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三刀


本站公告

    更新时间:2011-10-06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此人冷静,绝对不是善类,居然瞬息之间,就平定了心神,是一个大敌!”

    看见屠皇突然之间冷静,说出了三刀之约,方寒立刻就知道,此人的心计深沉,而且进退自如,绝对不是一味屠戮的人。

    这三刀之约,说得极其巧妙,真正的到达了一种收放自如的人生境界。

    屠皇已经看出来了,方寒肯定有后台,才如此的放肆,肯定不会和方寒死战,而且万一收拾不下来,自己的尊严大大损伤,定下三刀之约,就算是三刀斩杀不了方寒,也可以全身而退。

    由此可见,此人的刀术和人生境界一样,已经进退有度,永远不会使得自己处于危险境地。

    方寒本来想使用手段,使得这个屠皇吃一个大亏,让所有的人震惊,尤其是让狞皇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能如愿了。

    除非自己修炼到至仙皇者的境界,否则就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想到这里,方寒提升境界的心思越来越热烈了。

    “小辈,看好了,这是第一刀!日月悲鸣!”

    嗡!

    屠皇一刀之间,刮起了一阵旋风,旋风之中出现千轮明月,万轮烈日,那一轮轮的明月,居然都显现出了一张张人脸,五官,好像是烈日,明月都活了过来。

    哭泣,悲鸣,都在响彻。

    那些哭泣悲鸣是从烈日,明月人脸之上散发出来的。果然是日月在悲鸣。

    这一刀,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所向披靡,杀神斩鬼。席卷而来,瞬息之间,就把方寒淹没,许多围观的高手皇者连忙后退。

    可以说,屠皇这一刀,就算是一般的至仙皇者,没有重要法宝,都根本抵挡不住。

    “啊,这是杀神斩鬼崩灭屠戮三大式!”

    “日月悲鸣!这一招施展出来,可以引发千万虚空,甚至恒河沙数一般的异界日月,连同天界的日月,一起悲鸣,借助那悲鸣之力,击杀敌人,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高手死在了他的手上。”

    “不知道能不能够斩杀风缘?”

    “屠皇对风缘有仇恨啊。传闻之中,他的一个后代,屠刚,也是炼制了八部浮屠,有很大成就的天才,可惜的是被无常杀死在了虚州,有可能就因为这样,恨上了风缘。”

    “其实也未必是这样,你看那风缘得到了八部浮屠,鬼武圣图,就充分的说明,和无常有很深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无常都死在他的手上,那八部浮屠也有可能是夺取屠刚的。屠皇和无常都有可能死在了风缘的手中。这屠皇肯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来对付风缘。”

    “原来还有这样深厚的一层渊源,你们看那风缘出手了!好厉害的武学,那是什么招式?一页页的文明史?天界之中,有这样深厚的武学?”

    “就算是诸皇武经之中记载的神妙武学,都似乎没有这么神奇。”……….

    在无数高手,圣人,皇者之间刹那神念交替,方寒已经催动了纪元神拳,和明月大日的刀光对拼在一起。

    他人宝合一,八部浮屠和晶体神国结合,鬼武圣图围绕在周身,传说之杖,自由之翼出现在背后,唰的一下,冲入刀光日月之中。

    熊熊的灵脉在燃烧。

    噼里啪啦!他凭借八部浮屠雄浑的力量,居然一举把许多日月都击破。

    “第二刀光阴逝水!”

    屠皇的声音,冷酷响彻起来,刀光一变,所有的日月全部崩溃,化为了一汪秋水,缓缓的在空中流淌,所有的人都闻到了水气铺面,潺潺之声,踊跃而来,化为琴音,经久不息,令人陶醉。

    时间就在这一汪秋水之中,悄然流逝。

    杀机在悄然流逝之中,不知不觉逼近。

    唰!方寒感觉到全身都被刀光包裹,一点力量都施展不出,这是夺取天地之造化的一刀。但是在这危急关头,他无比冷静,好像刀光斩杀的不是他,他只是一个场外围观者,天地之间一过客。

    刹那之间,他似乎领悟到了“世间自在”的含义。

    他的身体,化为了一缕禅光,一道虚空,在刀光之中游走,任凭刀光的切割,就是无法奈何他分毫。

    “第三招!生死永在!”

    看到了第二招无法斩杀方寒,屠皇突然之间,长啸连连,催动了第三招绝杀大术,这一招一施展出来,立刻之间,虚空中就飘荡着一种嘹亮的圣歌,那圣歌自天际而来,歌颂生死,无数圣灵,皇者,都在刀光之中出现,圣诗潮水一般的落下。

    天地之间,充满了生死无常,永远存在的意境,无数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悲哀,生命失去了意义,甚至涌起了一种自杀随风而去的冲动。

    生死永在,存于天地之间,无论多么强横的存在,都困扰在生死之中,不能够解脱,总是要死的,那再强横的力量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招,和裁决七式最后一招,无人永生非常的相似,不过杀伤力却别具一格。

    方寒的心神,在刀光之中,却并没有丝毫动摇,他瞑目而舞,身躯突然一下散开,化为了晶体神国之洪流,在洪流之中,天地一体,不动不摇,纪元之书,许多文明史在其中流淌。

    瞬息之间,他似乎自己化身了命运,是命运的转世。一条晶体长河,天地一体,和天地共鸣,许多文明史在其中流淌,记载了许许多多文明的长河,那不是命运是什么?

    嗡!

    体内的小宿命术符文,在剧烈震荡,随着这领悟,突然一下产生了新的变化,居然凝聚成了一座模糊的门户,那门户,似乎永远存在,又似乎永远不存在,没有人可以触摸到它,更没有人可以催动得了它。

    “永生之门的形体!”方寒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骤然领悟,居然使得小宿命术凝聚成了永生之门的形体。他感觉到,这形体一凝结成形,无穷宿命之力,冥冥之中降临,贯穿他的灵魂,他的意志,他对命运的领悟更为深刻,现在甚至只要一个轻微的念头,就可以把天禅佛皇的元灵从历史的尘埃之中复活过来。

    刹那之间,方寒的身躯长河,轻微的进行了颤抖,无数刀光瞬间破碎,他身体一卷,击溃了所有刀光,就看见屠皇惊讶的面孔。

    “杀!”

    方寒的晶体长河,化为了真实之形体,又变成真身,大手一抓,就朝屠皇抓了过去。

    但是屠皇的形体一下被抓破,居然是个残影。真正的屠皇,已经消失无踪。

    “小辈,今天算你运气好,抵挡住了我的三刀,来日你晋升为皇者,我必定取你性命。”声音从远处传递过来,屠皇居然走了。

    不再和方寒纠缠。

    “万法归一!”

    方寒双手合十,把所有的力量归纳于一身。然后静静的站立,良久不说话,似乎是在体悟刚才的境界。

    屠皇是高手,绝对的高手,这连续三刀,把他身体之中最大的潜能都逼迫了出来。领悟到了一种新的境界。

    “看来还是得要和真正的高手战斗。”

    方寒心中默默的想道:“如果这屠皇能够和我真正的生死一战。哪怕我失败了,以后卷土重来,也能够提升一个新的境界。而且这屠皇在天庭之中,还不算最为厉害的皇者,传闻之中,天地同寿的强者中,有一些甚至是可以在天君意念之下逃生的皇者。那是真正的远古大能。我若是能够和这些人交手,那得益更多,如果能够把小宿命术修炼到最高境界,宿命九变过后,参悟命运,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方寒现在,见多识广,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人物了。逐渐蹬上了天界的舞台,他渴望和更多的强者传说人物战斗。

    天庭有一些强者,如“虚皇”“命皇”“气皇”……..都是恐怖角色,虽然不是天君,但远远超过了诸多皇者,一般的皇者在他们面前,甚至连蚍蜉都不如。

    尤其是“羲皇”,传闻之中,他的修为,已经可以从天君手上逃命。在很久之前,他深入蛮荒,异界,遭遇到了一位异界天君的追杀,居然活着从异界跑了出来,回归天庭,堪称传奇。

    羲皇是天界公认的,最有希望继牧野荒之后,修成天君的人选之一。

    能够从天君手下逃脱性命,那就意味着什么?根本没有人能够取得他的性命,是真正的天地同寿。天地不灭,他就不灭。

    这些人物,方寒都想一战。

    而这次来到天庭,他十有**,可以看到这些人物的出现。

    他这样站立沉思,沉淀境界,周围的许多门派强者却都吓傻了,知道是怎么回事。

    屠皇三刀无功,直接离去。这代表的是什么?代表“风缘”能够真正的和天地同寿的皇者抗衡!这是什么样的天才?各门各派,都没有出这样一个人物。

    “我的天!这还是圣子么?这种实力,就算是做掌教至尊,也是应该的啊,还来参加什么天庭天才战?让其它的弟子还有活路么?”一个大教的皇者感叹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