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菊花城、菊花陈


本站公告

    老夫人想了想,心中盘算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方纵然有埋伏布置,一个目标身边也不会有太多人手存在,而自己这边,每一次就只接十来个任务,若是摊分下去小每个任务起码能有最少五六位至尊之上高手随行,这股力量足够了!

    老夫人再次确认了万无一失,这才慈祥的笑道:“既然如此,那你随便选一队出去玩就是。不过,你小子的安全却要注意了,若是跌着碰着了,老身可是不答应的!”

    君莫邪连声答应,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快意。

    没想到这次索讨血债,居然是从做客串刺客、杀手开始。这,岂不是自己一向梦想中的生活吗?

    三大圣地欠下的这累累血债。终于要亲手一笔一笔地去讨还了

    三日之后,君莫邪,东方问情两个人带着二十来名残天噬魂高手和两个东方世家天级刺客,出了东方世家大门,一路往北而去。

    这一路,共有五个目标。

    这次行动,共计接下来了十五个任务。老夫人不知怎地又改变了想法,直接兵分三路。每一路负责一个方向的所有任务。

    东方问剑和百里落云等人一队,东方问刀和冷傲等人一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巧合,君莫邪偏偏与大舅舅东方问情分到了一队里,这让君大少年闷不已。

    但老夫人说的很明白:若是不愿意,可以不去。留下来陪我就是了,我还怕你小子有个磕碰呢。

    君莫邪怎敢说不愿意?他明知道老夫人其实巴不得他不出去呢。无论君莫邪实力到了什么地步,在老夫人的眼中,始终是需要自己照顾呵护的外孙,这一点,哪怕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甚至到了地老天萎,也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君莫邪虽然不情愿,也只好捏着鼻子答应,跟东方大爷走在了路上”,

    马蹄翻飞,一路往北,沿途的两个目标。根本就没有劳动君莫邪和东方问情两人出手,随便派出两名残天队员外加东方家的两名天级刺客。就顺利解决了。

    甥舅二人则躲在一边观察动静,顺便等待那守护目标的高手,结果却是吃足了半晚上凉风,啥也没等着。看来这两个目标根本没有三大圣地派遣的高手守护。

    现在,一行人正走在第三个目标的路上。

    “再往前方不到一百里,就是此行第三个目标所在。而这一个目标,也正是我们之前接下地十五个刺杀目标之中最难应付的一个!”东方问情骑在马上,马鞭遥指,脸色稍稍有些凝重。

    “哦?我真的很有兴趣知道小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居然连大舅舅您也觉得棘手?是那些不世出的隐世高手吗?”此刻的君莫邪骑在马上,却是大变了样子,满脸黝黑,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嘴巴还稍微有些歪着,此刻正伸出手指头抠鼻孔,然后伸指一弹,“嗖”的一声轻响,路边的草丛中噗的一声响,一只野兔四脚朝天的飞了起来。

    身后众人眼观鼻鼻观心,比如不见。

    若是平常,这说不得局是一顿美味了,但”这只野兔却是君大少用鼻涕打死的,这就让人比较反胃了,”

    虽然那玩意未必能到去肉里去,可”怎么也有些心理障碍吧。

    “这个目标不是棘手,而是非常棘手!虽然非是所谓的隐世高手,却比那些更为难缠!”

    东方问情没好气的看了看自己这个宝贝外甥:“我说,莫邪你能不能稍微”文明一点点?你小子怎么说也是世家公子,名门之后,怎地就这么不顾及自家形象呢?就算你不顾及自己的面皮,你们老君家的面皮还要不?就算你们老君家的面皮也不要了,还有你娘、你姥姥,乃至你舅舅我的脸面呢?就你小子现在这做派,我都不好意思给朋友说你是我外甥,这也太丢人了吧?没事少跟我说话,就算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

    “我这副模样,还不是舅舅您的杰作。”君莫邪摇了摇脖子,发出一阵骨骼脆响,懒散的道:“您给我打扮成这么一个丑样子,居然还要我文明些?说我之前,您是不是应该先检讨一下自己的手艺呢,恩,我不是说您手艺不好”就是、就是”有些不能登大雅之堂”

    君大少可是很有些憋气,鼻子都要气歪了,东方大爷为了报复,特意的将君莫邪化装成了这个样子。一看就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丑鬼德行,这让向来自我感觉极度良好的君大少很有些不乐意,现在又如此极尽讥讽之能事的埋汰自己,不生气才有鬼呢,可是眼前人是自己舅舅,还有前怨在先,不敢卜一、不敢怀弄,就只得众么硬挺着。迈要摆出副您愿意蹦”旧吼说什么,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您随便吧,,

    但东方问情更憋屈,一路上,他为了整自己这个外甥,可是出尽了法宝,千般讥讽、万般斥,就是琢磨要出出心中的恶气,可是自己这位好外甥直接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皮厚架势,任你风骤雨急,我自岿然不动。东方大爷骂人骂得嘴巴都干了好几次,君莫邪却是无动于衷。

    因为君大少早知道这次出行肯定会遭遇东方大爷报复性的口水攻势,所以直接把听觉关闭了”任东方大爷骂得如何慷慨激昂口沫四溅、又或者是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君莫邪一概听不到!

    不仅听不到,而且还因为只看到东方大爷胡子里面的嘴巴无声无息的开合,不住的喷出唾沫星子小竟很有一种莫名其妙地乐感,有时候甚至会忍俊不止的笑出声来”而这一点,是东方问情却不知道的。

    所以他越骂越是感觉自己没力气,一连痛骂了两天之后,干脆收声不骂了。对这位外甥,东方大爷实在是无力了”于是换又了一种报复法门:你小子不是长得俊。一副小白脸的造型吗?那我就把你弄成丑八怪!看你还能受得了不!?

    那里知道君莫邪对这个全新造型竟也是安之若素!不仅如此。而且行为上也立即符合了这幅外貌。易容之前,君大少乃是一副翩翩佳公子、浊世美少年的风度,但易容之后,君大少的一言一行,彻底的变了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地痞无赖的丑恶嘴脸,,

    这份适应能力,让饱历世情的东方问情也要自愧不如,而且甚至怀疑,没准这才是这家伙的本来面目也说不定,,

    抠鼻孔、弹鼻涕”这只是小儿科了。晚上到东方大爷房间里一坐,脱了鞋子就开始抠脚丫子,抠完了脚丫子再在东方大爷房间桌上的果盘里抓两把,却又不吃最后将手在被褥上擦一擦,拖拉着鞋子回去睡觉”,

    临出房门之前,总要咳嗽一口,于是一口浓痰“啪”的飞了出去,再用一根手指头按住一边鼻孔,吭的一声,另一边的鼻孔里就射箭一般飞出一些黑乎半带着黄褐色的东西”远远的打在外面地皮上还发出一声很是清脆的响动,”

    于是东方大爷这一晚上就悲剧了”想喝口水吧,水囊水杯都被那只抠了脚丫子的脏手碰过了,还敢喝吗?”想要吃点东西?”更不敢啊。不吃不喝我睡真总可以吧?”可是被褥也被这家伙摸了几把。咋睡觉啊?”

    把个东方大爷气得膛目结舌小几乎要抓狂了,却是毫无办法,自作孽,不可活啊。到后来一到晚上就早早地关了门睡觉。打死也不让这家伙进门了”

    但往往一觉起来,就会看见外甥正在床边上恶形恶状地抠着脚丫子”一边抠脚丫子一边顶着那张丑的不能再丑的丑脸,哼哼唧唧的道:“舅舅”你可是醒啦?看我这脚”都掉皮了,唉,这全是死,皮啊”人的新陈代谢,可是真快啊,尤其是我这样的年轻人,年轻就是好,”

    凭君大少爷的地遁神通,什么门能拦得住他呢?!

    看到眼前如此震撼的一幕,东方大爷立即觉得肚子里翻江到海,有一种强烈到极点的想要呕吐感觉:谁愿意早晨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丑鬼在抠臭脚丫子?而且那脚丫子还离得自己如此之近,简直能感觉到热乎乎的,,

    前后也只不过三天,心理素质也算过人的东方大爷仍是忍不住告饶了”

    于是这种日子终于算是结束了。

    “前面就是大陆闻名的超级都市南花城了!而我们的目标,正是菊花城的头号世家陈家!东方问情强忍着自己不去看自己外甥的恶劣德行,目视前方,脸无表情的道。

    “特花城?。君莫邪听到这三个字,顿时感觉菊花一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道:,“这名字挺好听啊!”

    “名字好听?名字好听算个屁!菊花城,在方圆千里之间,可算是名副其实的一方霸主!”东方问情哼了一声,道:“菊花城里菊花开,菊花开时花成海;菊花海里陈氏在,菊花难残永不败他叹了一口气,道:“茵花陈”可是难惹得很啊”

    君莫邪突然抱着肚子疯狂的大笑起来,笑得流出了眼泪:“好诗啊!真是好诗啊”不知道是哪位大才,为陈家写了这么一首足堪千古流传的好诗?可真是笑死我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