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本站公告

    “真像……真像问心年幼的时候,真的好象……”东方老夫人满是皱纹的手颤抖地抚摸着君莫邪的脸,眼中慢慢模糊了起来,两颗泪水终于扑簌簌地落下,竟自再也看不清外孙的脸,她却仍是爱不释手,突然一把将君莫邪搂入怀中,身子簌簌颤抖,泪水连珠滴进外孙的衣领里,脖颈上,喃喃地道:“我的乖外孙……这许多年来见不到母亲……苦了你,十一一”

    君莫邪想开口说话,安慰一下眼前的这位老人,但不知怎地,喉咙竞有些哽咽,完全说不出话来……这种浓浓的亲情,春风细雨一般吹进了君莫邪的心-里,让他觉得,原来自己在这人世间,并不是孤独的……还有这么多的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呵护自己……亲人!血脉亲情!

    老夫人泪眼婆娑,白发萧然,这一唐i,她只是一个见到了流落在外的子孙归来的老人,丝毫也没有那种当年挥剑江湖,屠戮天下的气概:“乖外孙……别的孩子在这样的年纪,还都在父母翼护之下撒娇成长,可我可怜的孙儿却是七岁丧父,八岁母亲又远离而去,虽是在世,却如父母双双辞世一般……一想起来,外婆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母亲……莫邪如今来了,是天大的好事,您老且放宽心怀,还是身体为重。”东方问情上前劝解。

    “哼,你少管闲事!我外孙来了,我自然是要好好看看的……跟在君战天那老货身边长大,还能不遭罪,那老东西脾气暴躁,非打即骂,那里能好好教导我的孩儿…我孩儿这些年里,定然吃了许多的苦;若不是还有我们东方世家的血脉,恐怕早被那冥顽不灵的老东西逼得误入歧途了十一一

    看得出来,老夫人对君老爷子怨念颇深,张口老货,闭口老东西;到后来总算说得欣慰些许,幸亏有我东方世家的血脉啊,要不然这孩子早就堕落下去了……前几年听说莫邪的纨绔事迹,老夫人气得几乎要冲出大山去找君战天算账了…

    在老人家心里,孩子自然是好的……就算变得不好了,那也是君战天没尽到教导的责任……那老货,就一榆木疙瘩,那里会教导孩子君萋邪听得啼笑皆非……

    良久良久,老夫人终于收敛了心情,从身后一贵妇人手中接过手绢抹了抹眼睛,这才看着梅雪烟,口中却是问君莫邪,老脸上笑开了花:“莫邪,这丫头就是外孙媳妇呀?长的真俊俏,来……丫头,转过身让外婆看看……

    君莫邪急忙点头,如鸡啄米:“外婆法眼,这正是外孙的小媳妇儿,您老看看可还满意吗?要是不满意,我晚上就打她一顿……”君莫邪这句话,惹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梅雪烟心中哼了一声:眼下是人前,我给你留面子,不跟你计较,打我?就你?到底谁打谁还两说哪,你等晚上我不收拾你!本姑娘的豆腐是那么好吃得吗?

    “哈哈,你这小子,怎么可以这样说,媳妇儿可要宠着的,那能张嘴就说要打呢……再说,这般天仙似的人儿,你下的去手?”老夫人笑着,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梅雪烟,连连点头,眼睛也眯了起来「满意的道:“莫邪,你眼光不错,这丫头长得好看,而且驹大屁股大,准能生儿子,可不能随便动手……

    梅雪烟霎时间满脸通红,差点羞窘地跺脚:俺可是天罚第一兽王尊者,你就算是君小贼的姥姥,怎么……居然……这么说俺……

    君莫邪眉花眼笑:“姥姥说得对,一定能生儿子,这个我有信心,绝对没问题……”同时心中大奇:难道东方世家的消息真的就这么闭塞吗?居然还不知道雪烟就是梅尊者?

    “嗯嗯,要是有了孩儿,可要送到我这里来……姥姥替你看着好好教育,你爷爷粗枝大叶,哪里会照看小孩子?没得教坏了小孩子……就说你吧……要不是有你母亲的血脉,你也难说了,那老货要是炸刺,姥姥去骂他……”想起君莫邪的纨绔声名,老夫人显然还多少有些耿耿于怀十一一,

    啥?送到这里来?这事别说爷爷了,就是自己这关也过不了啊,君莫邪脸色一抽,看了看这深山老林:我靠,这里比天罚森林还偏僻,山也不明,水也不秀……

    “这个是你大舅母,这个是你二舅母……这个是你三舅母……快来且。过礼……”老夫人满脸堆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盒,竟是整块温玉打就,光是这小盒就价值不菲;打开小盒,内里却是一只小小的凤凰昂然而立。凤凰周身竞显七彩斑斓之色,眼珠羽毛更是栩栩如生,就好像活了过来,随时可能会展翅高飞一般。“这只彩凰耀世;乃是一块彩色翡翠的晶心,天然形成气色,且是七种纯色,并无丝毫驳杂,当年一代名匠鲁巧手费时三年,才将它完整的取了出来,是为罕世之宝;当年一出现,在天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成为世间所有女子的迷梦,当年更引起了无数的流血纷争……后来落到我的手里,一直没舍得拿出来,今日一见,送给我的好外孙媳妇当见面礼正好,呵

    老夫人笑了笑,亲手将这只“彩凰耀世”插到了梅雪烟的如云秀发中,左右打量一番,才满意的道:“也就是我外孙媳妇这等天仙化人也似的人儿,才能与这‘彩凰耀世、相得益彰……”

    戴上玉钗的梅雪烟,头上乌云秀发中,七彩变幻,映得本就国色天香的俏脸,更加美艳得不可方物……

    梅雪烟红着脸谢了一声,在一看到这只‘彩夙耀世,的时候,她就一眼就喜欢上了,梅雪烟纵是天罚兽皇,始终是女儿之身,终是不能免俗一一一一一r接下来,却是轮到三位舅母分别赠送上见面礼……霎时间梅大美人手中就抱了好几个盒子,略有羞涩尴尬之余,却有七分欢欣之意……

    “这个……我应该叫表哥吧,奶奶?”一个精灵古怪的小正太冒了出来,十来岁年纪,长得粉妆玉琢,可爱得很,一双眼睛漆黑,滴溜溜的转动。

    “小坏,快去跟你表哥见礼。”老夫人和蔼的笑了笑,顺手拧了一把嫩嫩的小脸。对君莫邪道:“这是你二舅舅家里最小的小宝贝,小坏坏一一r一一一”

    “表哥!”小正大一步踏了出来,昂首挺胸:“我的名字是叫东方小槐,不是东方小坏,额,其实小槐这个名字我也不大喜欢,但……我妈生我的那天,听说梦见了一颗小槐树……本来小槐已经不好听了,大家偏偏还要叫我小坏……其实我不坏,一点都不坏,真的……”“东方小坏……小坏表弟你媚。”君莫邪摸了摸鼻子,看着这小正太人小鬼大的样子,哪里还不晓得这小子在打什么主意。果然一一一一一一

    “表哥……你看你今天一来就收了这么多礼物……我比你还小……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也要送我礼物呀?”东方小坏坏坏地笑着「歪着头索贿。

    “这个还不容易;刚才你不是说你对运名字不满意吗?表哥送个好听的名字如何,绝对的威风,让人以后听一遍就震撼,永远忘不了,是带有盖世高手气度的那种!”君莫邬眼珠一转。“啊?什么名字?我正想改……可爹娘不让,表哥要是能帮我取一个威风的,就最好了。

    小家仅顿时忘了要礼物的事,兴奋了起来。

    “恩,东方小槐……的确不大气,槐更是树中之鬼,其意略有不吉=这样吧……”君莫邬坏笑一声。道=“你的名字改为不败如何(}东方不败!东方世家,永远不败!怎么样,够气魄吧?”

    “东方不败!妾好!这名字可是太牛了!”霎时间小正太满脸都兴奋得发亮,一个翻身,翻了两个筋斗,大声宣布:“从此以后,我就叫东方不败了!”“不错!不过你要好好努力,要对得起不败这个威风的名字才行……而且,我还给你想了一个口号……”君-莫邬神秘的道。“什么口号?”东方小槐满眼热切。

    “以后你行走江湖的时候,别人问你的名字,你就这样说“…”君莫邪一挺胸,一仰头,一脚前,一脚后,摆出一个绝世高手睥魄天下的派头,用沉稳大气厚重凝实的声音,纵横捭阖目无余子的悠悠喝道:“日出一十东方;唯我……不败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东方小槐……额不,东方不败“哇”的一声大叫起来,用充满了崇拜的目光看着君莫邬:“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实在是太大气了,太上档次了……哇哈哈哈……哇塞!表哥……你真是太有才了!我宣布,从此之后,你就是我东方小……不!你就是我东方不败的偶像了……”

    解决了东方不败这件事,君莫邪很有成就感的笑了笑,看看周围众人,也都是一脸赞同,对君莫邪取得‘东方不败,这个名字都很满意一一r一一一东方世家,就是要有这种霸气才行!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外孙取得这个名字,对东方世家来说,却是一份意外的大礼啊!

    “很好!”东方问情目光一亮,赞道:“当真的很有气势,只是小槐这小鬼头却是不配用这等大气的好名字!迳名字只能属于整个东方世家!一会我令人将这八个字雕刻在一块大石头上,永馈我东方世家山门!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