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慈母泪!


本站公告

    “大伯那是我的名字表哥送给我的我怎么就不能用”小正太急得满脸通红,一蹦三丈高,直着还未变音的嗓子,强烈的抗议。

    “你一小孩家家的,有了那么一个拉风的名字就不错了……这个口号,自然要留给东方世家举族的;再蹦?再琐就把你名字也取消了,以后家族比武,第一名才有费格叫东方不败”东方问情直接出言威胁一一r一一一小正大顿时焉了……

    “好了,闹什么闹?赶紧进去……老三家的,我让你收拾的客房收拾出未了没有?要最好的,走走走,先去大厅,喝点茶水润润嗓子……我外孙一路万里迢迢,大抵是辛苦极了,到了这里,那就是回家了……先休息,有什么事稍后再说。”东方老夫人亲热的拉着梅雪烟的手,左手挽着君莫邬,高兴得健步如飞。

    刚到大厅门口,君莫邪又吓了一跳《门口莺莺燕燕,站着一大群,一看居然有百十个女子,都在等着……

    “来,乖莫邬,我给你引见”老夫人明显的有些不高兴,指着最大的--隹道《“这些,全是你大舅舅的……家眷这是你大二舅母,这是你大三舅母……这是你大十七舅母,这是你大五十九舅母……不多。巴?君莫邹直接被雷呆呆怔怔的站在了那里,长大了嘴巴彻底合不拢了一一一一一r奎牛叉太牛叉了原先听说的时候也就只是听说个数字,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亲眼见到,可是大大地震撼了一下……自己这位大舅舅貌似也太强了吧五十九位……最牛的是,第五十九位舅母,看样子也就比自己大一两岁,绝对不是驻颜有术,这一脸的稚嫩可绝不是伪装能得来的一一r一一一一一见礼完毕,君莫邬只觉得自己腿也疼了,腰也酸了,连脖子都痛了……虽然不用磕头,但……就单只是点头也是个力气活啊……

    愕然回过头来,一脸钦佩的看着东方问情:“大舅舅,莫邪今天才真正服了您了……您……真是铁打的……”

    东方问情原本方正威严的脸顿时一阵通红……身后的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哈的一声,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老二,你笑什么笑”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来,莫邬,来这边;这些是你二舅舅的家眷……这是你二二舅母,这是你二三舅母……这是你二三六舅母……”

    君莫邪眼睛都直了……大舅舅五十九位老婆,二舅舅居然也已经达到了三十六位……

    苍天啊,大地啊,我靠啊我觉得我自己红颜知己就已经很不少了,没想到跟两位舅舅一比,直接就是荧光与皓月之别,芥子与大山相比,高山仰止啊各来我还需要继续努力啊就算数量不及,质量绝对不能放松“这几位是你三舅家的……少些。”老夫人脸色好看了些:“只有三位。倒是最争气的,先后给老身添了三个孙子,两个孙女了……不像老大和老二,每个人都守着一大堆,却连个蛋也生不出,真是不争气,没用的东西……”

    君莫邪终于明白老妇人的怨气来自哪里,敢情大舅舅和二舅舅尽都是一无所出啊……难怪不仅姥姥生气,就连他们妁喜妾们也是一脸的幽怨,看着东方小槐的眼睛,满是羡慕……再看两人时,两人早已经惭愧地低下头去……

    寒暄了半天,两人收的礼物已经是堆成了小山。

    终于众人都退去,连东方小槐也被强行拉走,房中只剩下老妇人和三位舅舅,君莫邬才松了一口气,急忙急不可待地问道《“姥姥,我娘她,如今的情况……?”

    提到这件事,老夫人和东方问情兄弟三人都是神色一黯,半晌没有开口说话,良久良久,老夫人终于缓缓的坐下,神情大是痛苦,慢慢的道:“老身一直岔开话题……就是暂时不想跟你说这件事……虽然明知你迟早都要问,但对老身来说……也是能拖得一刻是一刻……”

    君莫邦的心中一沉《“难道……母亲她已经……?”

    “你现在到来……还能见你母亲最后一面……”老夫人趵然的转过头去,一滴泪水却啪的落在地上,口气强行平静地道《“其实见不见的也没太大的分别……反正她早就听不到,也看不到了……甚至全无感觉……她,已经是什么都不顾了……连儿子也不管了,连老■娘也不要了……这个不孝女……”说到后来,老夫人终于哽咽起来……

    东方问情三人黯然的垂下头。

    “这些年里,我们想尽了办法,延请了无数名医,搜罗了无数的灵咎……就是想让她病。

    她已经将自己心门彻底紧闭……只要她自己不想醒来,她可以一直这样睡到地老天荒……”

    老夫人霍然回过头来,满眼是泪,神情激动,厉声喝道《“可她就没有想过,她就这样死气沉沉的躺着,我这个当娘的怎么办……我这颗心每天都在刀山上滚每夜都在油锅里炸啊两个儿子舍恨归天,唯一的小儿子还小,她撒手不管;公婆面前,不尽孝道;生身之母「同胞骨肉,每时每刻都在揪心……难道难道这世上没了君无悔「天就塌了不成?为什么,她就不能坚强一点,争气一点?”

    说到最后,老夫人早已是f6不成声,却还是嘶哑着嗓子道《“为了报这个大仇,我们东方世家前前后后决战天下,杀戮江湖,纵横大陆,前仆后继;剑下亡魂超愈万人;所谓杀故一千,自损八百,而我们的子弟,一个个溅血横尸,多少好儿郎就这样一去不回有的暴尸荒野,有的尸骨无存……连……连先天的两个兄弟,也在那一场大战中与萧家六名神玄同归于尽这些……难道就不是血脉亲情吗?这些,难道就不是骨肉情谊吗?这些,……这无穷无尽的鲜血,在她心里,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君无悔吗?”

    老夫人声音厉烈,眼泪却随着铿锵的话f6随同飘落……泪雨纷飞“可这个一根筋的丫头这伞混账丫头……她……她她……竟然选择了这么一条不归之路……让无数人的努力与牺牲,都变得全无意义……”老夫人泣不成声《“而且……没日没夜,都在折磨着我这把老骨头……问心啊……你能问自己的情心,可你怎地不问问你自己的孝心你好狠的心啊……问心……

    “或许……在母亲的心里……父亲就是她的整片天……就已经是全部内容……父亲没了,天也就蛹了,一切也都消逝了……”君莫邪嘶哑着嗓子,道《“用情至深……本就是生死相许,阴阳不离姥姥,您也是女人,您应该理解……这种感受……”

    “正因为我理解我才难受”老夫人暴怒起来,泪水纵横:“她就这么躺着,又有什么用?我……我……我无数次的想要……一剑刺下去,替她解脱这无尽苦海,成全了她相随于地下的心愿,但我……但我……这是我的女儿,亲生女儿……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她就是我的心、就是我的肝啊……我如何能下的去手?怎么能够下得了手啊哪怕就是这么想一想,心里也顿时就疼得倒海翻江但,不下手,她……她要熬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啊”

    所有人静默不语,东方问情三人都低着头,眼圈红红的,泪光闪烁。

    “所幸一运段时间里,一直维持她生命的玲珑宝树已经耗尽了所有元气,已经开始慢慢枯萎……她……也该去了……你现在来,总算还能见她一面……还能送她最后一程……也算是……有后人送上路了一一r一一一”

    老夫人无力的跌坐下去,两眼无神,白发萧然,突然间似乎全身的精气神都赣夫了一般……似乎随着刚才那阵大怒的咆哮,连生命力也发泄了出去……

    “母亲……小妹的性格您何尝不了解,从来就是这么炽热,就是这么专注,您比任何人知道,何苦如此?”

    东方问刀抹着眼泪.道:“生生死死.只爱一人……母亲.小妹的性格,跟您是何等相像……当年父亲早亡,您老人家不也是欲要撇下我们兄妹四个撒手而去吗?那时候……小妹才只得三岁,我们没日没夜的陪着您,伴着您……就是怕……怕您突然……走了……丢下我们;可就是这样,您也偷偷的好几次寻短见……我们那时候都吓懵了啊……”

    老夫人一声长叹,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苍老的脸上慢慢地泛起了几分温柔的微笑喃喃道《“这不同的……不同的……你们的父亲何等英雄豪迈,英武盖世,顶天立地,乃是世间第一等的大好男儿……那君无悔小子……又岂能跟你父亲相比?”

    “君无悔自然是不能与父亲相提并论的,可是在小妹心里……无悔妹婿,与您心中的父亲,那时一样一样的啊……”东方问剑泪水哗哗掉了下来《“小妹这些年……已经苦的够了……她虽然一直睡着「可我们应该想得到;她的心,却是始终泡在黄连水里啊……”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