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陈家密谋


本站公告

    君莫邪暗中决定:若是这里,就是三大圣地开辟的一个隐形战场的话,那么,自己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先为那累累的血债,索讨回一点利息!

    而这份利息,必然将有鲜血铸就!

    蹄声得得,君莫邪这一行二十四人,缓缓进入了的花城的内中!

    菊花城,陈家。

    大厅上,陈家家主追云手陈庆天沉着脸端坐在首位,在他两边,却是两名白袍老者,微微合着眼睛,坐在一边,不言不动,似是两尊雕像。

    下面,乃是整齐的两排座位,足有四五十张椅子,尽都坐满了人,静静地,却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人人脸上,尽都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沉重,逛有一分凛凛的战意!

    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骑快马自远而近。直到院子里才骤然停住,然后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就传了进来。

    大厅上那两个白袍老者突然整齐的睁开了眼睛,射出夺目的精光!

    “来了!”大厅上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从心中泛出来这两个字。

    “启禀家主,东方世家方面的人,已经进入了菊花城!”一个青衣人走进大厅,跪下来大声禀报。

    陈庆天微微领首,沉声问道:,“哦?来的是谁?一行共有几人?。

    那青衣人道:“此行为首者乃是东方世家第一大佬东方问情其余随行者共有二十三人;其中,有两位东方世家的天级刺客,还有一位据说是东方世家的后辈子弟的年轻人;此外,尚有二十名随从,从其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上判断。很有可能是之前提到的那个后辈弟子的家人仆从

    “呵呵呵”东方世家忒也小瞧了我了。一个东方问情加上两个天级刺客,就想摘走我陈庆天的脑袋?难道蛰居已久,竟然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了吗?居然还要带着后辈子侄前来,真以为南花城是他可以随意来去的所在吗?。陈庆天微微一笑,冷声说道。

    “哈哈哈”只得两个天级刺客”一个东方问情”就凭这个实力就要来刺杀家主,实在太好笑了,哈哈”

    下面,一个青衣中年人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家主,东方世家如此狂妄,本护法建议,应该好好地给他吃一顿苦头,尽情折辱一番之后,再凌迟处死!最后将东方问情的残尸送回东方世家,正式宣战,覆灭东方世家!”

    “不错,李护法说得有理!大哥,东方世家此举,分明就是不将我们陈家放在眼里,这口气,我们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咽下去!”开口说话的乃是坐在下首第三位的一人,却是陈庆天的三弟,陈庆云。此刻满脸尽是残忍噬血之色。

    “大家千万不可大意!东方世家从来不以正面搏斗见长,而是鬼城刺杀为其可怕之处!东方世家的天级刺客,更是可刺杀天玄高手而自身全身而退的厉害存在!”

    在陈庆天身边两位白衣人之中的一个,缓缓开口:“东方世家的东方问情原本只得神玄三品修为,最近不知道得了什么奇遇,竟然将实力一举提升了上去!此刻的东方问情,恐怕最低也是至尊之上的层次了,若是,”

    他慢慢抬起头,冷电般的目光在大厅之中环绕了一圈,阴沉沉地又继续说道:“若是小瞧了他,可是要吃大亏的!”

    陈庆天神色一肃,道:“风老提醒的是

    以陈庆天陈家一家家主之尊,竟然要对这老者如此恭敬,而且下面众人没有一个人露出诧异的神色小个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显然对这两人的来历早已心知肚明。

    “刚才你说,那一行人中另有一年轻人应是东方世家的后辈子弟?那个年轻人长得什么样子?,小另一个白衣老人突然出口问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说话,此刻一开口,问得却似是无关紧要之事。

    那在下面跪着禀报的青衣人一怔,道:“那年轻人外貌丑陋之极,满脸黝黑,嘴巴有些歪,两只眼睛一个大一个举止粗鄙,看上去”倒是像个地痞无赖,绝不像是世家大族的子嗣。”此人被委以重任,前去刺探东方世家来人的消息,自然是一个精细伶俐之人,现在他将东方世家前来的众人描述了一遍,言辞之中竟然全没有半点迟疑疏漏。尤其是形容君莫邪刻下的样子,更是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东方世家乃是一代刺客世家,延续已经有近千年光景!岂能有这等不肖子弟;”那白衣人脸色微微一沉,道:“一代看吃,二代看穿,三代声名不坠便有了骨子里的底气,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贵气。近千年以来,东方世家又何止数十代人?出现这等纨绔子弟的可能性,微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再说,东方世家东方问情和东方问剑,多年以来并无子嗣后人,只有东方问刀有两个儿子,资料记载,东方问刀那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才刚成年,一个还是弱冠之龄,相貌虽算不上是俊美,却也说得过去。这个面目黝黑、粗鄙少年”却又是从何而来?”

    陈庆天神色一正,道:“难道这其实是一个隐藏了真正身份的人?”

    “应该不会错!”白衣老人断然道:“而且这个人,必定是身手不凡的强手!东方世家此次行动,此人必然拥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至于东方问情”如此大张旗鼓而来,反倒未必有太大的威胁性,充其量只是当做一个吸引注意力的明面靶子罢了!关键,定然在那个所谓的“少年,身上。”

    陈庆天深深点头,大表赞同,转过脸来道:“立即派人前去查探那小子的底细。注意他们所有动的,一旦有什么消息,随时来报!”

    “是!”

    “老三,你与展家人保持好联系,让他们做好准备,随时准备行动!”

    “是!大哥,展家那边的高手都早已经准备妥当,另外,后援就在城外,一旦事发,随时可以予以全方位的配合。”

    就在这时,那已经站了起来的青衣探子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上面的白衣老人心中一动,问道:“你还有话要说?”

    “是”只是”这什事情有些离奇,属下不敢断定。”这青衣探子顿了顿,露出思索的神色,带着一丝不确定,迟疑地道:“还有”

    “还有什么?”旁边的一人心急的问道。

    “属下刚才提到那二十名衣着打扮私是侍卫的人,一个个气息沉稳,满身凶悍之气,而且属下根本就看不透这些人的本身修为。但据属下观察,却发现了一件很古怪的事。”

    “什么古怪的事?”陈庆天皱了皱眉头。

    “东方世家那两位天级刺客。对那二十个侍卫似乎是很有些惧怕的样子,举止之间,略有拘束,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隐隐可见尊敬、讨好的意味。

    当然,这只是属下的个人判断,并无证据支持!”这青衣探子皱着眉头,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

    此言一出,上面的两个白衣老人竟是瞬时露出凝重地思索神色,彼此对望了一样,同时想到了一件事。还是那老人缓缓的问道:“这些人的身上,可有一种野性难驯的那种味道?他们的体型可是很魁梧?很”凶悍吗?”

    这句话说出来,陈庆天也顿时留起了心。大厅中众人也纷纷在一瞬间坐直了身子,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个青衣探子。大家的心里,同时想到了一件事:“天罚化形玄兽!”

    “是,很魁梧,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浑身嗜血的凶悍!但,似乎并没有什么野性,而且还是非常有纪律性的一队人。二十个人几乎是相同的动作和脚步,这种表现,到很有些像是久经战阵的铁血军人,属下可以确认,他们决计不是天罚森林中的玄兽”

    那青衣探子思虑着,终于肯定的说了出来,道:小人虽然没有见过化形的高级玄兽,但小人自幼长大,府中的玄兽都是由小人来照料的,这一点,完全可以肯定!”

    “这就怪了”两个白衣老人又是对望一眼,脸上同时泛出疑惑的神色。他们本以为是天罚玄兽来援,但听那探子如此这般一说,却又全然不像,难道两人判断错了?

    “另外,那二十人,对那黑脸少年和东方问情都很是尊敬!所以属下才说那二十人乃是那个小后辈弟子的家人仆从!”那探子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垂首肃立。

    “此丰要慎重!一定要仔细查探!”两个白衣老人同时向着陈庆天说道。

    “是。”陈庆天吸了一口气,显然是下了决心。陈庆云站了起来,道:“关于展家之事,大哥请尽管放心就是。不过”关于刺探那黑脸小子来历的事,要让谁去才合适呢?”

    陈庆云也不是傻子,先前陈庆天所说去查探消息,充其量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但如今根据情报和那两个白衣老人的态度来看,却显然已经将此事上升到了另一层面的新高度,就不能等闲视之了,一旦轻乎,轻则误事,重则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陈庆天沉吟了一下,断然道:“让陈晨去吧。也只有他,才能将事情办得圆满,而毫无痕迹,最是让我放心!”

    “大哥,这才第一阵就要出动晨儿?这未免太高看了那小子了吧?”陈庆云愕然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