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可笑不可笑!


本站公告

    “君莫邪!呵呵,邪君开府之日,竟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倒真是让莫某人眼界大开!好一个邪之君主,果然够邪!”

    莫无道长声一笑,很是温文尔雅的说道。

    “敢问莫宗主此言何意?”

    兮若尘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这时候莫无道需要一个捧角,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貌似除了三大圣地之人,却也难得有人愿意介入两大级势力之间的纷争。

    “哈哈,这酒,自然是好酒!相信许多人一生也未必能喝到如此天品美酒,可见邪君府待客之意甚诚。”

    莫无道微笑着,说话的口气却是有些皮里阳秋:“花,更是好花任何人若服上一片兰花,便可保一年之内百毒不侵,可说是送给了诸位宾客另一条性命,甚至是许多条性命!当真是大手笔!”

    “既然邪之君主的招待如此大方、诚恳,那为何莫兄还要说他下作呢?会否是南辕北辙,自相矛盾呢?”

    兮若尘微笑道。两人一唱一和,逐步推进!

    “世间万胤事胤万胤物自有其相胤生胤相胤克之道,美酒好花这两项固然是珍品,但一旦两相混合在一处,却是酒无酒味,花无药力!两相中和,却等于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空欢喜一场。只是徒然前来懊恼一番而已。纵然我们欲全今日与会之盛,只饮酒而不用花,但此花花期极暂,至多只得三天,错过眼前之时,此花效用尽去,徒然暴珍天枷……”

    莫无道大声道:“君莫邪,你以如此下作手段作弄天下英雄,到底是何用意?”

    说着两道目光如同利剑出鞘,凌厉的看向斜上方。

    “能喝酒而不能食花,欲食花便不能喝酒!让人左右为难,如坐针毡!君莫邪!难道这就是你们邪君府的待客之道驯”呼延傲博紧跟着一声大喝,彻底的引燃了这些江湖豪客们心中的不忿!

    两宝在前,却难以抉择,这不是在耍着人玩吗?

    士可杀不可辱!

    纵然你们邪君府威震天下,却也不能将天下英雄尽都当做玩物吧!

    “就是,邪君府这是何用意?难道,如此耍人,很有成就感吗?”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我等给你面子,你们却如此戏耍我们,简直是不可容忍……”

    “邪君府做事,这也太过分了!”

    “当真气死我了……”

    在别有用心之人的#异世邪君百度贴吧逐渐酝酿着,眼看就要到爆边缘,若是一旦爆起来,这股力量,足以让今天的邪君开府,成为一个千古笑话!

    莫无道纵然心性沉稳,城府深沉,但眼看此情此景,自觉格局已成,对方如何周旋,也要回天乏术,也不由得眼中露胤出得色。

    “哈哈哈”一阵长笑震空响起,接着,君莫邪清朗的声音道:“真是笑话!莫无道,本座真的不明白,你这遁世仙宫宗主为何总是要以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你不觉得你之行胤事很可笑吗?真不知道遁世仙宫之前辈怎么会择你出任仙宫宗主的!”

    这长笑的声音一出,顿时声震长空,却将满庭喧嚣,一举压下。

    “今日乃是我们邪君开府之大日子,本座兢兢业业如履薄冰还不可得,如何会出现这等明显的疏漏?说本座要以此戏胤弄天下英雄,莫无道,你难道以为我君莫邪跟你一样的弱胤智加脑残吗?”

    “哦?既然如此,倒要听一听邪之君主的解释!”

    “呸!我还需要向你解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素心兰,乃是本府送给天下英雄的回礼!凡是来到此处者,人均一朵,这一点,相信大家都看了出来。”

    “至于酒水,则是我们邪君府对天下英雄的招待!”

    君莫邪讥谓的道:“这两样有冲胤突,谁不知道?我能拿出这么多素心兰,难道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么?”

    众人纷纷大诧:既然你知道,为何还是如此?

    “诸位请留意,在诸位各位面前的那花盆之下,尚还有八块手帕,嗯,每一块,都露胤出了一角,和在一起,正好是一朵花形状,诸位应该都看见了吧?”

    君莫邪淡淡地道。

    “这八块手帕,正好人手一块,此手帕雪山绝巅雪蚕吐丝织就,不惧严寒酷暑,坚韧无比。而且世间任何灵药若是放在这手帕之中包起来,就算灵药粉碎,药效仍能保证不失!这份织品,同样也是我们邪君府给天下英雄的谢礼,不成敬意!”

    “至于那素心兰,每人一朵,有这蚕丝手帕相伴,未必就一定要当场服下吧?各位可以装进雪蚕丝手帕之中带走,无论何时,想服用的时候,再服用!今日之会,若是不能饮酒,岂非败兴,大家尽欢而散,不醉不归!我这样说,各位可明白了!”

    随着他的声音,众人一看,顿时哦了一声,一个个眼神热切地看向桌上的素心兰和雪蚕丝手帕。原本只以为这手帕在下面只是为了摆出个图形好看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件更为难得的珍宝,顿时个人心中都升起一种浓浓的惭愧之情:人家邪之君主如此大方,竟是接连送给我们两件珍宝,若是在加上那天品美酒,便是三件宝物,但我们却还是不知好歹的鼓噪,险些误会了?……实在是不该?……

    若是要怪人家没有说明白……那就更不该了!人家既然摆在这里,那就是要送出去的,人家是地主,愿意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一切就只能怪你沉不住气……

    要不然,摆在这里做什么?难道真是向天下英雄开战吗?那里有那种道理……

    “莫无道,莫宗主,你说……你可笑不可笑?”

    君莫邪的声音还在响,却已经变得有些愤怒:“我邪君府一府上下尽是一片拳拳苦心,为了天下英雄性命安危着想,更不惜耗费巨资,给天下英雄以最大之尊重,而你们三大圣地,居然如此的红口白牙污胤蔑本府?莫无道!你……到底是何居心?是要陷本府于不义,还是要陷天下群雄于不义?本座在这里请莫宗主给予正面回应,莫要顾左右而言他!”

    到底是何居心?

    面对如此诛心的问题,饶是莫无道心机深沉,定力高强,但也不由得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彻底打乱胤了阵脚!

    原本已经是十拿九稳的难,怎么会在转眼之间倒了个?真正有天地翻覆舟错位感觉!

    感受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不善目光,莫无道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久违的惶惑感觉!似乎所有的一切,再也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是在他漫长的生命历程之中,早已忘记的一种滋味,上一次遭遇的时候似已是太久远太久远以前的事情了,至少在他成为遁世仙宫宗主之后,还是次出现这种情况。

    作为一代宗主,出言污胤蔑别?……

    而且还要在天下英雄众目睽睽之下,被对手当场揭破,全无反击之余地……

    这种充满耻辱的挫败感滋味实在是很难受!

    “呵呵,君府主果然是深谋远虑、布局深远。”

    莫无道始终不愧是拿得起放得下的顶峰层次人物,自嘲的笑了笑,道:“想必府主这样的安排,本就是含有深意的。莫某一时不查,竟然犯了这种错误二分的抱歉,尚请府主念在本宗的出点也是站在天下群雄的立场之上,不予深究,呵呵……邪之君主,果然不愧是邪之君主!这样的气魄,也的确是世人难及呀。”

    他这句话,隐隐点明了眼前之局势本就是君莫邪特意为自己安排的一个陷阱,接着又光胤明正大的承认了错误,承认自己中了君莫邪的计算,更借大胤义之立场摆脱眼前的困境,然后更稍稍反击了一下,意思是说: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只为了陷害我一次,值得吗?

    莫无道的姿态一下子放了下来,虽然让人感觉到他的光胤明磊落,但却又是实实在在地在州才争斗之中落了下风!

    算上在门口的一次,莫无道已经连败两阵!这看似口舌之争,但却是影响巨大!至少对于现在在大厅之中的这些人以后的站位,会有巨大的影响!

    因为这一次,是三大圣地三大宗主同时出手,但却败了!不仅败了,而且还被胤逼的当场道歉!这在天下英雄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所以对于今后的路,家族的定位,依附的方向,大家有必要再深思熟虑了……

    “莫宗主身为三大圣地之一的遁世仙宫之主,相信无论予以任何高档的待遇都是足堪匹配的,本座要担心,也只会担心给出的待遇不够高!”

    君莫邪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由衷的傲然,冷声道:“为了莫宗主,为了圣地的万胤古千秋,相信无论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君莫邪的话表面上看似将莫无道和三大圣地捧到了一个极高的境地,但实际上却是包含胤着截然相反的意思,这一点,能够有资格来到这个会场的人尽都不是傻胤子,任谁也都听出来了。

    我这作法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三大圣地!只要能够打击你们,我就会不遗余力!纵然花费的财力极多,但就算真正牺牲了又能如何?些许财力,老胤子损失得起!

    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钱财方面的损失,无论数字如何惊人,也不算是是损失,不说别的,只是唐胖子的一份厚利,就能完全弥补损失而有余!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