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缘由


本站公告

    姬长空更加危险,看这形势。他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可能的,“轩辕”。既然追不上厉恨天,那就算了。我们还要返回宗内好好讨论一番。看看后面应该怎么做。”归元宗的二长老,一脸凝重道。

    旋即,这两个归元宗的长老没有和张月琴多说什么,一起转身离开。张月琴满脸无奈,又追了一会儿。现始终察觉不到厉恨天的踪迹,才不得不往杜家返回。

    一个岩洞中,厉恨天把姬长空、拓跋烈两人放了下来,拓跋烈受

    了点皮外伤,伤口包扎了一下就没什么事情了,姬长空正对着岩壁,试着睁开眼帘。

    双眸刺痛,眼睛睁开的一瞬间。刺痛感更加强烈,有那么一会儿,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在他心生惶恐的时候,才现眼睛逐渐能够视

    物。

    厉恨天、拓跋烈两人,都是神情紧张地望着他,生怕他会出什么事情。直到看见他脸上展露笑容后。两人才放心。

    “你怎么来杜家了?”厉恨天一脸漠然,淡淡地问道。

    “老罗,你瞒舟我好苦“……怨怨地望着厉恨天,姬长空咬着牙,一脸恨恨然。

    或许是和厉恨天相处的时间太长了,即便现在知道他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厉恨天,姬长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样将他当做那个不芶言笑,默默为他做事的“罗天”。

    厉恨天扯了扯嘴角,道:“你修为不够,有些事情过早知道了,只会成为更大的负担。”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为什么我脑海中有太虚秘录,为什么我****鲜血是红色,而很多人却当我是紫血轩辕?还

    有。姬家和杜家之间的仇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父亲还在不在人

    世?我母亲究竟是谁?还有你,为什么会一直守着我?……”

    一连串的问题,被他像连珠炮一样问了出来,这些问题憋了他许多年,如今终于有了知晓的希望,他真的有些亟不可待了。

    “杜家和姬家之仇是因为隐龙渊,隐龙渊乃姬家祖地,六百年前

    ,上一代轩辕离去之后,姬家逐渐没落,杜家就顺势占了隐龙渊。你父亲姬昊天修成之后,前往隐龙渊,试图在隐龙渊附近找一块福地作为姬家的修炼之地,这就和杜家起了冲突。”

    “有杜家老太君在,你父亲自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闹了几场之后,你父亲生死不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父亲是生是死,我之所以三番五次要找张月琴麻烦,就是想问清楚你父亲是否已经死亡,若是没死,如今在什么地方。”

    “你母亲叫柳月灵,是我一个老友的女儿,她有了你之后,试图阻止你父亲和杜家闹下去,可你父亲不听。趁你母亲不在的时候,他将你送回姬家,孤身一人去了杜家,然后就失踪不见了踪迹。”

    “你母亲知道你父亲去了杜家之后,也随后跟了上去,你母亲势单力薄,在隐龙渊附近遭杜家围攻,最终身死,而你父亲的下落,还是无人知晓。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去了隐龙渊,虽然杀了不乒人,依旧无济于事,后来归元宗的人出面。我受了伤不得不退避。”

    “我伤好之后,就改名为,罗天”在青岩城看着你长大。”

    “太虚秘录是你母亲身上的东西,你外公无意中得了太虚秘录就交给了你母亲保管,你母亲坏上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异于常人,知道你是姬家新一代轩辕,那时候你父亲一心报仇,你母亲怕你轩辕的身份暴露之后,会惹来杀身之祸,就将太虚秘录印在你脑海中,并且留下一道禁制,令你年少时不至于暴露出轩辕身份。”

    “就是因为那一道禁制的存在。你年少的时候始终不能够**元力。按你母亲的意思,你若是没有强大意志力,不能破除那一道禁制,就做个普通人好了。如果你能够冲破那一道禁制,证明你有极强的修炼天赋,那时候太虚秘录自然会在你脑海显现,助你迅成长起来。”

    “有那一道禁制存在,你每当想要**元力血液沸腾的时候,它都会将力量消散,让你的轩辕血脉显现不出来。或许是禁制存在的时间太长了,当你冲破禁制之后,****鲜血还保持着血红色,为什么会这样我就不知了,但你轩辕的身份是肯定的,要不然今天你不可能有这么可怕的表现。”

    厉恨天这一番说完,姬长空神色茫然,始终沉默着。

    “老……老厉,我母亲,真的已经不在了?”

    ,八,久之后,姬长空才抬头,一脸黯然地询问道。

    厉恨天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害死你母亲的除了杜家之

    外。还有隐龙渊附近三大宗两大家。杜家是主力,另外五股势力是帮

    凶。这次归元宗两大长老一起来了杜家,我们暂时怕没法从杜家手中占到什么便宜了,长空,你潜力无限,等你有一天足够强大了,这些仇恨你要一一讨回来!”

    姬长空**沉着脸,重重地点头。在岩洞口朝着杜家的方向遥遥远

    望。他将杜家和隐龙渊附近的三大宗两大家,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厉老,八卦天之境,已经可以预知自身吉凶,你前往杜家之前,

    应该知道会有生命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冒险?”在旁边始终沉默的拓跋烈。忍不住问。

    厉恨天望了拓跋烈一眼,漠然道:“我不是没事吗?正如你所说,我前往杜家之前,就意识到这一行凶多吉少。不过,我也算到中间可能会有变数出现,我也想看看这个变数到底来自何处,你出现的时候我还当这个变数是你,没料到居然会是长空。”

    此话一出,拓跋烈有些尴尬,于笑着**子**光头,道:“那儿七星天士有十来个,我是打算拼死闯进去,不过看来要不是长空出现,我

    过去之后怕是要和你一起死在那儿子。这年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小子才刚州出道,竟然能够逼退两化星天士。

    “长空,天元殊怎么会在你身上?”拓跋烈的话似乎接醒到了厉恨天。他一脸肃然,急忙问道。

    对待厉恨天,姬长空不会有丝毫隐瞒,就将自己在灵宝大会上面的经历了一遍,说完之后,他一脸苦笑:“真不知道我运气为什么会这么好,那么多天士在,天元珠偏偏**到我这儿,恰巧进入了我的身体。这天元珠真是邪门,它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吸收着天地元气,刚刚要不是天元珠释放出来庞大的力量。我根本不可能逼退两化晏天

    士!”

    “这可能不是凑巧!”厉恨天摇了摇头,神情凝重道:“天元珠当初被陈家所得之后,陈家两个老祖宗曾派人请我过去,让我看看天元珠的来历,当时我曾用神魂来查探过天元珠,我神魂一入天元珠,就被一股强烈的吸**力往里面扯,差一点神魂就被困在天元珠内。”

    “这东西来自天外,的确非常邪门,陈家花费了许多精力都没有

    弄清楚它的真正功效,这才将它在灵宝大会的时候展现出来,而摩尼教的黑暗之王等人,之所以甘愿冒险前来灵宝大会闹事,似乎也是为了

    天元珠,或许摩尼教的人知道天元珠的用途。”

    深吸了一口乞,厉恨夭沉声道:“天元珠会钻入你身体,可能不是巧合,或许和你****的血脉有关。长空,天元珠在你****,有没有不适感?我总觉得这天元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能不能够将它逼出来?”

    听厉恨天这么一说,姬长空一阵紧张,当即在原地盘膝坐下来,

    试着运转****的元力。

    奇妙地波动,从天元珠中释放出来,它就像是一个力量之源。不断地释放出天地元气充盈在姬长空四肢百骸冉,当姬长空想要用神魂、元力来将它往外挤压的时候。小腹突然刺痛如刀割。

    在他逃跑的时候重回天元殊的火凤凰的魂魄,在天元珠内隐隐显现出一个红点,愤怒地在天元珠内动来动去,似乎在责怪他的胡乱作

    为。

    天元珠内,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点点,仿佛有着生命一般转动着,

    当姬长空试着去感应的时候,依然现那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点点,好似都有着生命波动,它们仿佛是和火凤凰一样的魂魄形态,寄宿在天元珠当中。

    他心中升起将天元珠赶出****的想法后,天元珠中那一个个五颜

    六色的小点点都显现出来,在天元殊内不断地移动着,仿佛在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抗议。

    尝试了好几次,他小腹越来越痛。天元珠像是成了他身体的一部

    分。牢牢地嵌在他经脉、血肉之中,没有移动分毫。

    “没办法,它像是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赶都赶不走!”姬长空满脸无奈。

    “我们去一趟西域,摩尼教的人既然想要天元珠,应该知道它的用途。”厉恨天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说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