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邪君的真正手段!


本站公告

    梅雪烟再踱了几步,突然俏生生的站在一块积雪覆盖的山石上,举目远眺,漫声吟哦道:“梅殂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真是好句!真是难为他,竟能作得出这样的好诗。难道,此诗就是为戒而作?”

    在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却有一株红梅迎寒怒放,在皑皑白雪中,大是格外耀眼!肖未成旁边的那虬:$大汉本是脾气暴躁之极,此次在这里神经一上一下,一紧一松,只是气的额头上青筋都鼓了起来,只感觉自己肚子里轻轻一声闷响……差点没吐出血来,内视之下,自己竟是受了内伤!可是慝死老夫了……煎熬啊……

    求您了,那个不见踪迹的君莫邬大少爷,您快来吧!看这样子,您要是不来,您这位小娘子女死活不肯进来的了……

    地下!君莫邪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最佳状态,他的眼睛始终没有张开、始终紧闭着!因为,就算是眼睛张开的目光,或者流露出的凌厉,都会引起至尊之上高手的警觉!他就这么闭着眼睛,缓缓转过一丈土壤,默默地来到了那位至尊之上高手的身体下方……

    再度感受到了上面许久才传出来一次的细微脉搏波动,君莫邪牙一咬,炎黄之血闪电奔雷一般突刺了上去!土开!雪开!刷!炎黄之血毫无阻碍地轻易穿刺进了运人的心脏!入心二分!开天造化功势无可阻地汹涌而入,五脏碎裂的同时,丹田同告破损,内劲更已经蹿上了他的喉头!控制了他的动作声音!君莫邪只感觉上面微微一下震动,一股凌厉犀利的精神力顺着长剑反击下来!君莫邪暗叫一声好险!若是自己稍有一丝不慎的话,这一剑固然能将之杀死他,但他却绝对有余力挣扎,呼喊,甚至濒死反击!饶是如此现在已经成功控制了他的全身,但他的残存精神力竟然仍然如同实质一般做出反击!最后的反击虽然强大犀利,但那位至尊层次以上的强者毕竟已经失去了赖以存活的生命动力,这最后的精神冲击,充其量也就只是给君莫邪造成了一点点小麻烦,就再没下文了。

    长剑“嗖”的一声缩回!君莫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总算是比较顺利地连杀三人了……不过,同样是瞬间猝死,那两位至尊高手最后却没有任何回击,惟有最后的那名至尊层次之上的大高手却能在性命消逝前的最后一瞬向自己作出最后的一点反击?

    纵然是精神力的反击,却也不能小觑!这说明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君莫邪就运开天造化功,渗入了这个至尊层次以上的强者身体「到了丹田;赫然发现,在此人的丹田之中,竞然没有那种意料之中的金丹,取而代之的却是有一片极为模糊的星云……显然是被自己的剑气所破坏之后的诡异形状。

    试着让它们还原了一下,君莫邬终于确定,这点点星云,就是那原本的丹状物体所衍生-而成的产物。

    看来,真的不一样。修真入门上面说,金丹乃是化丹成婴的基础,但这里却是成了一片模糊的星云……这是何故?君莫邪心念电转,却又立即离开了这个位置,毫不停留……赶往下一个埋伏地点,下一个三角阵!现在可不是分析功法的好时候,赶紧搞定此役才是正经!一片静寂之中,三十个人等着伏击梅雪烟,而君莫邬却在地下进行悄无声息的阻杀……

    随着有三次刺杀的得手,君大杀手已经总结出了一定的经验,纵然是至尊还有至尊以上的强者又如何的,只要方法正确,照样弄死!整个计划很是完美,首先是椽雪烟现身,在前方制造强大压迫限制,让敌人不敢稍有妄动;而君莫邪则在负责暗中刺杀!这便是君莫邪制定的战术!事实证明,这个战术确实是极为有用的,而且战果也是相当的辉煌!梅雪艳就只是在几丈外的那么悄然地一站,便已经成功吸引了至尊金城高手们百分之两百的精神过去。在他们心中,最大的威胁,不过就是梅尊者;至于君莫邪,可是完全不放在这些大高手的心上,自己一行人中,相信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也能把君莫邪摆弄成十六个不同的样子一一r一一一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君莫邬到哪里去了!就算是有考虑的,也只考虑这小子怎么还不过来,你过来了,梅尊者也就过来了!打死他们也绝对想不到,有人居然能将自身如此完美融入土地去杀人!这根本就是连想都不会想的事情!但就是这样离奇的一件事,却在无声无息之中,默默的发生着,继续着……他们最看不上眼的一个人,却给他们造成巨大的杀伤,无法弥补的缺憾!而且还是在完全无知,完全无声无息的状况之7-!而他们一直全心全力戒备的一个人,却是根本没有动手,甚至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就只是一味地走过来,再走回去,就让他们几乎等于是束手待毙的任人屠戮……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大的讽刺!杀人于无形,才是邪君的真正手段。

    梅雪烟状似悠闲的是来走去,手中却是捏出了一把冷汗……

    因为梅雪烟也不清楚君大少爷到底在作什么,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怎地君莫邪还没有出来?山谷内也没有半点动静?什么布置也该早做好了吧?

    难道是难度太大?又或是有意外?梅雪烟将心一横,转头,再次向着峡谷的方向走近……就在这时,突然!一一“嗬……”的一声微弱的呻吟意外响起,起自峡谷之内……

    所有人都是一怔!在场的都是杀人的大行家,哪一个手下没有千八百条人命?对这种垂死声音,自然是完全不陌生地:这一声音分明是一个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极度的痛苦,却又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气管被完全被堵,拼尽全部生命的余力才能够发出的一声气管的通气的声音……

    发出这等压抑的声音的人,百分之而百都是已经死了!绝对救不回来的一一一一一r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肖未成脸色一变,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再也顾不得隐藏身形,一拍地面,身躯率先“刷”的一下腾起,就在他刚才卧着的地面上,一戬漆黑的剑尖刷的冒出头来,接着又收了回去,无影无踪,地面又恢复了原样一一一一一r但剑锋收发奇快无比,肖未成竟是完全没有看到异状,甚至于他本人也只是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很是不舒服,似乎有一股绝强的剑气刺入一般,心脉更是已然受损!若是他看到,必然会发现,那黑色的剑尖出来的位置,正是他的左胸贴在地上的位置……

    生死一瞬之间!幽冥一发之徼!梅雪烟俏脸透煞,冷笑一声,看着犹自在半空的肖未成,淡淡地道:“原来是你!至尊金城的肖未成,你们已经埋伏好久了吧?你们三大圣地对于杀我,倒真是迫不及待啊……”

    肖未成刚想开口说话,心房却莫名地一阵抽痛,突然就在半空中一仰头,喷出漫天的血雾,这才缓解了心脏的压力,飘飘落下地来。

    肖未成并未回答梅雪烟的话,却是由衷地感到了不妙;刚才的心房绞痛,分明是被人伤到心脉所致!但,这伤如何伤到的?还有没有别人受伤?刚才的那声垂死嘶鸣又意味着什么?

    梅雪烟一直没有走进峡谷,难道,这其中另有什么猫腻?

    一念到此,他终于疑心大起,回头看着峡谷之内,突然喝道:“埋伏已无意义,大家都起来恭迎梅尊者大驾吧!”

    此时埋伏,确实已经毫无意义!其他人自是不知道肖未成这位三星王座为何会突然冲天而起暴露行迹,更不清楚他怎地会在高空吐血,人人尽都是一肚子疑问,听到肖未成召唤,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是了出来。

    积雪翻滚,一卒个白衣人悄然出现,站立在雪地之中,面对梅雪烟,眼中都是遮掩不住的杀机!可是,肖未成脸色大变!他的脸色,在一瞬之间变得甚至成了与白雪一样的颜色,连嘴唇也在澈澈发抖!所谓至尊之上强者的风度沉稳荡然无存!只因为他一直在数着,一个,两个……五个……八个……十二个……十四个……数到第十四个的时候,再也没有数下去!因为,已经没有别人站齿-来!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会数错,却仍自忍不住多数了一遍,还是十四人!只有十四人,就是说连自己在内,竟也不过只得十五个人了,另外的十五个人呢?

    到哪里去了?

    肖未成嘶声大喝:“人呢?所有人都给我出来!赶快现身!”他在喊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感到自己浑身冰凉……最低都是至尊高手,没道理听不到自己的话;而只要听到了,必然会出来!可是,为什么没有出来!肖未成希望其他人仍自选择埋伏,以图后效,虽然他明白,这个希望是多么的渺茫!随着肖未成霹雳般的大喝,山巅积雪簌簌滑落,地面也似乎是震了几震;却仍然是没有一个人出来……

    肖未成面色惨变,原本煞白的脸色如今已经接近死灰,突然急掠如飞,闪电般滑过数十丈的空间,双手一拍,那个地面上积雪飞起,迷人眼目,在积雪纷飞之中,却有三条直挺挺的躯体随着这股大力被震了起来!然后-死板板的落下!肖未成如被冷水照头泼下,浑身冰凉了起来……

    今天弄了一件超级悬事,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我中午起床,饿的不行,就把昨天买得菱角放进锅里,拧开天然气煮上,然后我就去码字了……然后我就忘了……直到觉得到处都是焦糊的味道,我到处找,烟灰缸、垃圾桶找了一遍,没发现什么,这才想起来,我的天啊……厨房里已经着了火……刚粉刷的墙壁il一片黑……

    手忙脚乱的扑灭,天然气阀门不行了,拧不动了,皮管烧了……锅也化了……被老妈很疯狂的骂了一顿!玄啊,几乎就坐了飞机!而且是带着整栋楼一起坐……吓得我腿肚子都抽筋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