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纯阳重水


本站公告

    方寒是万万没有想到,荒神之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居然给自己的世界之树,灌注到那么多的仙界元气,纯阳之力下来。不过这是雪中送炭的事情,他万万不会拒绝,正要用来镇压鲲鹏,击杀这个大敌。

    可以说,鲲鹏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尤其是那一套三十三天至宝。威力神奇得无法想象,只能**,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轮回之盘,轰击出来,鲲鹏变了颜色,立刻放弃对阿鼻之门的抓摄,还有对八部浮屠的镇压,而是施展出了一个洞天,企图吞掉轮回之盘的虚影。

    “居然敢吞轮回之盘,这是要多么愚蠢的脑子,才能够做得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果然,轮回之盘的影子轰击进了鲲鹏的洞天之中,这头神兽的洞天,其中空间法则,时间法则,剧烈的运转起来,企图瓦解虚影,但是却无济于事,虚影旋转着,转动着,爆发出了阵阵炸响。

    洞天一波一波的瓦解,鲲鹏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裂痕,这些裂痕,就好像是他的天之裂痕一般,不可修补。

    啊!啊!啊!

    鲲鹏惨叫着,力量泄露出来,好像一个皮球被针刺破一般,十分的悲惨。

    “鲲鹏吞日,遮盖天地,我吞!吞!吞!”这头鲲鹏,最终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技,发动了体内的一种三千大道,大吞噬术,黑洞涌起,连连旋转,最终居然把轮回之盘的虚影,化为了无形,居然抵挡住了方寒镇压的一击。

    “这头鲲鹏,是从哪里学来的大吞噬术?”方寒心神一动,吃了一惊,但是却察觉出来了,这头鲲鹏的力量,衰弱得厉害,深受重伤,体内的洞天都开始破碎,只怕发挥不出平时的三成力量了。

    而且,那三十三天至宝,也都散乱。无法控制,到处乱飞,三十三层洞天,也瓦解,三十三件中品道器组成的至宝,彻底散落,掉入了黄泉图深处,被阿鼻之门吸住,再也不出来。

    “可恶啊!该死!”鲲鹏连连猛吸,但都无法吸到自己的三十三天至宝了,不由心痛得滴出鲜血来。

    “这是我的本命法宝啊,足足修炼了两万七千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苦功,得到了多少奇遇。才能够炼制成,曾经,我为了仙界才生长的镇天木材料,用了一件好不容易得到的上品道器,才在婆娑大世界的市场上换取到,炼制成镇天环!现在,现在,一切都没有了啊,一切心血,化为乌有。我要吃了你们!”

    鲲鹏摇身一变,依旧化为一尊肥胖的老者,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

    不过,他的脑袋之中,仍旧是存留了一丝清明,看见方寒的身体之中,似乎再度聚集纯阳之力,那黄泉图深处的轮回之盘,再次旋转起来,不由得舍弃了自己的宝贝,飞身穿越,逃离黄泉图。

    “想走!”方寒现在,只感觉到,世界之树的光辉,光芒大涨,液态的纯阳之气,不停的喷射出来,汹涌如潮汐,他刚刚燃烧了三百亿丹药数量的纯阳液体,自己的洞天中空空荡荡,但是下一刻,世界之树喷射出来的纯阳液体,又膨胀起来,把他的洞天给淹没,这还不算,甚至要把洞天涨破,流淌出去。

    他当然不能让纯阳之力白白浪费,把手一招,八部浮屠飞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放入自己的洞天中,也吸收着液体纯阳重水,转化为丹药,储存起来。

    “三十三天至宝!给我炼化!”

    有了实力依仗,方寒也霸道起来,周身云气变幻,一步一震,被阿鼻之门收入的三十三件至宝,都飞入了他的掌中,不停的跳跃着,绝不降服,其中甚至是包含了鲲鹏的意志。

    方寒虽然能够炼化中品道器,但是鲲鹏还在,要炼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挥手之间,洞天中,一股纯阳重水组成的河流,飞射出来,燃烧着,又是百亿的丹药在燃烧,那轮回之盘上,激射出了一股轮回之力,清洗着三十三天至宝。

    轮回之力,是极其厉害的力量,稍微沾染了一点,人的记忆就会跌入千百世的轮回之中,不能自拔,彻底消磨掉灵魂烙印。

    法宝的器灵也是一样。

    三十三件中品道器,被方寒的轮回之力稍微一抹,器灵个个都失去了记忆,变成白痴一般的存在,好像一张白纸,干干净净。然后方寒把自己的记忆,瞬间渡了上去,顿时三十三件中品道器,就化为了三十三重空间,飞入了自己的洞天之中,化为一种奇特的存在。

    那法宝之中的种种阵法,禁制,各种玄妙手段,都进入了方寒的脑海之中。

    三十三天至宝,比八部浮屠还强大的存在,曾经击杀了黄泉大帝的存在,虽然这是一个雏形,远远比不得仙界那种神秘的仙器,但是也有神奇至极的威力。

    领悟了其中的一些阵法,方寒稍微一动,自己的空间也扭曲起来,每波动三十三下,就衍生出一种稀奇古怪的力量。对于空间法则的领悟,更为深刻了。

    “好宝贝!这套宝贝,如果祭炼完成,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惜,后续的祭炼方法,我并不会,不过只要抓住了鲲鹏,他的身上,肯定有一种炼宝秘诀!”方寒冲出了黄泉图,那世界之树中,冲出的纯阳重水,更多了。浑身都差点被涨破。

    不过,出了黄泉图,他就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荒神殿中央的那面青铜镜子之中,显现出了荒神之匙,这荒神之匙,好像和自己有一种血肉相连的紧密联系,甚至自己稍微一触动,就可以抚摸到这镜子之中的荒神之匙。

    “再也没有任何疑问了,荒神之匙,的确是世界之树的一段躯干制作而成的。和我的世界之树,有血肉相连,它积累的太多的纯阳元气,仙界元气,于是要朝我的世界之树宣泄。”

    方寒心中是彻底的明悟了。

    “师姐!我已经击退了鲲鹏,现在我就帮助你击退饕餮!”方寒这一看扫射之间,就看见暴雷之城中,饕餮正和阐囡囡斗得难分难解。

    他身体一动,就进入了暴雷之城中间,张口一吐,滚滚的纯阳元气,从口中喷射出来,充满了整个城池。

    “方寒,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之间,拥有了这么多的纯阳元气!你的纯阳丹,不是消耗殆尽了么?”方清雪,风瑶光都惊疑不定。

    “我已经和荒神之匙,取得了沟通,不知道是谁,彻底打开了荒神之匙,那荒神之匙就开始宣泄纯阳元气,等击退饕餮,我就施展法力,取得这枚钥匙,掌握整个天武之库!”方寒长啸连连,“我才是真正的有缘人,这天武之库,是盘武仙尊遗留给我的。”

    “现在,我的洞天,我的身体,都快要被纯阳重水给撑得爆炸了,足足千亿丹药数量的纯阳重水,不停的往我身体之中灌啊!”方寒说话之间,洞天中喷射出了更多的滔滔河流。

    轰隆隆的水声,掩盖了城池之中的爆炸。

    “纯阳重水!”阐囡囡欢快的叫了起来,稍微一运法力,这些纯阳重水全部都吸收了进去,一尊青铜巨炮,显现出来,正是不朽古雷炮,对准饕餮,就是一炮。粗大的光柱,不断把他的身体撕裂,使得这头神兽发出惨叫。

    “到底是怎么会事?鲲鹏居然都无法收拾这小子,还被他击败。”饕餮毕竟是神兽,不朽古雷炮虽然能够伤他,但是却无法把他杀死,在惨叫声中,飞腾而起,离开了暴雷之城。

    方寒立刻飞起,和方清雪同时飞了出来,把自己洞天之中汹涌咆哮的纯阳重水,分享给她。

    此时此刻,在他洞天之中,世界之树,似乎在生根发芽,一片片的叶子,长了出来,根须扎进虚空中,然后方寒就看到了,那些根须,似乎出现铜镜之中,荒神之匙的上面,和荒神之匙,相互融合。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子!”

    荒神王正在和人皇笔激斗,他召唤出了另外八十头强大的荒神,全部进入他的世界之中,力量连接成一体,但还是无法和人皇笔媲美,被打得节节败退。

    不过,他却似乎还有压箱底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而且他随时都准备进入“祖巫镜”之中,取得荒神之匙,但是,却看见方寒飞了出来,洞天之中,世界之树的根系,居然扎进了虚空中,出现在荒神之匙的上面,汲取纯阳元气,不由得怒吼连连,大惊失色:“世界之树,世界之树!你居然拥有世界之树!这不可能,我族当年的始祖圣王,用造化神器的巨斧,彻底灭绝了所有树的碎片生机,就算是你得到世界之树的碎片,也不可能使其重新焕发。”

    鲲鹏,饕餮两大神兽,现在是面如土色,听见了荒神王的吼叫,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孟少白,在饕餮的身体之中,化成了一个魔胎,寄居着,也听见这个吼叫,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华天都这会儿,却消失不见。

    原来是被荒神王,送入大荒古炉,进入了“祖巫镜”的世界之中。

    [奉献]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