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要做一回父亲!


本站公告

    管清寒的声音很是愤怒。和悲凉。

    “我在君家,纵是寡妇,却是长孙媳,地位尊崇;若是嫁到厉家,却不过是妾室!若是那一天,神玄第一人云别尘也看上了我,要我为妻为妾、为奴为婢,想来家里也一定会很愿意吧,或许又会逼我?云别尘岂不是比厉绝天更强,管家又能得到更大的好处!”

    “管家也应是有头有脸的家族!爹爹,管家怎能这般没皮没脸!怎能如此不知廉耻!我宁愿在君家守一辈子活寡,也不愿意去看那些无耻小人的脸色!也不能让他们这些卑鄙小人得逞!”

    管清寒清冷的脸上泛着决绝的凄艳:“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让管家消亡的像个英雄的家族,也不愿意看到一群头发胡子都白了的人去做一群摇尾乞怜的狗!”

    随着这句话,管清寒性格中的刚烈竭斯底里的一面终于全面爆发出来。

    管东流呆呆的站着,脸上神色痛苦的转换,站在雨里,身材虽然依旧魁梧,但却是充满了一种英雄末路的凄凉。

    对女儿尖锐的言辞,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无从回答。心中的愧疚与耻辱,在狠狠的齿咬着他的心灵,让他整个身体的经脉都似乎痉挛起来那般痛楚!

    “女儿只想知道,事到如今,爹爹欲要作何打算?”管清寒背对着父亲,声音有些凄凉,亦有些无力,更多的,却是愤怒与……冷厉!

    “君无意已经给了我答案!”管东流苦笑一声:“事到如今,就算我们退了亲事,血魂山庄想要你踏上花轿的话,也须得要踏过君家人的尸体才行!”

    管东流自嘲的笑了笑:“我管东流身为管家家主,但,君家,我惹不起;血魂山庄,我同样惹不起;”

    “但正如你所说,君家,是我们管家的恩人!我们管家不能忘恩负义!”

    管东流的声音突然厉烈起来:“现在是我、是整个管家放弃了自己的女儿,而是君家在维护我自己的女儿!维护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已经放弃的女儿!而血魂山庄,却是要掠夺、侮辱我的女儿!我委屈求全了一辈子,为了家族,也顾全大局了一辈子,这一次,我想要……”

    “做一回父亲!”管东流脸上神色刚硬起来,双目灼灼,血丝悄然浮上了双瞳。

    “我想要做一回父亲!”

    说出了这句话,管东流突然觉得心中一阵轻松。好像是突然卸下了千钧重担!

    去他**的生死存亡!

    君家刚才那小子说的不错。一个家族,若是没有了脊梁,就算能勉强苟延残喘,却还有什么意义?!

    “爹爹!”管清寒身子猛地震了一下,突然旋风般转过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目中满是惊喜。

    管东流微微一笑,深深的点点头,沉声道:“清寒,这世上,不止是君家有男人,我们管家,也有!”

    管清寒脸上浮起骄傲的神色,道:“我从来都知道,我爹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爹爹是好样的……”

    管东流苦笑一声,道:“你那位小叔子,骂人可真狠!不过,也多亏了他那一顿骂,让爹爹明白了,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有一些事情,是明知必死也要去做的。与这些事相比,什么大局什么存亡,都不重要了。”

    他呵呵笑了两声,突然奇怪的道:“你信中一直所说的那个纨绔子弟,不成器的小叔子,就是他?可不大象呀。”

    管清寒顿时面红过耳,不依的道:“爹爹取笑人家,不过,莫邪他这段时间改变了很多,与以前相比,的确像是两个人了。现在的他,挺像个男子汉的。”

    管东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是么?那他骂的你爹爹这么惨,你就这么推崇?”

    “哼!爹爹你讨厌死了!”这一刻,管清寒似乎回到了小时候,跟自己的父亲肆无忌惮的撒娇起来。

    管东流哈哈大笑。

    “爹爹还是进来吧,秋雨凉,淋坏了身体不好。”管清寒心中块垒尽去,顿时心疼起父亲来。

    “现在终于知道心疼了?晚了,爹爹的老骨头,早淋透了。”管东流哈哈笑着打趣:“不过,今天这场雨,淋得好!淋得好啊!淋得我唤回了宝贝女儿的心,也淋得我清醒了,男儿当如是,若以女儿清白、牺牲换得一时苟存,虽生犹死,生不如死!”说完。慈爱的看了女儿一眼,哈哈大笑,转身而去。

    他魁梧的身躯顶着风雨,一步步的离去,但每一步,都很用力,都异常的稳定、坚定!

    管清寒泪眼模糊了起来……

    一侧,几丈外的花丛中,君无意静静的站在那里,线条刚硬的脸部轮廓,泛出一个轻微的笑意,轻轻自语道:“管东流,直到此刻,你才算是我当年认得的管东流,此刻你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一个铁血男儿!”

    眼光透过漫天雨幕,沉思的自语道:“莫邪此番出去,我怎么老是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怎地到现在还不回来?也不知他现在怎样了。这个侄子,现在真是神秘得很!哎,这小子从应承为我治腿以来,又有那一天不神秘!神秘的好!”

    轻叹一声,身子一晃,突然无影无踪。

    ……

    黑衣蒙面人。也就是君大少爷借助鹰搏空那一掌,身子倒飞出去,顺便将玄丹扔在了鹰搏空手里,这个烫手的山芋,可是终于送了出去。

    身子一旦飞出,砰地一声撞在一棵大树上,君莫邪立即就运起了阴阳遁,刹时间消失在众人眼前,无人看到的地方,君莫邪还是捂着胸口大喘了几口气。

    八大至尊毕竟是八大至尊,不愧是站在天下巅峰的人物!鹰搏空这一掌虽然纯属试探。几乎将绝大部分的力量都放到后招之上,但就那一巴掌内中蕴含的力量,依然让君莫邪很不舒服,胸口烦恶欲呕。

    君莫邪在这一刻全靠着鸿钧塔的能量充盈经脉,才勉强没有受伤,但心中已经有些震惊!原来八大至尊的力量,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他**的,这只秃尾巴鹰!总有一天老子要他好看。君莫邪心中恨恨的骂了两句,便注意起眼前这场龙争虎斗来!

    君大少的六识锁定着方圆几十丈的空间,不时的皱着眉头,口中喃喃自语:怎地还没有动静,难道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惊动……

    君莫邪的初衷自然不是只是单纯引起一场激烈的争斗,又或者是引起大混乱那么简单。事实上,除了那九级玄丹的使用方法需要查探出来之外,君莫邪还有另外的目的存在。

    自然,若不是天南血魂山庄这件事,君莫邪还是会进行更周密的策划,直到确保万无一失的时候才会发动,起码也要等到天香城聚集到更多高手的时候,才会抛出,毕竟眼下距离玄丹失踪的时间还是很近的,贸然出现,只会让心机深沉的人产生怀疑。

    但现在血魂山庄逼娶一事骤现,却是打乱了君大少爷的布局,虽说厉家方面还未至于迫在眉睫,却也可说是火烧屁股,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君莫邪不得不提前将这假玄丹提前抛出来,至于能不能达到自己预想的效果,就只好听天由命,若是再延误下去,一旦厉家向君、管两家下手,就算有再精妙的布局也是没有意义的。

    在石长笑动的那一瞬间,早已对其小心戒备的风雪银城三大长老亦告同时出手,飞凌直扑;而泪无悲的十大弟子亦如蝗虫一般一窝蜂地围上来,那位瘦小的六弟子不愧是轻功超卓,刷的横过几丈空间。居然在鹰搏空忙于招架石长笑的空档中,几近全无声息地向他怀中摸了过去。

    这人玄气修为并不甚高,充其量也不过地玄高阶的水准,于内包围圈之内的高手中,便说是倒数第一也不为过,但一身身法,竟然是超妙灵动之极的,速度之快,恐怕便是以身法著称的一般天玄巅峰也要有所不及。也不知他是怎么练的,而那一双手之机敏,更是匪夷所思,大抵是天赋异秉,超人一筹!

    泪无悲的十大弟子这次应李悠然之邀下山,今日参与这等争夺顶级玄丹的高水准斗法,即使是面对两位与自己师傅齐名的神玄至尊级强者也全无惧色,甚至还隐隐有一种很有把握的样子,原因便在此人身上!

    只因为他的速度,委实是太快了!就连躲在一边的君莫邪,也只是隐约见到他身影一闪,就化作了一团影子一般,再也找不准他的身体究竟在什么地方。

    而就在这刹那之间,数十条人影几乎同时攻向鹰搏空,劲气如山洪一般极限爆发,鹰搏空全无惧色,大叫一声:“来得好!”身子刷的在空中一滑,宛若苍鹰一般在空中划过了一个诡异的弧线,首先避过了正面的石长笑,双手双脚却如陀螺一般在空中旋转,不断地劈出,踢出!

    竟然以一己之力,硬撼除石长笑以外的所有高手!

    石长笑大怒!

    他虽然是最先出手之人,但他却是八大至尊之一!且排名更还在鹰搏空之上;若是此番居然与别人合力围攻鹰搏空,那么,纵然将鹰搏空当场击杀,传闻出去他也是不如鹰搏空的了!

    这个衰名,石长笑自问是背不起的!

    再说,两大神玄至尊之间的决战,又哪里用得着你们这些小虾米可以插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