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准备打落水狗!


本站公告

    君莫邬回到营地的时候,正看到杀手至尊楚汪魂气鼓鼓的坐在帐篷里,正与梅雪烟鹰搏空等人说话。

    君莫邪于是乎笑吟吟地走了进去:“哟,这不是名动天下的杀手尊者吗?听说您成功刺杀了四级尊者生死尊者卫空群,从杀手至尊成功晋升为杀手尊者,真是可喜可贺!这可是咱们杀手界的大事,貌似还真没听说过有尊者级高手被人刺杀,而刺杀者还能丝毫无损,全身而退,您老的名气自当更上层楼,辉煌天下!”

    楚沮魂被君大少爷这顿夸弄得哭笑不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骂道:“三大圣地那帮傻叉,可真是将我葬活的气死了!说他们是猪,都是侮辱了猪这种憨厚的动物!”“现在总不会再埋怨我了吧?现在明白你的黑锅是怎么来的吧?君莫邪幸灾乐祸的道。

    “明白了……老子在房顶上听着他们生生地将黑锅就栽给我,差点气得从上面掉下去!!这么离谱的事情,居然也能发生在我身上,老子真是走运!走霉运!倒了血霉了!”楚汪魂脸都黑了。

    梅雪烟等人大是不解,纷纷询问,以楚泣魂的实力怎么能成功狙杀尊者级高手,而生死尊者卫空群却又当真死了,对此惊人变故自是大有兴趣!

    于是君莫邪声情并茂的将整个事情又说了一遍,说得那个绘声绘色,尤其是卫空群等人当时声音中格肯定意味,更是模仿得惟妙惟肖,而且添油加酱。

    “哈哈哈哈……”众人一起大笑,几乎叉了气。鹰搏空连眼泪也笑了出来,捂着肚子道:“老楚也真够倒霉的,什么好事都轮不到他不说,所有的黑锅还都让他一个人背了,这也太那啥了……”

    楚沮魂仰首向天,做出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众人更是笑得直打跌,鹰搏空f脆就蹲在地上起不来了。

    却见君莫邪笑了一会,大显身手地铺开文房四宝,刷刷刷,笔走龙蛇,一样而就!随即就揣进了怀里,道:“你们忙着,我先出去一下。哦,对了,明日辰时之前,大伙到风雪银城集合剑峰集合,准备痛打落水狗!”

    “好!哎,你干什么去?”君无意问道。

    “我去下战书。”君莫邪急匆匆地道。

    “等等!先把战书给我看看。”君无意喝道。作为随军主帅,怎能不看战书?对君莫邦的胡作非为,君大帅感到很气闷。

    君莫邪眨眨眼,只好磨磨蹭蹭的掏了出来。

    “卯时?你定的卯时,怎么却要我们辰时之前到?”君无意拧起眉毛。“额……这里天气这么好,空气也新鲜,先让那帮家伙凉快凉快多好,我运人就是心肠好。”君莫邪嘿嘿笑道。

    君无意被他气得乐了,道:“哪有这等事?军家战事,如何能如此儿戏?若是当真行军大仗,你擅改统军主将的军令,那可是死罪你知道吗?”

    “哎呀,三叔,咱这又不是真正的行兵打仗……好了好了,你就听我这一回吧。若是当真去早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君莫邪神神秘秘的道:“剑峰要塌了……”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东方问情刷的站了起来,道:“剑峰要塌了?真的?”“千真万确!真真的!”君莫邬严-肃的保证。

    楚泣魂和梅雪烟对望一眼,均不由得想起来了在那山谷之中的时候,发生的那一场山崩……难道……

    众人呆若木鸡之中,君莫邪嗖的一声拿过战书,转眼无影无踪,空气中只留下他一句话:“明日辰时,我在山上等你们!千万别早来啊!”

    半晌,君无意才骂了起来:“这小子,真是滑溜……可那战书上写的话泠也忒气人了吧?哪有这么下战书的,也太没格调了……”众人一阵无语……

    楚沮魂却在想一件事:这剑峰……可比那两座山高太多了,也大大多了,不知道这样的山峰一旦崩塌,会不会砸死尊者一级的人物?刻下巳-经是下午。银城的气氛一片沉重!莫逍遥和贾青云相对无语地坐在大殿上,两人尽都是一脸的沉重。

    大殿的正位,摆着两副玄冰棺材。两位尊者的连体,就静静地躺在里面。周围,是五百余位三大圣地的高手!

    这一次,三大圣地的阵容可谓空前强大,几乎是整个所有实力的三分之一!

    换言之,除了圣者之外,这份阵容已经相当于三大圣地之中任何一家的全部实力!“青云,这一次,或者我们来错了。”莫逍遥怔怔地看着卫空群的棺材,缓缓的说道。声音甚是苍凉。“大战将启,莫兄何出此不祥之言?”贾青云有些奇怪的问道。“何止于刻下,自从出发之前,我心中就有一份极度不详的预感,总感觉这一次要出什么大事!”莫逍遥叹息一声:“果不其然,刚到了这里,我们已经前后损失了四位尊者,还有一位绝路尊者杜绝重伤,到现在仍是斟彝不起!这桩桩件件,无不证实了我的预感!”“现在,这份不详的预感竟是越来越强烈!而老夫的心绪也愈来愈显纷乱……”莫逍遥悠悠长叹:“难道,又要发生什么?”

    贾青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随即干笑道:“想来莫兄多虑了,想必是卫兄这一次的故去,让我们生出兔死狐悲之感,不要说是莫兄「就连老夫心伞也是惆怅不已。前后四百年的苦修啊,就这么毁于一旦!人生无常……真是可见一般啊。”

    莫逍遥沉就了好久,才长长的叹息道:“这本就是江湖之路……一旦踏上了这条路,不是被人杀,就是被天谴!自古到今又有几人能够幸免?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寿终正寝?就算是圣者……又有几人?这道理,我等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懂得,如今又旧话重提,真是……何苦来由啊十一一▲r”

    贾青云被他勾起了莫名心事,不由的也是闷声叹气,慢慢的道:“等这次为卫兄报了仇,铲除了君家君莫邪和梅尊者这个心腹大患,老夫便即刻回到圣地隐居,只等夺天之战到来,在天柱峰顶将这具臭皮囊扔在那里,也就走了。”

    “夺天之战……天柱峰顶…”莫逍遥神情中露出怔忡之色,道:“老夫突然觉得这句话在如今说出来,竟是如此的遥远……遥不可及!剿灭君家君莫邪和梅尊者,或者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其中凶险重重,至于为卫兄报仇……易行难!”

    “那位杀手王者的刺杀手段,你我当时都眼睁睁的看着,平心而论,若是当时那一剑乃是刺向我莫逍遥,我的现场,将与卫空群一样!”莫逍遥脸上露出一丝恐惧:“我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躲开那一剑1“那一剑当真是霸道!”贾青云也露出了犹有余悸的神色,显然在回忆那一剑的风采。

    “霸道得还不是剑,而是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一剑会从什么地方刺过来,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但等到你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如同卫空群一样!”

    莫逍遥微微摇头:“都说是身经百战,但我们这一生,又何止百战午战而已?但,对这样的一剑,莫道当时全无对策,即使刻下依然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应付。事实上,直到此刻,但我能想到的唯一手段,依旧只有如卫兄一般分解身体的唯一一条路!”“但那样一来,随后的剑气却又要如何应付?”莫逍遥摇了摇头,很是苦恼。

    “还有,那个人究竟是谁?世上何时又出现了如此一位惊天动地的杀手?以我们三大圣地的遍布天下的耳目,事前竟然丝毫不知!这件事,实在太过恐怖!总之,现在的江湖,似乎已经变了,不再是我们曾经熟悉的江湖!”贾青云喟叹一声,道:“莫兄,难道说,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莫逍遥怔了怔,良久,才出神的道:“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真的过去了么……”他的声音√艮低,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苍天。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莫逍遥,给老子滚出来接战书!”声音清越之极,在寂静的雪峰之顶悠悠回荡,余韵不绝,语声内容却是粗俗不堪。

    莫逍遥双眉一扬,但却没有发怒,静静的道:“原来竟是前次驾临的杀手王者。敢问有何见教?”他已经听了出来,说话的这个人,就是上午刺杀了卫空群的白衣人。面对这样的敌人,莫逍遥就算是再多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贸然出去单独面对!万一再来那么一剑……卫空群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啊!

    三大圣地方面所属的人尽都站了起来,莫逍遥一使眼色,贾青云笑天涯曲无情身形一动,与莫逍遥形成了守望相助的防御阵型,人人眼中都是忌惮,都是仇恨,默默的向外走去。

    突然,忽的一声,一片白生生的东西飞了进来,外面响起一声狂笑:“哈哈哈,料想你们就不敢出来,干脆我给你们扔进去吧,三大圣地……哈哈哈,真是好笑,不用叫三大乌龟窝好了!一群缩头乌龟,居然还好意思号称圣地,真是让老子笑破了肚皮……”

    笑声渐远,显然来人已经瞬间远去了。

    白片飘飘忽忽地落将下来,却是一副白绢,上面铁画银钩的写满了文字。

    嗯,年度作品投票,就在书页上简介的上方,话说,这次投票,普通用户也可以有一张免费票的。我们邪君百万兄弟姐妹,不知道可不可以圆风凌一个戴戒指的美梦?先谢谢了……拜托诸位!√!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