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故地重返


本站公告

    幽武齿胸腹外聚集的元力慢慢流向丑腿秀过腿部羔孔缓缓够翘来霎     那间他下半身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仿佛两腿囊了一层清淡的薄纱给 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每走一步他身子都轻灵的不像话自己都有一种身若方”骨的奇妙     错觉在这一剩他仿佛成了游荡尘世的一缕幽魂浑身没有一丁点 重量在世间飘飘荡荡。

    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一头撞在树干上也没有用力不均一下子跌落 到花丛除了度不能够如木罗一样快逾闪电外他下本身的模样倒真 是有了几分木罗的神韵鬼影子一样模糊轻淡。 “千幽掠影”分为多种变化将****元力透过浑身毛孔混合涛气飞   逸身体只是最最基础的一种变化这一种变化修成以后整十人就像     是一缕幽魂可以不着痕迹地快地游荡飘忽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的感 觉。

    一开始“千幽掠影”并没有攻击的能力只有当真正掌握了基础 变化能够随心所欲地将云力混合浊气逸出身体令自身形成幽影以 后才可以修炼后面的变化为“幽影”附加上惊人的攻击力。下本身越来越模糊渐渐地给人一和非人的错觉他度却是越来 越快脚踏在杂草丛中居然没了声音。     远处刚刚还在讨论他能不能够修成“乎幽掠影”的木罗等人眼 看他已成了这一副模样已经不知道该说此什么好了。     许久许久以后木罗对谓然轻叹“教主果然乃不世奇才在不 修炼奥罗神恩圆满功的情况下不但能够掌握千幽掠影的运力 法门还能够这么快令身子趋向幽影”看来我奥罗神教的复兴 真有望了。”

    塔干三兄弟齐齐点头三个有着七星天之境的奥罗神教的高手再看向远处的姬长空眼神中已带着几分真心的敬意。   “阿依古丽当年我教导侄千幽掠影的时候你用了多长时间 才能够令身体化为幽影”木罗瞥了阿依古丽一眼淡淡的 问。

    阿依山丽娇媚的脸蛋突然红的像渗血一般有些无奈又有此羞   愧。 直到这一刻阿依古丽才迫不得已地承认了自己不如姬长空在铁     一般的事实下她忽然明白自己并不是奥罗神教最杰出的青年。   还有人要远远强过她! 这和感觉让一向在心中将自己自诩为奥罗神教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的她非常的沮丧西域百姓之所以称呼她为“月亮之花”除了她本身 的确貌关如花以外最主要的是因为她乃是奥罗神教新一代的领头人。

    然而如今比她还要年轻的姬长空出现了浑身带着耀眼的光辉降 临圣地虽只有四象天之境却处处表现出高人一筹的天纵奇质这立 即摧垮了阿依古丽保持多年的傲然地位。

    “老师我我是不如他”阿依古丽以蚊蝇般的声音低低回应了一句。

    木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你当然不如他天元珠会择他为主

    以为师来看并不是他运气通天”话到这儿木罗就不再多说了

    因为姬长空已经笑着走过来了。   “木罗我还有几个闽题想要请教你刚刚试了一下我现 ”姬长空还未走到木罗身旁便虽不可待地问脸上满是欣喜的 笑容没有一丁点儿教主架子。

    木罗、塔干三人神情恭敬忙躬着身子以礼相待阿依古丽犹豫     了一下第一次心悦诚服地将柳腰曲弯虽然不情愿心中却真正认可了他的教主身份。

    更远一点的易嘉x易柔两个小丫头见他和木罗讨论起奥罗神教的 秘技奥义本来准备凑上来和他讲话的两丫头又自觉地退下来了。   在这两个小丫头心中四象天之境能够抗衡七星天士的姬长空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他能够在短时间将“千幽掠影掌 握两个小丫头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不是奥罗神教的人不知道此中秘 辛两个小丫头根本不懂得其中的艰难。

    之后一段路程只要是处在无人的荒山野岭姬长空每时每削都在 默然修炼“千幽掠影”只有当他碰到难解的问题时候才会唤来木罗 询问个清楚。有了木罗这个精修“千幽掠影多年的高手指点他的进 步越来越快等进入天水城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将浑身元力混合涛气通 过全身毛孔缓缓逸出体外了。

    天水城水云国的皇城。上一次在天水城的时候他和白清雅一起在陈家的灵宝大会上 面见识了这个天下盛会奥罗神教的圣物天元珠就是在灵宝大会上面 得到的千年紫金蟾呤身上的一身奇宝也在灵宝大会上面兑现出了令他可喜的元石。

    对于灵宝大会对于陈家他都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在清幽山谷和厉恨天分别之前厉恨天叮嘱他前往血雨山的时候   顺路去陈家一趟对陈家交代一下“舆牙镀末的来尤去脉按照厉恨天所说陈家一宝不会出究烈熙蜘的事 情。

    进入天水城之后他才现这儿再也没有了悬赏他的公告当初杜 家出了天价要让天下天士绢拿他不过一等厉恨天出现水云国就」迅   派人撤下了所有公告并且严惩了那些同意让公告生效的军官。

    在天武国国境内厉恨天乃是当之无愧的凶魔因为他在隐龙渊附     近曾大开杀戒将那几宗几家杀的血流成河但是对水云国的百姓来   说厉恨天不但不是凶魔还是英雄在水云国有着然地位。   想当年南夷天士在水云国国境作乱古涛一人前往天狼山对付赤   翘厉恨天则是带着天山高手在血雨山杀的南夷天士横尸遍地令南夷   天士不得不退出水云国解救了血雨山附近的天士宗派和平民百姓。

    厉恨天在天武国曾大开杀戒但在水云国内却并没有滥杀无辜   要不是天下两大圣地之一的归云宗将他归咎为凶魔要不是他从乾坤 宗叛逃出来水云国的天士家派甚至会明目张胆地支持他对付杜家。 不得不说陈家的侍卫很有大家族的风范当姬长空带着木罗一行人   出现在陈家门前的时候几个侍卫虽然一眼看出蒙着面纱的木罗等人乃    是西域来客虽然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点怒意却还是依足礼数对   待没有立即恶言相向。

    “我叫姬长空还请几位大哥禀报一声或想见见你们的三掌   柜。”在陈家门口姬长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几个陈家的侍卫也有人曾经见过他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姬长空和陈   家的关系即便如此这几个陈家的侍卫也没有拒绝匆匆过去禀报。 很快的那个禀报的侍卫匆匆而去又迅回来返回的这一名侍卫脸色恭敬许多“里面请!”

    也不客气姬长空跟在这一名侍卫后面。带着木罗一行人直接进了 陈家。

    这一名侍卫将他们一行人带到后院雅致的会客大厅之后恭声对姬   长空说“我们三掌柜一会儿就到。”

    他话音方落陈怡惠就款款而来满脸堆笑“长空你怎么想起来到我陈家来了?”

    陈怡惠笑着讲话眼神却盯着头戴面纱的木罗一行人不放灵宝大会结束没多久那些摩尼教的来客在灵宝大会上面掀起了腥风血雨抢 夺了许多灵宝而回对灵宝阁的声誉影响颇大。

    这一段时间陈怡惠一看到西域人浑身都不舒服要不是木罗几人 是跟着姬长空过来的陈怡惠不但不会请木罗他们过来还有可能调集陈家高手先将木罗他们围起来再说。

    木罗、阿依古丽、塔干等人身上的气息悠远诡异明显都是精修天    士之道的高手这私人早已经被陈怡惠视作大敌就算是和姬长空讲话的时候她还是一副警怯地模样厅外许多陈家高手也悄悄聚集以防不备。

    “惠姐别紧张他们不是摩尼教的人。”出道这么久跟着厉恨天、拓跋烈两人又历练了一段时间姬长空如今的眼光早已不凡   一眼就看出来陈怡惠的顾忌好笑着称呼了一声惠姐。

    一声“惠姐”叫的陈怡惠眉开眼笑她娇笑着轻斥“没大没小   的我都快要和你姑姑一般大小了还叫惠姐嘴甜的小混蛋!”斜 了木罗一眼陈怡惠对姬长空示意了一下催促他快些点名木罗一行人   的身份。

    点了点头姬长空笑着解够“他们几位的确来自西域也是西域   的天士高手不过惠姐不必紧张他们不但不是你们的敌人应该还是你们的朋友。”     见陈怡惠露出征询的眼神他接着说“上一次在灵宝大会上面 搅风搅雨的乃是西域摩尼教的人黑暗之王心黑暗之子都曾经在我水云   国出现过目的就是为了夺取天云珠但木罗他们来自奥罗神教你一 定听说过奥罗神教和摩尼教之间的事情吧?

    陈家作为七大家族之一灵宝阁又是天下著名的灵宝商铺陈家 自然会对天下天下教派有所了解西域最大的两叮天士教派奥罗神教矛 摩尼教之间的仇恨连拓跋烈这种巨枭都有所耳闻陈怡惠不可能不知 道。

    果然听姬长空这么一解释陈怡惠马上露出微笑微微弯身神态抱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呵呵是我冒失了还请各位勿 怪。”这番话讲完以后陈怡惠扬声娇喝“都给我退下去吧!”

    聚集在厅外的陈家高手闻言一个十默默远去陈怡惠当着木罗等 人的面作此举动不但不惹人厌烦还会让人觉得她光明磊落有大家风范。 将脸上的面纱取下来了木罗正色道“陈小姐不必多说我们自会谅解。”

    木罗脸上的面纱取下来了阿依古脏乍塔干三十兄弟自然也不例 外纷纷将脸上面纱接下来了当阿依古聪露出了她那魅惑众生的容颜 以后陈怡惠有短暂的失神喃喃低语道嗮篓汇暴你们表明了身份我环当你是席尼教新一代本女呢熙武勘 阿依古丽低低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她本来就是摩尼教圣女第 一候选人要不是木罗中途将她救了下来经过摩尼教一番洗脑之后

    她百分百取代如今的圣女地位成为摩尼教新一代的圣女。    “惠姐天云珠在我身上呢。”见陈怡惠有些失神姬长空轻笑着 抛出这个足够吸引她的话题。   “什么天元珠?在你身上?”陈怡惠一呆忙一脸惊奇地望向他    。

    “嗯天元珠乃奥罗神教的圣物我和老厉去了一趟奥罗神教之 后才知道这件事情在陈怡惠的惊容下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   娓道来从他在灵宝大会无意中得到天元珠开始到他无意中进入奇境 闯入奥罗神教的圣地被奥罗神教尊为新一代教主还有日耀城会见奥 罗神教各方的骨干一直到在花兰街大战结束。

    这一番话乃是厉恨天交代他要说的天元珠毕竟是由陈家获得的   不将事情说个清清楚楚陈家说不定心有芥蒂。 他冒然闯入总神殿之前的一番经历本罗他们一无所知如今听他从头说起一个个都表现出了相当大的兴趣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的讲   述。

    易嘉x易柔两个丫头洲来之后一直一脸崇拜地看着陈怡惠望 着这个打点陈家偌大家族企业的强势女子等姬长空说起他在灵宝大会    的经历时两个小丫头才终于将目光重新聚集在姬长空身上。   一番话讲完之后木罗等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易嘉、易 柔则是满脸惊讶啧啧称奇陈怡惠愣了好一会儿才嫣然一笑

    “没 想到厉老会放下所有事情陪你前往西域走了一趟呵呵天元珠既然 乃是奥罗神教的圣物现在又落到你身上那它就是你的了我陈家欠厉老太多了自然不会在天元珠上面和你多说什么。”

    “那就太谢谢惠姐了。”姬长空忙道谢。

    “长空太客气了你既然叫我惠姐了就不要再把我当做外 人。”陈怡惠满脸堆笑就认了姬长空惠姐的称呼斜了一眼易嘉心   易柔两个小丫头陈怡惠忽然愣了一下怔怔地问道“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们这两个丫头”

    易嘉、易柔同时笑了易嘉眯着眼睛笑吟吟地说“我是小嘉 啊她是小柔惠姨上一次去我们易家的时候还给我一块玉佩 呢。”

    易嘉一番话落下来突然狠狠地瞪了姬长空一眼她喊陈怡惠为 “惠娥”姬长空却喊“惠姐”这么一来她辈分一下子就低过姬长空了这让她心中有些不满。

    “哎呀原来是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几年不见都长这么高 了。”陈怡惠显得非常高兴上去握着两十……卜丫头的手嘘寒问暖和两个小丫头话家常。 轻咳一声见陈怡惠望向了他姬长空才笑着活“惠姐来的时   候老厉让我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陈怡惠点了点头对易嘉乍易柔说“两十小丫头别急着走好不 容易来了一趟在这里多玩几天啊”这么说着陈怡惠却松开了易 嘉、易柔的小手款款走向一处长廊对姬长空说“长空跟我 来。”

    眼见姬长空跟着陈怡惠走向幽静的内室易嘉x易柔两叮小丫头不 满地撅着嘴也不知道是不满陈怡惠冷落了她俩还是不满别的什么事   情。

    一个时辰之后一脸笑意的姬长空和眼神怪异地陈怡惠一起从内   室走了出来。     姬长空对木罗几人打了个眼色当即往外面走去木罗等人忙起身 跟上途中又将脸上的面纱蒙起来了。

    易嘉x易柔两个小姐妹才站起来正准备跟着姬长空一起离开陈怡惠已经一步赶上伸手一把抓住了两个小丫头的手臂一脸地热情小嘉心卜柔啊你们难得来一趟说什么都不能够走一定要多留

    几天陪我多讲几句话!”   见姬长空一行人已经走出了门易嘉有些急了“惠娥我和小

    柔离家太久了啊不能够再耽误了我们和姬长空顺路你让我们和他    一起回去吧。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你们非要陪陪惠娥不可!”陈怡惠紧紧抓   住易嘉心易柔死活不让两个小丫头挣脱。   从陈家走出来之后木罗回头望了一眼见易嘉x易柔这两个小拖     油瓶的没有跟上来不由地低声问道“教主你是让陈家那女人拦住   了那两个小丫头?”

    姬长空微微一笑点头说“不错接下来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有 些见不得光不能让两个小丫头知道。”

    木罗一呆旋即点了点头“教主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很好。”姬长空哈哈一笑笑声带着点邪气。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