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东方老夫人


本站公告

    “这首诗的名字,叫‘如果,……”君莫邬清了清嗓子,嘴角掠过一丝神秘的坏笑,培养了一下情绪,这才气沉丹田,用一种抑扬顿挫的口气,富有感情的咏叹道:“啊……如果我是锄禾,你就是当午;如果我是弯弓,那你就是大雕;如果我是清明,那你就是河图;如果我是仙剑,那你就是侠传……如果啊如果,这么多的如果,我的心意……全在里面。

    声音清亮,声线浑厚,在这深山密林之中,悠悠的传了出去,于是,整个山谷都在回响:“锄禾……当午……锄禾……当午……”

    咏叹完毕,君莫邪真挚的看着梅雪烟,深情的道:“雪烟,这就是我的心意,表达了我对你最真李讷情意,也是我对你的渴望……情比山高,爱比海深,你……就从了我吧。”

    梅雪烟皱着眉头,低低的念着这几旬诗,越念越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终于谦虚的问道:“这首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只需要知道,这首诗是我的对似。关、好的愿望就行了。这份心意,唯有天上的太阳可表!”君莫邬严肃地迓。

    梅雪烟脸上掠过一丝莫名的感动,但还是心中考虑,这诗内中的感情是挺深的,可水准可是太一般了……她就是这样,若是有什么弄不明白,就会一个劲的去想,但这一次却是完全的不懂,低低的喃喃不已……良久,正要再问君莫邪的时候,突然远远的一个声音道:“什么人在这里喧哗?”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人流星般飞射而来,由远及近,落在两人面前,一眼看到君莫邬,顿时大喜过望:“莫邬,你小子可算是来了;这几天一直数算着日子等着,可把舅舅的脖子都盼得长了……”

    来人正是东方问刀,君莫邪的亲三尊……

    东方问刀随即看到梅雪烟)不由眼光一直)道=“这位是一一一一一一”心中暗暗夸赞:外甥真是好本事,居然又找了一个……还这么漂亮……

    “你外甥媳妇儿)我老蕃■■■■■■”君莫邪急忙介绍○

    东方三爷即时慌了神,在身上左摸摸右摸摸,良久,东方问刀一脸尴尬:“你咋也不早说声,我我……我这当绉舅的,什么见面礼也没i)}!r。。r。。。”

    梅雪烟跟着君莫邪,倒真是受尽了尴尬……这一路上,只要是认识的有关系的,君莫邪就会介绍:这是我媳妇儿,我老婆,我内人,批荆什么的……

    偏偏这样介绍的时候梅雪烟还作声不得;因为这些人的关系,都是值得君莫邬尊敬或者亲近的……但却一个个都是自己的小辈……可真是难受之极。

    久而久之,梅雪烟对这个也就不在意了……已经习惯了。脸皮也多少锻炼得厚了些……实在是跟着这家伙脸皮不厚还真得羞死……“还需要什么见面礼啊一一一一一一”君莫邪热情的推辞道=“一一一一一一您回去的时候补上双份不就得了,雪烟肯定不会介意的……”

    “你小子还真不见外!你不知道你三禁手头不宽裕吗?”东方问刀悻悻的看了这位好外甥一眼:“走吧,你姥姥等着你,盼的眼睛都成老花眼卜”

    君莫邪一阵腹诽:啥?老花眼?老人家年纪大了都会花眼的好吧?怎么能说是盼着我盼的?这都那跟那啊?!

    在东方问刀说到第七句‘快到了,转个弯就到了,这句话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东方世家的大门……这让君莫邪对这位舅舅的距离观念很是有些怀疑……从三百多里外您就说‘快到了,转个弯就到了……,可一直走到现在,拐的弯足足有百十个了……出现在君莫邪面前的东方世家,让君莫邪吃了一惊。眼前尽处乃是一片山谷。

    山谷中,周边居然是一片片的田地,只有在中间,红墙绿瓦,一大片宅院,却没有任何一点世家的奢华,而是……就像是一个平静、平凡的乡村一一r一一一

    只不过,这个朴实到急电乡村,却有一个统一的围墙……然后里面分隔成一家一家……中间是一条宽阔的大陆,用细密的石子铺成,经年累月,石子路已经变成黑褐色,甚至,都没有了半点棱角……九个人就在门前等候着。

    正中间有一把紫檀木椅子,椅子上端坐着一个瘦小的老太太,雪白的头发;连眉毛也是雪白的,年纪虽老,但精神却格外的好,慈眉善目,唯有在眼光一闪之间,还能看出当年那纵横江湖的锋锐……她满脸笑容,看着君莫邪到来,眼中已经控制不住的泛起了晶莹的泪-花一一一一一r

    “这就是你姥姥……”东方问刀低沉地道:“当年……她老人家本是驻颜有术,七八十岁却仍如同三四十岁一般的样子,但你母亲一接回来那凄惨的样子……让她老人家的头发……在一夜之间就白了……而且也一天天的苍老憔悴下去……直到现表这个样子……唉。东方问刀说的沉重,君莫邪也听得心中一酸……

    想起临行时爷爷君战天对东方老夫人的评价:“你这位外婆可不是简单人物,简直就是老妖精一般的存在;七八十的人了,看上去也就只得三十许人……跟你妈长得一个样子,象姐妹多过象母女,风华绝代,雍容典雅,尽显大家风度……”

    君无意也郑重地告诫过:“莫邪,见了你外婆之后千万要多尊敬些,可不要看着她似乎很年轻心里就别扭,东方夫人可说是你三叔今生所识之中最有智慧的女人…

    但如今想起来自爷爷、三叔的告诫,君莫邪却只感到了心酸,由衷的辛酸……君战天和君无意的印象,竟还是停留在十年之前……东方夫人,自己的外婆,自从把女儿接回家里之后,竟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鸡皮鹤发,老态龙钟!这要怎样的心灵摧残才能变成如斯模样?

    女儿虽然已是嫁为人妻、生儿育女,但在老夫人心里,依旧是当年那个扎着羊角辫承欢膝下的小丫头;惊见女儿神伤魂断,生不如死,更是一睡不起;东方老夫人那颗慈母的心,也随之而崩溃……女儿这样子,做母亲的还在乎什么形象?忧心忡忡之下,竟然一夕白头……这十年光景,内有万千琐事缠身,外有强仇压迫锁家,心神俱伤,如何不老?

    在她旁边,二爷东方问剑和大爷东方问情左右而立,身后的几个少年少女好奇的望着这边,另有三位仪态端庄的中年美妇,静静地看着君莫邪和梅雪烟,老妇人没有开口说话,她们也不曾吭声。

    “是问心的儿子……是莫邪?君莫邪?”东方老夫人颤巍巍的站起身,看着面前那张年轻的脸,恍惚之间,竞似是看到了自己女儿小时候的影子;似乎恍惚间看到了女儿娇俏的走过耒……

    瞬间又想到现在仍是人事不知、心门紧闭的女儿,突然间眼圈尽都红了;她勉力踏前两步,白发在风中飘零飞舞,声音竟已有些颤抖:“来……走近些,快些过来,让姥姥好好看看……我的外孙,你怎地才来一十一一”

    君莫邪心中莫名地升起一种难言地酸涩,勉强笑了笑,这才慢慢的凑上前来,单膝点地,仰起头来,仰望着这位为了儿女,晚景如此惨淡的坚强老人,心中只有敬意,只有亲切,还有……难以言喻的酸涩一r,十一一

    当年,君无悔意外身死;东方问心骤闻噩耗,一病不起,东方老夫人一怒出山,屠戮天下;东方家刺客到处,大陆震动,血洗玄玄,当世玄者莫有敢当!当年,君莫忧君莫愁离奇遇害,依然是东方家死亡报复,血流万里;连天香皇宫,都扔满了人头……

    这些,尽都是眼前这位老夫人的杰作;为了儿女,她不惜以一个东方世家的单薄力量,与天下为敌,向天下开战!

    运是何等的气魄!

    就算是屠戮天下,也要报仇!

    这是何等深沉的仇恨……这,都是为了她的女儿,为了那一份真情!

    同样,正是因为这个,东方世家遭到被三大至尊的合力围剿,穷途末路之中,这位绝代巾帼不世红颜,却不甘地立下了誓约,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满心的伤痛,淡出江湖……仇未报,血未偿;却无奈折戟沉沙,黯耧-回返……

    从此穷山僻壤,再无复出之日!日夜面对着女儿的无尽痛楚,对着心中的无奈,对着等于是一生的伤痛,让这位爱女情深的母亲,情何以堪?剑峰崩塌雪山,玄兽尽出天罚!

    十年里,在这等人迹罕至的偏僻所在,默默度过……老人心中岂能好受?这等苛刻的条件,如何有机会能够达成?如果永无达成之日,东方世家岂不是就这么乎乎孙孙老死山林?为了一个女儿,却要连累整个家族,纵然付出无悔,始终难以面对其他的家人,这是何等巨大的压力!时刻压在老夫人的心头。

    两难……当初若不答应这样的条件,东方世家势必当场覆灭,再无侥幸之理!无奈答应了,却也只是换来眼下的苟延残喘……

    君莫邪突然觉得自己很了解了自己这位外婆……这位看上去身体孱弱的老人,背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太沉重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