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九 纯阳


本站公告

    "焦飞亦是心思灵敏之辈,立刻就明白过来,乔馗根本就「斩破七凰界。甚至他不用任何推算之法,也立刻就猜到了,乔馗这是要把阿须驼龙王救出来。

    虽然焦飞并不知道乔馗这么做有什么理由,但是他只须知道乔馗的目的,便自知道该怎么做了。三派联合,如今已经是一体,他这个时候收手,也要面对七凰怒火,毕竟救下了阳神榜上那么多人。焦飞想也不想,一声清喝,河洛天书飞出一十九座大阵,一起落在乔馗身上,这一十九座大阵一起运作,顿时把乔馗了法力生生提升了一个境界。

    这手法术,乃是他参悟纯阳仙根,领悟出来的法诀,此时以河洛天书的法力激荡,威力更大。乔馗本来便只差一步,就能踏足纯阳,无神法力都是合道级数的翘楚,得了这股助力,未央剑阵的威力骤然增强了五倍以上,只是一斩,便突破了天凰镜的拦戬,四道夹杂毁天天地之气息的剑光,一直破入了七夙界大陆的最深处。

    七纹界原本形如鸡子,但是给乔馗这一剑,就如把鸡蛋的壳狠狠敲了一记一般,顿时出现无数虚空裂缝。焦飞微微皱眉,正要把自家的小乘魔法演化的咒灵分身一起收回来。七政界被乔馗斩破,其内的生灵必然都要灭绝,他这么做也算是功德无量。

    甚至焦飞都已经通知了自家的儿子和徒弟,这就要下手,做那件大事儿。

    就在此时,七夙界虫另有数股元气弥漫出来,竟然把乔馗的剑光撑住,焦飞不知乔馗是什么心思,他到是大吃一惊。这一次反攻七夙界,依仗的便是七凰都没得空,不会出来正面应敌。若是真个把七夙激怒,以创世七凰的法力神通,不消说,此番来的三个纯阳,就算是老丘,斗法胜,太玄丈人之流归来,也要大大的吃亏。

    便在此时,一直都在七凰界外牵制夭凰镜的钟神秀,一声轻吟,连身和天地玄黄玲珑塔合二为一,法力竟似突破纯阳级数,化为一道横亘千万里的玄黄剑气,宛如长龙,横着狠狠一切,斩在七凰界的底部-登时把七夙界最根底的一十九层冥狱斩破。

    焦飞亲眼看的一头八首老龙,蜷曲了身子,但是仍有十余万里长短,猛然睁眼,顿时虚空如昼,宛如双日并升,忽然闭眼,亿万光辉收敛,便有复黑暗虚空。这头八首巨龙双眼开阄八次,便有一杆长幡从冥狱的最深处飞了出来。

    这杆长幡上有五条五彩巨龙盘绕,喜一条都昂扬激荡,身长万里,气势之雄;比焦飞所见过的任何一头龙王都要雄烈。

    “这就是五帝龙幡么?原来这杆龙幡居然有五头无灵,怪不得能压在先夭五太之上,排名第十一。”

    焦飞瞧得分明,知道这五帝龙幡竟然有五头无灵,每一头元灵都是一十八重先天神禁所化,等若五件先天纯阳至宝,故而才有无匹威力,能够压在河洛天书,一气化神鼎,天地玄黄玲珑塔,太素炼形旗,阴阳太极钟之上。

    “阿须驼龙王出世,必然要跟七凰一场恶斗,这般争斗,我可插手不来。还是让师秀和药师,把……人都接出来,赶紧遁走为上!”

    焦飞性子严谨,早就思虑到了这般可胀,预留了逃命手段和诸多准备,七凰界中早就没有他的亲人和朋友,亦无同门,但只有一人是他放不下,方才他让虞药师持了阴阳万剑无形葫芦,焦师秀拿了河洛天书一道先天神禁所化的法宝分身,就是为了这一刻预备。

    焦飞这边才自要发号施令,一直都隐藏在七凰界最深处的两团世界,忽然光明绽放,有无穷梵唱之声,焦飞还未动什么念头,就有一殷庞大佛力,把他送出去亿万里之外,什么法术道力,法宝,道种都排不上用场。

    焦飞心头大骇,正自要运使九鼎阴阳挪移虚空大法遁回去救人,便看到毕生也难以忘怀的一个场面。虚空中被乔馗和钟神秀联手斩破的七凰界,忽然收缩起来,天夙镜不在对抗钟神秀的剑光,威力也不知怎么忽然大增,镜光翻转,强行罩定了才自脱困的阿须驼龙王。

    然后便见得两团佛光,各自蕴藏着一个大世界,正是佛门的极乐天境,永恒净土。这两大世界一飞出来,就放出无量佛光,极乐天境,永,净土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佛子,一起念诵经文,汇聚亿万佛子的法力,浩荡佛光,竟然把破损的七夙界缓缓修复,不旋跬就恢复如初。

    七凰界不住的缩小,焦飞心切之下,一声断喝,河洛天书咸合全开,八道先天神禁威力合一,已经抵得上一位纯阳道尊,九鼎阴阳挪移虚空大法遁破虚空,已经强行闯入了七夙界。

    极乐天境,永恒净土之中的佛门二祖,五大圣僧,几乎在同时跟焦飞的神念兜搭上来,一股股意志传递入来,焦飞还未来得及消化,也不知佛门哪位出手,一轮乌黑的圆盘飞出,只在七夙界中一兜,焦师秀和虞药师全都被此物兜住,飞入了焦飞手中。

    焦飞得了佛门二祖的机宜,立时明白过来,七凰界将要发生什么。饶是焦飞见识过无数大场面,亦心头震骇,忙把法力一振,还想往里闯去,把朝思慕想的那人抢了出来,但佛门二祖法力何等强横?只是佛光大炽,把他重又推出七凰界。

    不光是他,钟神秀,乔馗,风后,乃至一直都未出手的元气道人和桀沌道人,都把被佛门的法力排斥,再也驻足不住,被一股无形的庞大发力,推开到了数十万里之外。而七夙界的缩小,几乎无有止境,越来越小,焦飞眼瞧着这座本来能够容纳数以亿万记生灵的世界,变得小如芥子,最后轰然一声,彻底从这一界消失,顿时目瞪口呆,不知这一战怎会有如此出人意料的结局。

    几乎在须臾之后,七凰界消失地方,便飞出了数十道光辉,这些光辉都极强烈,夹杂着无匹威压,分射八方,其中有两道直奔焦飞面前。

    焦飞只好把河洛天书飞出,想要略略抵挡,便即让开,但是这两道光辉被先天清气一阻,便停顿了下来,现出了本体,竟然是一面奇异的光镜和一杆有五条神龙缠绕的长幡。焦飞刚才还见过这两件法宝,正是夭凰镜和五帝龙幡,他骇然不知所措,但手上却快,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把这两件法宝馈压到了虚空劫之中。

    焦飞之所以敢如此做,是他忽然发现,这两件纯阳法宝之中,元灵已经不在,各自只得一道先天神禁在内。当然五帝龙幡乃是五条神龙各有一条,比之前的威势,已经差之甚多。

    焦飞原本便曾想过,若是自己的虚空劫能够镇压一个纯阳元神或者纯阳法宝,便有望突破先天道种,喟屯阳道胎。但是他也自觉此种可能实在渺茫,元神合道。何馈压的住纯阳之物?

    那时候,焦飞无论如何也料不到,会有这么两件失去了元灵的纯阳至宝,根本不懂得反抗。

    虽然他还是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既然有这般好处,焦飞如何肯轻轻铝过?虚空劫收了天夙镜和五帝龙幡的空壳之后,全力运转,只要在这瞬息之间,便要突破到纯阳元神。

    焦飞这边才得了好处,便有无数遁光自四面八方而来,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五位道尊。

    一位古服高冠,须发皆白的道尊做歌曰:“天夙入世我得道,他证不朽我纯阳。老道后来欲居上,却叹晚造化不二让。”

    这位道尊一出,赶来此地数以万记的道人,尽皆沉默,就连另外四位道尊也不多言,只让他先。这位道尊笑眯眯的瞧了焦飞一眼,虽然远隔千万里,却也犹如当面。他笑了一笑道:“此后七夙界三千大道将有许多位子空出来,你这黄脸小子可得许多好处。天凰把阿须驼龙王也夹裹了去,河洛天书便为此界第一纯阳法宝。”

    这位道尊一步踏出,似乎整个宇宙虚空一起晃荡,登时有数十位道人一起飞出,扑到这位道尊身边,焦飞也是有眼力的人,瞧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一派掌教,开创一派道场的人。这些才一扑近,那位道尊便一声喝,在虚空中迈了七步,便自从这一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位道尊才是,便有一个英风锐气,看起来最为年轻的道尊喝了一声道:“但凡我斗法胜门下,可愿跟我另创一界者速来!”

    焦飞忙把郭嵩阳,苏乾秀,罗公远等人放了出来,这些人身边虚空一荡,焦飞知道那是山河鼎的法力,正自揣想间,却见七口山河鼎一起飞来,都落入了苏乾秀怀中,这才见得许多人一起飞近了斗法胜老祖。这位老祖一声大喝,双手一张,竟然撕裂了虚空,带了麾下千百弟子,一起飞入其中,焦飞眼尖,便见得其中有郭小山,苏相等本派老祖。此时他已经明白,这几位道尊早就证道元神不朽,只是被天凰占了造化之位,所以才不能离开这一界。

    如今天夙炼化七夙界圆满,自开一界,有了物种,这才施施然离去,空处了位子,这些道尊亦都来突破元神最后一层,带了门人弟子脱身而去。不消想,虽然跟随他们的弟子,不过数十,几百人,但这些人必然有法子,把门下弟子用什么法宝装了,一起带走。

    焦飞眼瞧着另外两位道尊先走破开无尽虚空,这才幡然醒悟,有些凄恻,但也有些古怪的情绪。被他馈压在虚空劫中的天凰镜和五帝龙幡,都被抽空了先天神禁转世,只是留下维持纯阳不灭的一道,又无无灵主持,不过片刻就已经转过了十万零八百手劫运,开始演化新的劫运出来。

    焦飞此时已经知道,这虚空劫演化十二万九千六劫运,便会自动中止,自己也会有此证道纯阳。尽管此番虚空劫演化劫运,非是十年八年可成,但是一旦踏上这一条道路,焦飞便再无忧虑,只差功夫火候罢了。

    太白剑宗诸人,此时也都赶来此处,不过他们并未追随任何一位道尊而去,而是借了钟神秀和乔馗之力,收了十余道光辉,这些光辉都是七凰突破,不能带走的纯阳法宝。不过焦飞也不贪这些东西,他现在只是想,这些道尊尽皆去后,这一界该是什么模样?

    待得最后一位道尊,这位道尊全身都罩在一袭长袍之内,他却不曾带了任何人,只是瞧了焦飞一眼,嘻嘻笑道:“你的女人自抢了出来,我的却跟野汉子跑了。我们走了之后,这一界便是五庄观,太白剑宗和你们天河剑派的天下,龙宫不出十万年,那几头老龙也要契家带口来开,玄宫和武宫早就荒废了,皇宫也没得什幺人。你可要记得照拂老儿的浮黎星道场。”

    焦飞得了太玄丈人许多好处,但却是今次才见到这位道尊,慌忙拜倒,太玄丈人呵呵一笑,一步踏出,便永不回来。

    许多赶来的修士,跟五位道尊并无干系,只是来抢纯阳法宝。

    但元气道人早就把五庄观的虚空林海散布开来,桀沌道人亦用星辰之门拦击,倒是以这两位师徒所得最多。此时见得五位道尊都走掉了,元气道人仍旧不肯现身,只是把遁光一卷,便自遁入虚空之中,直奔中央星河飞去。

    太白剑宗前后也未了数人,钟神秀头上悬了天地玄黄玲珑塔,瞧了焦飞一眼,也呼喝一声,带了太白门人一起遁走,倒是乔馗默默瞧了七夙界消失的地方,最后摇了摇头,说了一声道《“鬼祖一路好走,你跟着七凰,亦是个好结果。”他把头顶一拍,现了未央剑阵,五杆幻神级数的法宝护身,也跟上太白诸人,飘飘荡荡的是了。

    虽然还有其他散修,想要争夺,但是见得焦飞头上的河洛天书,梭巡良久,也各自分头散去。

    七凰界这一场,人人都有所得,但焦飞却也不明白,究竟自家是得了什么,还是终究失去了某个牵挂。

    他在七凰界散下的小乘魔法演化的佛陀,心魔,天魔,道祖「虽然隔了一界,仍有微微感应。焦飞知道,若是自己修炼到元神不朽,或者可以分化一绫意念,穿梭去七夙界,但是现在却不能。

    “天高地远,野风浩荡,乘六气,驾青龙,梦会神女,可知樊焦飞一声长歌,收了天河剑派诸人,虽然罗公远,苏乾秀,郭嵩阳等人都是他前辈,但是焦飞却知道,从此之后,天河剑派在这一界的根基,乃至太玄丈人的浮黎星道场,都要以他为尊,再也不是当年一个只知道努力修炼的小道士了。

    千般法术,无穷大道,我只问一句,可得长生么?何为仙真,只在逍遥,道在心中,但求痛快。(仙葫完)

    pA:大家一定很惊喜,仙葫经过漫长的两百六十万字,终于完结新书《焚天》一一书名为完d美d国d际池宇峰大当家亲定,今日午时发于纵d横d中文,就是梦入神机,无罪,方想,柳下挥,烽火戏诸侯,更俗,习惯呕吐,罗霸道等人去的那个地方。

    谢谢诸位读者大大一直以来的支持,只是我有太多不争气,新书仍旧为一本仙侠,希望诸位能够喜欢。

    洞中金蟾生两翼,鼎里龙虎赉云光。一剑驾驭千万里,踏云便要是八荒。

    这是俺给新书做的简介,不甚工整,方家莫笑。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