吸引了虚空位面上神灵们的注意,几位副神和他们的神使降临到凡间,想用武力来消灭此人,却再次被他轻易灭杀。事后,一名主神亲自降临,希望收服他成为副神之一,并邀请他共同加入神的国度,这个狂傲的人却拖着重伤的身体与这名主神大战了三天三夜,并且将这名主神也彻底的抹杀了,当他吸收了主神和那几名副神的神格之后,他的伤势似乎得到了控制,也变得更加的强大。

    最后,他杀入了神国,以一人之力,尽灭了两位主神联手以及他们的所有副神,这场战斗中,唯一没有参战的黑暗主神见风使舵,带领着属下,投靠到了这个人的麾下。

    此后,这个人完全统治了暗域大陆和整个大陆的神国,并将暗域大陆更名为虚空大陆,他给自己命名的神号为虚空之神。接下来,他指挥着虚空大陆的各个种族开始进攻着无数的位面和星球,他麾下的众神们则亲自出手毁灭掉这个位面上的神灵和他们的神国。

    而虚空战士们,也在不停的战斗之中和吞噬之中茁壮成长着,虚空之神又将虚空的战士们划分为了9个阶层,一阶到三阶的是普通虚空士兵,四阶是精英虚空士兵,五阶到六阶的是虚空统帅,七阶到八阶的是虚空圣灵,吞噬程度达到9阶以上的虚空生物们,将被虚空之神亲自授予神格,成为虚空统治之下的无穷位面中的附属神明之一。

    上古时期,虚空之神的部队再一次降临了符文大陆,这片大陆的规则稳定性远超虚空军团之前进攻过的任何一片大陆,因此这一片大陆上曾经有着数不尽的神灵,但是这片大陆上的生灵们也是异常的强大,最强大的甚至远远超越了这片大陆上的诸神们。

    在虚空军团达到之前,这片符文大陆似乎是已经经历过一场诸神大战了,空间当中漂浮着许多神国被摧毁后形成的规则碎片,这也让符文大陆外围的不稳定的空间通道异常的多,足足有50几个,但是稳定的却也有20几个。

    借助这一特性,虚空军团占领了四处空间通道,入侵了符文大陆,双方展开了一场旷世恶战,虚空军团当时的鼎盛程度远超当下,总计6名主神,18位副神,54名圣使,108位虚空统帅,率领着数千万名虚空军团战士出征,与符文大陆上的八大种族和强大的远古英雄们大战了七年之久,虚空军团头一次碰到了硬钉子,损失惨重,不得不撤军返回。不过符文大陆也是损失惨重,八大远古种族有五只差点被彻底灭族,剩余三只也是人丁寥寥。

    这次的战败让骄傲的虚空军团无法接受,休养生息许久之后,千年之前,他们再一次莅临符文大陆,这时的符文大陆中又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国家,这一次虚空军团甚至没有见到曾经打败过他们的八大种族和那些堪比诸神的远古英雄们,这一个强大的国家他们就以一己之力抗衡了虚空军团的入侵。

    最终,从不亲自参与位面战争的虚空之神终于降临到了符文大陆,他摧毁了这个国家的最顶级的数十位强者,又利用虚空怪物的吞噬血脉污染了这个国家的力量核心,飞升圆盘,让其无法再继续产生强大的战士。虚空军团终于攻破了这个国家的首都,就在大家都认为符文大陆唾手可得的时候,八大远古种族的后裔们再次出现,他们联合这个国度仅存的力量开始反攻虚空军团,而降临到符文大陆的虚空之神和他的附属神灵们也陷入了另外一场高层次的对战。

    具体的对战情况只有圣使以上的高层才知道,卡兹克对这一战的详情不太了解,最终的结果就是虚空军团再一次莫名其妙的撤退了,曾经活跃在普通虚空士兵们面前的20多位虚空圣使,只剩下了4个人。

    陈寅越听越心惊,现在这搅动着瓦罗兰大陆天翻地覆的虚空怪物们,竟然还不如他们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那么它们为何还要跟瓦罗兰大陆上的强者搏个你死我活?究竟有多么大的仇怨?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呢?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