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代价


本站公告

    歼中的气氛顿时微妙了起来,樊硕沉吟不语,就连祁连蜱脸色也有些儿难看了。

    贺一鸣微微一怔,他们几个人的表现大大的出乎了舍己的意料之冒然的来到了人家的山头,求阅对方门派的独门秘籍,这确实是一件相当唐突的事情。如果是一般人这样做,只怕连活着下山都很难了但贺一鸣毕竟不是常人,他可是当世最顶尖的人物之一。

    除了那几个强大的,却隐世不出,屈指可数的人道巅峰强者之外,五气大尊者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物了。

    他们为了武道修行,前往其它各派求阅秘籍,其实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情。当然,想要观看人家的秘籍,肯定也是务付出相当的代价罢了。

    只是如今贺一鸣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打算付出的代价,他们三个人的脸色,就已经变得异常难看,这就让贺一鸣有些琢磨不定,莫非自己的话犯了什么忌讳不成。

    一道怒哼声从大厅后面传来,随后,司马彬大步走了进来,他道:

    “樊师兄,我没有说错吧,他果然是为了本门秘籍而来。”

    樊硕的脸色微变,道:“司马师弟,请稍安勿躁。”

    司马彬怒笑一声,道:“师兄,我们洞天福地继承五行门传统,数千年来,未曾有人敢欺上门来,如今你若是选择妥协,别怪小弟不念同门之情亦要反抗到底。”

    此人说话,怒气冲天,声音之响亮,更是隆隆不绝,整个大殿都被震得嗦嗦作响。

    贺一鸣眉头微皱,道:“司马兄,在下虽然是为了求阅贵派秘籍而来,但又如何称得上是欺上门呢。”

    司马彬嘴角一撇,冷然道:“你在宇家为了五行轮回秘籍,不惜大开杀戒,手上血债累累,如今来到了我们洞天福地,是否也准备如此啊。

    樊硕脸色微沉,道:“司马师弟,关于这件事情,贺兄弟不是已经解释过了么。若非宇家老祖先动了贪欲之念,事情又如何会展到这个地步。他们既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而先动了手,那么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是咎由自取。”

    司马彬长笑一声,道:“师兄,这只不过是他的一面之词罢了,您就这么相信他。”

    樊硕轻叹一声,道:“司马师弟,你还记得昨日黄泉门来的密帖么。

    司马彬脸色一变,他轻哼一声,却是并未接口。

    贺一鸣心中微动,他此刻一听到黄泉门这三个字,就有些不寒而栗。而且他还隐隐的猜到了,黄泉门的这个密帖应该是与他有着一些关系。

    果然,樊硕接着道:“黄泉门主已经说过了,宇家老祖确实是成就了五行之体。由此可见,宇无常邀请贺兄弟前往中京城为老祖锻炼之事并非虚言。而贺一鸣既然已经完成了承诺,那么他获得五行轮回秘籍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既然如此,他又何必主动挑事,冒着偌大风险也要灭杀宇家呢?”

    司马彬张了张嘴,但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樊硕一声长叹,道:“宇家老祖觊觎贺兄弟的五行环,这分明就是贪念作怪。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最终自寻死路,实在是怪不得别人。

    贺一鸣双目微亮,他向着樊硕重重一点头,心中着实感激万分。不过他还是感到了一些好奇,黄泉门好端端的,为何要密帖告诉他们宇家老祖已经炼成了五行之体。难道黄泉老祖是想要为自己提供辩护么?

    可是那人在自己的印象中,似乎并不象这种好心人啊!祁连双魔的脸色亦是缓和了下来,他们的心中颇备矛盾,此时却是绝对站在了自己恩师的这一边。

    司马彬眼珠子一转,二话不说的拂袖而去,竞然一点儿也不给在场众人的面子。

    樊硕摇了摇头,道:“贺兄弟,司马师弟突闻噩耗,心情有些不顺畅,你不要放在心上。”

    贺一鸣嘴角一撇,道:“人有亲疏,不过如此。”

    樊硕点了一下头,知道此事无法劝解,他叹息一声,但愿司马师弟能够放下心中执念,否则对于日后的修行肯定是没有半点好处。

    “贺兄弟,以你的身份来到洞天福地求阅五行轮回秘籍,也不算什么失礼的。但是交情归交情,交易归交易,不能混淆一谈。”樊硕收敛了心神,道:“五行轮回神道之书,是本门传承了敏千年的秘宝,你想要借阅可以,但不知道打算拿出什么东西来作为交换。”

    贺一鸣胸有成竹的一笑,从身上取出了一个木盒子,顺手一抛,就这样平平的放到了桌子上。

    樊硕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狐疑之色,他迟疑了一下,轻轻的将这个盒子打开了。

    然而,他的眼神立即变得凌吞了起来。

    祁连双魔见到他老人家如此波动的。

    他们略微的站了起来,将日光投入到木盒子之内,心中顿时大震,猛然抬起了头,难以置信的望着贺一鸣。

    “前辈,这是晚辈在宇家得到的半本五行轮回之书。”贺一鸣的声音慢悠悠的响了起来:“若是能够得到前辈的允许,让晚辈借阅下半部轮回之术一观,那么晚辈就将此书双手奉上,归还原主。”

    其实贺一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有些违心。

    无论是洞天福地,还是大申宇家,都是昔日五行门的传承门派,就连遥远的西北开嵘国,也同样是属于五行门之列。

    这些门派之中究竟有多少宝物是从昔日五行门中传下来的,同样也是无人能知,其中的关系之复朵i1神仙也难以断绝。

    贺一鸣此刻将洞天福地当做了正统,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强大,绝对是屈一指罢了。

    樊硕拿起了这半本秘籍,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红晕,他长叹一声,道:“贺兄弟,你付出的这个代价,让老夫实在是无法拒绝了。

    祁连双魔对望一眼,那一丝担忧早就是完全消退了。

    “贺兄,这本秘籍在宇家算是最顶级的至宝了,就连我们洞天福地的老祖宗向宇家提出要求,他们都不肯交换。嘿嘿,想不到数百年之后,竟然还是物归原主了。”大魔不无得意的说道。

    贺一鸣徽怔了一下,心中骆然明白了许多事情。

    宇幕飞之所以如此轻易的就将真本交给了自己,那是因为他知道,在失去了宇家老祖和光头宇飞扬之后,被洞天福地惦记着的这本神道之书肯定是保不住了。

    既然早晚要交出来,那不如交到他的手上,那时候,就算是自己不去找洞天福地的麻烦,他们也是绝不肯让神道之书流落到外人之手。

    届时双方的冲突只怕就难以避免了。

    然而,宇幕飞绝对想不到,在自己的身边,还有着百零八这个怪胎的存在。

    他可以将这些神道之书复制下来,可以让他在任何时候都随心所欲的观看。

    所以贺一鸣才有可能大方的将上半本神道之书奉还给洞天福地,而仅仅是借阅下半部而已。

    在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系之后,贺一鸣也不由地是暗叹了一声。

    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若是让宇幕飞知道,自己如此轻易的就将此书还了回去,只怕他连吐血的心都有了吧。

    樊硕的目光一瞥,看到了木盒子之中还压着一张羊皮纸,他顺开,脸色不由地微微一沉。

    在这张羊皮纸上,竟然将洞天福地的方位清晰的描绘了出来。

    只要是稍微有些头脑之人,都可以轻易的通过这张羊皮纸找到洞天福地的具体地点。

    “贺兄弟,这张地图是什么意思?”樊硕仿若是毫不在意的询问道。

    贺一鸣双肩一耸,道:“贺某从宇家得到这本神道之书时,木盒中就已经有这张地图了。”

    他并没有解释什么,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樊硕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容,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贺一鸣偷眼看去,就连祁连双魔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不满之色。

    宇幕飞处心积虑的想要用种种方法破坏他与洞天福地的关条,但贺一鸣同样的一个太极推手,就让他们也尝到了这个苦果。

    只是,想要达到完美的效果,那么就必须将秘籍一同奉上,否则肯定会适得其反。

    樊硕将木盒盖好,他的脸上再度露出了一丝和睦的笑容,道;“贺兄弟,请你稍概片刻,老夫与他们商量一下,你就等待佳音吧。”

    贺一鸣心中波动,他长吸了一口气,道:“有劳前辈了。”

    樊硕并没有待木盒子拿走,而是放在了大厅之中。有祁连双魔和贺一鸣等人在此看管,任何人都是放心的。

    樊硕离去之后,贺一鸣朝着百零八望了一眼,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贺一鸣的心就彻底的踏实了。

    祁连双魔作为地主,主动的与贺一鸣开始攀谈了起来。

    其实双方的心思都不在谈话之上,而是在等待着樊硕的归来。

    阅读五行轮回秘籍,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樊硕也无法独自一人做主,所以他必须将贺一鸣的意思透给那些有资格参与决定之人知道,并且孚取大多数人的意见,才能给予他一个准确的回复。

    半个时候之后,樊硕再度返回大殿,只要看他脸上那一副开心的笑容,贺一鸣就知道,自己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