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突变


本站公告

    塞纳河,一条游艇懒散的靠在岸边一条石阶边。

    几名身穿休闲服的彪形大汉一字儿排开坐在河岸上,懒洋洋的举着钓鱼竿,锐利的目光则是朝四周乱扫。他们身边毫不掩饰的放着几个鼓鼓囊囊的枪套,高能速射突击步枪拗黑的流线型枪体就这么从敞开的枪囊口暴露无遗。

    这些人的后面,河岸绿化带的一株大树上,一个双耳极大的年轻人笑呵呵的坐在一株大树杈上,一边喝着香醇的老酒,耳朵就好像雷达发射器一样轻微的转动着。一支全副武装的身穿大力神改进型作战铠甲的突击分队有如一堆雕像,纹丝不动的站在绿化带的树丛中,他们手上都扛着小型战舰上使用的一百二十毫米口径的高能粒子炮。

    游艇的船头,一个穿着花短裤双眼灵动有神的年轻人坐在一个小木凳上,笑呵呵的拎着一柄古色斑斓的刺剑,Q不转睛的盯着河水中游来游去的鱼儿。猛不丁的他身体向下一探,刺剑宛如一道厉电刺出,就必定有一条游鱼被刺-穿了脑袋丢进船头的一个木桶。

    这年轻人双眼虽然盯着水里的鱼儿,但是偶尔他眼皮一抬,双眸中神光四射,那锋利至极的目光好似能穿透一切。

    游艇宽敞的主舵内,古邪尘手指如风的在一台多功能综合通讯器上点击着,大量数据信息在光幕上瀑布一样流动,旁边的三块小屏幕上,赛圣、般若、摩诃正对着古邪尘喷吐自己肚子里的苦水。

    般若还好,他只是抱怨了一下如今他们控制的两颗行星外敌军重兵压阵,他缺少足够的弹药补给。

    摩诃就好似深闺怨妇一样,絮絮叨叨的对古邬尘提出了近百条要求,他惨兮兮的对古邪尘‘哭诉’自己兄弟两个在第十三连星上浴血奋战的艰苦历程,‘哭诉’自己等人是如何顶着地球联邦远征军部的强大压力,将所有的军队强行统合在了自己手中……最后,摩诃很干脆的对古邪尘提出:这里缺少女人,已经浴血奋战了两年多的兄弟们需要女人,一古邪尘能否给他空投起码十万名妓女去第十三连星。摩诃尤其提出所有妓女必须是巴黎市地下娱乐城最有名的那几个会所的红牌古邪尘摇摇头,默不作声的关闭了属于摩诃的那块光幕。摩诃的身影立刻从般若的那块光来上冒了出来,古邬尘叹息着将属于般若的那块光幕调成了静音,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赛壬的汇报上。

    赛壬鹄脸色有点苍白,周身隐隐有黑气缭绕,他的汇报很简朴-,但是无不是惊险到了极点。

    从赛壬奉命带领特勤局异能者大军支援第十三连星星域开始,到赛壬继承了墨涅莫的传承为止,赛壬将这两年来的事情事无巨细、毫无保留的向古邬尘汇报了一遍。古邪尘和赛壬的目光透过光幕汇聚在一起,赛壬的目光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古邪尘的目光中则充满了对赛壬的赞赏和安慰。

    如今十三连星星域的分据状态和赛壬继承了墨涅芬的力量有着直接的关系。

    那天赛壬得到了墨涅莫的传承,他立刻带着数百名哈德沃防务公司的界士和近万名特勤局的异能者杀上了黑索金王子的指挥部。一通乱战,黑索金率领的罗曼王国禁卫军损失惨重,原本已经受到重伤的夜行者更被赛壬打断了双臂,但是夜行者诡异的攻击和强横的力量,也让赛壬受了不轻的伤势。

    眼看地球联邦军就要全歼黑索金的全部军力,罗曼王国前罗曼骑士团团长狂天使率领一支精锐的罗曼军队突然出现,赤龙王也带着一支幻族大军出现在战场上。狂天使、赤龙王、夜行者三人联手重创赛壬,幸好有般若的佛门禅功保命,才让赛壬魉强逃脱。而赛壬的拼死反击也重伤了夜行者,击伤了赤龙王。

    形势一片大好的罗曼军突起内讧,狂天使辣手偷袭,重伤赤龙王,当着数十万罗曼士兵的面勒令赤龙王跪倒在地向霍尔挲姆家族谢罪。禀性凶娈的赤龙王亡辛:互、击,同样重伤的夜行者联手赤龙王反抗狂天使,结果双方两败俱伤狂天使率领己方军队逃窜,赤龙王、夜行者也带着吓呆的黑索金逃离第十三连星。

    黑索金掌控的军力已经无法威胁般若和摩诃控制的战区,却足以对其他星球的地球联邦军造成毁灭性打击。在黑索金的指样下,在夜行者和赤龙王两大凶神的帮助下,罗曼军队势如破竹歼灭了两颗星球上的联邦军队。

    联邦军中效忠教廷和诸神联盟的将领立刻集中兵力,严防死守己方控制的地盘。教廷天使和诸神联盟黑暗生物公然加入战争,立刻稳住了他们战线,和黑索金率领的罗曼军队对峙。

    原本般若、摩诃很可以趁机攻打罗曼人控制的星球,收服一部分领土,但是他们刚刚攻下了第十二连星,教廷六$}天使茨特就发现赛壬传承了墨涅莫的黑暗天使之力,茨特立刻悍然命令下属的联邦军对赛壬、般若、摩诃率领的军队发动进攻。

    幸好在这之前几天,茨特和岗格鲁率领下发动了对道盟大宗师的偷袭,虽然偷袭得手,就连昆仑掌教和终南掌门都身负重伤,可是茨特和岗格鲁等人的伤势也不轻松。茨特派遣的教廷大军刚刚对第十三连星进攻了不到一刻钟,岗格鲁就兴致勃勃的带着一批黑暗生物踹了教廷大军的屁股,三方一通乱杀,还没分出个结果,罗曼军又到了。

    黑索金本来想要趁地球联邦军内乱时捡个大便宜,没想到正打成一团的三方一看到罗曼人,就好像发狂的公牛一样全部的力气都对上了黑索金率领的舰队。又是一通乱打,结果几方面也没损失多少实力,只是被这纷乱的战局吓得不敢轻举妄动,结果就保持了某种和平姿态,一直和平到古邪尘车人归来。

    不过这所谓的和平也只是相对而言。

    在这过程中,罗曼老国王病亡,功勋值最高的黑索金顺利接掌王位。在继位大殿上,狂天使突然出现大闹了一通,据说还打死了几个黑索金身边的得力将领。这让罗曼人很没有面子,因为罗曼人的新王登基大典,是利用实时信号向地球联邦和罗曼王国直播的。最后还是万神殿大祭司出现,勉强说和了双方,但是黑索金作出了多少妥协和让步,就不为外人知了。

    数月的纷乱战斗,教廷、诸神联盟偷偷摸摸的就将两百亿地球公民用秘密制造的移民飞船转移到了十三连星星域。也不知道他们和罗曼人达成了何等妥协条件,罗曼王国动用了自家的大型战舰和移民舰帮助他们移民,这才在敏月内转移了两百亿人口。

    在人口迁徙过程中,让.乔安和赫.科姆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就是因为他们的相互配合,这才瞒过了毒狼的监察,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将两百亿人弄出了地球。当毒狼发现欧洲、非洲、南北美洲的能源消耗和物资消耗都发生了巨大的波动时,教皇国和诸神联邦已经在十三连星成立,他们控制的联邦军和联邦议员就顺势成为了两个新成立国家驻地球联邦的使节这就是古邪尘回到地球前,这几个月9!i所有风风雨雨。

    “原来如此!”古邪尘摇了摇头。教廷和诸神联盟在地球联邦的潜势力巨大,当茨特和岗格鲁这些非人种族的强者控制了这两个组织,想要做出什么事情都是轻而易举的。教皇国和诸神联邦的成立,以地球联邦的实力,也是根本无法阻止的。

    “你的伤怎么样了。”琢磨了一番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可能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以及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在这次的风波中应该如何行事的方针策略,古邪尘带着几分关切的询问赛壬。

    赛壬点了点头,他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只是他虽然继承了墨涅莫的全部力量,可是想要彻底的融合吸收这股力量,他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初步估计,没有三十年以上的时间,他不可能掌握墨涅莫的力量十三十年,这还是建立在他自己努力修炼不断增强自身的基础上。如今的赛壬,大概就相当于一个化神期初期到中期的实力。

    沉吟了片刻,古邪尘微笑颔首道:“明白了,兄弟们再熬一段时间,过一阵子,我给你们送点好东西过去。

    两年多时间,赛壬、般若、摩诃等一批兄弟依旧紧紧的团结在一起,依旧按照古邪尘的吩咐坚持不懈的行事,这是一批可靠的兄弟。如今的古邪尘算得上是财大气粗,对自家的兄弟他是不会吝啬的,各种宝物、丹药、功法等都要好好的给他们挑选一批。更重要的就是,要给他们一批强力的战舰——只要有三五条改装过的超级母舰坐镇,管他什么教皇国、诸神联邦、罗曼王国,都不敢胡乱动弹。

    沉吟了片刻,古邪尘用通讯器将自己的一丝打算传送了过去。赛壬接收了古邪尘的计划,当即得意的微笑起来这一段时间,他们可被欺压得苦了,几乎是被三方压着打,如今总算有了出气的法子。

    丢下手上的通讯器,古邪尘舒舒服服的朝沙发上靠了靠,静静的打量着站在船舱岫冷汗已经打湿了面孔的古玉女古玉如低眉顺眼的垂着手,不安的看着面沉如水的古邪尘勺异样的沉默过了足足有一刻钟,古玉dW忠于承受不住这种怪异的压力,他谦卑的弯下腰,陪笑道:“我出来的时间太久了……

    打开身边暗格,古邪尘抽出了一瓶陈酒。拿着瓶子灌了几口酒,古邪尘淡淡的说道:“没关系,我派了人在外面盯着,整个巴黎市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睛里、耳朵里,如果有人要找你,他们会发现的。

    古玉如眼珠动了动,他显然不相信古邪尘的说法。不过,他也不敢反驳古邪尘的话,他低声下气的说道:“那,您招我过来,是为了?”

    沉默了一阵,古邪尘又喝了一口酒,这才问道:“古绝尘带着你们,已经檄去了第一星?”

    古玉女。急忙笑道:“是,那颗星球已经被改名为梵蒂冈!”顿了顿,古玉如又补充道:“因为兽祖又将整个古氏集团献给了教廷,成为教皇国的御用军火生产商,所以他老人家道被册封为圣徒,如今是教皇国的军备大臣。”

    ·呵呵’笑了几声,古玉如舔了舔嘴唇,很有点得意的说道,“我现在是教皇国财政院的司铎主教之一。”

    “喔?了不起!”古邬尘咕哝道:“这老家伙,他总是很会投机”

    哼,枯骨神君收了个好徒弟,活该!”

    冷笑了几声,古邪尘冷笑着问道:“想不想当教皇?给你十秒钟考虑!”

    当教皇?当控制整个教皇国行政大权的教皇?古玉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跪倒在地上,他眉开眼笑的对古邬尘磕了三个响头,“您这话真是问得奇怪了。如果能当教皇,那自然好……嘿,别的不说,就说那些清修院的女教士……啧啧!”

    斜睨了古玉如一眼,古邬尘取出了一片淡黑色的玉符,喷了一口本命元气上去,将玉符化为一团淡黑色的氤氲之气。指点着古玉如咬破舌头吐出了一点本命精血融入了这团黑色的氲氲之气「古邪尘小心翼翼的将这团黑气打入了古玉如的身体。

    古玉如只觉身体一紧,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好像都穿上了一层透明的紧身衣,一种被束缚、被拘禁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安。

    “这是三十三天仙人‘保护’自家妖仆的仙禁牌,有了他,除非有人比炼制仙禁牌的人厉害数倍的神通法力,否则没人能窥视你的灵魂,没人能看清你的真正力量。”古邬尘笑着对古玉如说道;“你放心,如今这宇宙里,不会有比炼制这块仙禁牌的那人更强的存在。”

    淘出一粒两仪夺天丹送给了古玉如,又给了他一份不错的修炼法诀,古邪尘淡淡的吩咐了几句,就将欣喜若狂又恺惴不安的古玉如打发了出去。如今联邦地下城市群中,教廷和诸神联盟正鼓动了信徒暴动「毒狼已经调动军队开始暴力馈压,古邪尘准备在这里送古玉如一份功劳。

    这些暴动的信徒,未来最好的下场也是被流放去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的流放星。如果古玉如能够在这些人被逮捕后顺利地将他们送去十三连星,这份功劳想必又能增加一点他身上的光环,能够在教皇国的高层心目中留下更深的印象。

    古玉如离开游艇后,贝尔,亚当斯从隔壁船舱溜了进来,他朝古邬尘行了个礼,很熟练的从暗格中拎出了一瓶酒,拔出瓶塞喝了几口。

    “记住刚才那小子了?”古邬尘问了一句。

    “记住了!”贝尔.亚当斯笑道:“教皇国财政院司铎主教,地位不高,实权很大。我会通过他将我们的人塞进去的。”

    古邬尘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道;“局势复杂啊!打,还是和?”

    沉默了一阵,贝尔低声咕哝道:"打还是不打……老板,您能对同族下狠手么?”

    呆了一下,古邪尘用力的摇了摇头。盘算了一阵,古邪尘苦笑道;“全力向教皇国和诸神联邦渗透q尽量避免大规模战争,减少人类的伤亡■0要打,就打那些背后长翅膀的鸟人,还有那些浑身黑毛的野狼!”

    ·卡嚓',古邪尘手上的酒瓶冻结、碎裂,顷刻间化为一绫粘稠的冰晶滴下。冰晶还没碰到船舱地板,就被古邬尘大袖一挥从舷窗卷出。

    穿着黑色风衣,头上扣了一顶鸭舌帽的黑杰克好似一只受惊的地老鼠一样钻进了船舱,他十进门就脱下帽子,朝古邪尘毕恭毕敬的鞠躬道:“老板,能再见到您真是太好了。实话实说,我还真以为您完蛋了!”

    古邬尘拎起一瓶好酒砸向了黑杰克,他笑骂道:“就这么盼着我挂择么?嘿,少罗唆,有正经事找你。”

    给黑杰克身上也打了一片仙禁牌,古邬尘和黑杰克嘀咕了一通,用力濯下了半瓶酒的黑杰克就和来时一样,小心翼翼的窜了出去。

    贝尔倾听了一阵古邪尘对他的安排后,也离开了游艇。

    古邬尘拧开一瓶!9正要喝上两口,坐在船头上刺鱼的千里眼突然窜了进来。

    “上尊,有人在调戏芙雅女王和瑾小姐,他们人数众多,还动用了兵器。

    古邬尘呆了呆,坐在树杈上放哨的千里眼也一溜烟的窜了回来,他急声道,“上尊,有人在调戏芙雅女王和瑾小姐,他们言语极其难听。

    古邬尘气得眼角直跳,他大叫了一声,带着两人急匆匆的窜上了河岸。

    数十辆重型磁悬浮战车呼啸驶来,绿化带小树林内的那支三百人规模的突击分队急速冲出,古邪尘大叫了一声,带着一行人火速离开。

    香榭丽舍大街上,刚刚和毒狼签署了两国盟约的芙雅,冥和瑾的确碰到了麻烦。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