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因为我就是墨君夜!


本站公告

    第五部第三百七十二章因为我就是墨君夜!

    早在君莫邪听到对方说合作的时候,就暗中打出了手势,令人去请苗斩三人过来。

    这是战家的阴谋,主要针对的就是苗家。

    邪君府,不过是战家计划之中所必须利用的角色而已。苗家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

    君莫邪既然有为苗家做了那么大的事情,而君大少爷貌似从来也不是那种学雷锋做好事的好孩子,怎么甘心做一个无名英雄?自然是要让苗家三位巨头过来旁听一下的……

    尤其眼下还是正遭受苗苗怨恨的关键时期,正需要源自苗家的助力,既然有如此有利的筹码,如何不用君大少自然是点滴尽都要利用起来,全面进攻,多方撒网,重点收获

    弄成眼前这状况,绝对不是战家筹划的即定计划有误,而是选择的针对对象太杯具了,居然选到了一个绝对无可能与苗家为敌之人身上,真正是太杯具了

    还有最重要一点,君大少爷眼下正需要一个调和与苗家关系的机会,战家就巴巴地送了过来,这实在是战舞风等人的运气太背了,若是一般时候,说不定君莫邪还会斟酌一下,是否要放长线钓大鱼,陪他们玩上几天,但现在火烧屁股,也只好先将他们当做一份大礼了……

    真正不是计划不好,只是自家运气太衰了

    “战舞风,你们战家真可谓是贼心不死啊。”苗斩冷冷的看着战舞风,说道:“为了战家能够独霸幻府,你居然不惜挑起邪君府、天罚森林和三大圣地之间不死不休的惊世大战,你难道不知道这五处所在,已经是玄玄大6全部的级势力了,他们一旦毁灭,就等同整个玄玄大6的毁灭,再无任何势力可以阻止外域的变态畸形人,你们竟然要动用这样可怕的代价,来换取你们战家的辉煌”

    苗斩说着,已经是有些悲愤了:“如此灭绝天理人性的恶毒计划,你们到底是如何想得出来难道你们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聪明?聪明个屁”

    战舞风木然地转回头,冷冷地望着苗斩。此刻,他已是万念俱灰。在来之前,他甚至打算过君莫邪若是万一不接受会如何,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大家分道扬镳而已,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君莫邪居然能这么绝,这么的不留余地

    一转手就把战家给彻彻底底的卖了

    如今,自己三人就只得圣皇修为,身后堵着三位圣尊强者,面前还有一位实力更是高深的邪之君主可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就连逃走的机会,也并不存在点滴

    直接就是寡妇死了独生子,彻底的没指望了。

    所以战舞风当下也横下了心,冷冷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飘渺幻府的主导权,从来也不归你们苗家独有,为何长久以来一直是由你们做主?”

    “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苗家做主幻府,出点从来也是整个幻府苗家主导幻府年来幻府依然是八家共有的天下;但你们战家的出点却是为了你们一家一姓的私欲若是真正被你们得逞,只会将幻府变成你们战家一家的天下这就是根本的不同之处”苗斩冷哼一声:“战舞风,野心与公正,从来也是不能并存的”

    “什么野心什么公正不过是你们姓苗,而我们姓战而已。”战舞风猖狂大笑,状若癫狂。

    君莫邪皱了皱眉,似乎觉得他的笑声很不中听,微微摇了摇头,突然腾身而起,淡淡道:“跟这等败类还有什么可多说的,早杀了早完事”既然苗家人已经亲眼见到亲耳听到,那么,君莫邪又怎么会与这等人多废话什么?

    话刚说完,身形已率先临空而起,一脚正正踏中战舞风的头顶

    战舞风惨叫一声,头颅即时破裂

    对于君莫邪的这下攻击,他竟是没有半点反抗

    因为他清楚的认识,以自己的实力,面对在四位圣尊强者的合围,反抗也是没有丝毫的用处,只有自取其辱,还不如束手待毙来得痛快些,至少可以早一点结束这个噩梦的煎熬

    只是在他倒下之后,战舞风的喉中长长地吐出来一口气,似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因为他知道,今日之事,非但战家精心绸缪的计划彻底破产,更会因此引动幻府其他七家的全面敌视

    自己等人,却是连消息也送不回去了……

    战家完了

    在战舞风身后的两位圣皇睚眦欲裂,同时拔剑冲了上来。苗刀苗剑刚要出手,但苗斩微微摇了摇头,阻止了两人的插手。

    在君莫邪刚才跃起的那一瞬间,苗斩却是留意到到了君莫邪眼中那几乎已经是凝结成了实质的狂乱杀意他的出手,非为歼敌,竟只是为了泄,泄心中的怒火、郁结、不快

    苗斩虽然不知道这位邪之君主为何突然出现这样狂暴的举动,但却知道,定然是因为有人因某些事情招惹了他,才会导致他作出如此霸道血腥的嗜杀举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等人出手帮忙,非但不会起到正面效果,反而会让他不能完全泄出来,导致不满。

    而袖手旁观的另外一个好处,还可顺便看看这位邪之君主的真实实力

    下一刻,三位圣尊同时瞪大了眼睛。

    战舞风身后的两位圣皇长剑刚刚出鞘半尺的光景,君莫邪已经迎头扑了下来,双掌虚虚劈了一下,两股有如实质的劲气重锤一般砸下来,正正砸在两人按剑的手背上

    两人同时闷哼,后退,但君莫邪却已经到了他们头顶,一记手肘已经重重的撞在了其中一人的后心,而另外一只手,却是从另一人的头顶拍了下去

    “啪”的一声闷响,这位圣皇高手的整个脑袋竟是“呼”的一下子被砸进了胸腔之中,接着腹碰地一声炸裂,鲜血迸射而出。

    但却在普一离体之后被君莫邪用手一兜,又倒射了回去,钻进了肚腹之中。两位圣皇,在他的全力攻击之下,竟然没有半点还手的机会

    随即有三朵黑色火焰凭空出现,沿着诡异的轨迹,缓缓地落到了这三人的身体上。

    瞬息时间之后,黑色火焰再度凭空消失,而地上竟是干干净净,似乎什么事也没有生过,莫说尸体、鲜血,竟连一点异样的气味也没有留下,仿佛战舞风等三人的身体根本就不是陨落在此地

    在黑色火焰的燃烧下,三位圣皇的尸体,竟是连一点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不翼而飞?人间蒸?

    这是什么手段?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苗斩与苗刀苗剑两人目瞪口呆。

    见三人仍然警惕万分的注视着地面,君莫邪微微一愣,道:“三位前辈何不进来坐?”

    “君主大人固然年少功高,但阅历未免略浅,圣皇高手,已经可以产生灵种我们不得不防”苗斩慎重的道:“若是被他们的灵种逃了出去,那么,我们今日之收获就会因之而付诸流水,幻府内中也将不日大乱。”

    “哈哈,三位过虑了,在我手下向来只有神魂俱灭,哪里会产生什么灵种?”君莫邪笑了一声,道:“三位尽管宽心本座消灭的灵种虽然不算甚多,却也有五六只了,请,请坐”

    三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君莫邪杀人,居然是如此的决绝一经杀戮,就是神魂绝灭即便是圣尊强者,一生之中,也未必有机会拭杀一次灵种,他才几岁年纪,竟灭杀了如此之多的灵种

    这岂不就是说,已经最少有五六位圣皇,或者是圣尊死在他的手里?这样的人,全天下又有几人?

    三人再度同时看向干干净净的地面,然后同时抬头,看着君莫邪的脸庞,眼中忌惮之意鲜明此人断断不能与之为敌,一旦为敌,只怕再无安宁之日

    “但不知君府主此举,却是为何?”苗斩良久,才看着君莫邪问出了这句话:“当着我们,揭露了战家的阴谋,更当场格杀此三人,想必是有什么深意吧?”

    君莫邪全然不动声色,慢慢的走到主位坐下,拍拍手令上茶,淡淡道:“苗斩前辈以为……我能有什么用意?”

    刚刚在这里以最决绝的手段杀了人,接着又要在这里招待重要客人……而且正是在这几位重要客人面前杀得人,这貌似有些说不过去。而且是极为失礼的。

    但君莫邪似乎忽略了,苗斩等人也不在意,居然就这么坐了下来。

    “你的用意……”苗斩斟酌着道:“不过,君府主,我们幻府为了需求问题,一向是只与大6掌控之人合作的。纵然你要寻求与幻府的合作,这份诚意固然已经够大了,不过……也需要在你真正定鼎乾坤之后,现在,老夫无法给你任何承诺希望君主大人可以理解”

    “合作……暂时我也不想与你们合作”君莫邪淡淡道:“我的合作对象,从来都只有对方主动上门,就好象今日的战舞风。我从来不会主动与任何人合作,而且就算是主动找我合作,也要看我那时的心情现在的我,委实不认为你们幻府能帮得上我什么。所以,所谓合作,不谈也罢”

    “那么,君府主此言,究竟是何用意?”苗斩眉毛微微一挑。君莫邪的口气有些过大,这位幻府的前辈也有些听不顺耳。既然你认为我们帮不上你的忙,那你上赶着给我们解决麻烦做什么?

    “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我不想与苗家为敌”君莫邪慢慢的道:“因为我就是……墨君夜墨君夜,就是我君莫邪的化身”

    他抬起头,直视着苗斩:“苗苗,是我的女人”

    君莫邪一鼓作气,将这件事情完全挑明

    《今天完毕。这两天杯具,一点思路都没有。

    后天去做手术,前几天老是头晕,去检查了一下,说是因为颈椎问题引起的脂肪瘤压迫神经……我真是靠了,那玩意也不大,鸽子蛋大一直在后颈上三四个月了,我也没放心上。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功能……

    这两天一直在吃药……后天去割了它,趁着还不太热。》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