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针锋相对


本站公告

    梅雪烟说到这里,有些不好启齿,但还是表情平静的说了下去:“当年,马江名形容猥琐,更兼营生独特,每一天喊得最多的字就是“金一枪一不倒。四个字,还得扯着喉咙,喊得声嘶力竭。这也是他自己视为不光彩的过往。以至于到后来他成名之后,大凡是有人在他面前说起这四个,字的,均视为对自己的挑衅,一个不好,便要不死不休,以他之实力,自然只有别人死的份

    “大姐!你芊寻和管清寒均是面红耳赤,忍不住微嗔道。唯有独孤小艺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金枪不倒?那是啥?是说他枪法高超,屹立不倒吗?他当时不是小厮吗?有那本事吗?。

    梅雪烟苦笑不得,刮了一下独孤小艺的鼻子,道:“神啊?你这个,大条的小丫头,你说得如果抛开你话中本意之外,居然完全说得通,这话可别跟外人说了,那啥的意思就是,就是”就是他当时贩卖的药品,具体效果就跟你用的那“吊百斤。差不多了,明白了。”

    独孤小艺顿时脸红耳赤的不依起来,小丫头事后可是了解了那“吊百斤,的具体效果,也大致知晓了一些男女之事,知道自己又出了大洋相,所幸此间都是自家人。倒也不算什么。面红耳赤之余,终于又忍不住看了看君大少爷。

    小丫头自以为作得隐秘。其实那小动作早落入众人眼中,大伙不禁齐声哄笑。除了小丫头之外。尚有另一人也自偷偷地看向君莫邪,却是管清寒。

    管大小姐只见那惫懒的家伙听了那三个字之后,正在一脸回味的表情的向自己看来,这厮心中在想什么岂不是昭然若揭?纵然强自镇定。仍是忍不住脸上一热,两颊如涂朱红,竟是格外的动人”

    “直到有一天,马江名在妓院里意外巧遇了一个嫖客,这个嫖客凑巧也是一个猥琐至极的人,更离奇的是,这位奇怪的嫖客居然对马江名一眼就相中了,认为他天赋极好,更与自己有大缘法,当场就收下了马江名做徒弟,之后马江名便随师学艺,他果然不负乃师之厚望,普一现身便名动江湖。在他那个时代,他与宁无情还有其他几人,并称至尊,待到他们实力登顶之后,宁无情去了遁世仙宫,而马江名则去了至尊金城!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梅雪烟慢慢地说着,眼底有一种慎重的神色,警告大家道:“这个马江名素来喜怒无常,最是不按常理出牌。往往上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就会出手杀人,全无些须征兆。而且所杀的人往往还是跟他毫无关系,完全凭一己喜恶行事。所以,你们最好还是要离得他远一些,若当真是他动手杀人,我也未必可以及时救下

    “此人是一个色中恶鬼?。君莫邪突兀的问了一句。

    “为何这么说?。梅雪烟奇怪的看了他”眼。

    “他师父是个嫖客,而且是一个相当没品的嫖客;以一代高手的堂堂身份,居然要去妓院里嫖故,,这还不是色中色鬼是什么?。君莫邪理所当然的道:“而马江名,就是在那种时候与他师傅王八看绿豆,一拍即合,想必也有这方面的天赋。”

    “那倒又不能想当然;这马江名当年固然声名狼藉,几乎所有恶事尽都曾经做过,说是无恶不作也不为过,唯此君却独独没有犯过色戒。而且终其一生。也未有过任何的情爱纠缠。更未曾娶妻成家。”

    梅雪烟摇摇头,竟是彻底否决了君莫邪的话。但君莫邪的提醒,却让她自己也沉思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也没有理由啊,难道说一个色中恶鬼收一个道学先生做徒弟?这是什么道理呢?

    “其中必然另有原因。”君莫邪深思了一下,突然大是古怪地笑了笑。笑得极为猥琐,竟是极为开怀的样子。

    “你笑什么?难道你想到了什么?”梅雪烟奇怪的问。众女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君莫邪。“我就是在想,你说他师父会不会是因为修炼了一种比较古怪的独门玄功,然后却又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修炼有成,然后转为反其道而行之,便收了马江名做徒弟?让他逆向修炼呢?”君莫邪嘿嘿的笑着:“又或者这马江名天生有某种特质,而这种特质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是某种缺陷,但这种特质却恰巧迎合了这种独门玄功的独特要求,所以才被他师父奇货可居?要不然,他又怎地会有那么怪异的行为?”

    这一刻。君莫邪竟是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前世人生中,最为闻名遐迩的武学奇书蔡花宝典。

    所以才突如其来的说出了这一番话。其实连君大少爷本人也不知道,他这突发六番话。竟是恰好说中了最大的事实※

    不过若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自己若是有一天对上马江名,那就必须得加倍小心了!君莫邪心中暗暗盘算。

    “哪里有那种功夫!就算真有,又怎么回那么凑巧被马江名学到了,我看这根本就是你自己瞎想出来,你怎地尽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管清寒、独孤小艺、蛇王芊寻同时红着脸怒斥。梅雪烟却未如其他三女一般唠叨君大少爷,而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下面大厅中,马江名已经走了进来,突然一声怪笑,道:“宁无情,你也来了吗?当真是好久不见啊。”

    宁无情清瘾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容,淡淡地道:“我道至尊金城来的是谁,原来是你这老怪物。”

    “老而不死谓之贼,宁无情还好意思所我老怪物,你也不比我年轻多少,彼此彼此罢了马江名尖声道。声音似乎在说笑,但语气竟仍是阴恻恻的,令人很有点不寒而栗的味道。

    “你这老怪物很少说好话。不过今天这话说得倒是不错,我确实会比你年长的多宁无情一拂袍袖,缓缓坐下。

    “哦?你这老子的意思是”你能比我活得长久吗?”马江名一声怪笑。声音瞬间变得异常低沉:“好啊,那就让我们两个老光棍来互相熬一熬,岂看到底谁能活得更长远些?。

    “熬你个死人的头!马江名,你可是要与我一战吗?”宁无情面色冷峻,疾言厉色的叱喝一句。马江名这“老光棍。三个字,竟是让宁无情格外的忍受不了,似乎触及到了他不堪回首的往事。

    以他百多年的素养,竟已是声色俱厉。整个人更如同神剑出鞘,宁无情本人虽仍是一动不动,但大厅中却是突然剑气四溢。似乎将大厅中的空气都已被割裂成了一块一块,凌乱破碎。

    整个大厅之中,竞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般!

    “与你一战,有何不可?不过,此地却未必是你我一战的好地方马江名哼了一声,道:“宁无情,我们注定会有一战的,我可以断言”。

    “哈哈哈,马江名你当真是大言不惭,一百三十六年前让你这老儿侥幸在宁某剑下脱生,再一战你未必还有当年的运气吧!”宁无情长笑一声,睥睨的道。

    “哼,所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三十年风水尚且轮流转。更何况是一百三十六年的漫长岁月?宁无情,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往往总是会乐极生悲地。”马江名尖声道:“不要在我手下丧失了你两百年的威名才好”。

    “拭目以待,因为我实在很期待能亲手将你斩杀的那一。宁无情哼了一声。看来这两人当年便不是怎么对付,甚至还曾经有过生死,火拼,只是听那意思,到似乎是马江名败了。

    楼上梅雪烟与君莫邪对望一眼。均看到两人心中的想法。梅雪烟眼中是有些忧虑,君莫邪却是一片好战之意!

    梅雪烟忧虑的是,夺天之战几乎迫在眉睫,但三大圣地却还在互相争斗,内斗素来最耗战力,如此局面,实在是糟糕到了极点。

    而眼前一切于君大少爷却是极为兴奋的。那黄太阳虽然玄功深湛,实力极强,于君大少爷所知所会的一干人中乃是除却梅雪烟之外的第一人,但其为人毕竟太过的自高自大,狂妄还带着些流氓气;而眼前的宁无情和马江名,骨子里却尽是最纯正的顶尖高手风范!而且宁无情身上的剑气,竟能让君莫邪感觉到了凛然之意。似乎与前世的剑道颇有共通之处。

    这两个人,若是换做前世的看法,显然都已经是先天巅峰层次的高手!

    定要与之一战!

    君莫邪低眉闭眼,心中却是战意盎然,若是能与之一战,必然大有稗益!

    今天的主角始终不是这两位老大,宁无情和马江名也就没再继续纠缠下去。各自找地坐下,两人各据一方才刚刚坐下,第三波的高档次人物也已经来到了。

    为首的,乃是一个看上去就只得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紫色袍服金线镶边,器宇轩昂,若非面色阴沉到也可算是一表人才。来人正是梦幻血海少宗主呼延啸。他的身后,便是仅剩的几位至尊高手勺黄太阳一去不返,正好连同呼延啸在内,还剩下五人。

    不过,黄太阳已死,梦幻血海方面的阵容就缺少压轴的顶尖强者。气势上看起来明显比另外两大势力低了许多!呼延啸更是以晚辈之礼数见过了宁无情与马江名,这才在第三席上坐下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