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十章 晋升天君之前的准备 上


本站公告

    第一千四百十章

    方寒一口气催动了整个鸿蒙殿的上千张阵图,立刻天庭一样大小的鸿蒙殿中,处处都降落下来了鸿蒙之气凝聚成的符箓,包裹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身躯,大大小小的修士,身躯上全部都多了一件鸿蒙之气符文凝聚成的铠甲。

    鸿蒙战铠!

    这是“鸿蒙殿”之中的加持之力。

    天庭在神族,蛮族,海族……等诸多种族进攻的时候,禁法全部开始,每一个在天庭之中的人,都会得到巨大的加持能力,境界比起以前足足要高出一个层次,比如圣人就可以发挥出至仙皇者的能力,而至仙皇者可以到达天地同寿的能力。

    然而,鸿蒙殿更为神妙。

    一个禁法催动之后,阵图运转之间,鸿蒙元气凝聚成古老的符文叶片降落下来,给每个人都凝聚成了一件鸿蒙战铠。

    这战铠的力量,每一尊都超过了“狞皇”当年的王品仙器,角神之铠。甚至是远远超过,除此之外,每一个人的手上,都多出了一杆战枪,是“破蒙之枪”,可以破除清浊,分出天地的神枪。

    方寒的身躯上,也多出了一件,非常高大,一片片的战裙叶片把身躯保护得严严实实,古老而神秘的力量,在身躯上流淌着。

    得到了这一加持,方寒身躯之中的力量再次增长,体内的晶体神国甚至多出了一条似龙似蛇的鸿蒙之虫,力大无穷,随意一个呼吸,和鸿蒙巨殿结合,举手投足,都差不多有天君的力量。

    而且他的造化神器,三十三天至宝,不停的震荡,在鸿蒙符文洗刷下,原本的一些杂质都震荡了出去,只剩下最完整的造化神器残片的结构,就算是天君都无法毁灭。

    “这是鸿蒙大战加持阵图,居然都被你催动了。”玲珑仙尊震惊道:“这座阵图一被催动,鸿蒙殿中就会出现符文,化为战铠甲,使得每一个殿中的战士法力大增,可以撕裂古皇。我以前催动了许久都纹丝不动。”

    “嗯,我能够催动,我已经逐渐的推算出来了,这鸿蒙殿十万的阵图,一座比一座精妙,我都只能催动一些最为简单,另外一些高深的阵图,根本没有力量去催动,否则不是这样简单的威力了,比如你看那座阵图‘洪荒微尘先天剑气图’,一旦催动,立刻亿万剑光,把微尘之地化为洪荒宇宙,三界之中都是梦幻泡影。还有那‘生死幻灭晦明阵图’,一旦演化出来,天君都要陷落在其中。”

    方寒在催动之间,同时指着这片宇宙之中,一些星球大小的阵图道。

    这些阵图,他根本无法催动。

    另外,还有宇宙深处,一座座星域,位面大小的阵图,那已经是他不能够观看得了的,普通皇者观看一眼,就要脑袋爆炸,接受不了那么庞大的信息,他虽然能够勉强观看,但也无力去推算,更别说是运用了。

    尽管如此,千座阵图全部催动,妙用无穷,无数加持之光降落到了所有人身体上,就算是修为最为低级的金仙弟子都龙精虎猛,堪比圣人,提升了数个境界,因为这些神阵之中还有“悟道神游大阵”,让低境界的弟子,感受到比自己高数个境界的力量,的感悟,好使得弟子更好的修炼。

    鸿蒙殿,非同小可,方寒都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神妙的法宝,甚至圣品仙器都比不上,天庭都没有如此多的神秘。

    鸿蒙道人亲手锻造的神殿,就算是天君都要惊叹。

    “敬酒不吃吃罚酒,方寒,那你们就死吧。”

    外面的皇甫彼岸这位无上天君彻底暴怒,双手一合,一团团的黑洞之中喷射出了更为强烈,更为浓烈的彼岸真火,与此同时,一道道的天君本源,轰击而出,对着鸿蒙殿进行祭炼。

    “天子至尊乾坤功,君临天下。统摄万方。诸宝归元。”

    他企图把整个鸿蒙殿都祭炼了。

    但是就在这时,鸿蒙殿之中,一道巨大的人影冲了出来,身穿战铠,显现出天神一般的威严,正是身穿了鸿蒙战铠的方寒,他自身的元气和鸿蒙殿合二为一,举手投足,暂时真正有了天君的威力。

    “皇甫彼岸,你以为你真的能够祭炼鸿蒙殿?自不量力,你虽然是天君,但也是死路一条。”方寒升腾起来,一拳打出,立刻所有元气全部稳定,鸿蒙之气更加弥漫,一道道的升腾起来,化为了鸿蒙道人的虚影。

    “不是天君,都是蝼蚁!”

    皇甫彼岸大踏步在虚空中行走,五指张开,指尖发出了神舟形状的罡气,撞击到达哪里,哪里的鸿蒙之气就化为了天空,大地,海洋,山川,河流,星球,他在不断的开天辟地。

    咔嚓!

    连续数百次碰撞,方寒身体上的鸿蒙战铠就开始破裂,皇甫彼岸招招沉雄,真正展现出了天君的威能,每一击,都使得天穹崩塌,山河再造,乾坤扭曲,日月沉沦,方寒就算依仗了鸿蒙殿的力量,都只能够抗衡,不能够战胜。

    不过越是战斗,方寒心中越是畅快,越是感觉到达天君境界的厉害,和皇者至仙虽然就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但却是蝼蚁和神龙的区别。

    不过,依仗了鸿蒙殿,他可以和天君分庭抗礼,不像以前一击就溃败,这是巨大的进步,和天君的战斗,每一次交手,他都可以得到巨大的经验和信息,在体内推算,演化,化为晋升天君之道的积蓄。

    皇甫彼岸是怒火中烧,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是觉得,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在鸿蒙殿之中的方寒,他几乎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方寒这个怪胎越打越厉害,呼吸之间,有一种脱离天地的味道,随时随地都可以冲击天君的境界。

    “这小子,太过厉害,晋升天君的把握很大,传闻之中鸿蒙秘藏之中,宝物非常的多,更有许多神丹,要是让直接冲击天君,那我也要陷入危险的境地!”

    此时此刻,皇甫彼岸已经产生了退意。

    不过他的尊严,却使得他不能够退,要死死战斗,毕竟一位天君,追杀一尊没有晋升天君的蝼蚁,居然不成功,还灰溜溜逃走,传出去,会羞愧而死,在天君之中抬起不头来。

    “这皇甫彼岸估计是想走了,知道奈何我不得,但是尊严却使得他死死的支撑,我现在也不愿意和此人过多的纠缠,不如催动鸿蒙殿遁走,然后到达中州,把羽皇,还有所有的门人都接过来,一起进入鸿蒙殿修行。然后伺机,打开丹界。”

    方寒现在觉得,鸿蒙殿是一个很好的山门,存身之所在,起码在里面修行,不怕被天君袭击。

    “哈哈,皇甫彼岸,我就不和你在这里战斗了,先走一步,等我晋升到达无上天君,就来杀你,你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杀吧。”在说话之间,方寒的身躯一下沉到达鸿蒙殿内部,然后催动一门鸿蒙换天秘术,虚空突然水波一般的变得虚幻起来,然后消失。

    无影无踪。

    砰!

    皇甫彼岸一拳把水波似的幻影打破,所有的法力波动都归于寂静,再也看不到任何鸿蒙之气和鸿蒙大殿的影子,他连续推算,大手在虚空中抓出了亿万的平行空间,巨大位面,神念延伸到四面八方,都无法寻找到任何鸿蒙之气的意念。

    这是鸿蒙换天秘术,天君都无法追踪上。

    “可恶。”皇甫彼岸这位旷世天君静静的站立在空中,怒火中烧,却发不出火来:“该死,此子潜力无穷,将来是一个大敌,得到了鸿蒙殿,更是如虎添翼,一旦晋升到达天君…..不行,他现在肯定是去上古丹界之所在,进入其中,然后得到其中的造化神丹,那就有十成的机会晋升到达无上天君了。不行,不能够让他进入上古丹界,我得多联系几位天君好友,守护上古丹界的门户。或者,乘着机会,我们也可以进入丹界之中…….”

    越想越觉得事情紧迫,皇甫彼岸瞬息之间,消失不见。

    本来,他还想返回天界十万大州,把羽化门中州古城给灭了泄愤,但是转念一想,招呼天君朋友,守护上古丹界门户,乘机进入其中,才是正道,其余蝼蚁般的东西,随时可以灭掉。

    “鸿蒙殿”在一处寂静无人的虚空中停留了下来,立刻就把一片位面转化为了鸿蒙之气的天地未开状态,方寒端坐在大殿堂中央,头顶上一道道的气流旋转,化为了许多场景,无数纪元在其中酝酿,他突然一下睁开眼睛:“这次和天君交手,我获益良多,皇甫彼岸我是不能够击败他,甚至连伤他都不可能,天君毕竟就是天君。当务之急,玲珑,我们先去中州纪元门,把所有的人接入鸿蒙殿中,然后用我的上古丹界刹那之匙,进入丹界中,寻找到造化神丹,那样,你也有可能晋升为无上天君的机会,当然,你最好是召唤风白羽,弥宝,方清雪一起前来,进入丹界,好处大家一起分享,这次上古丹界之行,我感觉到,就是我晋升天君的时候到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