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八 破局


本站公告

    侨馗见得风后发话,却也不来竞争,道门这边已经走脱了四人,他也不妨先把机会让给风后,碎祖,太阴,烛日这些人族老祖。

    白羿公乃是二十七祖中法力最弱的一位,毕竟二十七祖天资不同,但也有元神合道的修为。风后,雒祖,太阴,烛日等人,见焦飞抹去元神法身之辈的阳神榜烙印如呼吸般轻松,便想知道,他能否对付无神合道之辈。

    当年七凰创下了七十二路神魔真传,也只有娲凰第一批所造的二十七祖尽数学全了,也是因为这批人盘踞了数十钟大道,魔门才少有能再度合道之人,只得五帝先后突破,还不全是靠了神魔真传。

    白羿公身为二十七祖之一,也是学全了七凰所创的七十二路神魔真传之人,虽然他证道最晚,已经没得什么好大道可去相合,但亦自有不同凡响的法力。出手便是一大片黄云,黄云之中,有无穷瘟疫毒气,焦飞见得这一大片黄云,也不由得微微吃惊,这一片黄云剧毒无比,却跟他所修的五瘟总咒有些接洽。

    “本来这五瘟总咒,还有未能演变的奥秘,这位老祖不知是谁人,居然有如此道力。

    这一片黄云剧毒无比,晃眼就扩大了去千百倍,若是旁的元神合道之辈,还要担心自家真气被这一股万毒黄云污染,侵蚀法力,焦飞却也怡然无惧,仍然用虚空劫一兜,把白羿公笼罩了进去。白羿公劁也运使道法,飞腾变更,但是他哪里知道,焦飞这虚空劫已经修炼到了元神合道级数的极限,共有十万零八百劫运,可以笼罩数十万里虚空,有无穷奥妙,故而仍然是一罩收入。

    只是焦飞这一次却不放白羿公出来,任由劫运把这位二十七祖之一,镇压在虚空劫里面。虽然虚空劫已经修炼到了他目前道力的顶峰,除非他道行再进一层,威力不会再有变更,但多留一些积累,日后突破元神纯阳,也有更多把握。焦飞又不认得白羿公,当然没那么多好心,只是化去阳神榜的烙印,却没有把他放出来。

    风后,雒祖,烛日,太阴等二见到这种情况,都是橄做一愣,并不持续谴人出去斗焦飞。乔馗可就再不客气,把道家各派之人先后催促出去,焦飞是来者不拒,但凡元神化身,元神法身之辈,都是转过百余劫运,便即放出来,送去了河洛天书之中。乔馗手下各派的真人,晃眼就只剩下了三个,却都是元神合道的修为。

    这些人也算是一派道祖,若不是被困阳神榜,足可在四大星宫,中心星河开辟道场的人物。他们见得焦飞动手,也大约猜度出来焦飞的法力高低,知道自己等人虽然修道年久,却也不见得斗得过这个年轻人,各自使了眼色,便有一个一身火红道袍的道人飞了出来,他才一飞出,便是万金头火鸦环身乱飞。这些火鸡俱是上古异种,天然带有太阳真火之威,虽然每一头也不过炼气第九层境界,只是偶然有几头才突破元神之境,但一组成了阵法,威力便自不同。

    焦飞见得这位红袍道人用的道术颇为熟悉,便不禁想起自己当初,冒充火鸦观的火鸦道人,还收了虞过这个最终没能踏入修炼之途的徒儿,往事回想,不禁唏嘘,虚空劫便不曾演变威力,只是收在身边护身。

    这位红袍道人正是火鸦神君,他当年修成元神,不多久就被拘禁上了阳神榜,在人间连个道统也留下,平日里也无人上来探望他,也不能指望还有晚辈弟子,修成厉害道法前来营救。此番也是搭了一个好运头,这才有脱困的指望。

    只是受了阳神榜的法则络束,他并不能留手,把自家豢养的万余头火鸦一起放出来,结成了万里火鸦大阵,不须臾间,就把天都烧透。饶是这里只是阳神榜幻化出来的世界,却也尽显这位火鸦道人身手的不俗。若是放在外面,这火鸦大阵一放了出来,最多三五日,就能把一座星辰炼化成飞灰。

    焦飞之用虚空劫护身,那火鸦神君的大阵便也奈何不得,两人斗法了两三个时辰,火鸦神君正自有些烦躁,生怕这个黄脸皮的少年道人斗不过自己,让自家出不去阳神榜。但是转眼间,他就骇异的创造,自己的火鸦大阵威力似乎弱了两三分。

    这火鸦阵乃是火鸦神君证道的法门,他自然了如指掌,这位红袍道人只略略观苓,便自创造,却是自家的火鸦,不知怎么少了几头。

    火鸦神君暗暗忖道:“是了,我这火鸦大阵用的是上古异种,他这是想要跟我收些利息,私吞了去几头。也罢,只要能留些种子,只要我脱困出去,最多花上些时日,还能把这些火鸦造就出来,便任他做手脚罢!”

    焦飞暗暗运用虚空劫,收取火鸦道人的火鸦,也是因为火鸦道人道法太高,若是匆促馈压,只怕虚空劫一时锁压不住,被他从里面烧透出来。他的虚空劫是馈压的修士法宝越多,这些修士道力越高,法宝级数越强,威力便越大。

    除了跟自己有些瓜葛之辈,焦飞便没打算让其他人从容脱去,至少他也要把这些人馈压在虚空劫里,形成新的劫运,助他日后证选纯阳,这才会把人放出来。他费尽心思来救的本来就只是天河剑派的人,其他人顺手救了,怎都要讨些利益,放不算白fo焦飞知道,这阳神榜上能人甚多,自己的虚空劫若是一气镇压的太多的人,恐怕被人破去,故而方要先削弱火鸦神君的一身道法。

    火鸦神君虽然也不是没有转过这个念头,但是他如今身在砧板之上,只看人家愿意下刀也不,根本没得资格讨价还价,不旋中文书库踵,火鸡神君的万余头火鸦,就被焦飞一气都馈压了。焦飞先运转劫运,把这些火鸦尽数炼化,这才把虚空劫一起,一样收入了其中。

    那白羿公虽然法力不俗,但是焦飞逼他去转过几番劫运,也就彻底馈压在虚空劫中了。但是这火鸦道人法力却非「冈2般,同为元神合道,他可比白羿公厉害过许多倍。焦飞做出一副吃力的模样,大模大样的盘膝坐在大日羲凰宫外,风后,雒租,太阴,烛日等人也不知他底细,只道焦飞法力还是有限,都不出去斗他,放任这黄脸的年轻道人,把火鸦神君生生祭炼。

    火鸦神君在虚空劫中,早知道是上了恶当,但是他也没甚手段能把消息传递出去,待得转过了几千百次劫运,火鸦神君只感到这虚空劫中到处都是敌人,有些敌人法力也不输与自己,为了掩护自己,只能竭尽全力出手。他也不知道虚空劫的奥妙,出手全力回击,把自己布火鸦阵剩余的火鸦全数祭出,又布了一座火鸡大阵,却不知道,他越是跟虚空劫相斗,便越是深陷其中。

    焦飞消费了半日时间,便把火鸦神君彻底馈压,这才一脸轻松的复又起身,这一次风后便当仁不让,把麾下除了二十七祖之外的妖圣,魔门弟子,全数驱赶了出去。这些人大多只是元神法身,元神化身之辈,却有一个亦炼就了元神合道的法力。

    焦飞见状,也不慌张,把河洛天书祭出,先把那个元神合道的妖圣馈压,然后这才把其余人等一并送入了虚空劫-里。

    这一次他就不肯做主放人了,只是运用一缕神念,先去问过了郭嵩阳真人,这里面哪个跟他们天河剑派相熟,哪一个人品不错,得了郭嵩阳真人指导之后,焦飞这才把有数的几个大妖放了出来,也一并送去了河洛天书之中。

    乔馗见焦飞馈压了二十七祖手下诸多大妖,魔门众人,这才转手来对付那个元神合道的妖圣,这才微微一笑,对剩下的两个元神合道之辈说道:“待会我等一起出手,你们跟我一起,绝对不可离开太远。

    那两人一起大惊,叫道:“乔馗真人,这个少年虽然法力高妙,但是毕竟修道年浅,凭他的法力如何能够反抗我们三人一同施中文书库展手段?尤其是乔馗真人你法力如此厉害,一口万剑葫芦,斩魔杀神,就算元神纯阳之辈也不易搪塞,他万一被我等合力杀逝世,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岂不就轻轻错过?”

    乔馗默不作声,半晌才嘿然一笑道:“你们若是不愿,我亦不勉强,我这可就要出手了。”

    焦飞这边才把那头妖圣侦压,乔馗就轻轻一喝,元神化为一口小小的葫芦,飞出亿万道剑光,向着焦飞逼了过去。

    焦飞刚才馈压了一个元神合道的妖圣,虚空劫正有些吃力,见状登时吃了一惊,虽然一样把虚空劫祭起,却留了三分神,随时可以把河洛天书转来反抗乔馗的葫芦剑诀。

    乔馗亿万道剑光一转,闯入了虚空劫中,就像是知道路径一般,自己顺着劫运变更,一一应劫,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把阳神榜的烙印化去,居然并未惊动虚空劫的法力。焦飞心头徽做一顿,便自明确乔馗这是在防御了他翻脸。

    也既是说,乔馗也并无把驱,能够从虚空劫中杀出来,这才要趁自己一个不备,抢先入这一局棋。焦飞当然不想暗害乔馗,毕竟外面还有个钟神秀在,若是这杀神一剑斩来,自己就算有河洛天书也反抗不住。谁让人家钟神秀,也有一件天地玄黄玲珑塔在手。

    两人都是算计精到的人,都不愿意落入别人把握,但也正是因为两人心思都是一般,故而焦飞也为禁止乔馗,乔馗遁出了虚空劫之后,也不去河洛天书中回避,只是仍然化为一个小小的葫芦,悬浮在大日羲夙宫之外。

    这边乔馗才自脱劫,其余两人便觉察出不妙来,焦飞本来只是等人出来,这一次却忽然出手,河洛天书散落无穷先天清气,化为亿万太古文字,强行破入了大日羲凰宫,竟然直取风后。

    焦飞如何不明确,此番攻打七凰界,三派各有目标,天河剑派和太白剑宗的人都已经脱困了,就只差风后而已。至于其他格人能否脱困焦飞却管不及,阳神榜毕竟是羲夙的宝贝,他也不敢太过久留。

    风后虽然法力高超,在二十七祖中也可排入三甲之列,但是一来并不想真个反抗,而来焦飞这一次用的是河洛天书,非是先天劫运道种,运河洛天书乃是纯阳法宝,焦飞又自祭炼开了九重先天神禁,威力之强横il还在阳神榜之上。

    河洛天书落下,便把风后镇压,其余人都知道这非是坏事,并未出手,焦飞运用法力,把风后从大日羲凰宫中扯了出来,当下一顿足,化为一道白虹,元神带着先天劫运道种一腾飞入了河洛天书,不过片,风后便一声轻笑,说道:“几位还不赶紧出来?还兀自等些什么?”

    焦飞定了定神,正要思忖,再有人来,是直接馈压到虚空劫内,还是挑选一番,忽然阳神榜震动,焦飞觉察不多,也不肯有须臾迟疑,当下把河洛天书一振,先天清气落下,把阳神榜所化世界刷破了一个大洞,风后和乔馗跟着他一腾飞遁出来,竟然是谁人也不敢停留。

    焦飞和乔馗,风后,才自出来,就见阳神榜幻化成了一幅画卷,画卷上山川河流变更,栩栩如生,不知有多少风景。焦飞听得一声闷喝,便有一只金光残暴,形如鸟爪的大手抓篮下来。

    焦飞才不想跟羲凰斗法,当下一按河洛天书,就要硬闯出去,乔馗大喝一声道:“羲夙大人,我等并不欲追随尔等脱离这一界,你们时辰不多,何必空白斗法,耗费法力?”

    焦飞见乔馗把手一指,虽然他说的动人,出手却狠辣无比,阴阳葫芦发射亿万剑气,与此同时,另有四道极其凌厉的剑光竟然破空斩落,目标居然不是阳神榜,而是天夙镜。

    焦飞见此境况,顿时心头一震,明确了过来,知道自己微微上当,乔馗收集了那四口飞剑,不是要斩破阳神榜……未完待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