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七 咒魂合一


本站公告

    “这困金光,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修补元神?”

    玄妖道人心头稍有疑惑,便不放在心上,焦飞所赠的东西就算有什么机关,他自忖也能承受的起。何况数千团道心纯阳咒先后入体,他只觉得飘飘然,暖洋洋全身都舒服的紧,一丝异状也觉察不出来,反倒是有一种全新的法力,油然而生,似乎威力极强,比他原本的道法还要厉害。

    玄妖道人的炼丹之术,别是蹊径,自然是奥妙的紧,但是他的道法却也只是一般,说起来还真就未必及得上心魔大咒。尤其是他本身亦是元神高手,虽然成就元神取了巧,但毕竟本质犹在。被心魔大咒污柒之后,便即悄然变化。心魔大咒一旦突破那一层极限,化为无上心魔,实力便要突破至不可思议境界,和道家元神相仿,只是更家阴损一些。

    只是按照租神荼所创的法门,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炼成无上心魔的那一天,在那之前,就要被心魔大咒中的怨毒之气反o$$,成了神智全失,疯疯痛痛,只余本能的魔头。

    焦飞所用的心魔大咒,都被他用元蜃诀炼过,抹去了原本的的本我意识和诸多怨毒之念,精纯剔透,故而玄妖道人摄入体内,也不感觉有什么变化。

    随着道心纯阳咒送去玄妖道人吞噬的数量越来越多,焦飞亦渐渐感应到了六阳封神幡上的震动越来越明显,本来道心纯阳咒咒灵化为的一张淡金人面,此刻却渐渐变成了玄妖道人的模样。

    炼气士与无神之间,究竟有什么样一层屏障?

    这件事儿,谁也说不清楚,便是元神高人,也不能将之讲述明白,故而每一个想要炼就元神的修行之士,都要苦苦琢磨,独自堪破那一层屏障。

    焦飞心头澈做一震,眼见这团道心纯阳咒,身上气息碾:做一震,竟然突破了道基的境界,跃入脱劫层次,然后无数咒灵分身被吸扯到主咒灵体内,迅速弥补了咒灵分身境界提升所缺的元气。到了这个时候焦飞已经能感应的到,这头咒灵和玄妖道人之间已经缠成了某种玄妙的感应,两者之间相辅相成,玄妖道人恢复了一份发力,这头咒灵就跃升一层境界。

    眼看这自己六阳封神幡上那头道心纯阳咒的主魂,一路跃升到了相当于炼气第九层温养境界,道心纯阳咒的咒力,亦自转化为一种纯净的仙气,这已经是当初祖神荼也未炼成的境界,焦飞心中当真惊喜万分。

    玄妖道人猛然一声大喝,身上的金焰流转,震破了封禁他的先天五遁大阵,从焦飞的层层封印之下,强行突破了出来。天空之上猛然生成了一团光及千里的大漩涡,天地灵气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化为一层层的浓密云气,漏斗一样倾斜而下。把妖殿之上防护的海眼,硬生生撑大了开来。

    庞尉和五古上人,许广平等人,都各自骇然。庞尉还算是知道一些元神大成之时的征兆,心中古怪道,“焦飞师弟就算得了什么奇遇,也不可能突破两层境界,直接炼就元神。莫不是他出了什么差池?他是我带了出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须没法跟掌教的郭师伯交代。

    庞尉杞弈星诀一催,合身无量星海,这位天河星道场的三代首席大弟子,为了把焦飞救援出来,可真豁尽了全力,当他穿下密室的时候,正好玄妖道人刚刚冲破了焦飞的数层大阵,这妖道不但脱困而出,且又恢复了颠峰时期的法力,心头畅快之极,把手一挥,便是无穷金光烈焰,把庞尉的护身星光打的明灭不定,无量星海被抵在半空,竟然不得落下。

    玄妖道人只觉得这人法力虽高,自己却能任意玩弄,呵呵笑道:

    “正好我最近琢磨,要祭炼一种灵丹,以炼气大成之人的精血为引,最有奇效,且拿下你炼丹算了。”

    焦乇忙喝道,“前辈不可,这乃是本人的师兄,不是坏人来的。

    玄妖道人狞笑道:“便是你的师父吞此,我一样杀了。你这小子刚才居然敢围住我,看在你助我恢复法力的份土,呆会留你一个全尸。

    庞尉听得这名道人乃是大敌,忙喝了一声道:“焦飞师弟不可留手,为兄快抵挡不住了。”

    焦飞背后的六阳封神幡抖了三抖,无可奈何的说道,“前辈既然不念情面,晚辈也只好请前辈上我的六阳封神幡来走一遭了。”

    玄妖道人正要运使法。忽然全身的元气大震,身不由己的往六阳封神幡上飞去尸狍头大骇,慌忙运使法力,虽然能略略抵御,但是仍然止不住往六阳封神幡上落下。他忙喝道:“六阳封神幡是什么东西,居然能牵制本道爷,看我的法力破你!”

    玄妖道人勉强镇压全身要造反的法力,扬手便是一团丹气飞出,这乃是他当年祭炼的一种奇丹,排名犹在百损丹之上,名曰五火飞焰丹,出手就是一团火海。玄妖道人的一身法器,便是无数中奇门妖丹,这一出手,本拟焦飞定然要抵御,甚或避让,自己便可从容运使法力,镇压焦飞在自己体内设下的禁制。

    焦飞呵呵一笑,担手一招,这团火海便自又复化为一团金灿灿的丹丸,被他随手收了。

    玄妖道人见之大骇,忙把身上祭炼的百余种当作法器使用的妖丹一起飞出,但是他怎知道,这些法器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自家。

    玄妖道人全身的法力都被迷心纯阳咒侵染,这些法器自然要受到焦飞的遥制。

    玄妖道人这才知道,焦飞送的那一团团金光,非是什么好物,正要再做挣扎。六阳封神幡上的那一头道心纯阳咒主魂,已经脱了六阳封神幡飞出,只往他身上一扑,就和玄妖道人彻底融合为一。玄妖道人再也撑不住了,一头落在了六阳封神幡上,嘴中不住的小杂种,黄脸贼,王八蛋,害人精的乱骂。

    焦飞呵呵一笑,也不去理他,只是试着把六阳封神幡摇动,发现这杆妖幡因为试了一头炼气第七层道基的主魂,阵法又不完整了,倒也有些头疼。他想要试试.这玄妖道人到地受了控制也没,便指挥了这老妖道在空中乱飞,试演诸多法术。

    玄妖道人被焦飞把六阳封神幡一摇,就自有些迷糊,摇了几摇,心神竟然有些混乱起来,这才大骇,奋力抵挡。但是他的法力尽数被道心纯阳咒侵染,当真是没得什么法力可用,只能任凭焦飞驱遣。

    可怜他也是元神高人,竟然被一个小辈驱赶了树蜻蜓,拿大定,倒劈叉,诸般杂耍,心里憋闷一起,更是烦糊涂÷焦飞试过一次,知道这六阳封神幡虽然能把玄妖道人控制,却也不能抹去这位元神高人的本我意识,这才暗赞一声道:“不愧是元神高人,法力果然不是凡响,任凭我怎么摇动,都没法撼动他的本我意识半分。如此这般想要问出收伏天魔化身丹的法门,可就有些难了……唉!看来只能哄骗,不能强逼,万一玄妖道人性子刚烈,也须不好落手。

    庞尉收了弈星诀,见焦飞用那杆古怪小幡收了玄妖道人,亦感觉有些古怪。他可不是陈大真,苏真这些焦飞的嫡传师兄,对这个黄脸小子知根知底,同时也不知六阳封神幡是百骨道人的嫡传家数。只觉得这杆小幡威力果然奇异,却也没想到这么一杆看起来五光十色,灿烂光明的玩意,居然会如此邪门。

    这位大师兄对焦飞笑道:“师弟这杆小幡倒是厉害,居然就能擒住此物?这也是玄妖道人留下的一种丹么?”

    玄妖道人厉喝一声,叫道:“我才不是丹,我乃是…···咿咿呀呀,呜呜呜十一一十一一”

    焦飞抖手收了六阳封神幡,笑道:“我也不知他是什么,也许如师兄所说,果然是一种奇异的妖丹,只是不知怎么开了灵识,和那天魔化身丹一般。”

    焦飞想了,知道镇压天魔化身丹的法门尚未到手,有些不大托底的说道:“只是小弟祭炼了五种仙丹出来,便被这东西从摄形镜中飞出,一口吞了去,却并不曾问出如何制服天魔化身丹的法门。待我稍稍逼问一下,若是真个没有,也只有我们师兄弟去硬着头皮,强行制服那飞走的天魔化身丹了。”

    庞尉奔道了一声好,焦飞先把太虚法袍抖开,这才飞身入去,把玄妖道人重又自六阳封神幡中放了出来。他含笑道:"前辈如今可安好?”

    “我铪个辰!”

    玄妖道人大怒,但是焦飞也不忤怒他,只是含笑说道:“前辈有所不知,你留在密室中的三枚天魔化身丹,被我和师兄各自收了一粒,还有一粒似乎成了气候,自行飞走了。想要问前辈有个什么方法,把这粒丹药寻回来,我听说此丹已经伤害了无数生灵,造孽甚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