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别来无恙啊!


本站公告

    无耻!白清雅心中大骂,俏脸徒然冰冷了下来,厌恶地姬长空一眼,险些要出离愤怒了,自己都那么明白的提点他了,这人竟然还这么死皮赖脸的硬往上靠,怎么这么不要脸?

    心中厌烦归厌烦,白清雅并没有立即表示出来。

    白清雅没有表现出这种厌恶,但有一人却再也按捺不住了,只见慕容炎上前一步,剑眉深锁,沉声道:“前辈这么大年纪,难道不懂得什么叫做知难而退吗?刚刚我听说前辈来自东海流沙岛,恕小子孤陋寡闻,还真没有听说过东海流沙岛的大名,前辈真是来自东海?”

    慕容炎多年来跟着慕容家的商队,几乎行遍了所有地域,东海那一片他也没有少去,可是却没有听过流沙岛的名声,按照道理讲,只要是有着八卦天士修炼的岛屿,在东海那一块应该会很有名气才对,这让慕容炎心中有些疑惑。

    不屑的砸吧砸吧嘴,姬长空道:“东海岛屿数之不尽,你区区一个中土的小子,又能够知晓多少东海的状况?哼!白瓷洁玉在东海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小玩意罢了,在你手中怎么就成了多么昂贵的灵宝了?啧啧,你也就只能够骗骗不懂事的丫头罢了!”

    这话显然是削慕容炎的面子,慕容炎心中一怒,寒着脸道:“按照前辈所说白瓷洁玉不值一提,不知道在前辈眼中卡卜么样的东西才算是东海的真正灵宝?”

    “譬如这一块东西。”姬长空哈哈一笑,从芥子袋内翻出一块鹅蛋形状的晶莹石头,笑眯眯地说:“东海虎鲨碧玉珠,不但有着固本增加元力的作用,还可以让仝人青春永驻,脸颊永久保持着晶莹如玉的光泽和水一般的柔嫩。

    这些日子姬家、萧家.、皂r宗大肆收购天下各方的奇珍异宝,然后交给他和木罗两人用在星海古阵上面,在他的芥子袋之中,如今随时保留着一些来自天下各方的奇珍异宝,这东海虎鲨碧玉珠只是其中一种。

    有些灵宝在男人眼中或许珍贵无比,但在女人眼中不见得一样,有些灵宝男人或许觉得华而不实,但是对女人却有着极为可怕的杀伤力,这东海虎鲨碧玉珠,就是一种男人不喜女人却难以抗拒的奇宝。

    只凭青春永驻四个字,这样奇宝就足以让任何女人为之疯狂了陈怡蕙、陈怡蓉两人忽视一眼,目光中满是光芒,都紧紧盯着姬长空手中的虎鲨碧玉珠,心中对姬长空的轻佻无耻不喜的白清雅,也是脸色怪异,眼瞳颇为感兴趣地在他手中的虎鲨碧玉珠上晃荡。

    “小……呃,丁岛主,你这虎鲨碧玉珠能不能出售?”陈怡蕙嫣然一笑,咯咯道:“我灵宝阁内异宝无数,只要丁岛主愿意,我们可以拿灵宝阁的异宝和你交换,如何?”

    虎鲨碧玉珠本来是萧家的,也不知道萧家通过什么方法得来的,之前姬长空虽然觉得这玩意对女人有用,倒也没有料到它会这么稀有,稀有-到竟然连陈怡蕙、陈怡蓉两大灵宝阁的负责人都无法拥有的程度。

    白清雅虽然非常不喜欢姬长空,不过看了看那虎鲨碧玉珠,地心中也泛起和他交换的想法,可是陈怡蓉、陈怡蓉两人这么一开口,白清雅就一下子放弃了,她知道自己的财力远远难以和灵宝阁相比,手中也没有足以让姬长空把虎鲨碧玉珠交换给她的宝贝。

    “丁岛主,我对于你的虎鲨碧玉珠也非常有兴趣,丁岛主如果愿意割爱的话,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的。”楚珊馨突然扬声娇呼,嘴角荡漾着迷人之极的笑容,一双勾魂夺魄梅眸子在姬长空身上流连忘返,似乎一下子对姬长空充满了无限兴趣似地。

    慕容炎一呆,他也是善于观察的人物,从周边几个女人的表情和言语,他就知道这虎鲨碧玉珠对几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白瓷洁玉虽然珍贵,可惜对驻颜却没有什么效果,对于女人的吸引力自然远远比不上虎鲨碧玉珠了。

    “抱歉,我从来不卖东西给女人。”姬长空微微一笑,道:“我向来都是送人的。”

    上前一步,姬长空将虎鲨碧玉珠递给白清雅,“美珠赠佳人,也只有小姐这般美丽无双的!色色,才配得上这个宝珠,希望小姐能够青春永驻,永远保持着动人心魄的美丽容颜……”

    慕容炎脸色无比难堪。

    “对不起,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收!”白清雅脸色古怪,虽然心中极为想要这虎鲨碧玉珠,不过一想起这东西主人的无耻还有险恶的居心,她就死死的克制住心中的冲动。

    “哈哈,你要是觉得这东西太贵重,把你头上的玉钗拿来交换好了。”心中一动,姬长空洒然笑道。

    脸色骤然一变,白清雅冷冰冰道:“对我来说,十个虎鲨碧玉珠,也比上我头上的玉钗珍贵!”话语一落,白清雅忽然掉头,再也不搭理姬长空,,也没有去看慕容炎,径直朝着外面行去。

    慕容炎有些幸灾乐祸,呵呵轻笑了一下,潇洒的朝着姬长空拱拱手,也独自离开了。

    白清雅的表现不但没有激怒姬长空,反而令他心花怒放,呵呵摇头傻笑不已。

    “人都走了,反正人家对你手中的虎鲨碧玉珠没什么兴趣,你不如交换给我好了。”楚珊馨嘴角笑容玩味,直勾勾地看着姬长空:“前辈,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虎鲨碧玉珠?据我所知,七大家族的萧家似乎有虎鲨碧玉珠,前辈难道和萧家有关?”

    “萧家?这是什么家族?我没听过。”姬长空摇了摇头,看也不看楚珊馨,朝着白清雅离开的方向行去,暗道这楚珊馨倒是厉害,竟然对萧家这么了解,就连萧家持有虎-鲨碧玉珠一事都清楚。

    屠八指听楚珊,耆这么一说,眼神又重新疑惑了起来,怔怔地看着姬长空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姬家和萧家之间的关系,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如果虎鲨碧玉珠真是萧家独有的,那么……白清雅回到陈家安排的厢房内,"了中是越想越气,恨的是咬牙切齿,暗道那老色狼当真是可恶,不但对自己出言不逊,竟然还想打自己玉钗的主斋,白清雅'
    一头乌黑亮泽的黑发,瀑布般的垂在颈后,披在腰间,白清雅手中把玩着这一根玉钗,恨恨地想,听说那坏小子回轩辕谷,听说他和好几个女子纠缠不清,哎,这样也好,只要暂时不来天水城,就算是他左拥右抱也罢了,只要没事就行了。

    白清雅这么略着,嘴角不知不觉中勾起一个动人心弦的微笑,明眸深深凝视着手中的玉钗,想到了在陈家发生的一些点点滴滴。

    咚咚咚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一下子将白清雅从沉思中惊醒,白清雅黛眉一皱,想也不想道:“慕容少爷,我今天很累,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吧。”这两天慕容炎总是找借口来这边晃荡,白清雅拒绝起来的话语都是这样,一般来说只要她拒绝的话语一出,慕容炎便会彬彬有礼的告辞而去。

    咚咚咚今天倒是有些特殊,门外再一次传来敲门声,来人不厌其烦,明显没有轻易退去的意思。

    白清雅心情本就不好,见来人这么不知进退,突然有些恼火了起来,在屋内冷冷地喝道:“今天崧,累了,请不要再打搅我!”

    “咳咳……”外面传来一声咳嗽,然后就听姬长空道:“白小姐「我可以进来吗?”他讲诠的声音沙哑粗犷,并没有改变什么。

    白清雅霍然站了起来,怒气冲冲道:“前辈,你不要太过分,我不和你计较,是因为看你年龄大,不想要在众人面前扫你的面子,如果你还是这么不知检点,休怪我不客气!”

    满脸怒气地站起来,白清雅径直朝着门前走去,想要开门发飙了,这老色狼也太不知觉了!自己都这么对他卡,他竟然还敢追过来?难道真当我好欺负不成?

    “嘿嘿,怎么个不客气法,戢,倒是想要试试了。”姬长空沙哑着声音,故意说道。

    这个房间乃是当年他来灵宝大会的时候就住的房间,白清雅人在陈家,却偏偏选了这个房间,说明了什么?姬长空心中隐隐有些感动。

    “老家伙,你存心找麻烦是吧?”白清雅冷哼一声,已经准备动手了,这儿是陈家,就算是她境界不如对方,只要是惹来陈家高手的注意,她就有法子让对方颜面扫地了。

    猛地一把将房门拉开,白清雅一脸冰寒,才准备不客气地呵斥出声,却突然呆若木鸡,傻傻地看着换了一副面孔的对方。

    愣了半响,白清雅猛地一脸惊喜,一副想要惊呼出来的模样。

    伸手捂住白清雅的丰润朱红的樱唇,姬长空鬼鬼祟祟地扫了周围一样,一把将白清雅推进屋里,腾出一手将屋门关紧,笑道:“白姐,别来无恙啊!”

    △:天气太热,三十六七度,呃,小逆在顶楼,没空调,电风扇猛吹,浑身却大汗淋漓,身上起了红点点,不知道什么玩意,痒的要命。今天一天,电脑太热灭,机两次,稿子毁了不少,日死,烦躁的一塌糊涂,今天更新较少,明天外出看病先买个空调扇应应急,放心,这个月我会更新很多,再过十来天,我就可以檄新家了,新房快要可以住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