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是流氓我怕谁


本站公告

    方老头敏锐的觉察到,君莫邪之间打断话头时选择的时机,基本都是在众人围绕君家实力或者隐约露出招揽之意、话锋逼得君莫邪不得不回答的微妙关口,君莫邪往往就会突然奇兵突出,大放厥词,把人恶心的反胃,然后这个话题也就无风无浪、有意无意地过去了……

    “虽然是个纨绔,倒也不算是等闲之辈啊,有趣啊!”方博文摇了摇头心中想道,看来今天二皇子注定是要空手而回了。不过,君莫邪这种做法,到底是家里指使的还是他自己决定的?这点有点费思量啊。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君家不倒过来倒是没什么要紧的,只要不倒向其他二位,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呃,二王爷,今天,这个……嘿嘿,除了喝酒,还有别的节目没有?这酒已经尽兴了,是不是该干点别的事情了!”君莫邪满脸的猥琐笑容。让人恨不得照他脸上猛踩一脚。

    这丫的最让人反感的是,从见面到现在他对二皇子已经变换了三个称呼。“二皇子”、“二殿下”、“二王爷”!真是让人反感到了家……

    本来是有别的节目的,但见到君莫邪这做派,二皇子早已经安排取消了;恩,早点跟这货分开才是正经。就这短短不到一顿饭的功夫,简直要被他气得吐血了,还憋闷到无语,鄙视他鄙视到自己都脑袋短路了……

    见众人终于从对自己的游说中放弃,君莫邪暗中松了口气,咧着嘴站了起来,一歪一扭的走到正在帘子后面弹琴的月儿姑娘身边,君莫邪来此最大的目的就是她,怎么可能放过?

    小样,就凭你个小丫头就敢说要灭绝我君家!

    想到月儿姑娘那天晚上对自己和君家表现出的刻骨恨意,君莫邪对这女子心中甚是忌惮,此女混迹风尘之中,不但颇有机智,更有一身高明的武功,明地里虽是看着似乎依附二皇子,但很明显的没有完全投入二皇子的怀抱。

    能在一位皇子的追求面前保住自己清白不失的青楼女子?这个说法貌似是可笑了些,不过从这点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女人的企图又岂会小了?!

    君莫邪毫不怀疑这女子另有所图的打算,甚至还怀疑这女子身后另有一股神秘的势力!所以今天说不得就要做一场打草惊蛇的买卖。

    露出头来才有目标嘛。哪个有耐性跟一个躲藏的严严实实的暗中敌人较劲?君家现在的实力在慢慢发展中,总要有些目标,见见血才能成长的快一些。

    若是再任由她蛰伏下去,不断地抽冷子觑视着君家的空门,自己和君家可就很被动了。但若是将她直接杀死。却又更是直接断去了这条线,使敌人完全的隐于暗中,形势未免更加不利!

    “月儿姑娘长得好水嘿嘿……”君莫邪毫不掩饰自己的色迷迷,上下打量着月儿,最后将目光停在了月儿姑娘高挺的**上,上下梭巡。

    月儿顿时感觉浑身似乎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抚摸一般,说不出的难受。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君公子,请公子自重。”

    “不必不必,本公子最大的好处就是身轻如燕;唐源那胖子才是自重。”君莫邪哈哈笑着,就要一掀帘子闯进去。

    “君公子,月儿虽然是青楼中人,却是卖艺不卖身的,请公子体谅!”月儿冷声道。

    “我完事之后不给钱,不就不算卖了吗?!姑娘美意提醒,本公子这里多谢了!”君大少爷恬着脸继续凑和过去!

    现在,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君莫邪这纨绔已经是看上月儿姑娘,估计很可能就要来个霸王硬上弓,甚至是表演真人秀了,这对盛名远播的君大纨绔来说。决计不是什么稀罕事!

    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月儿姑娘是什么人?这乃是此次宴会的东道主二皇子殿下看上的人!偏偏君莫邪不知道这件事,而二皇子偏偏还不能公开。

    这下子事情可大条了!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出来吃一顿饭,百年不遇的与这位平常根本不是一路人的君三公子坐在一起,居然会发生了这种事,这还是世家子弟吗?这叫什么事啊!

    若是月儿贸然拒绝了这个纨绔,恐怕这家伙立即就会报复!区区一座霓裳阁,又怎禁得起君家的报复?但若是不拒绝,难道就任由这混蛋占便宜不成?似乎现在的君大纨绔已经是yu火焚身的说!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还不知道眼下该如何是好。

    二皇子面沉如水,道:“三少,月儿姑娘乃是乐理大家,素来高洁清华,你我今日初次见面,乃是雅事,还请不要为难这位姑娘了吧。”称呼之中已经是改变了,从“贤弟”变成了“三少”。

    “为难?怎么会是为难?在这里打开门做生意的还有什么高洁清华?哈哈哈,本公子若是不这么为难为难,那她吃什么喝什么?这是在照顾她生意嘛,这美女刚才早就说明不卖身,还如此**本少爷,摆明就是看上本公子了,佳人盛情,怎能辜负?!”

    君莫邪明显是喝多了的样子,什么也没有听出来,兴致勃勃的看着帘子里面的月儿姑娘,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

    月儿姑娘狠狠的瞪着眼睛,气的胸口一鼓一鼓的:“君公子,对我等女子。还是要有一些君子风范比较好。”

    “君子风范?哈哈哈……这里可是青楼啊!知道青楼什么意思不?就是ji院!懂吗?你要在青楼里面找君子?真是可笑哈哈,青楼本就是一个耍流氓的地方,本公子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本来就是一个流氓,咋地?”君莫邪非常自豪的叫嚣,似乎很骄傲自己的流氓身份。

    月儿气得银牙紧咬,几乎要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当场击杀这纨绔子弟,实在是太可恨了,就你的德行,哪怕是世上男人死光了本姑娘也不会看上你!但隔着珠帘看到二皇子铁青的脸色,顿时计上心来。

    “请二爷救我。”月儿姑娘惊慌失措的从帘子里奔出来,向着二皇子那边跑去。脚步虽然踉跄,速度却是极快的,相信就算是寻常九品顶峰高手,也未必可以截得住。

    但她却没有想到,君莫邪的速度却也突然快了起来,一闪身,双臂大张,顿时将一个娇柔的身体抱进怀里,哈哈大笑,一双手掌成猫爪之形,“刷”的袭上了月儿姑娘胸前的秀挺,用力揉了几下。怪笑道:“美人总是口是心非,嘴上嚷着不要,还不是主动投怀送抱,啧啧,真他**挺啊,绝色尤物啊,此地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害臊……”

    月儿姑娘全没想到传言中玄气已经被废的君莫邪居然能够抓住自己,她之前的那一闪身看似平常,实际上却已经用上了极高明的身法,但君莫邪却像是福至心灵。竟然在她闪身的那一刻提前站到了自己的脚步落点,两人几乎是“撞”到了一起,在外人眼里简直就真像是自己在投怀送抱一般。

    难道是巧合?不过这也太巧合了吧?

    感觉这君莫邪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动,月儿羞愤交加,血液上冲,几乎晕了过去。

    众人相顾变色,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在一位皇子面前,公然猥亵女子?这是何等不堪的行为?!纵然此地是青楼,君大少爷做的也过了!

    “君莫邪!放开月儿姑娘!”成德操大吼一声,冲了上来。

    月儿趁机奋力一挣,挣脱了君莫邪的怀抱,美目中满是羞愤交加的眼泪,连想也不想的挥手一掌就向君莫邪脸上打去。

    在月儿想来,以自己的武功修为,凭个全无玄气在身的君莫邪,决计无不中之理,无论如何,也要出这口恶气!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众人瞬间呆住。

    月儿姑娘势在必中的一巴掌非但没打到君莫邪,反而自己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顿时雪白粉嫩的俏脸上五个通红的手指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头发也披散了起来。一时间不知该作何种反应,委顿于地上,竟然呆了。

    “臭婊子,只会买口乖,亲又不让亲,摸摸也不让摸,还有你这样做ji女的?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居然还敢打我?真真是反了天了!”

    君莫邪跳脚怒骂,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抬脚还要再踢,却被一人挺身站在面前拦住,一看正是成德操:“君三公子,何必跟区区一个青楼女子生气?”成德操的脸庞已经有些扭曲,对君莫邪是越来越看不顺眼,嘴上虽是劝阻,心里却是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掐死他。

    “滚开!老子今天非要打死这小婊子!敢在老子面前扮清高。瞎了她的眼!”君莫邪怒火冲天的大喝。

    “君莫邪,你要放明白点!今天乃是二殿下宴客,如今殿下还在旁边坐着,难道你就是这么不给二殿下面子?”成德操瞪着眼睛。

    “真是奇怪,难道我找个ji女还要看二殿下的面子?成德操,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这小贱人在我面前扮清高,是二殿下指使的?!”君莫邪翻起眼皮指责。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