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三 乌贼王


本站公告

    焦飞离了淮河?后,赤鳞大鱼和灰白刻龙同了鳝太尉一起掌管水府,倒也把这五百里水路经营的好生兴旺。

    焦飞临走时曾传授了赤鳞大鱼和灰白蛟龙九字大日光明咒,这两头水族也都是数百年火候,只是不得正经传授,这才无法炼气入窍,得了九字犬日光明咒之后,虽然才是最粗浅的法门,修为也一日千里。

    况且还有个修为远在他们之工的稀太尉,三头妖怪知道自己修为都不足以震慑这五百里水路,倒也懂得互相提携之意,便如人间修士结成道友一般,你领悟的传授我,我领悟的传授你,三四年过去,赤鳞太尉和蛟太尉也都修炼出来人形,只是变化的不足,和稀太尉一般鱼头人身,总还是妖怪的模样。

    这一日,忽然听得水府外波浪乱涌,三太尉带了百余小妖一起冲了出乘,各持刀枪。焦飞忽然见到这许多水族,倒也吃了一惊暗忖道:“赤鳞太尉,蛟太尉能够化成半人半鱼,有了进境倒也罢了,怎么连水族也多了起来?若是我再有几年不归,这里怕是要熙熙攘攘成了一大家子。”

    焦飞虽然一走三年,但是容颜几乎未变,那赤鳞太尉和蛟太尉是得了他大恩德的,见了“老主公”回来,扑倒便拜,他们两个在稀太尉的教导下,还只是粗通人言,一时心情激荡,哽噎起来,竟然泣不成声。那稀太尉虽然是后被焦飞收伏的,但是他在李宫手下诸多为难,到了焦飞手下,便自由自在,心中也感焦飞宽厚。何况这个稀太尉是有眼力的,见到焦飞此番归来,似乎法力更强,自是半点疑心也不敢起,和赤鳞太尉,蛟太尉一样,扑倒在地。

    那些水族见了三位太尉如此,也都起趴下了。除了赤鳞太尉,蛟太尉,稀太尉这三头水族妖怪,其他的都还不能变化人形,只是勉强开了灵智,想要跪拜也不能,这般整齐的趴下,倒显得更加恭敬。

    焦飞一笑道:“诸位不必如此,快些起来,无有话要说。”

    赤鳞太尉和蛟太尉这才一骨碌爬了起来,把焦飞迎入了水府。焦飞取出了水府大总管的符诏,点了一回卯,把新来的水族都记录在策,这才开口说道:“我欲出海一行,尔等可愿跟随?”那赤鳞太尉,蛟太尉立时应了声好,他们对焦飞忠心耿耿,焦飞说什么便是什么,不敢有半点延迟。鳝太尉迟了片刻,也到了声好,只是他心中打了一回转圈,便慢了一刻…,显得不太齐整。剩下的水族自是更无异议,见三个领头的答应了,也乱哄哄的一起点头。只是这些水族都还不通人言,便散乱了些。

    焦飞呵呵一笑,把手一扬就有三色光圈落下,把这百余水族一起收入了工元八景符的四海境中,只留下了三个太尉。他对稀太尉一招手说道:“你守卫水府有功,我赐你一件兵刃,你要记得日夕操练,不得有误。”焦飞把得自浑天妖王神兵取了一件给他,却是一杆长枪。缓太尉听了大喜,手舞足蹈,顿首百拜,也被焦飞送入四海境中去了。

    剩下了蛟太尉和赤鳞太尉两个,焦飞知道他们忠义,比其他水族只是摄于他法力不同,便和颜悦色的说道:“我去了之后,这水府中的基业,也亏了你们守住。如今这里要暂时弃了,你们也不可气馁,我这里有两粒仙丹你们吞服下去,我再传授你们一套聚水诀,也要好生修为。”

    赤鳞太尉和蛟太尉这才知道,焦飞留下他们原来是给好处的。焦飞把两粒乾元…换骨丹赐下,又取了两柄神兵出来,给蛟太尉的是那杆画戟,给赤鳞太尉的是一口锯齿青铜刀。这两头水族妖怪把乾元换骨丹服了,各自按照聚水诀的心法打坐了两三个时辰,起来时通身骨节乱响,变化的人形更近似了些。他们本来就勉强打通了十来个窍**,得了道门的正宗心法和仙丹,修为顿时增长了近倍。

    赤鳞太尉本来点是一身红鳞,现在更红的好似透了一团火出来一般。蛟太尉本来鳞甲灰白,先也显色更纯了些,隐隐透出了一些清意来。

    这两头水族妖怪本就对焦飞死心塌地,现在忠勇更上一层。焦飞把这两个手下也收了之后,这才再次动身,回转到东海边。焦飞这次也不做什么,只是把手下百余水族一起放了下水,着三位太尉各自领了一队,令他们但凡是见到海中成精的妖怪,不拘生熟都要擒捉回来。若是遇工修为高明的,就要趁早回来报信。

    蟾太尉和赤鳞太尉也还罢了,毕竟是淡水鱼种

    到了大海里许多不便。那蛟太尉却是个、蛟龙的种子,虽然天生就有些品相不纯,可也还是龙种,回到了大海中,神通越发好了,比在淮河里要大工了许多。焦飞在海边等了三日,三头水族带队,也给他捉回来七八头海中妖怪,其中尤以蛟太尉功劳最著。

    焦飞虽然对三妖各有勉力,但是被他们捉回来的这些水族,也都不过是炼气第一层的修为。除了海中长大,身量比淮河水妖更长大些,也是是灵智初开,愚鲁不堪,就算懂得些东海水况,也不能指路。焦飞把这此海中水族也录工了淮河大总管的符诏名册,着这些土著带路,仍旧放回犬海继续去寻更厉害的妖怪。

    如此三四番之后,焦飞手下的水族已经有了一百五六十名,多了这些东海的水族妖怪带路,忽然有一日蛟太尉兴匆匆的回来禀报道:“主公!我们今日去探海,发现了一条乌贼王,这条乌贼王煞是厉害,只怕已经有了炼气第三层的修为,体型巨大宛如小山一般。我见不敌,便着手下儿郎围住,忙赶回来跟主公报信。”

    焦飞终于等到了这个好消息,忙叫蛟太尉前面带路,自家催了浪头在后面追赶。幸亏蛟太尉天生蛟龙,游动如飞,焦飞催浪的手段又了得,这才在那头乌贼王把围住了它的三五十名小妖打的“鱼仰虾翻”就要突围的当赶到了。

    焦飞想也不想,就把五百水蛇兵召唤了出来,组成了天蛇吞月大阵,一道天蛇妖气往下一落,就把这头纵横四海的乌贼王盘了起来。

    饶是这头乌贼王体如小山,力大无分哦,但是遇上了比这条五百水蛇兵妖气凝成的天蛇,纵然它触手多,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毕竟焦飞的五百水蛇兵,最低也是凝煞的修为,少数几个已经有了炼气第五层的境界,个个都比这条乌贼王修为高,五百个加一块来擒捉它,哪里还容得这头乌贼王乱动?

    焦飞把手一指,在浪头上喝道:“我欲出海,需要个识途老马,你若是愿意做我的前驱,便即点头,若是不愿,我也不来为难你,只送给这些手下吃了便罢!”

    焦飞这条件开出,那条乌贼王想了又想,忙大点其头,显是不愿意让焦飞“不来为难它”。

    焦飞也不客气,照旧取出符诏来,犯这头乌贼王的魂魄勾了去一小,半,这才收了天蛇吞月大阵。那头乌贼王也是个有见识的,知道被这符诏勾了魂魄,以后就再也不能抗拒符诏的主人,心中是百般不愿,但“贼”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也只能委屈应了,心中只是想道:“我这是撞了哪家的算星,好好的自在海中游玩,就被人强行勾去了小部分魂魄,收做了奴仆!也不知这黄脸少年让我带路之后,是会把我放了,还是做一锅乌贼汤。我在海中也活了数百年,这一身的肉可滋补”“”

    不过它又看焦飞还有许多手下,心头又暗忖道:“也许没事!看他说下水族不少,哪里有主人把手下都来烹饪的?”

    焦飞收了这条乌贼王,便开口问道:“你这头老无贼可去过什么地方,熟悉哪边的海域,还有姓甚名谁?都给我一一道来,看你可堪大用不能!”

    那条乌贼王知道没得打斗了,便把身一滚,化成了一个敦厚少年,只是略有些老成,瓮声瓮气的说道:“…小的名叫木恩,在这海里游玩了七八百年,到处都去过,主公要去哪里,我尽可头前带路。”焦飞听了大喜,忙把手指一按眉头,勾了那位海外散仙,荒木道人出来。

    焦飞两边勾通,详细的问了许久,这才定了出海的路线,他着蛟太尉去把另外两路人马召唤回来,等集齐了人手之后,只把乌贼王木恩留下,剩下的全部扔去了上元八景符中的四海境中,他费了这多手脚,才定了出海的事儿,心中畅快,也不把秘传大海鳅取出来,就那么催起浪头,跟着木恩一路出海去了。

    这在海工催浪的兴头,比在淮河里还要畅快,大海中水气浓厚,那是任何一条江河,一处湖泊也不能比拟的。饶是焦飞也算是在东海厮混了些时日,但他都是在近海处打转,这一次真的远行,又有乌贼王木恩在旁指指点点,述说海中的风土,滋味果然与众不同。

    ps:再有月票,就多给俺几个,若是没月票的,就把待会零点后的推荐票给了俺罢,俺一样欢喜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