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生死离别


本站公告

    第二天早上微风吹过,带来一阵寒意。

    天空中一缕淡'淡的光芒跳跃了一下,太阳随后终于整个儿的露出了面目。光芒挥洒大地,这一日如同往常一样开始了。

    但是,对于有些人而言,这一日却并不简单。

    贺一鸣刚'刚'迈出了房间,就已经感受到了,整个空气中都似乎是弥漫着一股凝重的压力。

    能够居住在这里的,都是宇家的核心分子,他们自然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

    在一日,他们已经是等得太久了。

    贺一鸣停'下了脚'步',他穆'静'的感应着来自于这有些压力空间中所传来的信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似乎是真的从这些信息中扑捉到了一点儿的力量。

    当然,这只是他的感觉',因为这种力量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就连他也仅仅是若有若无的感应到了那么一点儿。

    只是,在感应到'这股力量的时候。贺一鸣的心中却泛起了一句非常古怪的词语“人心所向”o当然,这个人心并不是指天下所有人,而是指这一片区域内所有人的心'声。

    当这股心声蔓延并,且传到了能够接受到的人身上之时,他们似乎就能够信心百倍。

    贺一鸣在一旁疑诊疑鬼了半响。就看到了宇幕飞向着他大步走来。

    此时,穸幕飞的脸色亦是相当的沉重,在他的眼眸深处,贺一鸣隐约的看到了时不时一'掠而过的悲痛。

    虽然宇幕飞掩饰的相当妤,但贺一鸣还是敏锐的抓住了他心中的那份从来不让人得知的感觉。

    “贺兄,你准备好了?”宇幕飞缓声问道,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子非常认真的感觉。

    贺一鸣微微点头,道:“请宇兄带路。”

    宇幕飞转身前行,贺一鸣慢慢的跟在后面。一路上,贺一鸣察觉到了,在这里的明岗暗哨不计其数。称之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绝不为过。

    这些人的脸上也都有着一股子凝重的味道,他们的目光在宇幕飞与贺一鸣的身上扫过,将他们那来自于内心中最深层的希望寄托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贺一鸣越走心中越沉,他似乎是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某种力量。

    这种力量的名字叫做责任,他似乎是寄托了太多人的希望。

    贺一鸣心中暗骂“今天真是见鬼了……

    协助宇老先生'成,就'五行之体,对于宇家来说,自然是无比重要的大事。但正如贺一鸣以前说过的,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仅仅是与宇家有关罢了。

    可是既然如此,自己的心为何变得如此沉重呢。

    他的心中再度泛起了原先的那句话“人心所向”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朝着四面张望了一下,那吞严的气氛和人们眼中的希冀,似乎都形成了一种能够将他打动的力量。

    莫名的,在似的心'中也开始有些动摇,他甚至于产生了一种想要不顾一切,都要让宇老先生'成就五行之体的想法。

    宇幕飞的脚步一顿,回身道:“贺兄,你在干什么?”贺一鸣微微摅了摇头,他总不能将这种特殊的感觉如实相告巴。儆了个无妨的'手势,贺一鸣指了指前方。

    宇夯飞微怔,但还是点了一下头,继续前进。

    如今贺一鸣的身份与上一次前来之时,已经是有了很大的不同,再加上宇家有,事'相求,'自然就更不能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挑岔了。

    不一会,他们来刹'号-一处巨大的厢房之中。

    宇幕飞停下了脚步',而贺一鸣更是感受到了里面所传来的两股强大的气息。他们在外围-的时'候,守卫的人数极多,哪怕是一只苍蝇想要溜进去。只怕1都逃不过这无数双的眼眸。

    但是,当他们接近这里的时候,守卫人数以几何的度减少着。

    靠近此地十丈之内,更是没有一人。似乎除了厢房之内的这些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然而到了这里之后,贺一鸣才开始环目四望,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东西。

    宇幕飞恭敬的道:“老祖宗,三叔。贺大尊者已经来了。

    里面传来了光头老者宇飞扬的声音:“请贺大尊者进来。

    此时,贺一鸣的目光刚好落到了厢房外的一个角落,在那里,一片砖石之上突地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这个幅度极小,如果不是有着过人的眼力,萍且看到了那个方向。否则是绝对不会现的。而就算是现了,多半也会怀疑自己看花7眼。

    但贺一鸣的嘴角'却是寐出了一丝徼笑,他终于是完全的放下了心来。

    “贺兄,请。”宇幕飞压低了声音,道:

    贺一鸣应了一声,随着他缓步进入。

    房间之内,有着三人分散而坐,除了宇飞扬和昨日相见的之外。还有着一位看上去仅有三十许的中年人。

    不过,此人的外貌虽然看上去年轻,但贺一鸣却相信,他的年龄绝对是众人之;而且,从他的身上所散出来的力量气息就可以知道。此人的修为,怕是丝毫也不会逊色于天池一脉的神算子大人了。

    只是,神算子掌握了那如神似鬼般的神算之法,与他交手,除非是能够在力量上绝对的将他压制,那么同阶高手遇到了神算子的结果,基本上就是唯有落败而逃一途了。当然,百零八这种非人的生物并不能算在其中,神算子遇到了百零八,固然是倒了八辈,子的穹,但同样又是他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向着正中那人微微拱手',贺一鸣道:“天池贺一鸣,见过宇老先生。

    宇老先生'哈哈一笑',道:“天池一脉果然是拥有大福气,贺兄弟这样的'年纪就已经有此'成就,将来过老朽等人,一举登上天下第一的宝座。那是毫无疑问的了。

    贺一鸣的脸色'微变,连,忙道:“您老过奖了,在下并没有这个野面对这样的话,贺一鸣就算是赍有一个胆子,也是不敢承认的。

    宇老先生摆了摆争',不再说话。

    宇飞扬站了起来,向着贺一鸣深深一躬,道:“贺大尊者,一切就拜托您了。”

    贺一鸣点'了一下头,道:“在下尽力而为就是o”

    宇飞扬转'头,向着'余无生看了一眼,他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好样的。”说罢,他负手而去,直接走出了厢房。

    宇幕飞抬头,向着宇老先生深深一躬,随后看向了余无生。

    在这一刻,他压抑在'心中的那份情终于是忍耐不住,那双冷静的眼眸中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平静,而是充斥着一种锥心的痛和一片晶莹的液体。一眼,就是这一眼之后,他豁然转身,迈开了脚。

    已经站起身的余无生豁然跪了下来。向着宇幕飞的背影重重的磕下去。

    宇幕飞迈出的脚就像是用钉子钉住了似的,他静静的听着身后那重重的“咚咚'”声,这个声音似乎已经取代了他的心跳,在他的耳朵中,在他的胸腔内,重重的跳着。三拜九叩之后,俞无生站了起来,在他的额际,已经是一片血红。

    一线天强者竟然会在磕头之时受到了这样的伤害,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刻意的压制'了自'己的真气。

    这九个响头已经将他心中的一切都磕了出来,随后,余无生别过了脸。他的眼眸处依旧是那样的坚定和狂$!r,似乎是彻底的斩断了一切的尘缘,再也没有了一丝的,牵挂。

    宇幕飞的脚终'于迈了出去,他以近乎于仓惶的步伐笔直的,一刻不停歇的离开了这个大门。

    他甚至于忘记了将大门掩上,就这样飞奔了出去。

    门,缓缓的关上了,在大门彻底关闭的那一剖-,一个光头上的一缕反光隐隐的落入了房间中,照亮了余无生的那一脸无惧。

    宇老先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贺一鸣J&1t;f中泛起了一阵寒意,对于此人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观。

    余无生也算得上是他的同宗,就算不是直系子孙,血涑关系也绝对不会太远。

    但是,他为了锻炼'五行之体。为了晋升-人道巅峰,今日竟然选择了牺牲后辈来成全自己。

    一时间,贺一鸣只觉得伦理纲常。似乎都在这一刻变成了绝对的笑话。

    不过当他的目光在余无生的脸上瞥过,看到了他那坚定不移的充满了决心的目光之后,他再度迷惑了。

    这个选择,是对是-错,是必须的。还是冷血的,他已经无所适从!

    贺一鸣突兀的现,自己对于人性的了解,还是远远的不够。

    或许,人性如神道,也不是此刻的他能够理解的。

    余无生拿起了面前,的一个小小瓷瓶,他轻轻的打了开来,顿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贺一鸣本身就是丹道大师,轻轻的嗅了一下,就知道这里面的丹药无比的珍贵。但是那夹杂在异香之中的一缕淡淡刺鼻的味道,却同样的让贺一鸣明白,这是-某种能;够激人类潜能的丹药。

    余无生毫不犹豫的将丹'药倒了出来。这是一颗如同龙眼大小的红色丹丸,贺一鸣的,鼻头用力抽*动了几下。

    这股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隐隐的想到了什么。

    豁然,他的脑海中突地'想起了这股味道,不由地脱口高出:“凝血珠?”5858xs.com