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重逢


本站公告

    远处,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女郎正捧着一只全身雪白无嘌的小猪,从她那冰冷无双的眼眸中,罕见的露出了惊喜交集之色。

    在她的身前不远处,一头巨大的北疆雪豹正龇牙咧嘴的看着那头小猪,它的眼中熊光闪烁,似乎是随时都会扑上去,将这头小猪给碎尸万段似的。

    同样,在这头北疆雪豹之侧,一位殂发皆白的老者正用着狐疑不定的目光看着那头小猪,道:“袁大长老,你认得这头圣兽?”

    在看到了袁礼薰与宝猪亲热的模样,他当然明白这两位肯定相识,但是在这数年之间,他却怎么也想不出袁礼薰在何时与这头诡异的圣兽有过交集了。

    袁礼薰侧过了脑袋,躲开了宝猪不断拱她的长鼻  子,微笑着点在了它的鼻尖上,道:“徐长老,这只圣兽名为宝猪,是天池一脉的……

    守山圣兽,与小女子确实相熟。”

    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纵然袁礼薰修炼了寒冰心法,但心中却还是泛起了一丝笑意。

    宝猪圣兽的实力摆在这里,虽然没有人能够否认,但是它的体型毕竟是太小了,硬是给它按上了一个守山圣兽的名头,哪怕是自己想想,也是觉得心中发笑。

    徐栋山的脸色一紧,他连忙拍了拍身边的雪豹,一本正经的道:

    “这是天池一脉的朋友,别闹了。”

    雪豹眨动着凶戾的大眼睛,嘴中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声。

    袁礼薰抱着宝猪来到了雪豹的面前,她伸出了白皙如雪的皓腕,轻轻的在雪豹的头箱上抚摸了起来。

    很快的,雪豹那眼中的凶厉之色顿时褪去了不少。

    徐栋山心中暗叹,在北疆冰宫这个地方,拥有深寒体质之人果然是大占便宜,就连守山圣兽都对她另眼相看。

    “宝猪也不是故意的,原谅它好么?”袁礼薰轻柔的说道。

    雪豹哼哼了几声,终于收敛了性子,眼中的煞气尽数消散。

    其实雪豹虽然外表骇人,但是在徐栋山劝解了半响之后,它的脾气已经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这头雪豹自然也是拥有着极高的智慧,知道这头小家伙同样是大有来历,已经杀不得亍。    虽然心中颇为气怪,估计那一脚之仇是没得报了,但是在看到宝猪和袁礼薰亲热的样子之后,它还是放弃了运段仇恨。

    而且,袁礼薰的深寒体质让它感到相当的舒服,既然是她亲自开口,自然要卖个面子的。

    袁礼薰的动作突然一顿,她眼中惊喜之色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宝猪,你怎么会来的?是他来  了么?”

    宝猪在袁礼薰的手上挺胸叠肚连连点头,如果给它一副人类的皮囊绝对是像模像样。

    袁礼薰的心中终于泛起了剧烈的波动,自从来到冰宫之后,她还是第一次那样的激动。

    一道清朗的长啸声从她的口中发出,她相信,贺一鸣在听到了她的啸声之后,肯定能够赶过来的。

    徐栋山的眉头微皱,这里是北疆冰宫圣地,但是袁礼薰的做法,分明是在召唤外人前来,这让他这位老人的心中隐隐的有些不悦。

    但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出言指责,因为如今的袁礼薰可是宫中第一红人。    宗主大人对她宠爱有加,就连冰宫中千方百计炼制出来的仿制神器冰凌镜都赐给了她。

    冰宫众长老虽然对此颇为微词,也免不了隐隐的妒忌,但却根本就没有人敢违逆宗主大人的命令。哪怕象他这样冰宫的第二号人物,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与袁礼薰之间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豁然,徐栋山浑身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因为他感到了,二股不同寻常的力量突兀的出现了。

    这个感觉刚刚出现,他的眼前就是闪过了一道白影。

    随后,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和一头浑身雪白的白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徐栋山深深的吸着凉气,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此人究竟是如何无声无息的来到了自己的西前。

    雪豹立即是弯起了身躯,那浑身的长毛更是根根竖起,如同一只巨大的刺猬般,身  上散发着强大的戾气。

    就连这头圣兽也感应到了,这个最新出觋的一人一兽绝不好惹。

    贺一鸣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在见到袁礼薰的那一刻,他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在相见之前,他曾经幻想过很多的场面。这数年分别,他们骤然相见之下,又会有如何的表现呢?

    直到这一刻,贺一鸣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情是那样的欢愉,他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他就这样走了上前,伸出了手,轻轻的拉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仿佛是水到渠成一般,没有任何的窒碍之处。

    宝猪眉开眼笑,它哼哧了两声,刚刚想要在贺一鸣的面前邀功,却被贺一鸣一手抓了起来,向着后方一甩,顿时扔到了白马雷电的背上。

    这个小东西很可爱,但是这时候就比较碍眼了。

    宝猪在白马雷哨的背上翻了个身,愤愤不平的看着贺一鸣和袁礼薰,不过好歹闭上了嘴巴,没有继续嚷嚷了。

    雪豹愤怒的站直了身躯,这个男人来到了这里之后,竟然连正眼也没有看它一下。    虽然他与袁礼薰的关系看上去很好,但如此藐视自己,还是让雪豹决定要教训一下对方。

    然而,还没有等它的口中发出任何声音,就感到了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眸盯在了它的身上。

    雪豹的心中莫名的十寒,它转头看向了白马雷电。

    虽然此时白马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雷电预兆,但是作为圣兽,它们的感应能力明显的要远远强于人类。

    隐约的,雪豹感受到了这双眼眸之中所蕴含着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不仅仅是来自于白马的实力,甚至于还来自于白马的血统。

    当这两者相结合之时,才能够真正的形成一种压倒性的,令所有非神兽血统圣兽畏惧的威能。

    低下了头,雪豹身上的毛发瞬间恢复了正常,乖觉的变得柔顺了起来,就连它原先弓起来的身躯都重新匍匐在地。

    这是圣兽对于远比它们强大的强者敬服的方式,这说明雪豹再也不敢与白马雷电为敌了。

    徐栋山的眼眸中愈发的惊骇不已。

    他自然明白雪躬的实力,圣兽的实力普遍的比人类尊者要更强一筹,虽然还无法与大尊者相比,但是在整个冰宫之中,雪豹的身份和实力也都能够排进前五之中。

    可是,如今的雪豹竟然向着一头白马表示了臣服,而这头白马竟然还是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带进来的。

    他的心中豁然闪过了一个恐怖的念头。

    在他的记忆中,雪豹此前仅仅向着一头圣兽表示过臣服,那就是图腾一族的麒麟兽。

    那只天下间众人公认的不逊色于人道岙峰九重天的强大顶尖圣兽,才有资格让雪豹不战而降。

    可是,如今雪豹却再度做出了这个动作,莫非这头白马竟然是一只能够与麒麟兽比肩的强大存在么?

    一念及此,他的背心处顿时渗出了一  片汗渍。

    贺一鸣的眼光终于从袁礼薰的脸上移了开来,因为她首先受不了那灼热的眼神而先转移了视线。

    他的心中有着放怀大笑的冲动,但是这里毕竟还有着外人在场,能够牵手就已经是极限了,贺一鸣可不会在人前表现出什么限制级的动作。

    “徐大长老吧。”贺一鸣缓声问道。

    徐栋山的脸上带着矜持的笑容,哪怕他心中已经是波涛翻天,但表面上却还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正是老夫,请问阁下是……”

    “贺一鸣。”转头看了眼袁礼薰,贺一鸣沉声道:“礼薰的丈夫贺一鸣。”

    一抹殷红色顿时沿着袁礼薰的脸庞蔓延而下,虽然她在机缘巧合之下已经成就大尊者之境,但在听到了贺一鸣的话之后,却依旧是难以保持心境的平静了。

    什么深寒功法,什么能够保持心静如水的冰系第一神器冰凌镜,在这一刻都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再也不复存在。

    徐栋山张了张嘴,以他的身份,自然明白袁礼薰的来历,所以对于贺一鸣的来历并不陌生。

    只是,在看着此刻那意气风发的贺一鸣,他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家伏的武道修为肯定不止普通尊者境界。

    莫非,宫主大人他们在位袁礼薰提升到五气大尊者之后,又为此人护法提升了功力不成。

    远处,一绫轻微的声音幽幽传来。

    “原来是贺兄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礼薰,你请贺兄请入宫一见。”

    这道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当它在冰宫内响起来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整个冰宫的上空,似乎都被一片诡异的气氛所弥漫着。

    袁礼薰的脸上顿时恢复了过来,她恭恭敬敬的道:“尊宗主法令。”

    说吧,她轻轻的挣  了一下手,但贺一鸣却又如何愿意放开。无奈之下,袁礼薰轻咬贝齿,先是向着徐栋山告了一个罪,随后亲昵的拍了拍雪豹的脖荫,最后才低声道:“随我来。”

    贺一鸣嘿嘿笑着,他大手一挥,白马雷电和宝猪自然是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而徐栋山和北疆雪豹却是愣在了原地,他们两个面面相觑,都在怀疑是否自己的耳朵听差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