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腥舍利子


本站公告

    他的动作一顿,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而他的脸色却是变得相当古怪,道:“贺兄,你怎么知道凝血珠的?”

    贺一鸣此刻头脑絮乱,他隐隐的明白了这颗丹药的炼制之法。听到了宇老先生的询问,所以他下意识的道:“在鬼哭岭,我听到的这句话刚刚说完,贺一鸣就是一怔,心中大叫不好。只是已经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宇老先生微微一笑,道:“贺小兄弟,其实老夫只知道,想要提炼此丹,必须使用一种叫做凝血珠的丹药为主料。但是这凝血珠究竟是从何而来,老夫就是不知晓了。”

    贺一鸣心神稍安,沉声问道:“宇老先生,请问这颗丹药是从何而来?”

    宇老先生毫不犹豫的道:“我们宇家的炼丹师自己提炼而成。

    “那凝血珠又从侍而来?”

    “是我们从某一门派手中购买而来。”

    贺一鸣双眉轻轻一扬,他立即知道了宇老先生口中的那个门派究竟是哪个了。所以他的脸色也是颇为滑稽。

    一个是大申皇室,是整个东方世界名义上的主人,而另一个则是臭名昭著的黄泉门。

    这两个势力应该是势不两立才对,但事实上,他们之间肯定有着令人猜之不透的联系,这一点从黄泉门肯将凝血珠都出售的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了。

    宇老先生的脸上依旧是平淡的没有半点儿波澜,哪怕是贺一鸣见惯了百零八的表情,也是心中隐隐寒。!余无生听他们的谈话告二段立即插口道:“老祖宗,贺大尊者,可以开始了么?”

    宇老先生平脊的点着头,贺一鸣犹豫了一下,他来到了余无生的面前,两个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对望了。

    贺一鸣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他的声音凝重之极:“你还有什么心思未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在说出这番话之前”贺一鸣的心中就像是堵着一口气,十分的难受。但是当这个承诺说出来的那一刻,心中却是豁然乔朗。

    他知道,宇家是大申-皇室,而余无生的父亲宇幕飞更是曾经动过想要伤害自己的念头。但是在面对这位活了将近百年,但却将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都毫不犹鞣的奉献给家族的男人之时,他就是有着一股冲动,一股子想要为他做些什么的冲动。

    余无生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向着贺一鸣深深一礼,道:“贺大尊者,多谢您的恩赐。”

    贺一鸣面无表情的道:“说。”

    “在下只有一件事情求您成全。”余无生的双目熠熠生辉,朗声道:“稍候您助家祖冲关之时,请不遗余力。”

    贺一鸣认炱的看着他,余无生坦然与他对视,他额头之上淤青尚在。但更加的将他的那双眼眸衬托的亮若星辰。

    “我答应了。

    短短的四个字之后,贺一鸣退了下去,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双目始终没有移开,也并没有任何躲避与余无生对视的动作。

    余无生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感激之色,这是一种自于内心世界的感激,贺一鸣能够轻易的感受到。

    坐在正中椅子上的宇老先生终于是有了那么一丝的动容,但他的脸色立即就恢复了正常。在他的肩膀上,有着整个家族无数人的期望,所以在某些方面,他不能动情,一点儿也不能。

    余无生微微的一笑,他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口,将手中的丹药吞服了进去。这个动作他做的流畅至极,没有一点儿的滞碍。

    贺一鸣的心中有着一种茫然的感觉,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可以如此的漠视生命,而且,那个生命还是属于他自己的……

    丹药进入了肚腹之中,忪仅是片刻之后,就已经是彻底的融化了。

    那些融化的药汁,似乎是有着神奇的魔力,从他的腹壁渗入,逐渐的向着全身蔓延而去。

    这些药汁就像是二团团的烈火。在饱的身体内焚烧着。

    他的眼前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恍惚伺,他似乎是回到了以前,那最基础的武道绎行之路。

    在宇家的无字辈中,他的天赋并不是很高,远没有他的父亲那样的惹人瞩目。

    从小,在父亲的光环笼罩之下。作为一个单系修炼者,他承受了太高的期待和嘲讽。

    人人都说,宇幕飞这一脉将会在他的手中开始没落……

    虽然从来就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但是他又如何不知道。

    他刻苦的努力,想要向世人证明自己,但是他很快的就现,自己的努力却永远也赶不上别人的天赋。无论他修炼的如何刻蕾,可是内劲壁障就像是恶魔般的缠绕着他,让他怎么也无法突破随着他的年纪增大,这种风言风语就逐渐的多了起来。虽然依旧是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这样说,但他那敏感的神经还是能够轻易的扑捉到这一切细微的变化。

    他甚至于能够从父亲的眼中看到了,那种从希望变成了失望,再变成了绝望的眼神。

    就在他本人也陷入了绝望之时。

    终于,有一天,那位在宇家中高高在上的光头三叔祖来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父亲复杂的目光中,给了他一个选择。

    光头三叔祖的话没有任何掩饰。清楚的将这一切都告诉了他,并且给了他选择的权力。

    他立即答应了下来,甚至于没有半点儿的犹豫。

    然而,就在那一天晚上,他看见了,一向以冷静而著称的父亲,却将自己关进了书房,当他第二天出来的时候,书房中堆满了从酒窖中拿齿-来的酒,而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酒是何时从酒窖中拿出来的。

    从那一天起,他知道了,纵然是已经绝望的父亲,也绝不希望自己答应三叔祖。

    只是,他从未后悔过那一日的选择。

    从那一天起,他和家族中另外九位嫡系子弟一起,开始服用家族中为他们准备的灵药。

    这些灵药或者是家族中的炼丹师提炼而成,或许是他们花费了大代价从洞天福地之中购买而来,或者是他们使用了各种手段强取豪夺而来。

    为了给他们十个人配齐所有的丹药,纵然是整个皇室宇家都已经竭尽全力了。

    终于,当他们成功的晋升为一线天之后,宇家老祖宗亲自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但他们都是坦然面对。

    因为他们都碉s白,自己能够在家族受到特别的待遇和足够尊敬的目光。这些,都是为了这一刻。

    而且,他们的生命有可能换得家族数百年的平安。这些,都足以让他们坦诚的去面对一切。

    在他们的心中,有着私心,也有着公心这是一个大家族的凝聚力,唯有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的大家族,才能够真正的产生出来的凝歆仝。

    在最后的考验之中,他被选中了。

    在同伴们或是羡慕,或是放松,或是兼而有之的目光中,他回到了家中。那一晚,宇幕飞再一次孤独的在书房中渡过了。

    这期间,他留下了一个儿子,可惜这个儿子的修炼天赋同样的不堪。好在他的二个孙子还拥有较为出色的修炼天赋,若是机缘巧合,或许能够让这一脉重新出现一位强大的尊者。

    思绪回到了此刻,身上泛起了剧烈的疼痛感,正是那种强大的疼痛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深深的吸着气,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他的身体正在以一种恐怖的度变大着。

    在他的身上,有着积蓄了数十牢的灵丹妙药。正是在这些灵药的帮助下,他才能够顺利的进价一线天。但是他服用这些灵药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让他成为一线天,而是要在他的身上积蓄起强大的潜力。

    他的身体,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灵药的生命力量,数十年的积累足以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高度。

    此刻,在他吞服了那颗丹药之后。就像是一个药引子,将这些力量全部的点燃了。

    一胳股的力量朝着他的脑际眉心处冲去,那一片淤青处突兀的鼓胀了起来。

    如果是-真正的尊,者,他们可以将这股力量消弭,但余无生并不是,所以他的额际开始出人意料的鼓了起来。

    当疼痛蔓延至全身,并,且汇聚成如海般的力量进入了眉心之时,他终于知道,自己成功了。恒这一刻,也是他生命最后的一刻。

    他咬着牙,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上前了一步,站到了老祖宗的面前。

    虽然他龇牙咧嘴,虽然他摇摇欲坠。但他的一双眼眸还是一样的亮若星辰。

    宇老先生伸出了手,但是在这一刻。他竟然迟疑了。看着迄欤1眼眸。他那颗仿佛是已经冰封万年的心悄然的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余无生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个不停,他的双目已经红肿,但却并不能阻碍他看清楚老祖宗的动作。

    他裂开了大嘴,似乎是笑了笑。豁然伸出了手,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眉心。

    一只手平平的伸了出来,在这只苍白的手上,一颗溅满了鲜血的舍利子滴溜溜的打着转儿。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