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亲疏


本站公告

    一阵腥风从远处吹来,鬼哭岭之巅,黑雾滚滚,一条巨大的想象的生物从天而降。

    其实这条生物的体长无比巨大。它并不是高高的飞在空中,而是留了一大截尾巴在地面之下,在前进之时,周围的泥土自然破开,随即在身后汇合,似乎对地面没有造成任何破坏似的。

    而它的身躯则是高高的挺了起来。就这样重新进入了山腹之中。

    当那庞大无比的蛇头再一次出现在贺一鸣等人的面前之时,众人也是心中暗自吃惊不已。

    龙蛇,这位站在了圣兽最顶尖的存在,竟然会变得如此狼狈在它的身上,随处可见长达尺许的淡淡伤口。这些伤口之上呈淡红色,连鳞甲都有些儿破裂的感觉。

    虽然这种尺许的伤势对龙蛇来说几乎根本就无法察觉,但是在贺一鸣等人的眼中看来”却显得是那样的恐怖。

    毕竟,若是在人类的身上来那么几下,哪怕是人道巅峰这样级数的强者,怕是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非但如此,在龙蛇的身上,还有着一些血迹斑斑,只要看这流血的量,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人类之血了。因为哪怕是将人身上的血抽干了。也休想有如此恐怖的数量。

    周围的那些黑雾疯狂的翻腾而来。拼命的涌入了龙蛇的身躯之内。

    贺一鸣的眼眸微微一凝,他能够感应到,那近乎于澎湃的天地之力就这样被龙蛇吸收了进去。

    黑雾中的天地之力果然是庞大至不可想象的地步,哪怕是以龙蛇这样的躯体,也不可能有吸收殆尽的可能。

    当黑霉中的天地之力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龙蛇的身躯上顿时亮了起来。

    在峰顶那纯黑的雾气中,亮起了一道绿油油的光芒。

    如果不是贺一鸣的眼力过人,他根本就无法注意到这个妾故。

    紧接着,令贺一鸣惊讶的事情生了。这条龙蛇身上的伤口竟然在迅快的消失着,仅仅是-片剖之间。就已经全部不见了。

    非但如此,连它身上那些碎裂的鳞甲都变得完好如初,没有一点儿的破裂。

    贺一鸣倒抽了一口凉气,想不到这条巨大龙蛇在黑雾之中竟然还有着如此本领。这岂不就是-相当于随身带着无数白石,可以进行无限制补充的能力么。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怪不得就连人道巅峰强者都不敢进入鬼哭岭挑战这条大蛇。

    因为在这种黑雾缭绕的环境之下,这条大蛇根本就和百零八一样,属于那种不死之身的存在o想耍战胜,甚至于是击毙,那就是四个字一一痴心妄想。

    绿色,的光芒终1于慢慢的消散了。当这一切消失之后,龙蛇的身上除了一些斑斑血迹未曾褪去之外,其余的都恢复了正常。

    做完了这一切,龙蛇重新匍匐了下来,它的身躯潜入了山腹之中,仅仅是露出了一只堪称恐怖的脑袋。默默的看着贺一鸣等人。

    贺一鸣深深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可不是宝猪,也不是白马雷电,与这只恐怖的巨兽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

    龙蛇突地张开了口,轻轻的吼了一声。贺一鸣虽然没有听懂,但却突地现,在龙蛇的口中,似乎是缺少了一根獠牙,而且从那个伤口上看过去,竞然象-是刚刚折断似的。

    他心中大惊,知道这肯定是黄泉老祖给龙蛇留下的伤口。

    一想到那位老人竟然拥有着如此威能,贺一鸣就有些儿不与而栗。

    自己竟然能够与他交过手,并且平安的逃过了他的追踪,如今思之。还真是有些侥幸。

    宝猪蹿跳着来刹了大蛇的身边。这条巨蛇斜着脑袋,那巨大无比的眼珠子冷冰冰的盯着宝猪。

    然而,无论这条巨蛇的外表有多么的可怕,但贺一鸣的意念就是清晰的告诉他,这条龙蛇对于宝猪和白马都没有任何的恶意。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特,就像是在孤独了无数年之后,突然看到了同伴的出现,所以显得欣喜万分。

    除此之外,贺一鸣已经无法湃释这条龙蛇为何会如此轻易的就上了宝猪的当,二话不说的就冲出去找黄泉老祖的麻烦了。

    轻咳了一声,贺一鸣将声音凝聚成线,传到了宝猪的耳中。

    “问问看,外面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宝猪显然也是非常关心这个问题。它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口,嗷嗷的叫了起来。

    小家伙的声音平时异,不是很大。但是在这一刻,却显得是如同雷霆般的怕人,虽然还不至于如它放声巨吼的那般夸张,但也是非同一般了。

    龙蛇也是低吼了几声,相比之下,宝猪的声音又急又快,而龙蛇的声音就有些慢里斯条,但,却充满了一种宝猪所没有的威势。

    得到了龙蛇的回答之后,宝猪裂开了唢,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一头猪能够笑成这般模样,也算是难得一见了。

    贺一鸣掏出了追踪器,低声问道:“它们说些什么?”

    也不知道在这个追踪器另一边的百零八在干什么,每一次听到了询问之后,总是能够及时回答。这让贺一鸣颇为怀疑,这家伙是否专门盯着这个东西,否则哪里有可能如此快。

    果然,追踪器中立即响起了百零八熟悉的声音。

    “宝猪询问黄泉老祖的下落。龙蛇说已经将其驱走了。”

    贺一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过心中也是隐隐的有些失望。

    以龙蛇的能力,竟然也仅能将其驱走而已,由此可见人道巅峰的强者。果然不是自己有资格能够招惹的。

    似乎是觉了贺一鸣的小动作。龙蛇的眼珠予慢慢的转动了一下。就像是慢动作似的,让贺一鸣轻易的扑提到7眼珠子运行的轨迹。

    不够让贺一鸣隐隐心寒的是。这条龙蛇的眼珠子似乎是对准了自己,而且运道目光才是真正的带着令人彻骨的寒意。

    一股强大的,似乎就要将他禁锢住的寒气笼罩了他,如同高山一般的意念从龙蛇身上笔直的压了下来。

    贺一鸣浑-汗毛根夕良倒竖,他体内的真气流转不休,五行环的中央世界上的神秘花纹亦是慢慢的开始了闪烁着丝丝光芒,似乎随时都会激出去似的。

    而让贺一鸣恨得牙痒痒的,还是那尊神器九龙炉。

    这个家伙,行在火系力量的地盘,对于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就连他的恳请也是置之不理。此刻。在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之时,那个火炉子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贺一鸣在心中暗咒骂-;莫非是真的要等到将死之际,这个火炉子才肯释放一点儿的功能么?

    在这一刻,贺一鸣无比的怀念以前九龙炉未曾进入五行环的美好时光。

    那时候他要拿就拿,要用就用。虽然九龙炉所释放的威能远不能与如今相比,但在使用上却是灵活多了,在龙蛇威严的压迫之下,贺一鸣浑身的真气已经提聚到了顶点,手中光芒聚羧散,只要这条龙蛇有任何的动手迹象,銎一鸣肯定是拿出五行环乱砸一起,然后转身就跑。

    只要能够逃出这重重黑零,他相信,这条龙蛇就对他无可奈何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白色的身影一闪,不知何时,一直跟在贺一鸣身后的白马雷电挺身而出,它就这样站在了贺一鸣的身前,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不屈的斗志,头顶上的独角更是紫电环绕。似乎随时都会出强大的雷电攻击。

    龙蛇明显的愣了一下,从它的口中轻轻的出了一道吼叫声。

    虽然这道声音对于它来说,已经是非常的压抑了,但是听在贺一鸣的年中,却依旧是如同闷雷般轰鸣作响。

    白马长嘶了一声,似乎是做出了某种回应,它的声音铿锵有力,没有半点儿退缩忍让妥协的意思。

    贺一鸣的心中大力的一跳,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白马此刻的情绪,而且他也非常明白白马挺身而出的用意。他的心中隐隐热,猛地踏前一步,跳到了白马的背上。

    这一人一马就这样昂挺胸与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对峙着。

    虽然双方的体积天差地远,就连从身上散出来的威能亦是如此,但贺一鸣与白马却没有半点儿的畏惧之意。

    宝猪突兀的跳了过来,它来到了白马的面前,上蹿下跳的叫眷什么。

    龙蛇的大眼睛眨动了几下,那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息逐渐的消散了。

    很显然的,在两只圣兽的抗议之下。他虽然对于贺一鸣没有半点儿的好感,但却已经认可了他的存在。

    至此,贺一鸣才放下了心,直到此刻,他才现,自己的背心之上,已经是一共冷汗涔涔了。

    白马那紧绷着的身躯同样的放松了下来,它潇洒的甩了甩尾巴,与宝猪一起,和这头巨大的生物开始了属于圣兽之间的交谈。

    贺一鸣这一次可是不敢再动用追踪器了,不过他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那就是百零八应该是朝着此地尽快赶来。

    眺望着远方,贺一鸣心中暗自祈祷。百零八快点回来,黄泉老祖快点离去,千万不要在笕哭岭四周打埋伏,他可是一刻钟也不想待在此地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