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都交给我吧!


本站公告

    黑岩崖乃是流云海峰的患实拥护者换了任意个场划之潍猛海峰都会出面力保黑岩崖然而现在是血雨山宗派盛会!

    单搏身上的解药一出现他比斗中使毒的事实已经坐实了在这种情况下单搏百口莫辩不但他自己要遭殃整个黑岩崖都要受他连累。

    众目睽睽之下即便是流云海峰在血雨盟权势通天也保不住他!

    流云海峰在这个关口若是胆敢有什么异议这就是挑战血雨盟的规则和所有血雨山的宗派势力为敌!

    流云海峰不敢……深吸了一口气流云海峰没有去看马旁欣喜若狂的贺浩然百里朽双眸直勾勾地落到脸色黑一脸痛苦模样的姬长空身上“长江后浪推前浪…小伙子够狠!够毒!”半响流云海峰才从牙缝内挤出这么一句话旋即看也不看依旧大声叫冤的单搏掉头就往外走去。

    作为孙岩的后台流云海峰当然明白孙岩这行人用毒的手段如果能够被人抓到把柄流云海峰早就阻止了事实上昨夜的时候流云海峰甚至亲自验证过已竣使用的毒药连他都点头认可了!

    显然姬长空身上这么明显的中毒痕迹并不是出自单搏之手。

    流云海峰心里面明白从一开始姓长空就打算栽赃陷害单摇陷害黑岩崖了!只不过他用的方法比较狠辣一   以身试毒!不但如此他使出的毒药还颇为猛烈并且应该是在进入地裂谷之前就饮下毒剂了!

    偌大一个血雨山曾经在黑岩崖这帮人手中吃过亏的人不少许多人心中都对黑岩崖的手段有数也有人想过这么干可是没有谁敢以身试毒?

    进入地裂谷之前就以身试毒不畏身死交战中在尘土飞扬之司再将解药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入单搏胸口   如此手段如此狠辣的作风一般人谁敢玩?

    他敢!

    所以   他把黑岩崖玩死了!

    “解药啊”躺在地上一副痛苦模样的姬长空可怜兮兮地望着一昏兴奋若狂地贺浩然不断地眨眼示意。

    运用****元力来压制血脉不乱动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一旦血脉力量作不等他喝下解药身体就恢复正常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贺浩然终于反应过来了忙蹲下身子将手中的解药”递给他“臭小子太狠太毒了!娘的你怎么做到的?黑岩崖害了那么多人人人心中有数却苦于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你这小子哈”厉老教出的果然强悍!”贺浩然低声夸赞。

    将“解药”凑到嘴角做了个样子姬长空终于不必继续苦苦压制****的血液   神奇无比只是一会缸b夫他脸上的黑色又渐渐转为青色不多久他脸色重新恢复正常已看不出了之前的虚弱。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百里柯低笑用只有三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称赞:“长空这一手玩的漂亮!你这是狠狠地抽了流云海峰一巴掌啊加上昨天逼走姚家哈流云海峰这一把要哭了……”“人若逼我我必做绝!”姬长空神色平静语气淡漠。

    百里柯心中惊呼一声望着那一双漠然不动的眼神他知道姬家在血雨山的崛起将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了。

    “太狠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啊谁碰到他谁倒霉。昨天是姚家今天是黑岩崖明天又会是谁?”

    “哈痛快!黑岩崖这种杂碎早该被狠狠地教干了上一次老子吃了暗亏却只能够自认倒霉他们终于碰到更阴狠的人了!”

    “妈的希望明天我们不要碰到姬家给这小子一搅和谁还敢和他姬家争?谁碰谁死啊!”

    “   ”周遭议论纷纷不过众人的脸上都是兴奋和赞扬……”除了流云海峰那一块儿的人。

    “孙兄情况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无力挽回了抱歉   …”流云海峰一脸无奈在地裂谷之外亲自送别孙岩一行黑岩崖的人此时地裂谷下一场战斗继续进行着倒是没有多少人在意他们的离开。

    失败者住往不会受到太多关注尤其是一个即将从血雨盟除名的势力。

    “在这个时候流云兄能来送我孙某已经很感激了孙某能来血雨盟都是流云的帮助没能够在血雨盟上给予流云兄足够的助力孙某颇为有愧   ”孙岩摇了摇头旋即脸色一狠”我们一帮兄弟即便不在血雨山混在外一样有立足之地只要敢杀敢拼在什么地方都饿不死口当姬长空姬家这个仇我必报!”

    “离开血雨山之前孙兄有空去一趟玄元谷吧把玄元谷顺便给平了”流云海峰柔声一笑“就算是先讨点利息了至于地裂谷的那些姬家人孙兄放心我早晚会给你一个交代!”正有此意!”孙岩一脸冷笑。

    孙兄好走即便你们不在血雨山了以后有什么麻烦事情也可以随时来找我只要能帮的我绝不会推脱!   流云海峰拍了拍孙岩的肩膀一副我们关系不变的模样。

    “流云兄是做大事的人孙某佩服!”孙岩抱拳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和一帮黑岩崖的人离开了。

    “先回黑岩崖准备离开血雨山之前血洗姬家!”和流云海峰离开之后孙岩冷声吩咐。

    “大哥流云海峰这是害我了啊这个关口我们一旦趁机灭了玄元谷必将成为血雨盟死敌!”巴竣眼睛转了转劝说到:“大哥将姬家灭了我们能不能够从血雨山这一块走出来难说啊   ”“放心吧你太小看流云海峰了有他在血雨盟我们灭了姬家自当无恙。口多这口气老子怎么都烟不下我们东飘西荡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个立足之地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赶了出去!”

    孙岩拍了拍巴竣的肩膀宽慰道:“别雌经凰我们会有回来的天的偌大个向禹嘲也只有流阴晒峰心机够重做事够狠!贺浩然太过道貌盎然做起事情来顾虑重重难成大事!百里柯虽然一肚子坏水可惜行事不够狠毒捣鼓来捣鼓去还是办不成大事!”

    “你看着吧流云海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我看要不了多久血雨盟就真正由流云海峰说的算了当他真正掌控了血雨盟我们不是没有回来的可能性这个时候我们就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好了错不了一一“大哥血雨山上还有一人够狠胆识也非凡的…………。巴竣犹豫了一下轻声叹道。

    “谁?”孙岩脸色微变。

    “姬长空”一”巴竣声音更低了。

    “他?”孙岩一脸不屑摇了摇头“这小子的确厉害不过太过年轻了一点姬家也不足以支撑到他崛起!还没等他真正料露头角就被流云海峰玩死了说到底还是他们姬家力量太逊了!嘿嘿你能看出他的不凡流云海峰岂会看不出来?我们这一趟去玄元谷不就是按照流云海峰的意思将姬家的根给铲掉?比巴竣一愣旋即哑然失笑这倒也是玄元」谷灭了凭他们几个人还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走回黑岩崖召集我们的兄弟然后血洗玄元奋!”孙岩冷喝。

    第一日的比斗终于落下序幕虽然黑岩崖被姬长空逼出了血雨盟但是依附流云海峰的几个宗派还是获胜较多姬家星石宗落在下风。

    “没想到流云沙已经积蓄了这么多力量没有宗派盛会我还真不敢相信流云海峰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在姬家聚集地百里柯感叹不已。

    贺浩然眉头深锁也是有些犯愁“这一次多亏了长空要不是长空硬是将黑岩崖逼出血雨山怕是流云沙那边的气焰更加嚣张   一没有长空今日一战之后应该会有更多的宗派倾向流云沙吧?”

    “小伙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进入地裂谷之前就开始服毒你还能胜过单搏并且在尘沙飞扬之间将解药放在他胸口怎么做到的?”提起姬长空百里柯也是一脸惊异。

    “这家伙一肚子花花肠子最擅长做这种阴谋诡计了……”百里秀皱了皱鼻子一脸不屑。

    今日比斗才一落幕贺浩然带着贺知章、贺丽磐百里柯带着女儿百里秀就来姬家聚集的地方拜访了像是约好了似的两人见面之后还面带笑容地点头一雷有着就契的模样。

    “这叫智慧!”百里柯瞪了女儿一眼摇头叹息“哎我星石宗怎么就没有这么有胆识有能力的青年秀儿以后多和人学学别整日无所事事!”

    “长空贤侄啊秀儿愚笨以后你多教导教导她”笑眯眯的看着姬长空百里柯眼神灼灼。

    “呃……侥幸侥幸罢了百里叔叔抬爱了   ”在百里秀的怒视之下姬长空一脸苦笑连忙摆手。

    “哼我才不想学坏呢     ”百里秀一仰头姿态傲然犹豫了一下才说:“不过那孙岩离开时候的黑脸嘻嘻还真是让人解气呢!

    坏家伙干得不错!”

    “说到这儿   ”贺浩然脸色一正肃然到:“长空孙岩这人睚眦汰报我怕他会找你们姬家的麻烦””

    “不错孙岩绝不会善罢甘休长空你们人在地裂谷孙岩很有可能会去玄元谷找麻烦!”百里柯也是凝重起来“我们这一次过来就是想和你们商议一下打算派人去你们玄元谷不过你们要安排一个人回去免得真有事情生你们姬家的人不清楚我们的立场引起什么误会。

    “长空你们都在地裂谷玄元谷肯定没有力量应付黑岩崖的报复!孙岩这个人我清楚他绝不会这么轻易离开血雨山!”贺浩然眉头深锁“我就怕流云海峰还会插手流云海峰手中掌握的力量不是我们见到的那么简单这些年来流云海峰收留了不少穷凶极恶之徒我们心中有数他要是趁机派人过去事情将会非常麻烦”

    “两位好意长空心领了你们不冷为此事多费心了也不要派人去玄元谷我姬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灭掉的。”姬长空摇了摇头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孙岩想去玄元谷让他去好了他去了玄元谷就永远别想走出血雨山了!”

    此话一出贺浩然、百里柯一脸惊讶贺丽磐贺知章百里秀也是一爵震惊的模样。

    不但如此就连不知道木罗等人真正实力的姬逾兴姬逾胜等姬家人也是一昏被惊到的模样一个个奇怪地望着他。

    只有莫云衣、韩海两人大致清楚木罗的真正力量倒是没有表露出丝毫震惊只是神情中有些忧虑。

    “这……这长空你和贺叔老实说一句你真的   真的有把握应付黑岩崖的人?”贺浩然沉就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问道。

    “贺叔你看着吧孙岩他们若去玄元谷一个休想活着出来!”姬长空斩钉截铁道。

    贺浩然百里柯一行人满脸疑惑地从这儿离开他们身影一远姬逾兴姬逾胜几人忙不迭询问姬长空为何有此信心想要弄清楚木罗的真正实力。

    “一个八卦天士加三十七星天士有没有这个分量?”姬长空咧嘴p笑笑容颇有些冷意。

    姬逾兴、姬逾胜几人当即呆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们虽然知道木罗等人不凡却没有料到木罗等人竟然有此力量!

    长空那几人毕竟是西域人   若是露面了会不会不太安当?莫云衣皱着眉满脸担心。

    “放心吧我吩咐过木罗他们不会显露出真容。只要没人见过他们的真面孔就不会有事等我们获得了新的修炼宝地木罗更会消散不见没人会知道动手的是异族人。”姬长空满脸自信。但是若是流丢海峰直追实非要弄清基那此出车咯特身份呢?”莫云衣还是不放心“流云海峰这个人绝对不容易对付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抓我们的把柄只要他坚持下去木罗怎么瞒得住?”

    “过不了多久会有不是异族面孔的七星天士投靠我们姬家成为我们姬家的食客到时候木罗他们做的事情就可以推到他们身上了口笑了笑看了姬家几人一眼他接着说:“至于八卦天士出面一事真要是有人逮住不放我会推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在血雨山上没有谁敢找他麻烦流云海峰若是胆敢追究下去嘿嘿那最好不过了……这一番话说完这些姬家人全部呆住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七星天士过来投靠也不知道姬长空所说的那个人会是谁满脸疑惑不解口在他们眼中姬长空的身上突然被罩上了一层神秘光环口只有莫云衣隐隐猜出了一些状况沉吟了一会儿她说:“既然你心中早有了打算那我就不多说了看来你真的成熟了……倒不用老婆子为多你换心了很好老婆子越来越相信姬家崛起有望了!”

    第二日宗派盛会如期举行。

    经过昨日姬长空的放光再也没有人胆敢小瞧姬家不但如此今天姬家面临的对手和姬家交战之前甚至还派出一人过来走了一趟态度极好的说交战只是切磋不要伤了和气。

    这个叫做揽云宗的小宗派不依附三大势力任何一方依旧保持着所谓的中立。

    揽云宗从贺浩然、百里柯的态度看出了姬家的形势大涨更从姬长空狠辣的作风中认识到了姬家的难惹为了不激怒姬家也为了能够令揽云宗今后在血雨山能够立足他们倒是懂得如何做人。

    这一战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参杂在其中交战中双方也是点到为止。

    三战只是三战姬家就结束了战斗。

    姬长啸胜姬岚韵胜第三战姬婉云出战还是胜!

    三脸之后姬家理所当然地再一次赢得了战斗心中忐忑的姬逾兴又没有机会出场倒是令他又可以休息一日了。

    “姬家对血月宗!”宗派盛会结束之后贺浩然报出姬家的下一轮对手口血月宗也是血雨山上一个颇为著名的家派实力至强仅次于贺家、星石宗、流云沙三大势力和流云沙关系紧密共进退。

    当贺浩然这…番话落下之后所有参与宗派盛会的家族都非常关心明日的一战作为流云海峰手中最厉害的一张王牌血月宗被认为是三块修炼宝地最热门的得选者在那么多参与势力中血月宗被暗地里认为是最强的一方!

    “今日好好休息明日一战将会非常辛苦!”贺浩然走向姬家拍了拍姬长空的肩膀低声道:“最好不要将战斗拖到最后一场血月宗宗主童乾境界极深比那孙岩还要厉害能神游五星!”

    “明白了……”望了望莫云衣姬长空心中暗下主意一定要在四战之内拿下来。

    当夜贺知章奉贺浩然之命又来到姬家将有关血月宗的情况说了一遍。

    血月宗一个血雨盟老牌宗派实力非凡每一代都有高手坐镇除了宗内并没有八卦天士之外整体实力并不比贺家逊色太多流云海峰之所以敢向贺家星石宗叫板也是因为有血月宗暗地里支持。

    这一战或许就能够决定姬家到底能不能够得到一块修炼宝地能够得到哪一块修炼宝地!姬家人一个个面色凝重将第二日的战斗当成了至关重要的一战!

    血月宗再集地。

    血月宗宗主童乾宗内高手一个个正襟危坐面对着流云沙宗主流云海峰。

    “如果有可能废掉姬长空!”流云海峰皱着眉头深深望着对面的童乾。

    “自当尽力!”童乾一脸肃然凝重道:“此子心机阴沉行事不按常理每每有惊人表现这还不是最让人头痛的……因为此子的出现贺家和星石宗走的越来越近任由他这样胡闹下去对我们大事影响甚多!”

    “最明白海峰心思的只有童兄……”流云海峰欣然。

    “宇文猛剪明曰一战全力以赴尽全力废了那小子!”童乾斜了一眼身旁正襟危坐的一名巨汉斩钉截铁地吩咐。

    “宗主放心明日过后姬长空冷成废人!”宇文猛剪一脸决然。

    宇文猛有坐在那儿要代一般人高出一头一身衣服被浑身肌肉撑的几乎要爆裂开来给人一种磐石般的沉稳感但他那一双眸子就像是一头饿极了的射狼凶光熠熠!

    “五行天巅峰之境巨剑无锋力可劈山明日一战看你得了!”流云海峰抚掌轻呼满脸笑容。

    这边血月宗的人一个个都是一副自信地模样看来对宇文猛剪颇为放心。

    “全力以赴真要是留不了手杀了也就杀了不必担心后果我会处理!”流云海峰拍了拍宇文猛剪的肩膀轻声吩咐了一句这才优哉游哉地离开。

    “杀了?能杀吗?这个小子和那个人可是?”流云海峰离开之后一个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低声询问童乾的意见。

    “无须顾虑他他如今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精力管我们这边的事情“”归元宗的人四处追杀他不必怕什么!”童乾犹豫了一下下定了决心。

    第二日地裂谷。

    一场场比斗如期举行流云海峰端坐在山谷两侧的岩石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的地裂谷注视着地裂谷内的比斗时不时地望了望谷外的姬家眼神在姬长空脸上掠过多次。

    依附于流云海峰的宗派每胜一场他脸上神色就悠然一分。

    “长空小心我看流云海峰朝这边看来看去目光始终缭绕着你会不会又使什么诡计?”星铠衣有些担心语气凝重。

    “莫婆婆大可放心经过那黑岩崖的事情我想流云海峰也该老实了即便要使手段他也会光明正大的来一些小花招众目睽睽之下没什么用了”姬长空笑道二“希望如此   …莫云衣沉重地点了点头。

    “姬家对血月宗!”终于贺浩然喊出了众人期待已久的两个宗派名字。

    众人精神为之一振目光同时聚集在血月宗和姬家人身上大家都在看着这两个宗派一些个别有用心的人希望通过这一次的宗派盛会来确定今后的行动是和流云沙交好?还是依附于贺家就看这一战具体情况了。

    “第一战姬长啸对楚翔!”贺浩然再报。

    姬长啸霍然站起一马当先走向地裂谷脸色坚毅经过这两日的战斗姬长啸信心越来越足苦修“极限淬体**”几个月他深刻地认识到了**的奥义体会到了极限诈体**对他的好处。

    以前在姬家的时候他没有正视过这个弟弟可是随着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对于这个弟弟只有两个字   服气!

    不论是实力。心性悟性能力这个弟弟的表现都远远过了他!在内心深处他认识到了姬长空对姬家的作用修炼了一段时间的**他更是对姬长空佩服的五体投地知道这个弟弟已经远远过了司龄人。

    “大哥加油!”在他快要进入地裂谷的时候姬长空低喝一声。

    “会的我会胜的三才天之境我不再畏惧任何人!”姬长啸满脸自信突然展现出一个潇洒的笑容被姬家重担压了这么多年的他仿佛一下子卸下了身上的重任。

    楚翔三才天巅峰之境之前血月宗的几场战斗楚翔全胜!这是一个实力绝对不比姬长啸逊色的可怕角色!

    战斗在姬长啸进入地裂谷的霎那间拉开!

    和姬长啸之前碰到的几十对手不司楚翔擅攻而且一开始就是猛攻狂风暴雨一般地攻势连绵不绝只见漫天都是刀芒一片片刀芒呈柳叶状纯粹由凌厉地元力凝聚而成铺天盖地袭来笼罩了姬长啸周围四面八方。

    楚翔秘技精湛元力深厚也在三才天巅峰之境战斗经验更是极为丰富。楚翔一出手姬逾兴姬逾胜便满脸凝重姬昊宏、姬昊广也是脸色一变两人都看的出来这个楚翔极为可怕年纪轻轻不但力量惊人还有着一股勇往直前的凶猛战斗中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绝对是个狠角色。

    “长啸这一战苦矣””姬逾兴低声一叹。

    “二爷爷相信长啸吧他一定能够取胜!”别头对姬逾兴笑了笑这么多人中只有他依旧信心满满从姬长啸从“极限淬体**的地狱中醒过来向他讨要黑玉元晶开始他就知道若论对自己的狠厉无情没有多少人比的过他这个大哥了!

    地裂谷内的变化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被一片片柳叶刀芒围在中央的姬长啸突然间放开了防御从片片刀芒中猛地穿过!

    噗噗!

    霎那间姬长啸衣袖纷飞手臂、…小腹鲜血迸射就连脖颈处都被刀芒划过溢出令人心悸的鲜血。

    刺痛   仿佛并不是生在他身上在刀芒袭身的那一霎那姬长啸脸色依旧那么平静没有显出一分痛苦行动不受一丝影响一双坚毅地眸子始终聚集在楚翔身上越过道道刀芒付出了**受伤的代价终于从刀芒中浑身浴血地冲出来。

    一直采取守势的姬长啸疯了一般地贴身靠近楚翔蒙蒙青光猛地释放出来两人旁边一块块巨石凌空飞起来相互撞击在一起爆射出漫天石屑就在石屑纷飞中姬长啸头撞入楚翔又用刀芒精心编制的一张网中浑身又添了许多伤痕。

    楚翔擅攻却不擅近攻!从前几战的战斗场景来看楚翔对于近身惨烈的搏斗极为陌生他都是利用浑身深厚的元力凝为刀芒迎敌前几战没有一人能够突破他用元力形成的刀芒圈纷纷不支倒地。

    鲜血飞溅在刀芒中姬长啸无畏前进对于元力掌握的精妙程度不如楚翔的他一身青光也只能够抵挡一部分刀芒的侵袭在他逐渐接近楚翔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浴血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即便是这个时候姬长啸脸上还是未露一丝痛楚仿佛那些伤生在别人身上。

    所有观战者都被如此状态的姬长啸所震惊这一刻姬长啸无疑是最耀眼的一个这些血雨山上面的高手第一次认识到姬家除了姬长空之外还有一个如此可怕的青年!

    不但是围观者满脸惊讶就连楚翔也露出一份惊容望着那个悍不畏死地冲击者楚翔次显现出慌乱精妙的元力掌控力逐渐失去了平日的水准静心编织的防御圈也露出了破绽!

    姬长啸瞳孔一缩猛地钻入进去不顾身上多的两道伤疫终于突破了所有的阻碍!

    楚翔更慌了急忙后退可惜等候着这个机会的姬长啸并没有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如影随形地紧紧地跟着他近战的力量爆出来直朝着慌乱的楚翔猛攻。

    “楚翔败了   ”姬长空一脸沉重他看出来楚翔胆怯了不过姬长啸也受了极大的伤害   光是流出来的血就是一个正常人难以承受的。

    楚翔的确败了被姬长啸拉近了距离之后他马上没了招架之力手忙脚乱地应付了一会儿身上多了一道道伤口”他对待别人一向狠厉凶残然而对待自己的时候楚翔却仁慈的过分…当一道道伤痕显现一缕缕鲜血留下来的时候楚翔不但****明显大幅度下降整个人也开始显出恐惧之色有了恐惧这一战的结果就注定了很快不需要姬长啸攻击楚翔主动缴械投降了。

    “长啸些姬逾兴勺姬鲨胜两人…等贺浩然宣布出结果立即哦解冤裂谷将他从地裂谷内带了出来。

    “除了姬长空姬家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狠角色!前几场比斗倒是小看了这个人……””

    “只有这种大毅力者才能够坚持到最后能够无畏地面对自己的伤势连自己都可以舍弃的人才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人!这家伙怎么能够那么漠视自己身工的伤势他……他到底怎么修炼的?”

    “可怕真是一个可怕的人!虽然只有三才天点境若是能够始终保持这种疯狂的战意以后必将是一个恐怖的人物!”

    “   ”旁边那些围观者一个个满脸惊异显得非常奇怪。

    对别人残酷容易对自己残酷难一个能够狠心对自己残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人杰!姬长啸显然是后者!

    “大哥没事吧?”姬逾兴姬逾胜一起把姬长啸拖过来之后姬长空急忙迎上紧拖着姬长啸的手****的元力当即流向他。

    “你还有一战别管我只不会有事!感觉到了姬长空送来的元力姬长啸一把将他的手臂甩开了“极限淬体**”就是在极限中寻求突破不但是修炼战斗也是一样“放心吧修炼了那么神奇的**若是我这一战败了那就真是天下旬的无用庸才了。”

    “长空别担心只是流血过多歇歇就没事了   ”莫云衣拍了拍姬长空的肩膀轻声宽慰了一句让他不要浪费元力在姬长啸身上还是好好准备应付下面的战斗。

    “岚韵姑姑”小心一点输了也无妨后面   后面还有我们呢!”没有在姬长啸身上继续输送元力笑着看了看略有些紧张的姬岚韵“不论如何我们姬家都在血雨山宗派盛会证明了自己就算是今天争取不到那三块修炼宝地我想贺家星石宗一起努力也会为我们安排一处地方的再说了黑岩崖不是被赶出去了么那个地方本身就是一个适合修炼的宝地啊所以你别太担心了……”

    对待姬岚韵必须要让她没心理负担。

    “嗯我知道了。”给境长空这么一说姬岚韵一直“砰”跳动的一颗心总算是逐渐平静下来了。

    “姬岚韵对苗焰成!”贺浩然的声音又起。

    这一战也是很快开始同样很快结束苗炳成一个和圣兽白虎沟通的四象巅峰天士四象天之境修到他这个境界只差最后一步了。不论是经验、境界。元力深厚程度这个人都明显高过姬岚韵一成交战的时候双方的实力明显差了一些。

    从一开始苗炳成就压着姬岚韵穷追猛打不断地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摧毁姬岚韵的信心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姬长空的话管用了姬岚韵交战中倒是不再慌乱认认真真地应付着苗炳成的攻击。

    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心态摆正的姬岚韵就像是一条狂风暴雨中顽强地小船任凭他苗炳成如何攻击姬岚韵都是一副认真地模样牢牢地守着自己的方寸之地不露一点大破绽。

    这~战虽然最终姬岚韵输了却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浑身挥汗如雨姬岚韵是透支了元力输的脸色苍白没有一点力量这才无奈地倒下来。在她倒下之前那各个方面都比她深厚的苗炳成却没能够突破她的防线始终未能威胁到她。

    当她倒下的时候苗炳成也脸色苍白差一点要脱力了从地裂谷会血月宗那边的时候他苗炳成也是被人扶着下去的“我   我尽力了…”姬岚韵到了姬家只是虚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身子就一下子软了下去。

    “知道了下面就交给我吧。”扶着姬岚韵姬长空一脸微笑:

    “岚韵姑姑这一战你虽败犹荣!谁都能够看出你只是败在元力不够深厚上面那人境界虽然高过你却没有你的韧性和坚定这一战过后你会突破他可能会留下心结所以我们应该才是胜利者。”

    “不…”不太懂……”姬岚韵摇头神情茫然。

    “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了我们会赢的。”站起来在贺浩然报出他的名字以后姬长空嘴角含笑举步朝着地裂谷走去。

    “宇文猛剪!怎么会是宇文猛剪!这家伙不是走火入魔了吗?”

    “不是说宇文猛剪好像突破了吗?怎么还是五行天士?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条疯狂地射狼啊没想到血月宗会派出这么一条射狼咬人!”

    宇文猛数一出周围当即议论纷纷就连报名的贺浩然都一脸错愕望着血月宗宗主:“宇文猛剪真在五行天之境?不是说突破了吗?”

    “如假包换的五行天士!”血月宗宗主童乾站起来微微一笑解释说:“不过宇文猛剪也在**天之境走了一趟但是走火入魔之后他又退回五行天之境了。若是不信可以查一查?”

    “贺兄走火入魔退回五行天之境算不算五行天士?”流云海峰笑了笑容有点诡异。

    “算是吧……”贺浩然脸色难看。

    “血雨山的规矩有没有走火入魔者不能够参战?有没有说退回五行天士的天士不能参战这几条?”流云海峰再问。

    “…没有”贺浩然哼哼。

    “那就好了宇文猛剪对姬长空!战吧!”流云海峰大声喝了一句童乾兄宇文猛剪这一招棋用的真妙他心中冷笑。

    “这这个”””贺浩然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来来吧大笨熊别浪费我时间让我看看在**天走过一圈的你究竟有什么出奇之处!”姬长空一脸地不耐烦在地裂谷内大声嚷嚷生怕人不知道他很急迫。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