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混乱丹田


本站公告

    他的思想沉了下去,在最后的一刻。他的心中疯狂的呐喊着,那一句尚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爹,我这辈子,没给您丢脸!”他远远的离开了那个巨大的厢房,宇飞扬缓步的来到了宇老先生的身边。弛缓声道:“无生是一个好孩子。”

    宇幕飞此刻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最起码在他的外表上已经看不出刚才的失态了。

    他重重的一点头,道:“无生确实是好孩子。”

    “无生留下了两个孙辈,吧。”宇飞扬轻声问道。

    “是,我已经将他们两个送离了中京城。”宇幕飞犹豫了一下「道。

    “送一个回来吧。”宇飞扬看着那巨大的厢房,慢慢的说道:“老夫一生并无子嗣-,如果你愿意,就过继一个给我吧。”

    宇幕飞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之色,如果宇飞扬的这番话是以前说的,那么他肯定会欣喜若狂u但是这一刻,他却想起了在厢房中即将永远离去的唯一儿子,心中的那份感情竟然难以自控。

    宇飞扬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拘了几下,随后压低了声音,道:

    “幕飞,去将城外的那三位请来吧。”

    宇幕飞心中的悲伤顿时散去了大半,他猛地抬头,道:“三叔,您在担心老祖宗不能成功锻炼出五行之体&?”

    宇飞扬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没有贺一鸣这个五行之体的大尊者相助,老祖宗的成功可能确实不高。但是目前,应该有将近一半的成功率了。”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o道:“一半的成功率已经是相当的了不起了。但是,为了预防万一……

    在他那拖长了的声音之中,竞然有着一丝浓浓的肃杀之气。

    宇幕飞的脸色变幻莫测,终于低下了头,应了一声,随后,他转身然而,宇飞格的声音却在这一刻响了起来,道:“苯飞,这一次离去,你就在城外,不要回来了。”

    宇幕飞讶然转头,望着三叔的背影,他的光头在逐渐升起的日光照罐下,闪烁着一丝奇异的光芒。

    隐隐的,在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种强烈的不祥之兆。他迟疑了一下。终于是转身离城而合。

    宇飞扬长长的叹息着,他抬头望天,仰望着那逐渐向着天空中高升。散着无-穷光芒的太阳。

    他的双唇缓缓的蠕动着:“我们宇家,是这时候的太阳么?”!$厢房之中,宇老先生伸出了手。从余无生那已经僵直的手上取过了那颗血淋淋的舍利子。

    当他将舍利子拿起来的那一刻。余无生的那张已经肿胀的看不出本来面目,而且是鲜血四溅的脸上却似乎是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随后,他的尸体象是松了最后的一口气似的,向后倒去。

    贺一鸣一个箭步,轻轻的将他的尸体托住,并且放到了椅子上。

    宇老先生看着地的动作,缓缓的点了一下头。随后他的目光凝视到了手中那依旧沾着鲜血的舍利子之上。

    贺一鸣抬头,恰好看到宇老先生张开了口,将这颗舍利子直接的吞入了腹中。

    一时间,贺一鸣的肚腹之中顿时就是翻江倒海。他的喉头耸动了几下,一身真气流转不休,这才堪堪将这股难过的感觉强行压制住了。

    深深络吸了一口气,贺一鸣的眉头大皱,空气中弥漫着这股血腥气似乎是随时在提醒着他,眼前这位宇家第一人,竟然吞服了这样的一颗带血的舍利子。

    宇老先生的眼帘微垂,他并没有看向贺一鸣,但却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似的,沉声道:“老夫不能让无生白死,若是贺小兄弟认可,请助老夫一臂之力。若是不认可,请现在离去,老夫下令打开藏。经阁,任你观阅。”

    贺一鸣双眉轻扬,在这一刻,他想起了余无生最后的那个请求。

    二话不说的来到了宇老先生的身后。贺一鸣伸出了一只手掌,轻轻的按到了他的背心之上。

    在宇老先生的体内,庞大的真气浩瀚若海,纵-然是以贺一鸣此刻的修奔,亦是被这股真气震地隐隐麻。

    他沉吟了一下,道:“宇老先生。您的真气太过于强大,晚辈只怕是力有不怠。若是您允许的话,晚辈想要动用五行环。”他顿了顿,解释道:“此环乃是仿制神器,具有无上妙用,特别是在振幅真气之上。更是有着相当的奇效。若是使用五行环,把握肯定会更大一些。

    贺一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也是颇为小心。毕竟,他此刻并不是与人拼命,而是助人冲关。在这个过程中,似乎从未听说过有使用兵器的前例。所以他很担心,自己一旦将五行环取出来,反而会遭到对方的强烈的攻击。

    宇老先生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缓缓点头,道:

    “贺兄,如果不是因为无生的承诺,你也不会使用五行环了吧。”

    贺一鸣沉就不语,在他的心中确实应了一声。若非答应了余无生,他当然不可能动用这个压箱底的宝贝了。

    出手相助,他绝对不会留手,但成功与否,就不是他的责任了,如今能够把这拿出来,绝对是想要全力以赴。

    “多谢贺兄。”宇老先生嘴角一撇,平静的说道。

    贺一鸣伸手一挥,一道光幕从他的手中蔓延了开来。仅仅是那么一瞬间,就已经扩散了开来,并且将他们两人笼罩其中。那五彩e!/光幕强大无比,竟然透过了厢房的空隙。隐隐的散了出去。

    此时,在贺一鸣的那只手上。更是流光四溅,五彩光芒流动不休。

    贺一鸣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中暗自惊叹不已。

    当五行之花真的齐全之后,五行世界才渐趋完美。五行环的五彩光幕竟然有着轮回之地那神奇苍穹的几分模样。

    虽然其中的威力无法与之相比。但贺一鸣却隐隐的感应到了,只要五行环厚。下去,肯定能够成为异;逊色于那一片如同天际银河般的苍穹。

    强大的真气小心翼翼的涌入了贺老先生的体内,这位老先生的胆魄果然非同常人,竟然是-放开了全身真气的控制,任由贺一鸣施为。

    感应到了这一点之后,贺一鸣心中在大骂老狐狸的时候,也是不由地感到了几分钦佩。

    原先他只不过是打算进行辅助罢了。能否成为五行之体,一切还要看宇老先生自身的努力。

    但是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在这一刻选择了当甩手掌柜,这岂不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而且,难道他就不知道,只要自己此刻动了杀念。绝对可以让他死的不明不白,任何人都看不出缘故么。

    宇老先生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你是五行兼修之体,对于五行流转之道,远胜于老夫,若是由你主导,这一次的成功率想必会更大一筹o”

    贺一鸣微怔,他轻叹一声,终于是苦笑道:“也罢,晚辈就竭力而为。”

    那传入宇老先生体内的真气逐渐的强大了起来,在五行环的那个恐怖的增幅力量之下,逐渐的变成了滔天之势,而且是绵绵不绝,永无止境。

    贺一鸣并没有存到;宇老先生的脸色逐渐的变了,他的双目稍微睁开了一线,一缕精光快的闪动了一下。

    那是一抹惊诧的光芒,也是一抹充满了贪欲和犹豫的光芒。

    宇家虽然也是从五行门分裂出去的级大派,但是对于五行环的了解。却始终是限于那些不完全的古籍之中。

    虽然在家族中传承下来的古籍内,已经将五行环描绘成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宝物。

    但是,直到此刻紊9感受到了贺一鸣的真气前后二次进入的强度之差距后,宇老先生才真正的体验到了。这件神器的强大威能。

    五倍,整整五倍的增幅能力,足以任何高手为之心动不已了。

    这件五行环是在贺一鸣的手中。若是换到了他的手中,那么在面对神算子之时,他根本就无需忌惮什么神算之术了,只需要以雷霆之势击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其击败。若是在他的手中,那么单纯的凭借着五倍的力量增幅,他就可以无畏的挑战人道巅峰高手。

    在这一刻,他心中的那个底线开始慢慢的动摇了……

    贺一鸣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心理变化,因为这位老先生的定力之强。果然是举世罕见。

    他能够面不改色吞下沾血的舍利子。同样的,在他心中泛起无数变化的那一刻,他也能够做到面不红。心不跳,仿若无事。

    所以贺一鸣依旧是全神贯注,将自己的真气毫不犹豫的通过了五行环输入了对方的体内。

    庞大的近乎于恐怖的真气在宇老先生的体内蔓延,并且来到了他的丹田之内。

    到了这里之后,贺一鸣才明白,他为何要放弃自控,而是完全的将成败交到自己的手上。

    此轮,他的丹田之内就像是一个纷乱的战场,木、火、土、金这四种原本和睦相处的力量此刻陡然爆了起来。

    因为,在这四股同源的力量体系之中,突兀的多出了另一种力量。

    水系的力量。

    不过这股力量并,不是来自于宇老先生的天赋,而是来自于一股外来的力量。

    这股力量充满了强大的侵略性和腐蚀性,它似乎是想要将所有的力量同化似的,一点点的扩大着自己的地盘。

    而丹田内原本盘踞着的四种力量属性虽然是做出了抵抗,但是,当五行属性突然齐全之时,所引起来的变化明显不是任何人能够预料和控zhi,这五种力量将丹田做为战场,进行着疯狂的对抗。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贺一鸣双目囡瞪,他知道,必须要理顺这个丹田,才能够有着后续作用。

    但是,想要将这个丹田理顺,这也太难了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