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杀四方 中


本站公告

    “什么?我儿原丘,就是被他杀死的?此话当真!”

    那一片古神元气之中的“原无罪”太上长老,语气陡然之间凌厉起来。森森杀机从他的身体上渗透出来。似乎是在催动一件强大的法宝。

    “你的儿子,是在青丘山之中被杀死的,这方寒和青丘山关系密切。这次来到天武之库取得宝贝,很可能就是青丘山狐族带路,你要知道,青丘山狐族当年的一个妖女,可是和盘武仙尊的大弟子是夫妻。对于天武之库中的一切,比任何人都要熟悉。”

    星帝大长老道:“而且,我无极星宫得到确切的消息,是因为贵公子和方寒争风吃醋。所以被方寒杀死。”

    “是吗?既然如此,那方寒,天上地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救得了你。原丘是我最得意的一个儿子,早早就修炼到了不死之身。潜力巨大,居然被你杀死,你和我是不共戴天之仇。”原无罪突然爆身而起,一掌向方寒击杀而来。

    空中立刻出现了一尊古神的影子,这尊古神,全身都是一种骨质的铠甲,头上长角,猛恶狰狞。周身环绕着一股大力之气,在古神的周围,时间空间都在不停的变幻着,似乎是在猛烈的咆哮和呐喊。

    这尊古神,一掌击杀而来,在空中撕裂,居然突破极限,斩杀向方寒的脑袋。

    “你简直是得了失心疯,在场这么多的高手,都不敢对我出手,你就敢这么对付我,真是在找死。看来,我必须要杀了你,用来威慑。”方寒看见星帝长老,三言两语就使得一尊祖玛神教的高手,对自己进行搏杀,不由得暗暗心惊这尊长老的挑拨能力。

    当下的情况,十分微妙,谁先出手,都会引发一场旷世大战。而先出手的那个人,很可能就会遭遇到陨落的下场。

    这一微妙的局面,由原无罪一下打开,方寒决定,必须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此人。一举立威,或者是寻找机会,离开这里。

    反正,天武之库的珍藏,他已经取到了,其余另外一些大殿,虽然也蕴藏着一些宝贝,但是这些宝贝和荒神之匙比起来,已经不那么重要的。

    离开这里,逃离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参悟修炼,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人皇笔前辈!清雪师姐,瑶光师姐,咱们的力量,融合一体,我现在把纯阳元气,敞开供应,一定要闯出这座宝库,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方寒身体一动,暗暗调动荒神之匙中的纯阳元气,突然长啸一声。

    “祖玛古神气!”

    方寒在这一刻,也施展出来了和原无罪一样的祖玛古神气,一尊和原无罪一样大的古神,旋转出来,狠狠撞击在原无罪的古神上。

    “哼!刚刚领悟时间法则,不知道从哪里偷学来的祖玛古神气,也敢和我抗衡,我就让你这个小辈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祖玛古神气。”

    原无罪冷冷一笑,身体之中再次涌现出了一道光华。

    这原无罪,虽然不是造物境的高手,但却是领悟了时间法则精深的人物,身体之中,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法则碎片,甚至要凝结成一枚代表时间的晶体,最终大圆满。这种境界,比起方寒来,就强大了许多。

    空间法则,有三千道碎片。每道碎片,或者是领悟,或者是用来掠夺敌人的,炼化成自己的然后再领悟。

    方寒是刚刚领悟到一丝碎片,而原无罪则是凝结出了上千枚,两人对于时间法则的领悟,相差太多,所以原无罪根本不把方寒放在眼里。

    而人皇笔,方清雪,风瑶光,都在出来的时候,进入了黄泉图之中,表面上看起来,方寒就是一个人,只有知道底细的人,才知道方寒的手段恐怖。

    原无罪当然不知道底细。

    “动手!”

    他哪里知道,方寒第一下,只是诱敌之计,第二下,就是真正的杀招,身体上,不知道多少纯阳元气燃烧起来,黄泉图的轮回之盘轰炸出来,伴随着轮回之盘的,是一道强烈的精光,不朽古雷炮。

    当然,最令得诸天都颤抖的,是人皇笔在空中,写出的一个大字“定”,这个“定”字一写出来,立刻乾坤都停止了运转,时间静止,虚空凝固,一切法力也都凝固。人皇笔吞掉了太皇天的真仙化身,得到一丝仙道法则,力量大了许多。每写一个字的威力,都简直是惊天动地,一举一动,诸天万界都围绕他旋转,隐隐约约有了一丝运转造化的味道。

    可以想象得出,如果人皇笔吞掉了太皇天之后,得到仙道法则,力量会大到一种什么程度。

    “怎么,我为什么动弹不了了。我的法术,都凝结在空中,这怎么可能,我领悟了时间法则,就算是敌人,用时间静止之力,笼罩住我,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这已经不是时间之力了,而是世界之力。”

    原无罪震惊起来。

    他的所有法术,在这一刻,都被击破。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动弹不得,而方寒飞了过来,恐怖的手掌,带着八百亿烈马奔腾之力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后一捏,自己体内的洞天,就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涌入,膨胀得破裂了。

    那洞天之中大圆满的空间法则晶体,还有一枚没有凝结成形,但是包含了上千种碎片的时间法则晶体,被方寒的那恐怖大手,生生抓了出来。

    然后,他身体上的一些护身法宝,中品道器,还有法宝囊之中的珍藏,甚至连衣服,都被方寒收走,塞入了一尊金光闪闪的宝塔之中。

    那金光闪烁的宝塔,立刻就把他身上的中品道器给融化。

    而他身体之上的精气,也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塔身之中,更为恐怖的是,他身上的各种神通,都潮水一般的涌入了方寒的身体中,似乎被一种恐怖的东西吞噬,他的思想,都产生了一种无力的感觉,无法对抗的感觉,甚至是连奋起最后一重力量,施展出祖玛神教玉石俱焚的手段,都没有力量,是一种臣服命运的味道。

    “哈哈哈哈,这原无罪的时间晶体,居然蕴含了一千多种法则的碎片,我吞噬之后,时间法则就圆满了许多,节省了我许多修炼的时间。”方寒想也不想,把从原无罪洞天之中,挖出来的时间法则晶体吞入了身体,融入自己的洞天之中,刹那之间,他本命洞天之中的时间法力立刻增加了许多,一股时间之力,开始运转着。

    现在,他就可以躲藏进自己的洞天之中,调整时间,进行修炼。就算是没有黄泉图,也是一样。

    这就是“宙光境”的厉害之处。

    “方寒,你这样掠夺的时间碎片,恐怕并不稳固,还是自己参悟出来的道基稳固。”人皇笔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告诫道。

    “前辈,我并不认同,我有我修炼的道路。道基稳不稳固,这是心的作用,好比你辛辛苦苦,赚了一两银子,和你随意的街上,抢夺了一两银子,购买力是一样的。只是你心里觉得,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花起来踏实而已。而掠夺来的银子,花起来有一种负罪感。而实际上,同样是一两银子,价值相等。万物随心,修道乃是修心,只要克服了心,就能够灵动而变,得到大自在,所谓是它化自在,也是如此。如果我们这一点放不开,就有心魔。心魔有两种,第一是恶心魔,第二是善心魔。善恶,皆是心魔。你产生了掠夺敌人的力量,自己修为不稳固的念头,这就是善魔。在以后的修炼之中,也恐怕会有很大的阻碍。我的修道理念是,善魔恶魔,皆都不存于心中。不以善劳累到心,不以恶连累到心。不在仙魔之间。”

    方寒的意念,长啸着,手段却层出不穷,没有半点停留,坚定无比,施展出大吞噬术,只一掌,就把原无罪所有的精气,都输入八部浮屠之中,然后把他的所有灵魂,都用黄泉图炼化,从此之后,这个祖玛神教的太上长老,修炼到了长生秘境第四重,“宙光境”的高手,没有半点痕迹,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这一切,都没有半点善恶的存在,顺乎自然。如天道造化灭世一般,没有对世人产生半点怜悯之心,也没有因为对世人的罪恶产生半点憎恨而要灭世,不沾因果。

    恍惚之间,方寒觉得,自己有了自己的道,似乎也明白了一丝除命运之外,最玄妙的因果是怎么回事。

    “可惜,这人身体之上,只有中品道器,却是没有上品道器。丹药法宝,也远远比不上荒神之匙中的品质,这也难怪,他和盘武仙尊,一个是蝼蚁,一个是神龙。不能比较。”

    不过,这一刹那的领悟,对他的修为,并没有什么本质的提升。当然,这种感悟,对他以后的修道路上,追求永生的道路上,作用不可估量。

    方寒杀死原无罪,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兔起鹘落。

    刹那之间,冲出重围,朝天武之库外面掠去。

    [奉献]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