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疯狂!


本站公告

    天空中巨灵一般的手掌越来越近,茜无极的眼中闪出残忍的神色!这一掌,正是他成名的绝学!开山掌!

    开山圣者的名号,就是因这一掌而来!他有十足的把握,这一掌下去,梅雪烟必然香殒玉清,死于非命!而三大圣地这一行的任务,也将宣告完成一半!

    但就在这一刻,梅雪烟的身上突然间升腾起异常狂虐的惊天气势,一波一波地发散■了出去,只闻“轰”的一声脆响,瞬间竟是生生地冲破了苗无极布下的空间封钻!

    并未刻斋的挣脱,而是自然而然的崩裂!狂暴的气息如怒海狂潮,汹涌着四处波荡!两人决战所在的树林,所有大树小树,尽都在同一时间整齐断裂,远远地飞了出去!

    就好像这一片树林,突然间整齐的迁移走了!

    整片地毒,瞬间变成了一块光秃秃地黄土地!连半点草根也无!漫天的尘土,如同一条土黄色的巨龙,漫卷而起,遮蔽了九霄苍穹!而梅雪烟的形态大变!

    她的长发突然间直直的竖立起来,一根拇指向青天,砰地一声,她秀发上所带的榷-一一支饰物,一根玉钗,就这么突然间爆裂为奇粉!

    而梅雪烟的本身修艿,也在这一瞬间之间突然急剧飙升,从尊者四级中期“刷”的一下子攀上尊者巅峰,然后仍自持续攀升,晋升速度如同电光石火一般,眨眼间已经到了圣者一级,而提升仍I即没有终结,依然在再度攀升!”

    圣者一级初级、圣者一级中期……再到j次!然后又来到圣者二级境界!这才终于停止了干-来!

    在眨眨眼的时间都不到的现在,居然从尊者四级,生生冲到了圣者二级!三颗圣王丹,威力竟然是如此的巨大!

    而这时,天空中的雷云才突然醒悟过来一般,从四面八方惊雷掣电一般急急密聚在一起,无数毁天灭地的电光在半空中只是稍稍游曳停顿了一下,甚至没有准备,也没有酝酿,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直劈而下!狂劈而下!银蛇狂舞!

    梅雪烟长发飘零,一声狂啸,生音凄然悲壮,如绝望的凤凰长唳于九霄,与这亘古岁月、湛湛晴空做一次最后的告别!

    一道空前犀利的森寒剑光从梅雪烟手中骤然升起,狂暴飚出,转眼间化任了一道连接天地的靓丽彩虹,似乎与半空中的天地之威所凝结的劫云连接到了一起,粗有丈许,长不可测!狠狠地斩向旁观的八个人!一剑横斩八大圣者!

    而这时,苗无极已经从四五十丈的高空话下,磨盘大的手掌,狠狠的轰下,竟是正中梅雪烟的头顶要害!

    已经攀圣到圣者二级境界的梅雪烟竞全然不闪不避,淡淡的笑笑,缓缓抬头,一双眼睛竟然变成了惨碧的神色!任由狂猛的劲风砸在头顶,却是岿然不动!一伸左手,已经实打实地抓住了那只大手,那只虐无的大手,而后用力地一扯,厉声喝道:“给我下来!”

    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边旁观的陈冲猛地想到了一个有关天罚凶地的古老传说,再联系眼前异变,终于醒悟了过来,大吼道:“苗无极!弃手!速退!那是圣王丹,她拼命了!”陈冲的声音如霹雳一般,声音惶急迫切,却与半空中巨大的霹雳声混在了一起……长空中无数的电光闪烁,将参战的十个人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映的一片惨白!

    半空中的云层,更是突然间变得通红,如火烧云,如鲜血的颜色!似乎无数魔神驾着妖云,从四面八方往中间汇聚!雷声更急,连成一片!

    这时,在君家大院的玄兽们依然静静地跪在地上,看这梅雪烟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蓦然间,当先的鹤冲霄突然浑身一震,他赫然发现了这奇异的现象:天空中云层万马奔腾一般从四面八方急剧的汇集了过来,然后便是银蛇狂舞,电闪雷鸣!

    与此同时,远远的天空中,突然突兀的升起了一道极之熟悉却又颇为陌生的璀璨剑光!

    那个位置,距离此地已经很远,但那道熟悉的剑光,却如同是连接天与地的彩虹,在漆黑的夜色中,斑斓夺日,辉煌灿烂!哪怕是相隔千里,也能清晰的看到!就如同是……生命的绝唱!

    鹤冲霄脸色大变:那明明是大姐发出的剑光,自己大姐的剑光自己又怎么会陌生,这是那么强大的剑光,却又绝对不该是大姐发出的,如此陌生的恐怖实力到底由何而来?!

    “大姐……圣王丹!””鹤冲霄浑身一阵剧烈颢抖,瞬间了悟,突然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委顿在地上。他之前受魔刀圣者舞千魂全力一击,受伤极重,内腑几近四分五裂,仙子阿还能勉强站着,完全是因为对梅雪烟的牵挂,采坚持站在了这里。天罚,不能没有大姐啊!

    但此刻一见到那道熟悉却又陌生的恐怖剑光在夜空中闪现,鹤冲霄瞬间明白了一切,瞬时万念俱灰,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遥远的天际,一道黑色闪电撕破极夜急剧飞来,所过之处,扔下一串‘啪啪,作响的音爆的声音,更隐隐伴随着几许焦糊的味道,可见速度已经是快到了何等的地步!

    但不论是正在飞行的鹰王和君莫邪,却尽都由衷地嫌慢!因为两人都感觉到,一股极度不详的惨烈气息正自弥漫而来,充盈到了这一人一兽的心间!远远地,已经可以秦到天香城的轮廓!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乌云密聚,接着又散发出耀眼的色泽,远方天际,也有大片大片的乌云瞬间转变成了红云,以追风毕电的速度,向某地疯狂赶至!

    云层涌涌,电光闪烁,雷声沉闷,一阵空前强大的压抑感觉,突然在天香城周围形成!天空中原本的微风,突然变成了一一狂风!旋风!飓风!

    君莫邪突然想起来了在雪山帮助梅雪烟突破之时所遭遇的天地之威,风雷之力!脸色不由一变,两眼如鹰耳一般的锐利了起来,喃喃道:“是谁在这里突破?不该是雪烟吧?

    就在他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一股熟悉亲切却是绝望的气息突然弥空传来!君莫邪脸色大变!变得惨白而没有血色:“雪烟?怎么会是他?这怎么-可能?”

    突然间,远方一道璀璨到了极点的犀利剑光,突然升起,剑气直冲九重天!接着,便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弯月斩,横空而落!带着足以毁灭风雷的无匹之力,狂斩而下!

    “那是大姐的剑!可是,为何会有这么巨大的威力?难道说……”鹰王脱口惊呼,突然再度提速,不要命地向着那边飞了过去!对着漫天疯狂的雷电恍如不见,鹰王的心中只剩下了三个字:

    圣王丹!

    大姐,难道您疯了吗!

    但有人比他更急!鹰王只觉得背上一轻,身上的君莫邬竟已不知去向!

    鹰王尚且能够认出梅雪焓的剑,送出运柄剑的君莫邪又如何会认不出来?

    梅雪烟的剑!为何?为何?为何?

    君莫邪发动了自身的全部力量,甚至同时开启了鸿钧塔,展开了阴阳遁,将本身速度发挥到了极限,甚至是超越极限的程度“嗖”的一声就从鹰王的面前消失,用一种让一向以速度称王的鹰王也瞠目结舌的速度,瞬间消失在远方!城外战场,目光所及,满眼尽是一片狼籍!

    随着梅雪烟的那一声:“给我下来!”原本威风八面、意欲以强凌弱的苗无极带着一脸的惊恐,被那股空前强大的劲气生生地牵引着拉了下来,梅雪烟一声厉吼,一掌击在他的前胸,然后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上千掌击在同一个部位!

    苗无极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身子便飘飘荡荡的飞了出去,也不知道飞出了多远!直到他飞出去之后,一阵密密麻麻的骨骼爆碎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他刚才虽然也听到了陈冲的提醒,但在迳眨眼之间,梅雪烟的功力已经比他高出足足一个层次,又是拼着硬受他一宇,才换来了这个机会,又怎么能让他安然逃脱?雷光电闪之下,梅雪烟的娇媚脸上之余一片冷漠,一片无情!

    她右手的长剑幻化成一道空前巨大的光幕,蒲扇也似地斩向其他八个人,八个人同时出声怒喝,夹杂着一声不男不女的娇哼!

    轰的一声,九股劲气相撞,九人尽都是一阵闷哼!圣者中,几个人嘴角已经流出血迹!

    梅雪烟的身体狂震了一下,就像是狂风突然吹弯了飘摇的柳树,然后又摇曳直起,俏鼻中猛地喷出了几许血丝,口中鲜血更是汨汨而流,汇成一线,但她却是丝毫不停,长剑一挥,竟是直接冲进对方人群之中,大开大合,狂斩猛杀!

    天空中,一道手指粗的雷柱,闪电一般劈了下来,划过千万丈的的空间距离,目标正是梅雪烟的头顶!

    她强行服用圣王丹,连跃两级,成功发挥提升的能力之余,自然要承接伴随突破而来的天地之成!只是因为她之前提升的速度实在太快,直接突破了两次,而上面的劫云直到现在才反应了过来,却是连同两次突破的惩罚一起落了下来!

    她正是为了毁灭这些人才毅然决然地服用了圣王丹!这次天劫,不仅自己要承受,这些人,一个也别想跑!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