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霓裳阁


本站公告

    至于你父亲……大家虽然没有见过,但据传言来看,也不过是天玄修为,就算是与君老爷子单打独斗,也还不知道到底鹿死谁手呢,甚至还是你父亲落败身亡的可能性大了一些……居然说出对付君战天不费吹灰之力这种话——真是大言不惭。

    这姓成的乃是江东玄气世家成家的后人,他的父亲,便是成家当代家主,最近才不知道因为怎么回事,投到了二皇子麾下,二皇子鉴于他的家族势力确实不凡,对他也就较为客气。

    但此人样子不似男儿也还罢了,性格却更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脾气,偏偏还自视甚高,大有“老子天下第一”这样的意思。平常全不将别人放在眼里。虽然本身虽只得银玄顶峰修为,为人却是不可一世。

    二皇子今日让他过来,就是因为知道君莫邪乃是一位彻头彻尾的纨绔,他在这里正好是臭味相投,甚至以毒攻毒……

    但如今见他这般表现,却在担心他在这里会不会将事情弄僵、搞砸?

    在旁边坐的另外一人神色很有些萎靡的意思,两腿张得开开的。姿势颇为怪异;可不正是那天那位刘大人,那天他追击神秘人落水,裤裆里被竹篙挟着雷霆万钧之力狠狠一击,直接导致了一位正宗的皇宫工作人员诞生。不过,是在宫外,呃,编外!。

    刘大人将那件事引为平生奇耻大辱!

    这些天里,刘大人一直在疯狂治疗自己的那啥,然后同样疯狂的搜捕。但他对那天的神秘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脸面,充其量只是看到了一个白生生的大屁股而已,所以这些天里抓到的人,每一个人都会走一遍同样的程序:带到刘大人面前,背转身子,扒掉裤子验证!

    所以这段时间里二王子府上传出了一个传言:刘大人自从受伤之后,性趣大改;只对屁股感兴趣,而且还必须是年轻男人的屁股,貌似越白越中意……

    这导致了一个后果,就是下属们每次见到刘大人,第一件事情总是惴惴不安的先用手捂一捂菊花花……

    若是万一被刘大人看上自己丰满的屁股……那以后可怎么做人?

    “二爷,君三少他来了。”厅门一开,一个身材绰约的绝色丽人轻柔浅笑着走了进来,身材高挑,凤眼桃腮,**挺秀,纤腰盈盈一握,走起路来如是风摆荷叶,摇曳生姿。但却又显不出半点轻浮之态,好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月儿,你如今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二皇子微笑着赞了一句,目中闪过一丝迷醉,站起身来,向厅外走去。

    灵雾湖烟波浩荡,碧水悠悠,湖边的一侧大路上,一顶小轿子晃悠晃悠不紧不慢而来。

    月儿姑娘指着走在轿边的几个人:“二爷请看,这几个人,便是曾经一直跟在君战天身边的老人。由此可知,坐在轿子里的,定然是君莫邪无疑。”

    “竟然是极为恶俗的大红轿子……”二皇子差点忍俊不住。“这位君三公子的品位果然是别具一格,独树一帜啊。”

    “还不就是个典型的纨绔败家子!”月儿姑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转头,巧笑嫣然的道:“二爷,今日这君莫邪就由我亲自接待如何?”

    “你?”二皇子目中有些愠怒,但看到月儿眼中坚决的神色,终于无奈的叹口气,道:“也好。不过,莫要真被他占了便宜。”

    “咯咯。二爷放心,月儿的便宜,一般人可是占不到的,想占月儿的便宜,代价可是不菲的。”月儿姑娘微微一笑,自信的看着那顶红色的俗气无比的轿子停了下来。

    “说的也是,就连二爷我……呵呵;”二皇子似笑非笑的停住话头。

    下面,君莫邪已经从轿子里钻了出来,落地不稳的稍稍一个踉跄,吐了口唾沫,再仰天打个喷嚏,转了转脖子,捶了捶腰,这才晃着膀子,歪着头,一步三哆嗦的像个螃蟹一般向楼上走来。

    “还真是有……个性。”二皇子目光深邃,看着君莫邪的每一个动作,“想不到名震大陆的君家,一代军神君战天君老爷子的唯一后人却是……唉,真是令我大失所望!”叹了口气,转身走了进去。

    君莫邪在踏出轿子的时候,脑中尚在回想着,就在刚才,爷爷的书房的书桌上写的一个大字:断!

    忍不住摇头一笑,老人家对我还是不放心呀,居然还留了这么一个字来提醒自己!不过,断,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啊,看来今天这二皇子是有些倒霉了……

    君莫邪一步踏进霓裳阁。一把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忽扇了两下,斜着眼拖着长腔问迎上来的侍从道:“二皇子他们在哪里呀?”

    “二皇子他们在三楼羽衣厅等候公子大驾。”那侍从毕恭毕敬的道。

    “羽衣厅?就是几个娘儿们脱光光的地方?”君莫邪嘎嘎笑了两声:“二皇子真会选地方,深得我心,不,简直就是钻到了我的心窝里去了。”色迷迷的扬长上楼而去。

    几位二皇子的侍从同时晕翻。敢情这位还真以为二皇子是请他来嫖ji的啊?怎么长得这么个猪脑袋?今天请客的可是正牌的皇子哇,能做出请人嫖ji这种事?!!

    “哈哈,莫邪贤弟,真是许久不见,如今当真是气度儒雅,英伟不凡哪!”二皇子亲热的站了起来,矜持中带着高贵,却又显得极为亲近的向着君莫邪招手。

    “呃,这个,那啥,见过二王爷……”君莫邪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莫邪如何敢当二王爷如此礼遇,不敢当,不敢当。”

    “呵呵,不必客气。”二皇子急忙一把扶住了君莫邪要行礼的姿势,一伸手不由愣了一下,心中顿时有些不愉:这家伙根本没打算行礼,只是做了做姿态,还没等自己手伸过去。他居然就已经直起了身子。

    君莫邪当然不会对他行礼,在君莫邪的心里,就算是皇帝,也不值得自己一拜。如果说这个世界有神,拜不拜呢?!那么君莫邪应该会想:这个世界的神,跟我有什么狗屁关系?

    更何况只是一个区区皇子?在君莫邪这个大杀手的眼里,也只不过就是一具随时转化的死尸而已。

    “呵呵,抛除君臣的关系不谈,我们两家可是名副其实的世交啊。”二皇子亲切的微笑着,“记得小时候,我们可是经常在一起玩耍。但随着年纪渐长,贤弟和我都已经是成人了,回首往昔,真是唏嘘不已呀。”

    二皇子这话话里有话,意思是提醒君莫邪,你我之间,还有着一重君臣关系呢,你小子不要太放肆,别人或者会在意君家的势力,我会在意吗?我是君,你是臣,本皇子就是高你一等。

    “额,是呀是呀。”君莫邪心中顿时给出了一个评价:阴狠有余,气量狭窄,为了这么一丁点小事居然不肯吃亏!非要在言语上找回场子,不成大器!

    想到这里,不由心不在焉起来,旁边还有四个人对自己虎视眈眈呢,尤其是那个二十七八岁油头粉面的家伙,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居然满是鄙视和不屑;二皇子请我,怎么还带了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对老子横眉竖目的!

    “贤弟,我来给你介绍几位好朋友,大家认识一下。”二皇子这么一说,其余四人都站了起来。

    “这一位乃是我的老师,弘文馆大学士方博文先生。”二皇子的态度很是恭敬。方博文大是感觉倍有面子,捋着胡子看着君莫邪。呵呵笑道:“老夫只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哪里比得上你们青年才俊。”

    “大学士好。”君莫邪看着这个老头子,心中有些警惕。这老头子老是老,可却一点也不糟,神凝气足,精气内敛,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是二皇子的老师?还是弘文馆的人?有来历啊!

    “这一位是刘思博刘大人,刘大人文武双全,乃是本朝不可多得的人才。”二皇子微笑着。

    君莫邪上下打量着这位那天曾经害得自己裸游加裸奔,更差点拔掉了自己一半鸟毛的刘大人。神色间有些玩味的问道:“刘大人站立的姿势颇有些与众不同呀,啧啧,瞧站的这般挺拔,开阔,真是大刀阔斧奇男子啊。”

    没想到君莫邪见面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揭了自己的伤疤,刘思博顿时满脸通红,他现在就站在君莫邪面前,两腿大大的叉开,唯恐一不小心碰到中间的伤处,当然与其他人非常的不一样。

    “君家三少也是很与众不同啊,可是比别人英俊的太多了。”刘思博皮笑肉不笑的咬咬牙拱拱手。

    “您也看出来了!我自己也纳闷,为什么会这么帅?真是帅的没天理!帅得让人羡慕加嫉妒!知己啊,知音啊!就冲您这句话,改天请您喝酒!”君莫邪很是风骚的掠了掠自己的头发,甩了甩头,很是拉风。对刘思博的讽刺居然直接厚颜无耻的当做了赞赏,而且还照单全收。

    众人一阵无语。没见过这丫这么自恋的……

    那刘大人更是郁闷,鬼才和你小子是知音、知己呢!

    “君三少果然名不虚传,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佩服佩服,哈哈,鄙人成德操。”见君莫邪目光看向自己,成大公子勉强挤出一丝傲慢的笑,有些敷衍的拱拱手,更不忘刺君大少爷两句。

    “成德操?!没听说过。”君莫邪一摆头,直接给了他一个后脑勺。这家伙很吊啊,他**的,从一开始就给本公子摆脸色,还敢刺老子,真当老子听不出来啊,你个混蛋算老几?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