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玄天堡(下)


本站公告

    周维清双手同时挥起,一张张凝形纸从他双手之上飘飞而出,上官冰儿那巨大的双翼上,亮起一层淡淡的青sè光芒,席卷着这些凝形纸全部落在她那双张开的巨大羽翼之上,紧密贴合,而且极为整齐。

    宽达十米的风神之翼上贴合了整整五十张凝形纸。

    以周维清的修为,自然是不需要上官冰儿帮忙的,但他现在一直显示出的都是五珠修为,所以自然不能表现的太过。隐藏修为是必须的,否则,要是他展现出自己领悟了天道力的层级,一定会被这些玄天宫高层当成怪物看待,对他也必定会生出更多的提防之心。

    他要干什么?五十张凝形纸?难道都是用来制作凝形卷轴的不成?那需要多长时间啊!今天这宴会恐怕就没什么意义了吧。

    虽然在场众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但在这个时候却绝不会有人去阻止周维清的,他们巴不得看看这位新晋神师能够展现出怎样强大的技艺,能否有成为供奉的资格。

    周维清双手再挥,这一次出现的,是五十个xiǎoxiǎo的水晶瓶。每一个水晶瓶内都有不同的凝形液。分别落在那些凝形纸之上。当然,看上去依旧是在上官冰儿催动的风属xìng天力辅助下完成的。

    这一次,梦醒和聂寒都坐不住了,两人几乎是同时从桌案后面走了出来,在周维清背后不远处站定。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周维清接下来要制作的凝形卷轴,竟然是五十张完全不同的。

    周维清转过身,向梦醒微微一笑,道:“梦醒,能否借我两根凝形笔,我身上平时就只带着那一根。”

    梦醒点了点头,没有问什么,只是直接将两根凝形笔jiāo给了周维清,虽然比不上周维清那天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所使用的那一根,但也是品质极佳的了。

    两根凝形笔入手,周维清再次回转到上官冰儿背后,双手各持一根凝形笔,双臂微抬,双目缓缓闭合。

    作为全场的焦点,周维清在作出这样的动作之后,在场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气势突然发生了变化。

    周维清的五珠修为,在场任何人都不会看在眼中,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受。他整个人的气势似乎已经提升到一个完全凌驾于在场众人的地步。这并不是武力上的气势,而是一种特殊的气质,由内而外,就像是万仞高山一般,又像是天空中流动的云,高山仰止却并不压抑。

    梦醒就站在距离周维清最近的地方,正好能够看到周维清的侧脸。

    尽管周维清本身并不算有多么英俊,但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特殊气质,还有此时那完全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境界,竟是令她那从未波动过的心弦轻微的震颤着。

    有自信的男人是很有魅力的,而有自信又有着绝世天才能力的男人,则更是拥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强大魅力,更何况他还是那么的年轻。相比于那些相貌极为英俊却只是银样蜡枪头的帅哥,周维清这样的男人对真正有内涵的nv人来说才是更有吸引力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维清身边才能得到那么多绝sè佳人的青睐。如果不是他有着远超常人的天分,在那天珠大赛上脱颖而出的话,恐怕连见到上官菲儿和上官雪儿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是他自身血脉对于天儿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更不可能产生任何jiāo集。

    周维清能够得到这么多nv孩子的青睐,除了他那坏坏的样子很容易引起nv孩子们注意之外,凭借的就是他骨子里的刚毅、正直以及自身强大的天赋和一片真心了。

    像梦醒这样的神师级凝形师都不自觉的会被他所吸引,虽然现在还只是对他那强大天分的欣赏,但很显然,他已经在梦醒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周维清此时自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表现身后的梦醒对他又有了一些新的感受。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一个奇妙的状态之中。

    自从当年从呼延奥博那里出师之后,周维清其实后来在凝形卷轴制作上的努力不多。但呼延奥博那段时间对他的教导却给他打下了极为深厚的基础。当初呼延奥博为了不耽误周维清的修炼,将所有知识一股脑的都传授给了他,很多东西都是让周维清死记硬背下来的。

    周维清的记忆力相当之好,至少过去了这几年他并没有将当初的一切忘记。尽管在那之后他并没有在凝形卷轴制作上耗费太多jīng力。但在知识上,他至少不会逊sè于云离。更何况,当初他第一次登上天珠岛的时候,还得到过三大神师一段时间的指点,因此,他的眼界足以令他达到神师级的层次。千万不要忘记,他可是亲眼看过三大神师为他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的。

    伴随着圣力提升到了九珠修为之后,凭借着圣力的强大感知,当初那些死记硬背下来的知识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渐渐融会贯通。

    对于一个天才,还是拥有圣力的天才来说,吸收起那些前人总结的经验是相当丰富的。事实上,周维清在乘坐珍珠号前来玄天大陆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吸收这些知识,为自己和上官冰儿做准备了。这一点,连上官冰儿都不知道。这就是周维清相比于普通人最强大的地方,大局观和前瞻xìng。因此,他或许不是一名优秀的将军,但却绝对有潜力成为一名优秀的统帅。只不过他没有将jīng力主要放在军事方面而已。

    几天前那张凝形卷轴的制作,帮周维清印证了许多这些天以来他理解的知识,真正意义的起到了一个融会贯通的作用。接下来的几天沉睡醒来,周维清自己都有种全新的感受,似乎他真的已经成为了一名神师似的。当然,他这个神师至少目前还是需要凭借时间属xìng进行作弊才能完全展现出实力。

    在场的玄天宫强者们都很自觉的收敛了自己的呼吸,令这宽阔奢华的厅堂之内瞬间安静下来,唯恐影响到周维清给这位新晋神师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周维清没有让众人等待太多时间,只是三次呼吸的时间,他就动了起来。

    双手之上,各自五颗本命珠悄然浮现,左手上的变石猫眼意珠几乎是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浓烈的青sè和银sè几乎同时出现在他双手之上,将两支凝形笔渲染的光彩夺目。

    身形一展,周维清的身体就来到了上官冰儿展开那对羽翼的一侧,手腕一抖之间,那两瓶凝形液瓶盖瞬间打开。

    周维清的动作只能用快如闪电来形容,而且他这迅疾的动作却并不会给人一种盲目的快,正相反,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循着一个特殊的节奏似的,令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和谐,似乎是信手拈来,但却偏又奇快无比。

    两支凝形笔分别沾染上不同的凝形液,下一刻,令周维清背后两大神师都为之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周维清双手之上的凝形笔,竟然同时分别落在两张凝形纸之上,而且闪电般在那两张凝形纸上划动起来。

    要知道,周维清释放出来的这些凝形液全都是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它们是适合制作不同凝形卷轴的。

    心分二用?同时制作两种不同的凝形卷轴?哪怕是对于神师来说,这也是一个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凝形师在制作凝形卷轴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好节奏,这样才能在一气呵成的过程中不出现任何错误。而周维清现在所做的,显然是违背了这个原理的,不同的凝形卷轴制作,节奏也是截然不同的。而此时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正是两种不同的节奏同时使用。

    银sè与青sè在笔尖上jiāo融,周维清的动作,甚至连周围那些顶尖天珠师们都没有太看清楚。似乎只是双手一颤,简单的一圈勾勒,下一刻,两道光芒就已经同时从他手下的两张凝形纸上绽放而出。

    当那动人的光彩出现的一瞬间,哪怕是主位上那位玄天宫主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那散发出的夺目光彩正是凝形卷轴制作完成时才会出现的光芒啊!

    尽管从光芒上辨别,那只不过是大师级凝形卷轴完成所显示的。但是,周维清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整个过程,似乎只是用了一、两次呼吸的时间而已,而且还包括蘸上凝形液的过程。

    这样的速度,周维清背后的两位神师自问,哪怕只是制作一张大师级凝形卷轴,他们也不太可能以这样的速度完成,更何况周维清是同时制作两张完全不同的卷轴了,这在他们看来,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

    几乎只是呼吸之间一笔勾勒而出,还是心分二用同时制作两张,这已经不是熟能生巧所能形容的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