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只手擎天(2)


本站公告

    ‘哇’的一声,白衣主教张口喷出了三十二颗牙齿仰天就到。教廷的神职人员就是这样无奈,他们的肉体和普通人差不多,若是不动用圣力,外力很容易对他们造成伤害。古邪尘这一记闷棍又快又狠,打得白衣主教直到昏迷了过去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硬生生吃了这个亏。

    掂了掂麒麟印,古邬尘对着那悚然而动的教廷和诸神联盟的人冷笑道:“真要和我动手?”

    一名诸神联盟的狼人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古邬尘的问题,他的身体急速窜高,迅速膨胀到了三米高下,浓黑的长毛从他皮下急速生出,这狼人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挥动起长达尺许的利爪朝古邬尘当心抓了下来。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古邪尘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左手长袖随意一挥,飞瀑袖神通带起一片绵绵水波呼啸而出。

    五十几个教廷和诸神联盟的人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飞瀑袖卷起,细小的葵水阴雷在水波中不断炸响,炸得这些人浑身上下到处都炸开了片片血花,眨眼的功夫这群人就被丢到了会场的大门口,周身骨骼筋脉寸寸碎裂,只是勉强留下了一条性命。

    已经达到虚境境界的古邪尘对能量的控制力已经到了大巧不工的境界,这一袖卷出,飞瀑袖的暗劲不仅震碎了这些人的筋脉、骨骼,更破坏了他们的能量核心。除非有比古邪尘强大数倍的高手不惜耗费本命元气为他们疏通经络重铸能量循环,否则这些人就算养好了外伤,也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废人,今生再也不能和人动手了。

    在芙雅.冥惊讶的目光中,一直在她面黄表现得斯文儒雅、风流佣傥的古邪尘卷起了太阴法袍宽大的袖子,抡起手上麒麟印,大步冲到了联邦大会场正门前,狠狠的一印轰在了大门上。

    一声闷响,两扇大门整整齐齐的从门框上脱落,重重的砸进了合场。

    烟尘喧天,门框上半截儿墙壁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原本喧哗有如菜场的大会场突然死寂一片,场内将近两千名上下议院的议员和联邦各部的官员整齐划一的转过头来,愤怒的看向了拎着麒麟印走进会场的古邬尘。

    坐在主席台上的毒狼先是一惊,随后狂喜,一个忍不住,毒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差点没把面前的长桌给掀翻。

    良久的沉默,古邬尘眯着眼睛扫过了会场内的联邦议员和各部官员,不由得心里一沉。

    将近两千名联邦议员,其中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身上穿着白色或者银色的长袍。其他的联邦各部官员,除了军部的大半将领依旧穿着联邦的黑色制服,其他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联邦官员也都穿上了白色和银色的服饰。如此看来,联邦大半的高层都已经是教皇国和诸神联邦的人,不再承认自己是联邦的子民。

    “抱歉,门前有狗挡道,打狗的时候不小心把大门给震翻了。”古邪尘‘嘿嘿’冷笑道,“当然,做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联邦公民,损坏的公物是一定要赔偿的。请把账单寄给哈德沃防务公司财务处,他们会把修缮大门的款项拨过来的。”

    一名联邦上议院议员猛地跳了起来,他指着古邪尘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你放肆的地方?滚出去!卫兵,卫兵……

    古邪尘狠狠的将麒麟印朝那胡须头发花白的老议员砸了过去,一声凄厉的惨嚎,老议员被打得从座位上飞起,半边脸被打得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他的模样。手一指,麒麟印‘滴溜溜'飞回了手中,古邪尘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诠?”

    一名下议院议员气愤的站起来,他怒吼道;“他是……

    古邪尘手一指,一道灰白色葵水阴雷轰出,那议员被炸得飞出数十米,胸口一阵血肉模糊,眼看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冷笑几声,古邪尘傲然道:“他是什么东西我不在乎,不要让这些小喽罗在这里浪费时间,找几个够份量的和我说话。”

    ·轰’,就好像一群麻雀飞进了大会场,身穿白袍和银袍的联邦议员们纷纷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对古邬尘戟指呵斥。

    古邪尘冷酷的扫过这些议员,突然放声长笑。笑声中,会场的屋顶突然被数十道狂雷轰穿,密集的电光有如雨点一样倾斜而下,一千多名议员每人都中了一道闪电,一个个被电得浑身焦糊直冒黑烟。狂风卷着暴雨从大会场破碎的屋顶冲了进来,眨眼的功夫会场内就积起了寸许厚的雨水,刺骨的寒气随着水雾喷了进来,屋顶破碎的大洞外只见电光乱闪,滚滚雷霆一声接一声的在头顶炸响。

    在那疯狂肆虐的风雨雷电声中,古邬尘冷傲的声音响彻全场:“我说过,这些喽罗就不要拿出来蹦达,找个能做主的出来!”

    毒狼‘呵呵’一笑,原本憔悴不堪的脸突然变得红光油润,他欣欣然坐回了座位,翘起二郎腿哼起了小调。一看到古邪尘,他就知道事情有了转机。

    一看到古邪尘如此毒辣不留余地的出手,他就知道亚洲道盟终于有了动静,自己的靠山就要发力了。

    踏着地上焦糊的不断扭动抽搐的躯体,古邬尘大步走到了主席台前,轻巧的腾身到了主席台上。

    很黍热的朝毒狼拱了拱手,毒狼大笑着朝古邬尘还了一礼。

    随手抓起毒狼面前的麦克风,古邪尘大声叫道:“教皇国的使节团,诸神联邦的使节团,给我滚出来!不要让你们的这群狗腿子在台前跳窜,惹急了我,立刻全面开战。”

    会场的角落里,大概有三百多名分别身穿白、银二乜长袍的男女占据了会场最偏僻的两个角落,听了古邪尘的话,一名身穿红袍的教廷主教慢吞吞的站起身来,他冷笑道:“全面开战?地球联邦有这个。

    又是麒麟印带着刺耳的啸声破空砸了过去,‘啪嗒’一声,红袍主教喷出了满口大牙,味着血仰天就倒。

    古邪尘冷笑道,“不要和我说废话,来个能主事的人,大家摆明车马说条件就是。”

    良久的沉默后,教廷和诸神联盟的阵营内分别站起了一人。

    教廷那边站起来的,是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轻人,他昂着脖子大声说道:“我是教皇国驻地球联邦特使古玉如。”

    诸神联盟那边站起来的,是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手持黄金手杖,很有绅士风度的金发男子,他很温和的朝古邪尘微微鞠躬行礼,微笑道:“尊敬的古邬尘阁下,我是诸神联邦驻地球联邦特使,兼诸神联邦首席财务官杰克,也许您听说过我的绰号,人家都叫我黑杰克!”

    古邬尘怪异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目光复杂的看着古邬尘。

    过了许久,古邪尘才突然大笑起来,“什么黑杰克,我认识你么?那叫古玉如的家伙,我是你什么人!”

    古玉如呆了半晌,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苦着脸低声下气的说道:“您是我大爷!”

    满意的点了点头,古邬尘放声笑道,“怪孙子,你居然混上了教皇国的特使?唔,看样子你的能耐不小。这么说起来,古氏集团也已经跟着教皇国走了?古绝尘,是死心塌地的为教皇国卖命了?”

    古玉如挺起了骀膛,他笑道:“是的,古氏集团如今是教皇国御用军火商,教皇国最强大的一千三百条六翼天使级重战列舰,就是古氏集团出品。教皇国三千万英勇战士的所有军械,也都是古氏集团制造。

    顿了顿,古玉如看着古邪尘说道,“曾祖父已经召开家族大会,将您驱逐出宗谮,所以。

    古邬尘瞪了古玉如一眼,他冷笑道;“闭嘀,给我坐下!”

    古玉如乖乖的坐下,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手绢,用力的擦拭了一下额头,好像他已经被古邬尘吓出了一身冷汗。

    毒狼的眼睛眯了起来,教皇国居然有一千三百条六翼天使级重装战列舰?这个情报很重要。教皇国有三千万地面军队?唔,这应该不包括他控制的欧洲、非洲两大军区的联邦军,这三千万地面军队应该是教廷新武装的军队。他用眼角金光扫了古玉如一眼,看起来,这小家伙是古邪尘的人嘛,很乖巧妁小家伙。

    冷笑了几声,古邪尘看向了黑杰克,“诸神联邦让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黑杰克轻咳了一声,他很干脆的说道,“既然您如此肆无忌惮的下手,那么我们就扯开了说吧。”

    顿了顿,黑杰克将诸神联邦的计划全部给报了出来。

    首先,诸神联邦指使他们控制的联邦议员尽可能的在联邦议会内给毒狼添乱,力求让联邦不能正常的运转。

    其次,用民主的名义,发动联邦民众攻击劳民伤财、穷兵黩武的联邦军部,力求让毒狼离开联邦军部主席的宝座,竭尽全力打击毒狼一脉的军事将领,最好让联邦军在没有一个得力将领可用。

    再次,用民主的名义,发动联邦民众联名上书,要求妙民去天堂一样的十三连星。初步目标是起码再从联邦迁徙一百亿以上的子民。同时让准备迁徙的联邦公民挤兑联邦银行,彻底扰乱联邦金酤秩序,能留下一个多破烂的烂摊子,就留下一个多破烂的烂摊子。

    最后,用民主的名义,发动联邦民众要求提前召开联邦百万代表大会,投票表决让教皇国和诸神联邦取代地球联邦,进而彻底肢解地球联邦,篡夺地球联邦的所有遗产——各种战略储备物资、研究院、军工生产线以及久经战火考验的联邦精锐军队。

    说白了,两个使芊-团的最终日标就是肢解地球联邦、分割地球联邦,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宗教帝国。

    “你很坦白!”古邪尘赞许的看了一眼黑杰克。

    黑杰克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膀,他笑道,“当您用如此直接和暴力的手段出现,我就知道您身后的势力要有大动作了。既然如此,我们这些小人物根本决定不了什么,我为什么不坦白一点呢?”

    古邬尘赞许的挑了一根大栅指,“赫,科姆斯很有眼光,你甚至可以算得上很睿智。”

    黑杰克笑了起来:“当然,我为科姆斯阁下帮了一点点小忙,所以他看上了我的能力。唔,睿智算不上,我只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招了招手,挥动了一下手杖,黑杰克身后诸神联盟的人纷纷起立,他们怒视了一眼古邬尘,跟着黑杰克朝会场的出口走去。

    “带上你们的这群狗腿子!”古邬尘叫住了黑杰克,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议员。

    “谁管他们死活!”黑杰克头都不回的冷笑道,“这群无能的废物现在已经没用了,当道盟决定参与这次游戏的时候,他们就彻底没用了。现在要看三方高层的对话,这些无能的小人物,别想我在他们身上花一根铜板。

    冷哼了几声,黑杰克叽里咕噜的嘀咕着离开了会场,所有人都听清了他的叽咕声,“一群废物,送去医院每个人起码要花费数十万医疗费,这几百个废物,岂不是要花费近亿的医疗费?他们还是死了的好古邪尘看向了古玉如:“你呢?”

    古玉如飞快的跳了起来,他朝古邪尘点头哈腰的笑道:“你忙,您忙,我不打扰您了。”

    匆匆的带着教廷的人朝会场大门走去,古玉如用力在一名上议院的议员脑袋上跺了一脚:“废物,我也觉得,不应该在你们身上浪费钱。”

    联邦部门身穿白色和银色长袍的官员纷纷起立,就要跟随黑杰克和古玉如离开。

    古邪尘冷哼了一声,喝住了这群人。

    “将你们手上的所有权力移交,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离开联邦总部的咕■候突发车祸。”古邪尘看着这些额头都被冷汗浸湿的联邦官员冷笑道:“既然你们已经不承认自己是联邦子民,你们就不再拥有联邦部门的权力。转移你们的权力,或者你们死后我们重新挑选你们的继位者。”

    各部官员呆了呆,他们默不作声的取下了自己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将自己部门的行政权限交出,随后加紧步子走出了会场。

    这些官员心里明镜般透亮,正和黑杰克说的那样,道盟的宗师不出,教皇国和诸神联邦还可以发动议员和民众给毒狼制造一点麻烦,但是古邪尘如此强势的出现,证明道盟的大宗师们已经蠢蠢欲动,未来的事情就和他们这些棋子没任何关系了。

    下棋的人就要正面抗衡了,棋子们如果还不知趣,下场就和地上水汪里泡着的这些议员一样,无非是成为弃子。

    看着那些官员狼狈的离开了会场,忠于地球联邦的议员和各部官员们纷纷起立,掌声宛如雷霆般响起。屋外的狂风暴雨也凑趣,风雨骡然离开了大会场,再没有一点水飘进来,而雷霆声却是益发的响亮。

    “老哥!”古邪尘转过身,朝毒狼伸开了双手。

    毒狼‘哈哈’大笑着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古邬尘。古邪尘的个子比毒狼高了许多,毒狼用力的字啊故邪神腰上抱了几下,这才发现情势有点难看,急忙一甩手退后了几步,用力的握住了古邪尘的手,“我的好兄弟啊,你这一来,我才算有了点底气。他们怎么说?”

    古邬尘知道那个‘他们'是指谁,他冷笑道工“师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大概旬日之日,就有他们的好看。”

    茨特和岗格鲁联手偷袭道盟大宗师,以茨特虚境巅峰的实力偷袭,昆仑掌教、终南掌门都受了重伤。但是有了》国华送去的那些仙器,不要说一个虚境巅峰的茨特,就算是那些熬过了几次天劫的散仙,这些心高气傲的道盟大佬们都敢和他们斗上一场。

    毒狼狂喜,他仰天欢笑道,“妙啊,受了他们这么久的鸟气,只要祖师他们能出手,大不了内战而已!老子怕他们坐在毒狼身边的联邦军部将领们双眼一亮,论起搞政治,他们不是让,乔安指使的这些议员的对手,要是说起打仗,一百个让,乔安绑起来也比不过毒狼麾下的这群凶悍战将啊古邬尘抿着嘴笑道,“就算内战,我们也不怕。芙雅,芙雅,芙雅!”

    古邪尘心情大好,他一连叫了三声芙雅。芙雅,冥带着几名雅菲克军官大步走了进来。

    毒狼久经人世,一眼看出了芙雅.冥身上那种和常人迥然不同的气质。他惊讶的问道:“这仅是……

    古邬尘挥手朝大会场屋顶一点,一片寒气冲天而起,屋顶上几个巨大的窟窿被冰块封得结结实实。他指着一脸严肃的芙雅,冥笑道:“星盟四星级文明雅菲克王国现任女王芙雅.冥陛下,唔,也是我的女友○”

    顿了顿,不等毒狼他们反应过来这个星盟和雅菲克王国是个什么意思,古邬尘又继续笑道;“我已经在星盟为我们地球联邦登记入册,我们才是太阳系乃至银河系唯一合法的人类国家,按照星盟‘星际联防法案',当星盟加盟文明受到外星文明侵略时,星盟所有加盟文明必须无条件帮我们反抗侵略。”

    芙雅,冥冷冷的说道工“按照星盟星际联防法案,雅菲克王国愿意无偿为地球联邦提供一百套大型防空系统,如果地球联邦同意,本国以及本国的盟国可以提供志愿舰队帮地球联邦反抗侵略。”

    毒狼愣了好半天,他呆呆的看着芙雅,冥问道:“星盟?雅菲克王国?这是……

    古邬尘走到大会场一角,将一枚存储芯片塞进了会场的播放仪。光幕从会场顶部垂下,关于星盟和雅菲克王国的一些基本资料出现在众人面前。古邪尘用最快的速度介绍了一下星盟和雅菲克王国,随后重点就转到了他带回来的超级母舰和罗曼战舰上。

    “我们需要大量精锐的士兵和熟练的操舰人员。”古邬尘看着嘴巴都快能塞进一个鸵鸟蛋的毒狼和联邦将领微笑道,“我们将能组建起一支不弱于星盟五星级文明主力军团的太空舰队。

    教皇国?诸神联邦?暂时让他们蹦弹吧!”

    ·哟呼~~~’,毒狼猛地大叫了一声,兴奋的跳了起来,和身边的几个牛高马大的显然出身俄罗斯族的将领跳起了欢快的水手乔。

    蹦跳了好一阵子,毒狼才兴奋的冲钉了芙雅,冥,他热络的握住了芙雅.冥的手笑道,“女王陛下,欢迎来到地球。哎,这些客气话就不说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家人”我是古邪尘这小子的大哥,以后他敢欺负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我饶不了他芙雅,冥矜持而有礼的回应了毒狼的好意,而一旁的瑾则已经将毒狼看成了人生的大敌一不许古邪尘拈花惹草,那她怎么办?

    联邦军的将领们波动得都快窒息了,古邬尘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是他们这群暴力狂最喜欢的超级战争武器!超级母舰,超级战舰,这简直就好像一群脱得光溜溜的大美女被丢在了一群色鬼的面前,将领们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们恨不得现在就从古邬尘手上抢过这些战舰。

    有了这样的战舰,有了这样的舰队,教皇国算什么?诸神联邦算什么?这些人类的叛徒,一定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甚至和人类纠缠了敌百年的罗曼王国,也是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的时候了风雨飘摇的地球联邦,本来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偏偏古邬尘回来了,他就好像一双擎天大手,一把将这崩乱的局势穑住了。

    当然咯,手段是残酷了一些,不过看着那些浑身焦糊倒在地上挣命的联邦议员,怎么就这么让人快意呢?

    古邬尘也在打量这些眼看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的联邦议员。

    琢磨了一阵,古邬尘才冷笑道工“逮捕他们的所有亲眷和亲属。治好他们的伤势,从明天开始,全联邦所有新闻频道滚动播放他们的发言。教廷和诸神联盟的立国行为是叛国行径,地球联邦绝对不承认这样的分裂主义行为。”

    毒狼拊掌大笑,“妙极,这里几乎集中了全部的联邦议员,只要他们众口一词,我们在政治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愚民可欺!”古都尘很不客气的说道,“让留在地球的三百亿老百姓相信,我们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前途,更好的未来。我们控制着天堂星,我们控制了十三连星的两颗,我们未来还可以获取更多的行政星,跟着我们走,才有前途!”

    毒狼颔首道:“不错。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我们需要新的联邦议会主席。我打仗是一把好手,可是在卖弄口舌方面……”毒狼看着古邪尘干笑,不要说毒狼,就他身边就战不到一个可以担任联邦议会主席的人物。

    沉吟了片刻,古邪尘提议道,“我提一个人选怎么样。

    毒狼点头;“说古怪的笑了笑,古邪尘低声笑道:“地球联邦议会泛亚洲区地方议员。00肖雨声。”

    “肖雨声?肖家唯一混政界的子弟?”毒狼沉吟了一阵,笑着点头道:“嗯,他是自己人,又是玩政治的,让他顶上也不错。”

    古邪尘和毒狼相视一笑,两人重重的握了一下手。

    就这时候,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挂着上校军衔的年轻人踉跄着冲进了会场。

    “元帅,巴黎、伦敦、东京、纽约、墨尔本、多伦多等地下城市圉,数百万百姓暴动。”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