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篇 53我们结婚吧&54尾声


本站公告

    这天下午,文馨在单位听新闻部一个记者说:有一个“六指儿”,不知道因为什么,今早上突然用菜刀把那根多余的手指头剁了下来,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男的女的?”

    “女的。”

    “她叫什么?”

    “好像叫梁三丽。”

    文馨一下就愣住了。

    “她在哪家医院?”

    “第二医院。”

    文馨下了楼,拦住一辆出租车就朝第二医院冲去了。

    她只有见到梁三丽,才能解开所有的谜团。

    她只有见到梁三丽,才有希望知道洪原的去向。

    到了第二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告诉她:剁手指的那个女人已经转到了住院部。

    她又跑到住院部,一个护士却告诉她:那个女人中午的时候悄悄溜掉了,只留下了那根涂着红指甲的断指。

    文馨没有回单位。

    她一个人在街上慢慢溜达着。

    这是七河台最繁华的一条步行街,密密麻麻都是人。两旁店铺林立。

    此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脑海里只是回响着蒋中天那单调的朗诵声: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一个高大的女人在前面的路口等红灯。\\\

    她穿着一件黑色束腰风衣,一条红色呢子短裙,一双黑色平跟翻毛靴,挎着一个红色女士包。\\/\

    文馨脱口叫了一声:“洪原!”

    那个女人愣了一下,转过头朝她望了一眼,然后就急匆匆地过了马路,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

    文馨呆呆地站在那里,朝着她消失的地方迷茫地张望。

    她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洪原。

    但是,她一直朝那个方向望了很久。

    那是太阳的方向。她的眼睛渐渐被刺痛了,一片白花花的光芒,有无数颗脑袋在晃动……

    这天夜里,她梦到了那个高大的女人。

    还是那条街道,还是那个路口。她急匆匆地穿过马路。

    文馨像燕子一样轻盈地跑过去,一下就拽住了她的风衣带子。

    她停下来,慢慢回过头。

    文馨看到了洪原的脸。她丝毫没有感到吃惊,只是在灿烂的阳光下久久地望着她。

    她也静静地看着文馨。

    终于,眼泪从文馨的眼里淌下来,她愉快而幸福地说:“洪原,我们结婚吧。”

    伍拾肆:尾声

    文馨从梦中醒来后,四周地狱一般黑。

    黑暗中隐隐现出了梁三丽那张凶残的脸。

    是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文馨心中的仇恨之火一点点燃烧起来。她暗暗发誓,她一定要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下落不明!

    不用枪,不用刀,不卡脖子。

    她穿着雪白的睡衣慢慢坐起来,下了地,摸黑走到镜子前,用一排手指把满头的长发梳下来,垂到脸上……

    今夜,她运用手指的感觉似乎有点不对头。她把这只手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开始一根根数:一,二,三,四,五,六。

    (嘿嘿,大家,这个大长篇正式地结束了,大家是否有思考呢?

    最后这个结局,是我故意安排的……跟你们透露一下以后的内容,写完这个之后,我已经利用2月的时间编排了一个新的故事,敬请期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