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力压皇者


本站公告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方寒擅闯“裁决殿”,直接坐上了“羽皇”的掌教王座,这样的行为,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不过他对抗蛮族的威名已经传播了出去,人人都知道这位弟子的厉害。

    普通的圣人不敢对他出手。

    他凶威赫赫,当着许多人的面,把五岳神宗的“宝圣”“悲圣”“幻圣”全部都斩杀,直接炼化,普通的圣人哪里敢对抗他?

    也只有至仙皇者才能够对他出手。

    “兵皇”出现,对于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自然不能够容忍,对着方寒直接就是一掌,打出了“兵临天下”的兵道杀招。

    “兵皇,你对我出手?是什么事情?”

    方寒面对兵皇出手,神色自如,看着不断崩塌的空间,亿万兵器,眼神都不眨一下,他的身体上,飞出了一张巨大的龙爪,当空一摄,所有的兵器都落入了龙爪之中。

    随后那龙爪散发出了至尊无量的气息,太古洪荒都在一掌之中,“祖龙印!”,在龙吟之中,兵皇的手掌被震得支离破碎,身体后退了两步。

    “该死!”

    兵皇脸色一变,张口一吐,手上就多出了一杆巨大的方天画戟,身体跳跃起来,巨大的戟锋撕裂空间,亿万鬼神出现。

    “叛逆,接我鬼神一击!”

    方天画戟在兵皇的手里似乎活了过来,月牙似的戟锋闪烁寒光,切割弧线,勾勒杀阵,神图,对着方寒,进行绞杀。

    “兵皇,你这是在找死么?”

    方寒轰隆一下,高大的身躯一下从王座上站立起来,大手伸出,手指闪烁出纯金色的神光,连连动弹,竟然硬接住了兵皇的鬼神一击,方天画戟的锋芒丝毫切割不进入他的手掌上。

    “摩诃无量!”

    连续接了千百次的击杀,方寒目光一闪,巨大的手掌化为了浮屠之手,当空一震,那方天画戟就寸寸断裂,兵皇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竟然掉落在殿堂之外,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

    “什么?兵皇都被直接击败?”所有圣人,弟子,元仙都差点活活的吓得晕死过去。

    “这是风缘?他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这还是人么?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

    此时此刻,一些金仙核心弟子之中,一个月白色衣服的金仙张开了嘴巴,完全失去自信,那是曾经和方寒争锋的尘心。

    学会了“阿赖耶之剑”的尘心。本来他一心一意的追赶方寒,但是现在这一刻,已经彻底信心崩溃了。

    他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小金仙,而方寒已经端坐在了掌教至尊的大位上,一掌就击败了兵皇。

    相比起来,他简直是一只蝼蚁,方寒一口气就可以让他化为灰烬。

    “兵皇!你没有事吧!”

    天空之中,一轮明月出现了,降落下来,皓月落地,是一尊皇者。月影降落,化为一个尊贵的女子,居然也是羽化门中的皇者“月皇”。

    “月皇”降落下来,手一下抓在了兵皇的肩头,输入了一股法力,立刻兵皇伤势就恢复了,杀意强横。

    “月皇来了!”

    “你们看,梅皇也降临下来了!”

    唰!一道香气降落在大殿前面,也是一个女子,一身刺绣的梅花纱衣。也是羽化门的一尊皇者,至仙。

    “兵皇”“月皇”“梅皇”,三大皇者,出现了,并肩站立。这是真正的皇者至仙,并不是那种皇者转世。

    处于仙人巅峰的“至仙”。

    至高仙。

    两女一男。都是在羽化门中潜修的老古董。

    “孽障,给我下来!”月皇,梅皇眼神寒冷,看向站立在王座上的方寒,声音冷酷无比,两人突然一掌,打出了万道仙光,亿万大仙术的洪流,对着方寒冲击了过去。

    “哼!”方寒冷哼一声,岿然不动,头顶上出现了一尊宝塔,正是八部浮屠,王品仙器,就好像是亘古神山,接受天地冲刷,那亿万大仙术的洪流冲刷在了八部浮屠塔身之上,根本无法深入,被浮屠吸了进去。

    此时此刻,八部浮屠就好像一尊永远也填不满的海洋,深渊。

    “八部浮屠,王品仙器!你居然把八部浮屠炼制成了王品仙器!”看到了方寒头顶上出现的宝塔,月皇,梅皇,兵皇三大皇者都大吃一惊。

    “八部浮屠在天界无人能够炼制成王品仙器,昔日十大皇者共铸神器,但浮屠爆炸,皇者重伤陨落,再也没有人尝试,他居然能够成功。”

    “八部浮屠锻造成王品,可以镇死皇者,这就是他的威能,想坐上掌教大位!”

    “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张扬,大逆不道。”

    所有的人都连连后退。

    唰唰唰……….天空中再次传递出来强横的法力波动,又是一尊尊羽化门皇者出现了,一道冰河降落,寒气横空,凝聚成了一个满头冰晶长发,寒气如雪的男子,正是“冰皇”。

    轰隆!

    一道朱红色的长虹也降落地面,出现了全身朱砂如血的鲜红衣服男子,是“朱皇”。

    当!

    钟声悠扬,一口大钟临空降落,显现出了一个男子,有绝世天纵之英姿,是“钟皇”。

    虚无破裂,一个高大的形体也走了出来,沉默的来到了殿堂之中,用眼神看着方寒,这是“默皇”。

    足足七大皇者,出现在了裁决殿的前面,并排站立在一起,这是羽化门之中,除了华家以外的强大皇者。

    羽化门自从开宗立派,经历了上亿年,其中不知道诞生了多少皇者,甚至有天地同寿的无敌人物,不过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有的皇者死亡,有皇者失踪,有的皇者远游消失,现在七大皇者,是羽化门中的最高存在之一。

    兵,月,梅,冰,朱,钟,默。

    七皇临世,强大的法力波动翻天覆地。

    许许多多的圣人也凝聚了起来,站立在广场之上,尤其是华家的圣人,义愤填膺,有的甚至在呼唤华家五老。

    不过华家五老自然不会回应他们。

    “诸位皇者全部都降临了,很好,很好!”方寒站立着,好像行走在人间的天君,八部浮屠缓缓收入了身体之中,大手一挥,“诸位,坐吧!我进来座在宝座之上,就是代替羽皇,召开会议,宣布大事。”

    “呸!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大逆不道。”突然之间,一个华家的圣人大吼道:“你这叛逆,所有的人一起出手,击杀叛逆!”

    突然,这个华家的圣人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方寒的手上多出了一枚令牌。

    这令牌是漫天羽毛大雪,一只仙鹤一飞冲天,逍遥自在,鹤啸九天。

    “无上羽化令!”

    七大皇者身躯一颤。

    “不错,正是无上羽化令!”方寒又坐到了白色羽毛王座之上,英姿焕发,有绝世雄主的威严。

    自从修成了圣人,凝练八部浮屠,屠杀十大皇者,他的绝世雄主之姿就已经养成。才有今天的举动。

    七大皇者都不动,听着方寒下面的解释。

    “羽皇去练就无上玄功,手持我的图腾之罐,击杀蛮族,参悟玄妙,冲击天君大位。不过现在风云动荡,他就把无上羽化令传给我了,让我暂时代替羽化门大教之位。怎么,你们不服气么?”

    方寒字字清晰,回荡在裁决殿之中,对着诸多皇者,诸多圣人,诸多元仙太上长老,祖仙圣子,金仙核心弟子道。

    每一人,都清晰的听见了他的说话。人人心中刹那之间,就掀起滔天波澜。

    “此话当真?按照道理,这样的大事掌教羽皇必须要召集众人,当中宣布,怎么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把无上羽化令传授给你?”

    兵皇喝道。

    “不错,这事情不合常理。”月皇接口。

    “诛灭了他!”华家的圣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他肯定是有阴谋,那无上羽化令也是假的。”

    “这无上羽化令是真的,上面有羽皇的气息。”沉默不语的“默皇”开口了。他一向沉默寡言,但是遇到这样的大事,不得不开口。

    “说!风缘,到底是什么事情,无上羽化令真的羽皇掌教给你的?”七大皇者同时道:“这件事情,必须要羽皇掌教当面证明。”

    “就算是羽皇亲自交给他的,也不合规矩,必须要我们华家的同意。”华家的圣人再次咆哮起来:“我们华家的五大皇者就要到了,到时候你就死无葬身之地。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羽皇他也难辞其咎。”

    “是吗?华家五个老古董恐怕已经来不了了。”方寒声音不大,但却掩盖了全场。

    “风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七大皇者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羽皇师兄因为发生了一场痛心疾首的事情,所以不便出面,于是让我暂时执掌大教。”方寒慢条斯理的叙说着。

    “什么?你说什么?羽皇师兄?你为什么喊掌教至尊师兄?”梅皇听出了话语中的漏洞。

    顿时,人人都觉得荒谬至极。

    “这也没有什么,羽皇师兄并没有收我为弟子,而是认我为师弟。”方寒挥挥手,“不过,这件事情,等羽皇师兄征战回来,自然会向大家解释。今天我羽化门除了一些早就已经失踪的皇者以外,都来到了这裁决殿中,我宣布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你们听好了。”

    整个裁决殿中,顿时一片寂静,人人目光都看着方寒。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