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人的名树的影


本站公告

    沾家后院,间华贵的楼阁中。的铺着貉毛毯子。红椅方摆放着水晶杯,圆锥形的房顶下吊着一个巨大的琉璃大灯,明亮却不刺眼的灯光从中耀出来,将整个楼阁都照耀的细针可见。

    这么一个华贵的楼阁内本来一尘不染,可惜遍地都是尘尖,墙角处甚至有蜘妹网结成,那些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水晶杯和红檀木桌椅。也是黑漆漆的,手按在上面马上可以留下五指印。

    破破烂烂的名贵衣衫,遍地都是。一股淡淡的怪味弥漫在空气中,就算是没有洁癖的人进来,怕是也会皱眉快离开。

    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物事的瘦小老头,目光呆滞,就这么坐在灰尘可以作画的地面上,仰望着头顶琉璃大灯入神,如果不是他眼神实在痴呆。倒像是在思考多么深奥的问题。可惜他那一身装扮和疯傻的眼神,只会破坏整个房间的协调美感。

    易柔随后进来,微微撅了撅嘴。默默地开始打扫房间,柔声嘀咕:“墩爷爷,怎么每次都给你弄成这个样子呢?”

    瘦小的老人已经入神,根本不知道她讲些什么,直到易柔扫帚落到他脚尖,他才像是惊弓之鸟般猛地跳起来,身子一窜,疾飞上天。

    哐当!

    头撞琉璃大灯,昂贵的琉璃大灯如被山岳撞击,骤然爆碎,点点琉璃碎片蒙蒙细雨一样洒落,那琉璃大灯碎片又尖又利,疾落下来,在地上竟然爆出点点星光。

    “哇哇!”

    老头身子凝滞在上空,忽然满脸惊慌的怪叫,也不见他做出什么手段。那些疾落下来的琉璃碎片,竟然全部在半空凝滞下来。

    密密麻麻几有数千块细碎的琉璃片,从他怪叫那一刻起,全部停止

    。

    仿佛,时间突然停滞了。

    从房顶到地面的一段空间,像是有一阶阶看不起台阶,那瘦小的老头一步步踩着根本不存在的石阶。很快从天走下来,站到了易柔的身前。

    那一双浑浊痴呆的眸子中,奇妙的多了一分旁人难以察觉的柔和,默默地看着易柔。

    “真是的,每一次都这么乱来。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易柔都着嘴。一脸无奈。

    老头眼中的柔和一闪而逝,又安静地坐了下来,继续抬头看着破了一个大洞的房顶出神。

    易柔苦笑摇头,无奈地收拾屋内的脏乱。

    那些凝滞在房间半空的琉璃碎片,在她打扫房间的途中,依旧保持原态,竟然没有一点碎片落地。仿佛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至始至终都存在着,在屋内影响着一切。

    屋外。

    姬长空和易魁两人同时止步,愣愣地看着前方那外貌华贵,里面却脏乱无序的高楼。

    轻轻吸了一口气,姬长空转头望向易魁,道:“易家有此高手,难怪鬼魔王在兰柔国附近肆虐这么久,从始终不敢来东天峰作乱

    “这不还是来了么?”易魁苦笑。

    姬长空恍然,轻轻摇了摇头。道:“鬼魔王积累了这么久的力量。这一次过来应该有些把握了,不过易家有如此高手坐镇,我想也不见的就怕那鬼魔王

    易魁嘴角的笑容愈加苦涩了,喝然长叹,无奈道:“这位前辈乃是我父亲的一个,老友,我父亲去世之前,他就因为修炼一种奇功疯癫了。直到今日也没有一个清醒的阶段,虽然我知道他的境界或许比我还要高深,可是对于一个疯癫的人,我们能指望什么呢?”

    眉头一皱,姬长空惋惜道:“那当真可惜了。”

    他感觉的出来,这个已经疯了的老头,才是整个易家修为最为高深的人,他身上元力浑厚的程度,比起九宫天之境的天士,也不过逊色了一筹罢了。

    即便是厉恨天这一类八卦天巅峰之境的高手,体内力量的浓度,也不及这个疯呆的老头!

    这还不是让姬长空惊奇的地方。

    让姬长空惊奇的是以他神魂的奇妙感应力,却看不出这个瘦小的老头到底在何种境界!

    他神魂如一片混沌,混乱并且无序,仿佛始终没有理智可以凝聚起来。然而,姬长空神魂窥视他的时候。却像走进入一个漆黑的噩梦中,什么都现不了。

    “易老,这位,,这位前辈究竟是何种境界?”

    易魁苦笑摇头,摊手道:“我也不知,但我知道他在变成这样之前。便是一名八卦天士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境界让人越来越看不透,神魂状态也是浑浑噩噩,实在让人不明。”

    迟疑了一下,易魁又道:“当初他还未这样的时候,曾经向我父亲说过要利用此法来进入十方天之境。他曾经说过,等他从这个状态彻底醒来的时候,那么,他就是十方天士了。”

    “十方天士!!”姬长空大惊失色。

    现在的天下,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曹玄奇这一类的九宫天士,十方天士的踪影从来没有人见过听说。这人胆敢口出狂言,是真的疯了?还是另有隐情?

    “我父亲都当他是说笑,我也不信。因为,在我来看,他是永远都不会清醒的易魁缓缓摇头,“不过,不论他是不是一直下去,只要他环活着,我们易家便会好好待他。毕竟他刀巩的长辈,当年也曾经帮过我们易家。”

    这一点姬长空到是相信,那老头虽然疯癫,可易魁给他安排的楼阁却是易家极为上档次的那种,只从外面看,他就知道易家没有亏待那人。只不过他疯疯傻傻,不懂得享用罢了。

    “你别觉得那个地方肮脏是我易家不负责任。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天天派人过去打扫,也想为他沐浴更衣,希望就算是疯癫了,也让他干干净净。”易魁咧嘴苦笑,满脸无奈:“耳惜,我们派过去的仆人。死的死伤的伤,他一疯癫起来,下手可不会留情,你也知道他的力量多么恐怖,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胆敢过去了。”

    停顿了很久,易魁又道:小柔当真是个异类,这孩子从小就善良。觉得他可怜,十岁不到的时候就常常来这儿玩,会天真无邪地为他打理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候小柔可爱还是什么原因,他就算是起疯来,也不会对小柔动手。所以这些年来,整个易家也只有小柔可以接近他,可以不用怕他。

    “易柔善良,会有好报的。”姬长空喃喃道。

    易魁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鳃

    炙热的日光,如烧红的烙铁水,从那不断地释放出光和热的烈日上浇灌下来。东天峰如被火烤,人人都汗流浃背,一个个骂骂咧咧,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夏季,但是往年气温也没有这么恐怖,这两天山上烈日炎炎。仿佛将千百年的热量一下子给全部释放出来了。

    众人也都是修炼有成的人物。可是在这么可怕的高温之下,也是一个个抱头鼠窜,纷纷躲起来乘凉。

    易家封闭的后院中。

    易颍和易家高手一脸肃然,看着前方火晶晶的元石被填入圆坑之中。那圆坑有两亩地大深五米左右,底下遍地都是通红的火耀石。火耀石上面则是一块块火属性的元石,还有各类能够聚集火力和太阳之光的天材地宝。

    滚滚热浪从圆坑中蔓延开来。周边一些实力不济的易家子弟,一个,个满头大汗,面容通红。

    如易嘉、易远这一类的小辈,在滚滚热浪侵袭下,不得不慢慢后退,心中的好奇心被滚滚热浪给摧毁。

    易火山,易魁的二弟,也是易嘉的爷爷,四象天和圣兽朱雀沟通,五行天修火。他浑身火光四射,将一道道火光打入圆坑之中,令那圆坑中的高温更加惊人。

    易火山只有七星天数峰之境的修为。尚且不能够神游烈日,采取烈日之精华,他这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完以后,躬身立在一旁,瓮声瓮气地喝道:“大哥,该你了!”

    易魁缓缓点头,骤然闪入火坑之中,一**火热的光晕从他身上释放出来,易魁神魂散逸开来,带动着圆坑中火热能量来缓缓流动。

    烈日之光,仿佛受着圆坑中火热能量的吸引,日光汇聚如丝,如流水一样从天而降,浇灌在圆坑之中。

    随着烈日之光的注入,圆坑中的热浪更是惊人,不但令易家人人大汗淋漓,那些热浪缓慢地释放出去。也让整个东天峰都笼罩在火热之中。

    易魁八卦天之境,已经可以神游太阳,神魂经历了烈日净化的洗礼。采用特殊方法,可以引动太阳之光,甚至形成太阳之火。

    易火山和易魁的行动,令整个易家都像是被火烤,一些不明所以的易家人,一个个在心中腹诽,暗暗埋怨姬长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搞什么鬼。

    “姬长空,你到底搞什么?”易嘉恨恨地看着他,咬牙切齿道。

    姬长空一脸肃然,出神地看着易火山和易魁,等看到易嘉快要朝他下手以后,才缓缓瞥了易嘉一样,淡淡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多问!”

    易嘉像个小老虎,龇牙咧嘴的朝着姬长空扑来,伸出指甲,就想要在姬长空身上狠狠抓上一把。

    “住手!”易屈急了,凶巴巴地瞪着易嘉,怒道:“别在这个时候添乱!”

    易嘉满脸委屈,在易屈的眼神下不得不妥协,气呼呼地垂手立在一边。不敢再乱动。

    “姬少爷,你看我们还有什么要做的吗?”将易嘉呵斥到一边,易屈主动凑向姬长空,讨好地问道。

    出神地看着易魁、易火山引动太阳精华的姬长空,别头望了易屈一眼。淡淡道:“暂时不需要多做什么了,他们怕火,怕烈日之光 就算现在能够在白昼活动,可依然会畏惧,这是本能。”

    顿了一下,姬长空又道:“他们对各大宗派出手,向来不会选择烈日正浓的时刻动手,由此可见,太强烈的日光对他们的力量大有影响,还有,他们性子冷酷,神魂也是阴寒无比,高温肯定对他们也有所影响”

    易屈缓缓点头,叹道:“还好姬少爷来了我们东天峰,否则,我们怕是一开始就找不到对付他们的方法,一旦交战起来,必然会损失惨重。”

    姬长宴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很快,易魁在圆坑之中不断地引动太阳之精华,令易家高温越来越盛

    ,刃沽、易远此二代小一辈承受不住越来越热的高温。刀夕块区域退出去。

    安!

    圆坑中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大火将易火山和易魁两人罩在其中,易火山一脸享受,频频点头,易魁也是大松了一口气,这才从火坑中飞逸出来。

    “太阳之精华和五行火力交融。天火自燃,终于算是成了。”易魁来到姬长空身前,额头汗清隐现。

    笑着点头,姬长空道:“易老辛苦了,天火自燃,这是个好的兆头。我想鬼魔王来了东天峰,在这个区域也会有所顾虑,至少在这儿,他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挥出十成!那些小喽罗,肯定更加不敢靠近这儿,这里的天火,足可以将他们的神魂焚烧成灰烬!”

    “多谢姬少爷提醒,要不然。我们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那些生物。”周边一些小辈都散开了。易魁倒也不怕被人听到什么,坦然承认易家在这方面的不足。

    “家主,东天峰几个,角落,也都布下了“天火燎原”只要鬼魔王一来,别的角落也会有天火引燃。”一个须花白的老人,忽然从外面走过来,沉声对易魁禀报。

    “好!就等他们摸上来了!”易魁喝道。

    白圣不会永现,当晚霞满天的适合,东天峰便笼罩在一股沉闷的气

    。

    夜幕缓缓将领,不知道为何,浓黑的乌云从远处聚集过来,将明月遮住,令东玉峰处在了不见月光的黑夜之中。

    白昼炙热的高温,悄然退去。

    那些因为高温骂骂嚷嚷的东天峰的天士,现高温去的极快 不到深夜,东天峰竟然变得凉飕飕的,和白天的闷热截然不同。

    有些感应灵敏的人,隐约察觉到了诡异,悄然朝着易家汇聚。

    也在这个时候,从易家传来一声声沉重之极的钟鸣音,警钟一响,所有东天峰的天士,不论眼前在做什么,都心中一凛,立即朝着易家赶去。

    东天峰并不大,易家又处在东天峰中心地带,在钟声响起后,一炷香时间,所有还在东天峰的天士。都聚集到了易家。

    众人满脸惊慌,一个个议论纷纷。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令东天峰十年无声的警钟重新运转。

    “怎么啦?到底怎么啦?为什么易家警钟会突然响起?”

    “是不走出什么事情了?难道,难道那个小子大闹易家?也不对啊”那小子再厉害,还能厉害到让易家敲响警钟?”

    “不会是东海那边的家伙作乱吧?据说这一段时间东海那边很不太太平,兰柔国附近也是盗匪横行。那些家伙,难道敢来东天峰捣乱不成?”

    众人满心疑惑,聚集到易家之后一个“个大声议论。

    “宝儿,你知不知道情况?难道是轩辕谷要和东天峰开战?也是啊。轩辕谷现在如日中天,真要是打起来,东天峰的确不是对手!哼!那易远也真的活得不耐烦了,竟然连姬长空那煞星都敢招惹!”不明真相的花痴女,恨恨然地怒骂。

    红衣少女面沉如水,摇头道:“不可能!轩辕谷做事不会那么不讲道理,再说了,易家和轩辕谷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两家不可能大动干戈的。”

    “别猜了,鬼魔王来了。”陈宝儿脸上平日里的笑容荡然无存,哭丧着脸,一副家里要死人的苦相。

    鬼魔王的名字一出,不但是那些和陈宝儿常常混杂在一起的少女,就连旁边听到的一些五行天、**天之境的高手,脸上都全部变色了。

    就在此时,易屈阴沉着脸,缓缓从易屈内室走了出来,扫了众人一眼,叹道:“横虐兰柔国的鬼魔王来了,”

    吵吵嚷嚷的大院,一下子静谧下来,落针可闻。

    众人脸色霎时苍白起来,恐惧和绝望的气息,徒然生现,无声无息间在众人心间蔓延开来,所有人都怕了”,

    易屈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遍。心中暗暗一叹,道:“大家不必惊慌,我易家已经有了对付鬼魔王的法子,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定能将鬼魔王赶出东天峰!”

    众人依旧面如死灰,没有因为易屈的话激起斗志,在他们心中,易家似乎根本不足以担此重任。

    易屈无奈,暗恨这些人胆小如鼠。眼见自己的激励无用,不得不转过头来,苦笑着向隐在内室中的易魁请示。

    易魁一言不,只是目带恳求的望了望姬长空,姬长空长身而起。跟着易魁一起从内室走出来。和易魁并肩站在众人面前。

    “这是轩辕谷的来人,姬家新一代轩辕一  姬长空!”易魁这么向众人介绍:“大家知道,这边的鬼魔王唯一一次失败的地方,就在轩辕谷!”

    就这么短短几句话,一脸绝望的众人,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红润,眼巴巴地看着姬长姿空,他们那丧失的斗志,仿佛也被一点点的给重聚了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姬长空”这三个字,分量不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