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小心我血洗玄天堡!(下)


本站公告

    第二百五十五章 xiǎo心我血洗玄天堡!(下)

    东方怒极反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血洗我玄天宫。本座告诉你,你那妻子,已经被我杀了。”

    她这只是句气话,但是,听在周维清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只是刹那间,周维清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

    悬浮在半空之中,包围着他的玄天宫空军之中,在他正面的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周维清的双眼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成了令他们心惊胆战的血红色。

    他的身体在颤抖,一股极其不稳定的能量bō动骤然从周维清体内散发出来。

    那种能量bō动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苍茫、死寂,甚至还带着几分凄凉。周维清全身骨骼都在密集的噼啪作响着。他体内原本流淌速度很慢的圣力,在这个时候竟然以一种极其惊人的速度运转起来。

    浓烈的银白色光彩,围绕着周维清的身体盘旋而出,那璀璨如同星河一般的光芒,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充斥着一种惊天动地的压迫力。

    冰儿竟然死了?这对周维清来说,已经不能简单用打击二字来形容了。在这个时候,他也钻了牛角尖,难怪东方寒月不出来见我,原来他们竟然杀了冰儿。

    冰儿,我的冰儿。

    一想着上官冰儿竟然死在了这异地他乡,自己甚至连她的尸骨都有可能找不回来,周维清的心仿佛都要爆炸了似的。

    当人被bī迫到极限的时候,往往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或许,在这种状态下,他并不理智,也没有太多思考的能力。但是,在这种状态之中,却一定会被jī发出体内全部潜力。

    “冰儿,我会用整个玄天宫来为你血祭。”

    “啊——”

    一声凄厉到极致的厉啸从周维清口中发出,银白色的光晕带着几分浓重的血腥气息骤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

    在这一瞬间,周维清最恐怖的实力完全绽放,那将他包围,原本根本没打算动手的玄天宫空军,就在这一瞬间竟然全部跌落。

    周维清体内爆发出近乎寂灭的恐怖血脉气息,又岂是这些连天王级都没到的飞行天兽所能抵抗的?原本根本没想到周维清敢动手的玄天空军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周维清根本没有去看这些人,一道接一道暗金色光芒不断从他身上升腾而起,下一刻,他右手握住了自己脖子上那菱形挂坠,用力的扯了下来。

    “玄天宫,玄天宫,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是谁如此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血洗玄天宫。”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骤然从深渊中响起。紧接着,庞大的黑色身影就从那黑暗的深渊中缓缓升起,巨大的双翼猛然一抬,强横的气流托住那些从天上坠落下来的玄天宫空军,让他们平稳的落在地面上。

    暗黑魔龙,竟然是暗黑魔龙出现了。

    站在玄天堡门前的东方看到周维清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也是略微一惊,但下一刻,暗黑魔龙的出现却已经令她宽心大放。

    不过是一个连天王级修为都没有的xiǎo子,就凭他一个人,就算是再愤怒又如何?现在东方已经打算将周维清留下了,这个xiǎo子如此嚣张,今天要是放他离去,玄天宫的声誉必将受到巨大的打击。无论怎样,先将他抓住再说。至于如何处置,倒是不急了。

    暗黑魔龙的出现,一下就将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压迫了回去。但此时暗黑魔龙也是在暗暗吃惊,与恐魔海龙一样,他当然也认得出周维清身上散发的气息中包含着龙皇血脉的存在,不止如此,还有另外一种似乎还要凌驾于龙皇血脉之上的血脉之力与龙皇血脉融合在一起。

    虽然在认知中,这似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可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暗黑魔龙不信。

    周维清的暗魔邪神虎血脉原本是并不比龙皇血脉强的,但自从被他即发出血脉中纯粹的邪神之力后,这暗魔邪神虎血脉就出现了变异。

    看着暗黑魔龙,周维清脸上神色竟然丝毫未变,反而是严重的血色变得更加浓重了,看上去竟然和暗黑魔龙的暗红色眼眸有些近似。

    “没有人能阻止我,你也一样不行。”周维清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的存在。就在这时候,他将自己握住空间传送之石的右手举了起来。那银色如同星河般的圣力,疯狂的朝着空间传送之石处奔涌而去。

    他要做什么?这是所有能够看清楚周维清动作的人心**同疑huò。

    他说的这么强悍,难道要凭借空间传送之石离开这里不成?

    这才应该是正常的反应,面对这么多强者,他又能有什么机会?

    不过,现在东方可不打算让周维清离开了,一旦让他走了,未来必定是心腹大患。

    “魔龙前辈,拦住他,不能让他走。”东方有些急切的说道,与此同时,她与四位太上长老也已经是腾身而起,直奔周维清这边飞来。

    恐怖的能量bō动在空气中流转,五名天帝级强者同时散发出自身天力,那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就算是天神级强者面对,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周维清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对于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感应似的。在他手中的吊坠上,浓烈的圣力bō动催发下,璀璨的银光瞬间爆发,就像一个银色的xiǎo太阳一般,散发着无比强烈的光彩,令人不敢直视。

    暗黑魔龙那天与恐魔海龙一战之后,也是深受重创,只不过这么几天的工夫,自然是没那么快恢复过来的。它之所以出现,是被周维清之前最早那一声呐喊惊到了。竟然有人胆敢来到玄天堡呼喊东方寒月的名字,而且还是那么不客气,他又怎么可能不吃惊呢?这要多强的实力才有这种底气啊!

    所以,他才赶快飞了上来,结果一看,却是周维清。暗黑魔龙对周维清是没有什么恶感的,正相反,好感反而很多。毕竟那天周维清也可以说是救了它的,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还活着出现在这里了。

    不过现在它也看得出,周维清明显处于不冷静的疯狂状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还是先将他抓住比较好。至于出现了什么问题,自然有玄天宫的人去解决。

    漆黑的光芒令天地色变,巨大的黑暗光罩,悄然而下,将方圆数千米范围全部笼罩在内。

    暗黑封魔阵,没错,正是暗黑封魔阵。

    这本来就是暗黑魔龙最强大的技能之一。那天是为了对付恐魔海龙那样的强者,他才需要借助外力布置暗黑封魔阵,而对付周维清,它就算是身受重伤,自己施展也已经足够了。

    眼看着那黑色光罩将周维清笼罩在内,东方和四位太上长老也都略微松了口气。要是真让这xiǎo子跑了,以后恐怕会惹出大麻烦来。甚至有可能成为玄天宫倾覆的一颗定时炸弹。

    有着暗黑封魔阵的存在,只要暗黑魔龙能够控制得住,施展空间传送之石的人修为不超过他,那是别想通过传送离开的。

    周维清的目光依旧冰冷,仍旧是持续不断的释放着自己的圣力,对于外界的一切,他似乎漠不关心似的,唯有眼底那浓重的血色散发着他那甚至有些要与敌皆亡一般的恐怖意志。

    暗黑魔龙沉声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年轻人,你必须要保持冷静。有我在这里,还容不得你嚣张,你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已经很不错了,但要想从我的暗黑封魔阵中传送走,却还是不可能做到的。投降吧。有什么事说清楚。”

    “投降?”周维清此时的心志已经完全陷入了半疯狂状态,“让我投降,你还不够资格。你以为,暗黑封魔阵就能影响到我了么?晚了。”

    他那冰冷的声音听在耳中,仿佛就像是有冰渣塞入一般,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森然杀机,仿佛能够看到他身上散发出的血光。

    为了自己的妻子,他孤身前来,以一人之力挑衅玄天宫,这已经是足以令人敬佩的勇气了。此时面对暗黑魔龙,他竟然在气势上一点都不逊色。这一切,让下面那些玄天宫强者们都已经看的呆住了。

    就在这时,周维清手掌之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清脆的爆鸣,紧接着,一道强烈的银光暴射而出,直入空中。

    暗黑封魔阵或许能够封住这道银光不让其出去,单是,下一刻,这银光就已经同样撑满在整个数千米范围之内。

    一个巨大而又复杂的图形符号凭空出现,浓烈的空间属xìng能量bō动,令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扭曲起来。

    “不好,他不是要传送走,而是要召唤。”暗黑魔龙惊呼一声,双翼猛然一拍,强烈的黑暗能量就朝着那银色光芒冲击而去。

    -----------------------------------------------

    三更完毕,求月票、推荐票。双倍开始了,这个月最后的一搏。老三要求不高,冲进月票前三,十月一日十更爆发,酬谢大家,为了唐门,为了天珠,也为了十更,来吧,投出你们宝贵的月票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