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突然开窍的炼器天才


本站公告

    沙星最大的 城市万壑城,这是一座处于万壑深渊中的神气城市。(lXWxw)平坦坦方圆数万里的地面上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宛如河沟的谷壑,最宽的能有百里左右,最窄的也有两三里。这些谷壑平均陷入地下有两百余里,最深的据说已经进入地下数万里,还有一些谷壑,根本就没有人探清它们到底有多深。

    在谷壑之间,在两侧的悬崖上,从上而下,雕琢了一间间的宫殿楼阁出来,其精巧宏伟之处,比之世间的任何一座皇宫都不会差。在楼阁和楼阁之间,有飞虹一样的桥梁相连,将所有的建筑连成了一个整体。

    这些建筑群有大有小,小的仅可容纳数百人居住,大的就是在一个巨大平台上开凿的一座百万人规模的城市。狂风卷着云岚在那些建筑群之间飘过,偶尔有各色遁光从各处飞过,倏忽间就不知去向。

    这些谷壑两侧的悬崖尽是灵气充沛的灵石,日夜放出熠熠毫光,照耀得四周通明。

    在万壑城的中央位置,一片血一样红的悬崖上,在距离地面大概有三千里的高度,有人用**力开凿出了一片方圆近百里的石台。平台上种植了各色花草树木,还有从崖壁中引出的泉水溪流,在平台的边缘,这些泉水溪 流化为飞瀑倾泻而下,坠入了深深的谷壑。

    平台上有宫殿楼台,有高耸入云的高塔秘阁,在岩壁上还开凿咄了大大小小犹如蜂粜的洞府。

    这里就是灵器宗的山门重地。排名弥沙星第三的灵器宗向泳沙星八成以上的修士提供所需的飞剑法宝等物,几乎独占了弥沙星的法器交易,实在是弥沙星举足轻重的大势力之一。

    因为法器交易的缘故,灵器宗煞是豪富,也有树大招风之忧。所以灵器宗山门内外密布着无数的阵法禁制,几乎覆盖了灵器宗山门方圆八百里的地域。不经灵器宗许可,哪怕太乙金仙也别想轻松的进入灵器宗,灵器宗历代门人,端的将这里经营得犹如一座金汤城池。

    这些 日子里,灵器宗上下所有人都是在小心谨慎的操持各项事务,无人敢懈怠大意。

    半个月前,灵器宗掌门外灵奇最宠爱的长房嫡孙外尘子在!&天队日 常巡守时,遭遇天外来袭的真魔修士,被三名疯狂自爆的金丹期真魔修士炸成重伤。外灵奇因为此事煞是蚀火,这几日里火气正是旺盛的时候,已经狠狠处罚了几个门人。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两天前,灵器宗一名负责原材科冶炼的门人一不小心炼废了一炉斑纹紫玎银,就被讣灵奇下令重重的打了一百龙蛟鞭,罚去了灵器宗山门下七千六百里地心深处的矿洞开采矿石。

    矿洞采矿,这是灵器宗最辛苦最受罪的职司,那个倒霉的门人平日里还很受外灵奇的喜爱,不过是一炉斑纹紫玎银,这种活跃度极高的材料十炉中总有七炉会废掉,炼废了一炉材料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仅仅这样徼不足道的过失就被如此重罚,其他人谁敢大意?

    幸好这一日,终于有好消息传来,昏迷了半个月的外尘子终于苏醒了,整个灵器宗山门内所有门人都听到了外灵奇欢喜的大笑声,顿时灵器宗上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一间陈设奢靡的精舍内,躺在床榻上的古邬尘缓缓的睁开 7 眼睛,有气无力的哼哼了几声。

    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急忙连同十几名美妇一起凑了上来。众人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那中年人更是抓住了古邬尘的腕脉,小心曩翼的放出了一缕真无在他体内探查。

    在体内模拟出 了和外尘子那死鬼 一模一样的真元波动和真无强度,古邪尘朝那中年人今哼道:“我没事,这么小心翼翼的做什么?赶快退了我和紫刽英那凶蕃娘的婚事,我就再好不过了 !”

    古邪尘将外尘子说话的口气和语调学了个十足十,面前这中年男子外干机就是外尘子的亲生父亲,但是以前的讣尘子也就是用这等口气和自己的父亲说话,古邬尘倒乐得少叫几声便宜的‘父亲,。

    外千机的笑意一凝,他冷哼道:“胡说八道,这亲事是能胡乱退的么? 能攀上这门婚事,还是你的运气!小娃娃不知道天高地厚,胡说八道什么?”

    古邪尘正要说话,一只大手猛的抓了过来,拎着外千机的肩膀将他丢到了一旁。

    比上I、千机还要高了三寸,更显威猛的外灵奇扑到了古邪尘床前,他伸手在古邬尘胸口按了按,关切的问道:“胸口还痛么?那些个真庵果然该死,差点没炸碎了尘儿你的心肺,实在是侥幸 !”

    见到外灵奇,古邪尘这才懒洋洋、悻悻然的哼了一声,慢吞吞的直起身休坐了起来。

    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站在床前揉搓双手的讣灵奇,古邬尘佾声道:“我没事,唔,被那几个真魔炸飞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最近这么倒霉,一定是因为和紫刽英那凶蕃娘定亲的关系。好好一次巡守,居然都会让我碰到传说中的真魔,我招惹谁了我?”

    外灵奇的面色一呆,长长的白眉抖动了几下,伸手拂了一下长须,他皱眉问外干机道:“当日为尘儿和紫刽英合八字的,可是米真人那老家伙?他不是说两人八字契合,最是吉利不过的么?”

    外千机还没来得及说话,古邪尘已经摇头大叫道:“吉利?我伤成这个样子还叫吉利? 退亲,赶快退亲,否则我迟早死在她手上。这凶蕃娘当年打断了我两条腿,现在还害得我差点英年早逝,在不退亲,我就要被她活活害死了 !古邪尘一通蛮不讲理的大叫大嚷,硬是将一个合格的二世祖公子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外千机脸色尴尬为难,讣 灵奇也是有点皱眉犯愁。

    唯独一个遍体珠翠的美妇扑上来抱住了 古邪尘,一叠声的叫道:“退亲,退亲,父亲,夫君,退亲 !既然尘儿不喜欢那紫刽英,何必还顾惜这门亲事?她虽然是心剑宗掌门的外孙女,却是个败德私生的外孙女,我们家尘儿娶了她,岂不是一个笑话?”

    心剑宗,弥沙星排名第二的大门派,门人主修一口心剑,有神鬼莫测的玄机。错非心剑宗的门人数量大少,连青天崖一成的人数都没有,怎么也轮不到青 天崖成为弥沙星的第一大门派。

    心剑宗的掌门‘鉴心老人',更是在 三十年前突破屏障,成为太乙金仙级的高手。鉴心老人更是有史以来弥沙星的第二位,如今弥沙星仅有的一名太乙金仙级存在。等他巩固了如今的境界破关而出,哪怕心剑宗的门人数量少了些,心剑宗也能稳秸成为弥沙星的最强实力。

    如此一来,哪怕紫刽英是一个私生女,她毕竟也是鉴心老人唯一的外孙女,更是罕见的修道天才,小小年纪已经越同侪成为了元婴中期的修士。能够和紫刽英成亲,实实在在是一桩大好事。但是,古邪尘幻化的外尘子执意要和紫刽英退亲。。。

    对外尘子溺爱过度的外灵奇、外干机以及外尘子的娘亲沈樗茜同时作难了起来。

    和鉴心老人唯一的外孙女成亲,对灵器宗的好处极大。但是古邪尘执意要退亲,这该如何是好?

    冷眼望着为难的外灵奇、外干机和沈樟茜,古邪尘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他顺着这股子火的势头大叫道:“好,好,好,你们不肯退亲,我也懒得去见那凶蒌娘,我去闭关,我去闭关总可以吧?

    抓起床边的一裘长袍筠乱襞在身上,古邪尘蹬上两只软靴大步走出了精舍。

    他一边走一边大叫道:“巡天队的差事帮我辞了 !我也不稀 罕i&天队那点奖励,第一次出去巡守就碰到了 真魔入侵,我有几条命去和他们玩闹的?”

    外灵奇忙不迭的叫道:“辞了就是,辞了就是,巡天队那点奖励算得什么?本来就是让你去历练历练,尘儿你不愿意去了,辞了就是,辞了就是。”

    外千机在旁边补充道:“巡天队规矩倒也森严,就这样辞了却也难看,就说尘儿重伤不起,一直在静室疗养,这样就没人说闲话了。正好尘儿要闭关修炼,这些天少出去见人就是。”

    沈槽茜更是想得周全,她笑道:“何止是不好见人? 最近真魔闹得凶,弥沙星到处都有那些小门小户的被攻破了山门,所有门人都被屠杀一空了。尘儿在家里蹲着,也更安全!”

    顿了顿,沈樟茜赞许道;“尘儿经历了一次劫难,倒是学得聪明了,这个借口找得好!”

    冷哼一声,古邪尘头也不回的朝灵器宗闭关的‘鼎珍阁,走去。他大叫道:“给我备上充足的材料,这次我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不炼出传说中的先天法宝,我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回头看了外灵奇一眼,古邪尘咧嘴笑道:“给那凶婆娘说,她要是等不起我,就赶紧退亲了嫁人。嘿嘿,我非要炼出先天级法宝了,才会娶亲的!”外灵奇呆了呆,嘿嘿笑了几声。

    外千机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的在旁边说道:“父亲,这也是一个好借口。先拖着看看?”外灵奇冷笑了几声,他缓缓点头道:“那就拖着看看?”

    顺理成章的给自己找了个闭关修炼的借口,古邬尘一路熟门熟路的解开了鼎珍阁内外的无数禁制,大步闯入了鼎珍阁最核心处的炼器密宣。他大叫大嚷的让灵器宗在这里值守的执事弟子将灵器宗所有的炼器典籍都搬了过来,又从库房中调集了无数的珍贵材料,这才乐滋滋的尝试起了炼器。

    有 了灵器宗全部的炼器典籍,古邪尘轻轻松松的就掌握了这个宇宙比较高深的关于阵法和禁制的运用。以前的那个外尘子虽然性格恶劣,很有 点纨绔倾向,但是他在炼器方面也是一把好手,所以才得到了外灵奇的那等溺爱。

    有了 从外尘子灵魂中得到的炼器知识做基础,以古邬尘圣人的境界,灵器宗 全部的炼器被他迅的消化,并且和他所会的炼器法门融会贯通,展出 了更加高深精妙的炼器之道。

    “原来如此,这个宇宙的材料和法则,都是那样的独特。”

    在静室中静坐了三天后,古邬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循着灵器宗的典籍指引,他已经顺利的融入了这个宇宙,在某种意义上,他现在才算走进入了这个宇宙,初步接触到了这个宇宙的真正天道法则。

    灵器宗的修炼法门很是奇妙,乃是借炼器之时,成形的法器散出的那股灵气修炼。所能炼制的法器越强,修炼的进度就越快。如果每天都能炼制出一柄上品的仙器乃至极品仙器,灵器宗的修炼度将会远弥沙星其他各大门派。

    只是如今的灵器宗内,以外灵奇的修为和手段,他也要耗费半甲子的时间才能炼制出一柄上好的上品仙器。反而是低级的仙器,在灵器宗已经能做到量产了。

    这个宇宙的各色材料品 质太好,只要略微精通炼器之道的修士,就能轻松的炼制成下品仙器。灵器宗的炼器之道倒是高明,理论上他们是能炼制出威力更强的极品仙器,就算是先天法宝也是有把握的,也就是扑灵奇的修为不够所以炼制上品仙器才如此的 困难。

    也因为这个宇宙的材料品质太好的关系,这里 随意炼制一柄法器就是仙器级的好货色,而仙器之上就是先天法器。

    无论是金丹期的修士还是大罗金仙级的修士,他们炼制出 来的都是仙器,所以为了分清仙器的品质,从灵器宗的典籍中得知,这个宇宙的仙器被划分为三境九品八十一等。

    三境者,天地人三个大境界。起码是大罗金仙精心炼制的仙器,才能列为天境。地境者,一般太乙金仙和金仙炼制的仙器,就是地境的 品质。人境的仙器,就是寻常修道者和普通天仙炼制的仙器。

    而每一个境界的仙器,又分上中下三品,每一品按照从高到低分为第一等到第九等 一共九个等级。

    一般修道者 所谓的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也就是人境中的上品和中品仙器罢 了。

    如今灵器宗内,外灵奇有着中阶天仙的境界,以他的力量,努力的熬炼一下,也能够炼出人境上品第一等的上好仙器来,这在弥沙星,就算是一等一的炼器大师了。

    对比灵器宗典籍中的记载,再回想外尘子记忆中的这些资料,古邬尘只能暗笑沮涠神领地中的那些修士不知道死活。弥沙星是最弱的一个星球?这里有太乙金仙级的高手,说不得也有金仙级的存在。扑灵奇这样的天仙也不在少数,女恭国的一众修士,不就是来送死的么?

    冷笑了几声,古邪尘衡量了一下外尘子的修为,金丹巅峰的水准,借助灵器宗内的炼器鼎炉和从地心引来的纯阳地火,应该能炼制出人境下品第二等到第三等的仙器来。当然,这是不够的,对于古邬尘的计划而言,这是远远不够 的!

    沉吟片刻,丢开脑海中那些千头万绪的想法,古邬尘一门心思的坐在了静室中的炼器鼎炉面前,引动了引 白地下的纯阳地火。紫青色的地火呼啸着从鼎炉中喷出,静室内顿时一阵热浪翻滚。

    随手取了几块材料丢进了鼎炉,古邪 尘聚精会神的开始了他在这个宇宙的第一次炼器。

    简单的印诀,粗陋的手法,古邬尘按照讣尘子记忆中的手段,一步步的循着他应有的水准炼器。第一柄飞剑出炉,人境下品第三等的粗恼货色,也就比倏腿星女恭国常见的那些飞剑好上一点而已。

    第一柄飞剑就耗费了古邪尘三个月的时间,炼制出来的,却还是这样粗陋的家伙。

    第二柄飞剑在两个半月后顺利出炉,这次出炉的飞剑品质比第一柄有了少许提高,炼器的度也快了不少。看似只有半个月的提升,但是对于炼器师而言,缩短半 个月的炼器时间,这证明他在炼器一道上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第三柄飞剑,耗费了两个月。

    第四柄飞剑,又耗费了古邪尘三个月,但是品质提升到了人境下品第一等。

    第五柄飞剑出炉,还是耗费了三个月时间,品质却稳定在了 人境下品第一等。随后是第六柄,第七柄,第八柄。2。

    时间迅流逝,当古邬尘铸成他炼制的第一百零八柄飞剑时「他耗费的时间只有九天,而炼出来的飞剑品质达到了人境中品第五等的水准。三境九品八十一等,每一等仙器都比下一等仙器综合评定强上两倍左右。

    人境中品第五等的仙剑,比人境下品第一等,就强了三十余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飞跃。

    有意招来了灵器宗的执事,让他们将一百零八柄仙剑带出了静室,随后古邪尘又关上了静室的大门。

    早就等候在静室外的外灵奇 几乎是抢一样从执事弟子手上接过了古邪尘炼制的仙剑。

    一柄柄的仙剑望了过去,外灵奇欣然拈须长笑,不断的点头赞颂灵器宗后继有人。笑着笑着,外灵奇骤然惊骇失色,抓住最近炼制的三柄仙剑只顾呆呆的愣。

    这三柄飞剑总体的思路还是灵器宗的炼器法门,但是在细微之处,已经生了奇异的变化。

    其中一柄内嵌的加飞行的阵法从七重嵌套变成了九重熹 套「这就在没有改变飞剑冶炼难度的情况下,让御剑飞行的度增加了 三成左右,综合评定指数也就骤然提升了倍许。

    另外两柄飞剑也是如此,一些小小的改变,却让飞剑的品质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 1这。oo

    饶是外灵奇见多识广,却也为古邬尘表现出来的奇异之处弄得作声不得。

    看这三柄飞剑上的奇思妙想,这分明就是一鞑炼器宗师的表现!

    但是外尘子一贯以来在炼器上面虽然有天分,但是炼器之时一贯循规蹈矩,和他平日里为人的作风大是不同。难不成,外尘子突然开窍了么 ?

    外灵奇正在这里诧异呢,静室内突然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波动。

    这是突破金丹期结成元婴时 才有的法力波动!

    静室中的‘外尘子,赫然突破了金丹期,结丹了。

    外灵奇简直要被古邬尘弄得疯了过去,他正想要潜入密室看个究竟,猛不丁的外干机匆匆的奔了过来。外千机的额头上尽是汗水,一脸说不出的狼狈。和朴尘子定亲的未婚妻紫刽英,带着一个英俊男子上门退亲来了。而且言语之中,煞是不客气,更已经打伤了两个灵器宗的门人。

    外灵奇顿时大怒。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