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杀意


本站公告

    节不停颤抖着的宇家老祖的身体终干停了下来。那裹着恬”折浓的红色雾气,亦是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特别是那紧闭着双目,犹如幽灵一般待在房间中央的宇家老祖,就更是显得阴森可怖。

    吉摩凡殊长叹一声,在这道叹息中,充满了感慨。

    傀小儡之术早在数千年前的神道年代就已经被一位拥有大智慧的神道高手创立出来了。那位神道高手也是凝血术的传人之一,不过他同时与当年的五行门中某位顶尖高手交好,所以也学到了一些五行门的绝传密技。

    有一日,他突奇想,若是将凝血术中最为精华的凝血人配合五行门中的五行大轮回之花,那又将达到何等骇人听闻的地步。

    其实,在有这个念头之前,那位前辈最初的想法,仅仅是给凝血人找一个强大的躯壳罢了。

    雾态的凝血人虽然也是强大,但却有着一些强大的弱点,特别是在光系、火系和雷系,甚至于冰系等极端的武道面前,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他才会想要给凝血人增加一些强大的防御能力。

    但是,经过了数百年的实验,他却现,凝血人的威能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想要容纳凝血人,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身体内能够拥有自成世界的特性。

    可是,放眼天下,除了神道高手之外,在人道之中,也唯有五行兼修的五行之体才具有这等待性。

    除了必须的五行之体的条件之外。还耍这位强者修炼到五气大尊者的境界,并且还要心甘情愿的成为愧儡。能够忍受那不可思议的巨大苦痛。

    如此,才有着一线希望炼利成这种威能巨大的愧儡。

    任凭此人如何搜寻,但是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符合这等条件的人物,那也是希望渺茫,绝无可能之事。

    然而,同样没有人想到,在数千年之后,吉摩凡殊竟然在机缘巧合之下,真的遇到了符合这无比苛刻的条件人选。

    虽然此人的心脏已经被洞穿,眼看就要惨死当场,但是这对于凝血人的进入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因为当凝血人进入了此人的身体之内,并且吞噬了他的意念之后,这具身体就会成功的被凝血人所雾化。

    哪怕是再重的伤势也能够瘙愈。

    当然,彻底成功之后,此人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此刻,看着眼前的宇家老祖,吉摩凡殊知道,他竟然成功了,这可是凝血术传承史上最伟大的事情。

    转身,轻轻的拉开了门。

    当吉摩凡殊走出了房门之时。燕飞成和郝血同时将紧张的目光投了过来。

    看到了他们一副想问却不敢问的表情,吉摩凡殊的嘴角微微一撇,道:“出来吧。”

    随着他的声音刚落,一个人从房间中大步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宇家老祖,只不过与刚才的那副垂垂老矣,眼看就要毙命的样子又是迥然不同了。

    他已经恢复到了三十左右的面容,头乌黑,光亮照人,身上的生命气息强大之极,如果不是一双眼眸通红如血,任何人也看不出此人竟然是一个没有神智的愧儡。

    燕飞成和郝血都是大喜过望。他们深深的一躬,同时道:“恭喜老祖。”

    吉摩凡殊大笑数声,随后轻叹道:“宇家老祖虽然可怜,但是他的意志之坚韧,却是非同小可,令人敬佩。飞成,你持我名帖,前去灵霄宝殿和洞天福地,告诉他们。宇家后人已经在老夫的庇护之下,他们可以驱逐宇家的皇位,但不能对宇家后人动手。”

    燕飞成应了一声,犹豫了片玄。道:“门主大人,若是这两家联合起来,”

    “你直接告诉他们。宇家老祖已经自愿成为愧儡,他们会明白的。”

    燕飞成这才恭敬的应是,那两位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听了这句话,当然明白门主大人的决心了。既然如此,他们肯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郝血突地上前一步,道:“老祖宗。孩儿曾经检查过宇家老祖的伤口。那致命伤似乎是使用本门叉剑所为。”

    吉摩凡殊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贺一鸣不但拥有本门叉剑,而且而精擅于失真术,障眼法和凝血术,并且还有许多特殊的功法齐聚一身,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到了现在还没有走火入魔。真是不可思议。”

    “障眼法?”郝血豁然抬头。道:“老祖宗,昔日孩儿与两位挚友在鬼哭岭中所遇到的黄泉门人,也是手持叉剑,精擅障眼法,而且孩儿还怀疑,其中的一位知己正是死于此人之手。”

    吉摩凡殊看着他,长叹一声。道:“诸冠好老夫也曾见过,这一次的鬼哭岭之行,本门弟子就算是有所突破,也不可能如你所言,能够将你们三人同时威慑住。嘿嘿,装扮老夫门下的,十有**就是此人了。”

    郝血的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浓烈的杀绷,忧系此才终干确定,原来自只唯的两个好友,竟然都货鼎贺一鸣之手。

    他咬牙切齿,豁然跪倒,朗声道:“老祖宗,请您出手,为孩儿报仇雪恨。”

    吉摩凡殊冷“哼一声,道:“没出息的东西,自己的仇,自己为何不报

    郝血的脸色顿时是面红若血,但是一想到如今贺一鸣的实力,连宇家老祖这样的人物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顿时将他心中升自信彻底的浇灭了。

    吉摩凡殊突地轻叹一声,道:“不过这个贺一鸣确实非同凡人,不可以常理视之。”他考虑了片刻。终于道:“帝释天曾经通告我等,他已经将贺一鸣立为下代天池门主。这一次老夫追杀万里,却让那龙蛇搅了局,日后除非是他再度欺上门来,老夫也是不好意思亲自出手了。”

    郝血的脸色愈的难看了起来,在吸取了这一次的教刮之后,若是指望贺一鸣再度来此挑衅,那还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比较靠谱。

    吉摩凡殊摇着头,他嘿然一笑。道:“不过老夫虽然不能亲自动手,但你若走出手杀他,却是无人能够说些什么。”

    郝血微怔,随即苦笑连连,就凭他一个普通尊者的实力,给人家塞牙缝似乎也不够啊。

    吉摩凡殊转过了头,看向了身边的宇家老祖,道:“此人的实力本就是仅次于人道巅峰,这一次成就五行之体,被老夫的凝血人寄体成功。嘿嘿”老夫倒要看看,传说中的愧儡威能是否名副其实

    郝血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看向愧儡的口光顿时充满了希翼!

    鬼哭岭之中,贺一鸣翘以盼。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百零八。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眼,贺一鸣彻底的放下了心来,笑道:“百兄恭喜你从黄泉老祖的手中逃脱。若是此事传言出去,保证你名动天下。”

    他本来是开玩笑似的说话,但百零八却非常认真的道:“我在路上又遇到那人了。”

    贺一鸣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敛,他惊问道:“黄泉老祖?”

    “是”

    倒抽了一口冷气,贺一鸣问道:“他又动手杀了你一次?”

    “不,他没有动手,只是问我愿不愿意当杀手

    贺一鸣的脸色顿时是变得古怪万分,不过他仔细的看着百零八,想起了他种种的特殊能力,不得不承认。黄泉老祖神目如电,一下子就看透了百零八的本质。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谁最具有杀手的天赋,那么除了百零八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取而代之了。

    在他的身上不仅没有任何生命气息。而且还能够随便的流到任何地方。

    若是再加上一副不死之躯,,

    贺一鸣认真的看着百零八,心中也是觉得,这家伙不去当杀手,实在是太过于可惜了。

    百零八对于贺一鸣的感慨一无所知,他的目光朝着头顶上望了一眼。问道:“你是如何与龙蛇搭上关系的

    贺一鸣苦笑道:“我哪里有这个本事,都是宝猪这小家伙。”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立即想到了宝猪忽悠龙蛇的话,不过他心中也是万分奇怪,以龙蛇这家伙的阅历和智慧,为何会如此轻易的相信宝猪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只能说圣兽的思维,并不是人类可以理解的。

    百零八收回了目光,道:“你打算在这里修炼么?”

    “修炼?”贺一鸣微微一怔,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凝眉考虑了一下。他豁然一拍百零八的肩膀,道:“百兄,谢谢你”

    说罢,贺一鸣转身朝着山巅跑去。

    百零八莫名其妙的侧过了脑袋,哪怕他的计算能力再强大,也不明白贺一鸣为何会突然向自己道谢。

    贺一鸣固然是看不懂圣兽们的交情和思想,但百零八同样对人类的这种天马行空的思考方式而感到了深深的无奈。

    身形几个起落之间,贺一鸣已经来到了山巅,那头巨蛇暇意的趴在了山顶,它看向贺一鸣的目光虽然并不见得多么友善,但起码没有了任何恶意。

    贺一鸣对着大蛇友好的笑了笑,至于龙蛇是否能够理会,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宝猪,雷电,快点,我们要出了贺一鸣急促的说道。

    宝猪和雷电一下子来到了他的身边。百零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们要去哪里?”

    “中京城。”贺一鸣傲然道:“宇家还差我一本五行秘籍,无论如何都要拿到手中。”

    凡:通知一声,汗,

    明日白鹤集要外出,大热天实在是不想跑,但没办法。

    明天只能更新三章了,见谅。见谅!

    不过今天还是五更万五,所以依旧是求月票,请有月票的童鞋们多多支援,谢谢!(未完待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