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我全要!


本站公告

    帮帮我们,求你了,帮帮我们!五号和六号两姐妹,凄历地看着姬长空哭喊。

    “贱女人!”虞紫菱低骂了一句,满脸都是厌恶,喃喃道工“在她们眼中只有利益,之前一个个躲的比谁都快,现在遇难了才想到别人,这种人该死!”

    姬长空神色溢然,无动于衷地看着五-号和六号,显然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姐妹被四名天士围攻。

    之前他被那雷钾偷袭,神魂虽然分裂开来,但是他并没有失去意识,在那个时候虞紫菱一直在为他忙碌,一副悲愤模样的向雷钾讨公道,然而,那些他曾经救过性命的人,却都是不理不睬,无动于衷。

    其中,就包括五号和六号这两个姐妹,两姐妹冷溢地看着虞紫 菱的求救,不但没有出手相救,竟然还冷嘲热讽。

    这种人,心中只有台己,根本没有一点朋友之情可言,对待这种人,即便是女性,姬长空也不会再有什么仁慈之心。

    更何况,砰-四人想要的只是这两姐妹手中的月陨石,只要这两姐妹珍惜自己的性命,将手中的月 陨石让出来,倒也不会遭受多大的罪。

    因此,姬长空就这么冷漠地看着 五号和六号,看着这两姐妹在那四名天士的围 攻之下狼狈不堪地躲避。

    那两个姐妹听到姬长空冷漠地对待之后,竟然同时闪现出恨意出来,仿佛姬长空做了 多么对不起她们的事情一眼,在四处躲避的时候,那五号还怨毒的诅咒姬长空不得好死,早晚在月峰上被人所杀。

    对于这种脑子不太正常的人,姬长空实在无言了,看着虞紫菱苦笑道:“怎么会有这种人在?她们从来不为别人着想,却觉得人人都应该对她们负责,是不是一些女人就是这种毛病?”

    虞紫菱瞪了姬长空一眼,恨恨道,“别以偏概全哝,至少我不是这样。”不过,有些女人的确是有些不太正常,她们总觉得这个世界应谋要围着她们转,男人天生就应该为她们服务一样,这种女人……并不少见呢。”姬长空也看出来了,点了点头,表示终于明 白了。

    锰钢嫌那五号、六号呱噪,不耐的对围攻五号、六号的四名天士道:“把这两 个死女人拖走,随便你们怎么折腾,别让我看着烦1u+'

    “明白 了。”那四人乐意的吆喝了一声,四人改变攻击的方向,开始朝着五号六号两人往别的地方逼迫,五号六号始终没有放开她们掌握的月陨石,在这四人的攻势之下,她们还是紧紧地护住自己的月陨石,不论是否神魂受创都不放手,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模样。

    很快地,在那四人的攻击之下,五号和六号两姐妹,被强行逼迫到了别的地方。姬长空皱着眉头,看着这么一行人缓缓离去,道,“活该 !”

    锰钢哈哈一笑,道,“老弟,你难道不知道在月心之中,有太多人为了可能永远得不到的东西,会赔上自己的性命?有很多人,都会高估自己的能力,总觉得自己可以安然无恙,可以躲避掉别人的围杀,这些人,往往到死都不会选择放手 !”

    “是啊,我也来过月心,看过这一类的事情,很多人在明知道只要放手就可以保住性命的情况下,都会选择继续紧紧持有手中的奇物,最终落 得个神魂魄散的下场。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啊。”虞紫菱赞同道。

    那边五号和六号在那四人的攻击之下,神魂不断地负伤,眼看已经快要不行了,却始终没有将月陨石放开来。

    这边,虞紫菱和姬长空、锰钢三人,则是悠哉悠哉地看着月峰上面的厮杀,暂时并没有参与进去。当然,那些在月峰上面厮杀的人,也没有谁胆大赶来找他们的麻烦,不论是谁,都看出了这三人的难缠,知道过来找麻烦只有死路一条。锰钢不着急,虞紫菱不着急,姬长空更加不着急。

    月今上的厮杀愈演愈烈,一道道神魂的虚体,在月峰之上爆碎开来,魂光四溢,眨眼间气息就赣散在 了天地之间。

    三人冷眼旁观,并没有插手的意思,只是暗暗地盯着那些人,盯着他们得来的奇物,目光迈存月峰之上游荡,寻找着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一 一r一 一 一过了一会儿,姬长空脸色悚然一变,突然看向锰钢,道,“我们该动手了 !”

    锰钢一愣,旋即宽慰姬长空道,“老弟,不要着急,相信我「这还没有到我们该出手的时候。再等等,我们将合获得更多的利益,你要知道,按照我的经验,他们的战斗现在只走到了中途,还远远没有到达最后 阶段一 一r一 一 一”

    “或许是这样,不过我们怕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等候了。”姬长空苦笑,在锰钢的惊异目光之下,他又道:“月魔快要来了,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这一次来的月魔,不下于十个 !”

    “什么?”锰钢脸色骤然大变,一副心有馀悸的模样,道:“之前就是因备月魔,我的人损失了将近一半,……十个月魔的话,可以将我们这边的人全部灭掉!”

    “是的,如果有十个月魔过来,这里的人都会遭殃。”虞紫菱悚然一惊,对锰钢道;“二十四号的感应力非常神奇,我们和雷钾一起过来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正是因为有着二十四号在这儿。现在如果我们不离开,等到那些月魔过来的,问题就麻烦了……”

    锰钢呆呆地看着姬长空,叹道,“雷钾真是脑子被烧坏了,在运儿他竟然会选择和老弟你交恶,如果他有着老弟的帮助,我想以后在月心之中,他会好过很多……”

    “我想即便是没有我,雷钾应该也不会惧怕那些月魔的。”姬长空神色古怪,苦笑道,“如果我没有撸错的话,这些月魔的到来和那雷钾少不了关系,我感觉的到,在那些月魔之前有着雷钾的气息流露出来。

    此话一出,锰钢显得更为震惊,破口大骂道;“这雷钾简直疯了,竟然将月魔引到这儿未了,不行,我们需要立即行动,要不然,等到雷钾将月魔给带过来了,谁都别想再离开了。”

    锰钢没有丝毫的怀疑,这一番话落下之后,马上开始朝着月峰行动,并且邀请姬长空和虞紫菱两人,道;“看了这么久,我想你们应该也有目标了吧。别客气,在这儿,没有什么东西是有主的,只要你看中的,尽管去抢就走了 !因为,你抢的人,他手中的东西,百分之百也是抢的别人的 !”“明白了 !”姬长空洒然一笑,放开心结,身影如电,迅朝着一名天士飞去。

    人还未靠近,姬长空就将灵魂凝聚的魂芒施展开来,一束束微细之极的魂芒,骤然爆射出来,直朝着那一名天士轰杀过去。

    这人在通道之中,曾经和虞紫菱结怨,之前他就有心对付虞紫菱,可惜等他想出手的时候却现雷钾已经抢先了一步,雷钾死后,这人也本来想要快来,又现锰钢和他站在虞紫菱身旁,因此,他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 良机。

    他没有找到下手的良机,迟迟没有出手,就将精力用在了月峰之上,经历过一番残酷无比的厮杀之后,这人在月峰上颇有收获。

    他抓了一个月牙形状的小石头,那小石头散溢着碎光,碎光之中有着浓烈之极的月光之精华释放出来。

    姬长空的神魂感应力惊人,将注意力集中在那月牙形状的小石头上的时候,他立即现月峰之上那么多奇宝之中,就数这一块月 牙形的小石头的月光之精气最为的浓郁,他虽然不知道这一块石头有什么来历,具体有什么作用,但他却可以肯定这月牙形状的奇特石头,一定是不可多得的奇宝 !

    再加*。这人和虞 紫菱有仇,自然而然的,这倒霉蛋就成了姬长空的攻击日标了。

    姬长空观察了这么久,自 然不会给那人机会,倏一出手,就将自己最为擅长的攻击方式施展开来了,务必要让那人死。

    果然,在姬长空的魂芒攻击之下,这人才将一人杀死根本来不及躲避,一下子被神魂很难察觉到的魂芒给击中了,魂芒虽然微细非常,可是其中蕴含的精神力却不可小视,几束魂芒刺到那人的神魂之中,就让他不得不立即飞退。

    姬长空自然不会给他活着离开的机会。

    心神一动,又是一张毁灭网成形,在殁天网周围遍布了他释放出来的魂芒,魂芒先行一步,闪电一般飞到那人前方,从各个角度朝着那人攻击。

    被魂芒击中了一次的那人,显然开始对魂芒有了点感应力,魂芒的气息一到他身前,他立即反应了过来,迅朝着别的地方躲避,在这个时候,毁灭网顺势上来了,从天上缓缓朝着他罩来。

    在这个时候,此人还是没有放开利用虚体紧紧抓住的月牙小石头,带着月牙小石头继续一路往下面飞逸。

    姬长空心中冷笑,意识连动,纯粹利用心中无穷杀意和精神力汇集起来的精神狂潮,在这人下退的道路上轰然爆出来,早已经算计好的姬长空,就等这人自投罗网了,那些杀意狂潮爆出来,一下子影响了这人的神魂意念。

    就在此时,那毁灭网终于准确地罩在了运人的神魂之中。

    毁灭网之伞,猛地爆出微细闪电一样的光芒,毁灭网迅勒紧,纯粹利用灵魂凝结出来的那人的虚体,竟然逃脱不掉毁灭网的束阵,他那虚体开始一点点地消失,像是被刀子切割。

    被毁灭网给束缚住的那人,一副痛苦到了极致的模样,凄厉地在其中叫喊:“给你,这宝贝我给你了,别对我下手了 !”

    运人倒也识时务,在毁灭网的狂暴力量之下,他意识到自己绝对没有侥幸的可能性,终于放弃了到手的宝贝,准备来利用手中的宝贝来保全自己的性命了。

    “抱歉,宝贝我要啦,但是你的性命,我也要了 !”姬长空并没有让他如愿以偿,笑了笑,骤然将自己的精神力更多的灌注进毁灭网之中。

    毁灭网中的力量,不减反增,这么一来,此人再也抵御不住了,在毁灭网的绞杀之下,他一边凄厉地释放出魂念,一边慢慢地被毁灭网给毁灭,只是一会儿光景,就彻底消散了。

    那一块月牙形状呃石头,就这么被翅天网套着,慢慢地科动到姬长空的身前。

    伸出灵魂力量幻化出来的虚休来,一把将这一块月牙形状的异宝收入掌心,微微一笑,姬长空记线开始移动,朝着别人望去。

    只见那锰钢哈哈狂笑着,此时再一次将一名天士轰杀,将那人辛辛苦苦得来的一株白莲花一样的异宝得手,然后马上转移目标,又对下一个持有异宝的天士下手了。

    虞紫菱灵魂力量幻化出来的邪刀,将一个手持有一个水晶果的天士的虚 体手臂折断,趁机抢了那一个水晶果,赶紧往后躲避。

    旁边三今天士,一见虞紫菱将他们想要的水晶果得到,大骂着 围了过来,试图合力先将虞紫菱给杀死,然后抢夺虞紫菱手中的水晶果。

    姬长空只是看了虞紫菱一眼,就骤然移动开来,度极快,一瞬间就到了那一个区域,马上将自己的灵魂力量施展开来,一束束魂芒爆出来,立即将这三人逼退了。“你们找死吗?”姬长空冷冷地看着三人,杀气弥漫开来,随时准备下重手。

    这三人,是曾经被他所救的八人中的三个,要不是姬长空出手,这三人早先就被月魔给灭掉了。在他被雷钾偷袭过后,这三人无动于裒,根本没有任何道义上的谴责,当虞紫菱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全部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显然没有将姬长空这么一个恩人给放在心上。

    在这个时候,三个家伙因为利益的原因,竟然又瞄上了虞紫菱手中的水晶果,姬长空自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脾气了。

    “小子,你之前的确是救了我们,不过一码归一码,现在谁挡我们的道,就是我们的敌人!”三人之一的一人,同样不善地看着姬长空,道:“让开来,否则,我们连你一起杀 !”“二十四号,和他们拼了,这种人,该死十万次!”虞紫菱骂道。摇了摇头,姬长空冷静地后退,扯了扯虞紫菱,道工“快闪 !”

    虞紫菱虽然已经得了水晶果,却更想杀了这三人,原本她以为姬长空会动手,却没有料到姬长空竟然会不战而退,愣了一会儿虞紫菱狠狠地瞪了那三人一眼,急忙和姬长空一起退开“别走!”三人大怒,纷纷将自己的灵魂力量施展开来,朝着姬长空和虞紫菱两人追击过来。“别管他们,先离开月峰再说!”姬长空眼看虞紫菱有心停下来一战,急忙叮嘱。

    虞紫菱心一惊,这才意识到可能月魔将要来来,想一想月魔的可怕,虞紫菱也没有再和后面的那三个卑鄙小人斗气,急忙将度施展开来,紧紧地跟着姬长空。“锰钢,撤了 !”半途中,急忙大声吆喝了一句。“哈哈,来 了 !”锰钢哈哈大笑了一声,旋即突然将自己的灵魂力量聚敛为一股,像是风一样朝着姬长空和虞紫菱两人迅飘来。

    锰钢的实力的确强劲,他那灵魂的力量浓厚之极,他一心要走的话,运儿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能够拦得住他。锰钢迅飞出来,后面一群天士大叫大骂,远远地跟过来,却始终追逐不上。“快 !快追上锰钢,只有他能够找到离开的路!没了他,得了异宝,也休想成功离开月心!”一人深明形势,急忙叫道。

    运人这么一说,终于将已经快要疯轻的众人给惊醒过来,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如今能够带他们离开这儿的,只有锰钢一人了。经过这么一番战斗,月峰上的东西几乎给众人给抢掠一空了,眼见锰钢要走,这些人再也按耐不住了,纷纷跟了上来。“怎么样?有收获没?”锰钢咧嘴大笑,朝着姬长空眨了眨眼,道:“老弟,你要是没有收获,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分你一样。”

    “知道你收获不小。”姬长空笑了 笑,洒脱道:“不过,对我来说,能够在这儿得到一样就够了。我表月心,其实最主要的目的也只是想要见识见识,能够得到异宝最好,得不到也无妨。”

    “嗯,老弟你有这种心态真的很不错,如果大多数人都和你一样有着这样的心态,月心之中,也不会有那么多不必要的厮杀了。”锰锏笑着点 了点头。

    锰钢和姬长空两人一边讲着话,一边迅地朝着前方撤离,在他们身后,则是那些月峰之上的众多天士,为三人,乃是一心想要对方姬长空和虞紫菱的那三位。

    可惜,不论是锰钢还是姬长空,神魂的度都非常快捷,后面的那些人虽然也将自己的力量全部施展开来了,却还是不能跟上这两人的脚步。

    出乎意料,就连那虞紫菱,逃跑起来也真的让人刮目相看,虞紫菱灵魂在逃跑的之后,变化成为邪刀的形态,拖拽着刀芒,神魂精神力催出未,度竟然能够跟得上锰钢和姬长空这两人异类。

    “那小丫头不错,虽然灵魂力量不够深厚,但是却相当的有潜力。老弟,我看……这丫头有点意思的,你们俩什么关系?”锰钢一点没有将身后的巨大威胁放在心上,在这个时候还有空来调侃。“我们是战 友 ! 都来自五行大6,在五行大6我们现实中也是朋友,就是这样。”虞紫菱抢着回答,魂念略有些紊乱。

    她神魂的力量毕竟不如姬长空和锰钢这么深厚,全力催精神力来飞逝的时候,再来传递讯念显得就有些困难了。“嗯,我们是战友。”姬长空道。,一 一r一 一 一 五 行 大 6。”锰钢 皱 了 皱 眉 头)道=“你 们 既 然 来 自 五 行 大6,那可曾听过……听过鬼魔王?”“什么?”姬长空叫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锰钢,急道,“你怎么会听过鬼魔王? 难道在你们大6,也有……也有这种生物?”

    “不是。”锰钢摇了摇头,一脸肃然道:“这个家伙到了我们大6七星天之境的天士修炼的南斗星域,他说来自你们五行大6,自称鬼魔王,四处猎杀我们大6七星天士的神魂,在南斗星域那一块儿,我们海谰大6很多七星天士的神魂都被那鬼魔王吞噬了,那鬼魔王非常可怕,据说已经在南斗星域杀了不少人了,害的我们海涠大6很多的七星天士都不敢去南斗星域修炼了。”

    “我已经收到我们大6一些人的邀请,准备和他们一起以八卦天之境的修为前往南斗星域,定要将那鬼魔王除掉,还我们大6七星天士一个清静 的修炼之地。因为那鬼魔王自称来自五行大6,所以我想问问你这鬼魔王的情况。”

    姬长空真的呆了,他没有料到鬼魔王竟然去了南斗星域,竟然在南斗圣域为非作歹……

    苦笑着看着锰钢,姬长空道:“我知道这个鬼魔王的事情,老实说,他之所以喜■到了南斗星域,还和我有点关系……”

    “什么?”这下子换锰钢大吃一惊了,道;“和你有什么关系?那鬼魔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几个八卦天士进入南斗星域,能不能将他除掉?”

    “你让我讲实话,还是谎话?”姬长空问。

    “我承受的住,说吧。”锰钢苦笑。

    “……你们去的如果只是八卦天士的话,别说除择他了,能不能够活着回来都成问题!”姬长空实话实话。

    鬼魔王 有多么可怕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了,既然鬼魔王在南斗星域既然已经活动了一段时间,那他之前受的伤肯定已经全部恢复了,甚至力量已经更进一步了。

    在 这种情况之下,锰钢这一类的八卦天士纯粹以灵魂的形态进入南斗星域,岂非自寻死路?“这么厉害?”锰钢惊叫。

    姬长空才准备告诉他这只是保守估计,突然脸色骤然一变,惊道工“前面路不通!神魂猎杀团正在前方猎杀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